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重庆人在北京耍。

“先杀(去)哪里?”

“故宫。”

别个以为他们要杀到故宫去,就把他们带到派出所去了喽。他们解释了很久,终于出来喽。

“刚刚儿你啷个不开腔(说话)呀?”

那些警察以为他们要开枪,又把他们带进去喽......

几天过后,他们没得好多钱喽。

“这下哪去搞子弹(钱)嘛。”

边边两个武警听到喽,当场将他们按到喽。



老师喊学生用“恳求”和“要求”造句,一个学生恁凯造的:爸爸说妈妈炖的猪脚杆啃(恳)求不动,妈妈说:“要求你啃呐。”



贼喊捉贼


一天黑了,一个贼娃子巴到一堵墙边,观察喽一下屋头,开始挖洞喽。屋头的老婆婆儿醒喽,说:“老头儿,好像有贼娃子在打洞哟。”老头儿说:“有啥子贼嘛。”过喽会儿,贼娃子梭进去喽,老婆婆儿又说:“好象贼娃子进来喽。”老头儿说:“反正我们屋也没得啥子东西得,就是床脚有袋米个嘛。”贼娃子一听,就把米拖起出来喽。老婆婆儿又说:“好像贼娃子把米拖起走喽哦。”老头儿说:“他傻哟,恁们大袋米拖起走,都不晓得把裤子脱喽,米装到里头,打个疙瘩扛起走。”贼娃子一听,就照到恁凯来喽。他刚刚儿把疙瘩打好,去捧米那会儿,老头拿烟杆往那疙瘩一伸,再一翘,把裤子翘到床上喽。贼娃子这下没看到裤子喽,就到处找,没找到。老婆婆儿说:“好象硬是有贼邪。”老头说:“有啥子贼嘛。”贼娃子实在忍不住喽,大喊一声:“还说没得贼,那我的裤子哪去喽呀!”



一天,老师教学生百家姓,老师说:“这赵钱孙李,赵就是赵大爷的赵,钱就是青铜钱的钱,孙就是孙娃子的孙,李就是我李文员的李。”第二天,老师喊学生念书,学生就念:“赵大爷,青铜钱,孙娃子,李文员。”



一个小娃儿问大人:“澳门的人未必是些贼娃子呀?”

“啷恁个说呀?”

“ 他们是撬门的人都嘛。”(撬在四川话中和澳发音相同)




小布什:老兄,伊拉克那边要你多操下心哟,萨达姆那崽儿点儿事都没得。

布莱尔: 我们哪还有人嘛,只有精神病院的傻巴儿喽。

小布什:傻巴儿啷个嘛,样的打仗。

布莱尔:他们要打各人这边的都嘛

小布什:那又啷个嘛,我们美军经常打各人边的。

布莱尔:是说美国的导弹老是在英军脑壳高头打钻钻儿,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