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少“公开”在自欺欺人?

南洋水师 收藏 1 68
导读:昨天,安徽阜阳“白宫书记”张治安涉嫌报复陷害、受贿案在芜湖市中院异地“公开审理”。说是公开审理,但中央和地方约20家媒体记者和前去旁听的阜阳籍公民以及受害者儿子均被拒于法庭之外。据悉,法院只发放了2张旁听证。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再次被强权无情愚弄。 挂羊头卖狗肉以及打着公开、公平、公正的旗号行不轨之事的情况在中国太普遍了,以致于看到“公开审理”与“2张旁听证”这样的闹剧,我们不但不生气还觉得好玩了。看来,包括中央和地方媒体记者以及去旁听的阜阳籍公民在内的我们,都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维把“公开审

昨天,安徽阜阳“白宫书记”张治安涉嫌报复陷害、受贿案在芜湖市中院异地“公开审理”。说是公开审理,但中央和地方约20家媒体记者和前去旁听的阜阳籍公民以及受害者儿子均被拒于法庭之外。据悉,法院只发放了2张旁听证。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再次被强权无情愚弄。



挂羊头卖狗肉以及打着公开、公平、公正的旗号行不轨之事的情况在中国太普遍了,以致于看到“公开审理”与“2张旁听证”这样的闹剧,我们不但不生气还觉得好玩了。看来,包括中央和地方媒体记者以及去旁听的阜阳籍公民在内的我们,都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维把“公开审理”片面理解为大家都可以进法庭旁听,而应当看到,在中国有些地方“公开审理”仅指时间、地点的公开。这比起暗箱操作来确也有所进步。否则人家就明说了不公开审理,你能咋样?!



想来,芜湖市中院是以很严肃的态度搞这种“公开审理”笑的。因为他们怕见光,怕被知情或者说怕民众。再者就是,因为他们手里有特权,对一切不屑一顾。而我们显然是把自己的公民权、报道权、知情权当真了,碰了钉子难免气哼哼,实在没必要。



别说法律上的“公开”,就是事关公众利益的形形色色的价格听证会之类,公众又有多少参与权、知情权和最终决定权?还不都是当了一回公开、公正、公平闹剧的“群众演员”,还不最终被利用,帮着人家给独断专行套上了民情、民意、民主的外衣?



所以说,芜湖市中院发2张旁听证搞公开审理的做法其实是傻得要命,你大大方方、大张旗鼓让人都进去,然后认认真真走一回过场不就完了?何必将人拒之门外,把自己陷入情理和舆论的对立面。



基于以上两点,笔者认为,对有关部门“公开审理”之类,其形式、程序、过程,我们真的没必要太在乎,结果公开、公正、公平才是最重要的。就“白宫书记”张治安受审而言,其审理过程是否对公众公开真的不重要,甚至其西服革履未穿囚服走上被告席也不重要,重要的其实仅仅是最后给他的定罪。



对此,我们的媒体记者和其他公民不必有过高的期望和要求。其实,我想大多数人对芜湖中级人民法院的做法不忿,也仅仅是觉得受了冷遇,空耗了一腔热情。



也许,这个世界还真的需要一些模糊、朦胧、黑暗和不公,否则我们就会失去对公开、公平、公正的追求和向往。而,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是并没绝对的公开、公平、公正的。



不管是芜湖中级人民法院还是我们许许多多的有关部门,应该做的除了尽可能公开、公平、公正,再就是要言行一致、取信于民。千万不要“挂羊头卖狗肉”、“雷声大雨点小”或者干脆“做婊子立牌坊”,更不要拒绝文明进化,把公众不当回事。也许,这才是问题的根本。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