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书上的北洋水师

刨坑埋了 收藏 14 1786
导读:教科书上的北洋水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教科书上的北洋水师


前几天在本网站发言的时候,引用过中学课本上关于北洋水师的文字,后来网友axiuluo918说没有学到过这篇文章,我在网上把这几段文字找了出来,并加以分析。



材料一 日军在花园口登陆以后,用十多天时间搬运军用物资,竟未遇到清军任何抵抗。日军进攻金州,守将徐邦道率部抵抗,由于孤军无援,金州失陷。大连守将赵怀业闻风溃逃,日军不战而得大连。旅顺与大连湾成犄角之势,有炮台五十多座,大炮一百多门,原可一战。但清军统帅龚照玙临阵脱逃,导致军心涣散,号称“东亚第一要塞”的旅順陥于敌手。

材料二 清军的枪炮大都购自英德美法等国,有的炮弹没有炸药,只有沙土,根本不能使用。军舰的炮弹虽然“实储火药,然配储不多,且药线铁管仅实煤灰,故弹中敌船而不能裂”。因此,北洋舰队在海战中吃亏很大。

材料三 1895年初,日军进犯北洋海军。丁汝昌主动请求歼敌,李鸿章下令不准出战,“如违令出战,虽胜亦罪。”北洋舰队爱国官兵多次打退敌人的进攻,但终难挽回败局。



这段文字这是课本中的原文。确切的说,应该是课本中引用的文史资料。在10多年以前我上学的时候学过。这三段文字第一段是讲述的金(州)旅(顺)之战;第二段讲述的是北洋水师的炮弹;第三段是关于黄海海战后威海卫战役和制海权的问题。但是这些资料虽然都是引用的都是文史资料,但是他们绝大部分都是断章取义或者简单叙述,有很多甚至是错误的,如果不是对北洋水师知之甚深,根本不可能分辨,下面我就分别讨论一下。




一、金旅之战(原文见上文)


1.1“日军在花园口登陆以后,用十多天时间搬运军用物资,竟未遇到清军任何抵抗。”(原文)

点评这段文字:这一段的意思应该是清军放任日军登陆,然后坐视日本军队搬运物资达10天之久,清军未做任何抵抗和骚扰性措施。金州之战中,中国军队所有的兵力为6200人(不包括北洋水师,仅指金州、大连湾一带的陆军)。而日本的登陆部队有多少呢?日本自10月24日开始登陆,到27日登陆完毕,整整第一师团全部和第二军军部合计24049人。日军的数量是清兵的3.8倍。这仅仅是陆军的数量,日军在海面上尚有一只庞大的舰队为登陆日军提供保护,这只护航舰队有高千穗、秋津洲、桥立、严岛、浪速等14艘巡洋舰

在课本中,根本没提到的日本联合舰队正在大连湾外虎视眈眈,也没有提到日本2.4万军队已经下船并逼近貔子窝一带。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是清军还是北洋水师去攻击日军的运输舰,只有死路一条。


1.2日军进攻金州,守将徐邦道率部抵抗,由于孤军无援,金州失陷。大连守将赵怀业闻风溃逃,日军不战而得大连。(原文)

点评这段文字:我们的教科书文章都比较脸谱化,一个奸臣后面总有一个忠臣,就像在战死平壤的左宝贵和逃跑的叶志超;以及本段文字的徐邦道和赵怀叶。文章就把徐邦道塑造成这样一个忠臣,坚守金州,孤立无援,最后被迫撤退,而拒不发兵的似乎就是这个大连守将赵怀业。金州失陷,从我们的历史书上看,好像只要派出士兵去援救金州,金州就能守得住。但实际上即使把驻守大连湾各个炮台的全部兵力拉到金州也不过6千余人,这些士兵无非就是把金州失守的日子延后几天而已。

看看历史中的徐邦道率部的抵抗。徐邦道的拱卫军在石子门高地建立临时炮垒,11月5日11时乃木希典率部发起进攻。战至晚上八时,因战事毫无进展,日军放弃进攻。长达7个小时(其中日军休息了一个小时)的炮战,确实充分表明了徐邦道所部是有血气的,但是也仅仅是有血气而已。在7个小时的炮战中,日军仅仅付出了2人受伤的惨重代价。3天后,日军对金州总攻开始,到该日10时金州彻底失守(2-3个小时金州就失守了),金州守军拱卫军、捷胜军合计1000士兵对日军造成的损失仅仅是0人阵亡,25人受伤,1人失踪和消耗了日军炮弹596颗,步枪子弹87439颗,仅此而已。

徐邦道率部打了一上午,并且占有守城的有利地形,只打伤日军25人。如果以这样的战斗力,就算有1万人甚至更多的人去守卫金川,该城也不可能守住,金州的陷落,仅仅是时间问题。

解难答疑:日军为何不战而得大连湾。

因为赵怀业所部兵力不足,所以迫不得已抽调驻守大连湾和尚岛炮台守军前去救援金州,结果部队尚未到达金州,金州已然失守,援军随败退的徐邦道和拱卫军一起向旅顺方向撤退。这样守卫大连湾炮台群的守军兵力不足,而且失去了金州这个退路,结果一哄而散。(大连湾炮台群主要作战任务是防御来自海面敌人的进攻,所有的大型火炮都无法旋转向身后射击,一旦背后出现敌人,只能束手无策。)


1.3旅顺与大连湾成犄角之势,有炮台五十多座,大炮一百多门,原可一战。但清军统帅龚照玙临阵脱逃,导致军心涣散,号称“东亚第一要塞”的旅順陥于敌手。(原文)

点评:

1.3.1旅顺有大炮100多门…原可一战。真的尚可一战吗?

A、上文已经说了,旅顺的炮台和大连湾的炮台一样,大多指向海面。而日军是从腹地进攻旅顺的,所谓的“大炮一百多门”因无法向后射击,基本毫无用处。

B、北洋水师大炮多用穿甲弹少用开花弹,陆军也是如此。因为无法从国外获得开花弹,而国内又无法生产这种比较先进的炮弹。所以这些炮台的大炮是使用实心弹去打击日军的。如果说北洋水师用实心弹尚可以击伤敌舰的话,陆军的这些实心铁疙瘩则毫无用处。用这些大炮轰击敌人,炮手们只能祈求炮弹直接砸死日军。

C、为什么炮台操作人员炮术低劣?清国没有常备军,所依仗最精锐的北洋陆军只有4万余人,大多分布在威海卫、天津、旅顺、北京等各个炮台之上。在会战平壤之时,这些炮手们都已经抽调去平壤作战,大部分在平壤战役损失掉了,现在的炮台操作人员大多是新招募的农夫和抓来的壮丁,大多数连大炮都没见过,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加以训练,其结果可想而知。上文提到的“7个小时的炮战中,日军仅仅付出了2人受伤的代价”就是现招募士兵训练不足的体现。


1.3.2清军统帅龚照玙临阵脱逃


清军守卫旅顺部队构成包括:

张光前、黄仕林亲庆军4100人。(大部系临时招募)

临元镇总兵姜桂题桂字军、记名提督程允和和字军合计4000人(系临时招募)。

卫汝成(在平壤之战重创日军的清军将领卫汝贵的弟弟)成字军3000人。

徐邦道拱卫军残部1400人。

赵怀业怀字军残部2200人。

这一个小小的旅顺,有5只部队合计7个统帅,就是这些七拼八凑的军队,所有兵力也仅仅只有1万4千余人(其中新招募士兵1.1万人),而他们的对手是拥有兵力2.4万的日本第二军。统领这些士兵跟日军作战,恐怕孙武再世,戚继光重生也很难取得胜利。


我们看看龚照玙是个什么样的清兵统帅。龚照玙的头衔是旅顺船坞工程总办兼北洋海军水陆营务处会办,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旅顺海军基地司令。按道理来讲,他应该总管旅顺的军事部署,应该对旅顺的失守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他是一个文官,不可能作为敌前总指挥总统(领)5支部队。就算他真的总统(领)了这些部队,这些兵油子们会很顺服的服从龚照玙这个文官的调遣?这就好像1937年淞沪会战,就算总司令长官蒋中正不能指挥,也不至于让上海市长去指挥作战吧,总管旅顺基地事物和指挥作战完全是两回事。龚照玙这个所谓的清兵统帅的责任只是用来调和其他7个不相互隶属的将军之间的矛盾,或者向后方要钱要粮的后勤总管而已。


清军统帅为什么龚照玙临阵脱逃。

清朝时期的旅顺跟现在不一样,现在大连地区是东北人口比较繁华的地区,人口数百万,而当时的旅顺只不过是一个为北洋水师提供维修和驻扎的一个港口而已,常住人口不过数千人。而且其处于海角绝地,交通不便,本身又不是产粮区,军粮供应岌岌可危。旅顺之战时,旅顺的与东北的路上交通线已经被日军切断,无法继续向旅顺运送粮食,而海上交通线同时面临日本联合舰队的绞杀!旅顺的粮食仅能维持全城居民半个月之用,等到了徐邦道等将溃兵入城以后,粮食仅能维持10天之用。城中因粮食不足引起的斗殴一日数起。在这种缺粮的境况下,龚照玙迫不得已去烟台筹粮,而被山东巡抚李秉衡污蔑为临阵脱逃。而后筹粮不果,龚照玙只得再回旅顺。

解难答疑:为什么龚照玙去烟台筹粮,而山东巡抚李秉衡要将其污蔑为临阵脱逃呢?

因为龚照玙曾任李鸿章的幕僚,而李鸿章是后党,也就是慈禧太后的人,而李秉衡是属于清流,属于帝党,是小皇帝光绪的人,李秉衡为了扶持自己主子的上位,不惜把北洋水师和东亚第一要塞—旅顺置于日军之手,借机迫使李鸿章下台,折断后党的羽翼。这就是龚照玙临阵脱逃的真相。




(二)北洋水师的炮弹

清军的枪炮大都购自英德美法等国,有的炮弹没有炸药,只有沙土,根本不能使用。军舰的炮弹虽然“实储火药,然配储不多,且药线铁管仅实煤灰,故弹中敌船而不能裂”。因此,北洋舰队在海战中吃亏很大。(课本原文)

我们把这段文字的出处及全文找出来,大家对比一下有何区别。“华舰亦有诸病,炮虽精于陆军,各弹中亦实储火药,不若陆军诸弹,或实以沙泥;然配储不甚多,且药线铁管,仅实煤灰,故弹中敌船而不能裂,皆必败之道也。”(出自《美麦吉芬游戎语录》,《中东战纪本末》)

这一对比真相就出来了,马吉芬的原文意思是陆军炮弹掺以泥沙,而海军炮弹中实储火药。而且,马吉芬并未指出海军使用的炮弹是由英德美法等国制造的,而课本中,把这些炮弹直接嫁接在了英、德等各列强身上,这是为课本后面的文章“庚子事变”中列强瓜分中国埋下的伏笔。


解难答疑:关于(火药)然配储不甚多的解释。

引用《甲午战争中的北洋海军弹药供应问题》一文的文字,来说明这个问题。“天津军械局提供的这数量有限的炮弹质量也不容乐观。由于技术力量薄弱,天津军械局所产的炮弹较进口之炮弹威力为弱,以“定远”所用的305毫末炮弹为例,305毫米炮所用之标准开花弹弹径比是五倍,而天津产的只有二倍八口径,要短的多。炮弹小了,不仅炮弹的重量比正常的炮弹轻,装药也要少,相应的,威力也要小的多。”(《甲午战争中的北洋海军弹药供应问题》)

以定远主炮使用的305mm开花炮弹来说,正常是装10公斤黑火药。如果添装火药不够,那属于不合格产品,不可能出厂。只有这种天津军械局制造的比正规弹药短小的开花弹,才有可能使装药比正常的炮弹少,即马吉芬文中的“各弹中亦实储火药……然配储不甚多,”。①

关于马吉芬文中的“药线铁管仅实煤灰”按照上下文的意思也应该是说天津军械局炮弹质量太差或者保质期太短。


(三)威海卫之战


材料三 1895年初,日军进犯北洋海军。丁汝昌主动请求歼敌,李鸿章下令不准出战,“如违令出战,虽胜亦罪。”北洋舰队爱国官兵多次打退敌人的进攻,但终难挽回败局。


这段文字开篇就提到1895年初,算算时间应该是北洋水师自黄海海战败退以后的事了。由于日本进犯旅顺,北洋水师逃往威海卫。我们先不说此话正不正却,先来算算北洋海军的实力尚存多少!

北洋水师主力舰八大远外加超勇、扬威合计10舰。外调广东3广舰合计13艘主力舰。其中丰岛海战战沉了广乙号!黄海海战超勇、扬威、致远、经远、广甲五舰战(自)沉,来远受重伤!进威海卫港口的时候,由于海浪打偏浮标,导致镇远触礁。也就是说,这支舰队,只剩下定远、济远、靖远、平远、广丙五艘战舰可以出海做战。就这五艘也未经过完全的修复,只是能带伤坚持战斗而已。

再来看看炮弹。黄海海战后,定远、镇远的305mm炮弹仅剩几十颗;平远260mm炮弹荡然无存,而且由于口径特殊,致使全国各地都没有库存。广丙3门120mm速射炮只有60发,仅供3门速射炮5分钟之用。

11月11日,天津机器局赶制出一批炮弹,运往北洋水师。这些炮弹有305mm炮弹160颗,210mm炮弹100颗,150mm炮弹100颗。260mm则根本无法仿制,现已去国外订购,何时来华遥遥无期。120mm速射炮弹天津根本无法制造。

这5艘能出海的军舰中,平远、广丙有炮无弹,根本属于废物。济远、靖远合计4门210mm大炮平分100门炮弹(如果加上正在维修的来远就是6门大炮平分100枚炮弹)。如果按照课本中叙述出海与日本联合舰队开战,不知道如何才能歼敌于海上。难不成去一艘一艘撞沉联合舰队的23艘巡洋舰不成。


课本中想当然的把李鸿章脸谱化了,也把海战写的如同儿戏。不负责任的把战败的罪责都推在了李鸿章身上。而且文字为了突出人民创造历史这一观点,提到了:“北洋舰队爱国官兵多次打退敌人的进攻,但终难挽回败局。”给人的感觉就是只要李鸿章下令出战,北洋水师残存的五艘战舰立即能小宇宙爆发,发出无穷的战斗力,把日军联合舰队打个粉碎,并且横扫朝鲜半岛


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吾今日知矣。



—————————————————————————————

①《甲午战争中的北洋海军弹药供应问题》中的有关中国国产炮弹质量方面的问题。

同时天津军械局提供的这数量有限的炮弹质量也不容乐观。由于技术力量薄弱,天津军械局所产的炮弹较进口之炮弹威力为弱,以“定远”所用的305毫末炮弹为例,305毫米炮所用之标准开花弹弹径比是五倍[38],而天津产的只有二倍八口径,要短的多。炮弹小了,不仅炮弹的重量比正常的炮弹轻,装药也要少,相应的,威力也要小的多。

天津军械局所产的炮弹其他质量问题也很多。1891年3月,丁汝昌因为定、镇两舰所领的305毫米炮弹铜箍太大,不能合用而致函刘含芳,要求“代为刮削”。[39]5月,“超勇”、“扬威”所领的“三十七毫里哈乞开士开花子各一千颗,子膛内均未装药”。[40] 6月,“致远”所领用的“六寸径炮用铜管轧火二百支,当经该船试放两支,据称口径太小,且放时窜火”,只能全部退回。[41]

这些问题在甲午战争时依然存在,“定远”枪炮大副沈寿堃在海战后就指出:“中国所制之弹,有大小不合炮膛者;有铁质不佳,弹面皆孔,难保其未出口不先炸者。即引信拉火,亦多有不过引者。临阵之时,一遇此等军火,则为害实非浅鲜”。[42]“来远”帮带大副张哲溁也说:“所领子药,多不合适,亦不切备”,黄海海战即“有因子不合膛而临时减药者。”[43]所以“定远”枪炮二副高承锡认为:“枪炮子药乃军务极要之件,制造之时须较以规矩,求其性力,认真试妥,然后取用,方无妨害。”若“不论合膛与否、炸力大小、能否及远,塞责成工,不但战时用之有害,即平时用之也受害不浅”。[44]此外,弹药存放时间过长也会有所损坏,“镇远”枪炮大副曹嘉祥等军官即针对这一问题提出:“每届三年,各船上所存军火必须勘验,如有损坏,当即更换”。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