普罗旺斯的薰衣草

“喜欢普罗旺斯也不见得要日日徜徉在薰衣草的花海中啊”

多年过去,安迪依然清晰地记得第一次去普罗旺斯的那个夏天。举目是广阔的原野,天空深邃高远,风低低地吹过,远处幽谷传来羊群依稀的铃铛声,空灵而澄净。风和日丽的六月里,无边的薰衣草正从娇嫩的浅绿变成成熟的深紫。

18岁的安迪被这里的一切深深地吸引住了。他背着背包,独自游走在村庄的街道和田野之间,“普罗旺斯真是个天堂,它完全不同于巴黎的灯红酒绿,到处充满着字于和清新的气息。”他暗自想着,直到视野之中忽然出现一大片浪漫的紫色薰移草的海洋。他匆忙向这片花海奔去 ,丝毫没有留意手臂已经被虫子药咬了一口。一股钻心的疼袭击而来,他不禁停住了脚。

“用薰衣草香精擦一下就没事了。” 一个柔柔的声音冲旁边传过来,安迪发现路边小旅店的窗户下坐着一个穿着紫色亚麻裙子的姑娘。她取出一瓶药膏:“这是普罗旺斯万油金,擦伤或整个被蚊虫叮咬都可以滴几滴消炎。”当她温柔地为他擦拭的时候,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薰衣草的清香,十分醉人。

不知道是药物作用还是心理作用,安迪的伤口居然立刻不疼了。在交谈中,他得知姑娘是这家小旅店老板的女儿,名叫素非亚。她没有读过什么书,但是对薰衣草却有着浑厚的兴趣。

“你可以为我做向导吗?我很想到前面那个山冈上去看看。”安迪试探性地问道。

“我,我……”素非亚的脸涨得通红,“在我小时侯,我的双腿在一场车祸中失去知觉,只能终日坐在这里遥望远处那片紫色的海洋。”

安迪这才发,素非亚穿着一条长及脚的裙子,遮住了她的腿。他为自己的冒失感到十分抱歉,变的语无伦次起来:“啊?真是对不起,我太粗心了。”

“其实,喜欢普罗旺斯也不见得一定要日日赤着脚徜徉在薰衣草的花海之中啊!”素非亚笑了,“远远地欣赏它的美丽,也许会让自己有更多的幻想空间呢!”

“这样吧,我背你上去看看吧。”安迪突发奇想,“看看你心驰神往的薰衣草王国。”素非亚先是一惊,然后一股感动涌了上来。当他们终于抵达山冈最高处时,素菲亚靠在安迪坚实的肩头,高声喊道:“我看见了,它们比我想象的还要美丽,每一枝花苞都是一个摇曳起舞的紫色精灵!”

在接下来几天的相处中,安迪感觉到素非亚可算是一个薰衣草专家。她帮安迪在床头放上一个薰衣草袋,让满屋子充满淡淡的清香,说是可以缓解焦躁的情绪,安然入睡;她还在橄榄油或着醋瓶里放上一两枝薰衣草,可以使融的夏意长驻……她还说若是在冬天来临的时候,把干枯的薰衣草放进壁炉中烧,更会香气四溢呢。

安迪越来越喜欢这个姑娘,她的活波善良深深的吸引着他。当他发觉自己已经陷入一场无法自拔的爱情之中时,他感到甜蜜,同时也感到迷茫,因为他发现自己不能给这个美丽的姑娘任何的承诺。

傍晚时分,银白色的月亮挂在深蓝色的天空,空气干燥、温暖、弥漫着薰衣草的香味。四野寂静,只有风的轻吟,安迪谈起自己的家庭:“我的家在巴黎,拥有一家投资公司。父母希望我能继承他们的事业,等我大学毕业了,我一定会在商场上大展拳脚。”

望着素非亚温柔的目光,他情不自禁地俯下身亲吻了她。他爱她有如薰衣草般的淡雅和平和,但是他不能想象有一天,当自己成为商场精英的时候,带着一个双腿残疾的村姑在觥筹交错的晚宴上出现的情景。聪明的素非亚看出了他眼中的犹豫,她故意对他说: “我不会跟你去大城市,这里才是我的家,每天坐在门口,看着远处山冈上的薰衣草,就是我最幸福的事啊。我离不开自己的故乡。”安迪沉没了。

终于到了离别的日子。素非亚把一枝薰衣草别在他的上衣口袋上,微笑着望着他:“其实,爱一个人不必要朝朝暮暮;喜欢普罗旺斯也不见得一定要日日赤着脚徜徉在薰衣草的花海中。任何时候,任何地方,这要偶然看见一屡阳光,闻到一丝芬芳,就能在心中漾开一片紫色的田野。”

安迪的心一阵刺痛,自己这样伤害她,她却没有丝毫的怨恨,反而为他解围。他匆匆离开了这片美丽的田野,没有回头,他怕看见她的泪水。

安迪回到了他自己的世界,离开了普罗旺斯已经十年了。商海中的打拼让他变的心高气傲,但同时也觉得疲惫不堪。曾几何时,那个穿着紫色的裙子、有着薰衣草的芳香的姑娘已经渐渐淡出了他的生活圈。

他的父母开始为他的终身大事操心了,他与那些名门闺秀调情,但是他不想结婚,因为每次应酬过后,他都会感到一阵莫名的空虚。他有时候遇见那些香气迷人的小姐,会忽然停下来闻闻它们身上的味道。它们酒着紫罗兰和红玫瑰的气味香水,可是他常常会因为找不到那股薰衣草的清香而烦躁。

安迪34岁的时候,已经成为巴黎一家大型公司的总裁,他准备在普罗旺斯投资一家香精生产基地。同时他还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找到素非亚,不管她是否已经结婚生子,他都要告诉她,这么多年来,他最爱的花只有薰衣草。

光阴似剑,足以让很多东西物是人非。当他匆匆那里的时候,那座路边的小旅馆早已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现代化农场。安迪四处询问素非亚的下落,得知他们已经搬走了。

回到工厂,他的人事部经理向他汇报:“我们决定聘请一位当地的香草顾问,但是需要征求您的意见,因为她……”安迪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这些认识聘请的事情不要来报告我,你们全权负责好了。”

一连几天,他都是一个人来到那片薰衣草的海洋中,失落地抽着雪茄。往日的情景一幕幕佛现,他痛恨自己的自私很懦弱。如今这片薰衣草田野都被他买下来了,可是他却永远地失去了那个让这片花海生动起来的天使。

正在这时,他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飘了过来:“原生薰衣草,又称英国薰衣草,品质最佳,叶子较细,画穗较短;还有长穗薰衣草,叶子较宽,花茎及花穗较长。不过现在普罗旺斯花田内的薰衣草大多是这两种的混种……”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她依然坐在轮椅上,比起往日的清秀又多了几分成熟的气质。此刻,她正在细心地教安迪的员工识别薰衣草的种类。是素非亚。

安迪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下来,他激动地走到她面前,喃喃地说:“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我偶尔看见一屡阳光,闻到一丝芬芳,就会想起普罗旺斯有一片紫色的田野。我希望爱一个人就能和她朝朝暮暮,背着她日日徜徉在薰衣草的花海中,一直到老。你说呢……”

从此以后,普罗旺斯的居民常常看见一个中年男子背着一个穿着紫色亚麻裙子的女子,慢慢地行走在开满薰衣草的山冈上,他们有说有笑,与这片紫色的花海融为一体,仿佛从来不曾分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