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与蛇 黑龙分队 阴谋开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


当时针已经指向了晚上的九点,王燕为了让爸爸休息好,才委婉的请大家离开了,这个也别怪骨烈,王爷爷不发话他还真不敢走,可能是受自己爷爷的影响太大了,没有长辈的吩咐他只敢老实的坐在沙发上喝茶,王老也怕了这个女儿,到底是当医生的,什么都规定的死死的,居然还叫两个女兵来看着自己,没按照她的作息时间休息,回来一准没有好脸色。

骨烈一坐到车上才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市区的路虽然刚才开过一躺,但自己真还有点不记得了,城市太大了一点,开始还有个指路的,现在给他指路的也自己下山打的回去了。

“走吧!我知道路。”刘英一看骨烈的样子就知道骨烈不认识路,容班长识趣的坐到了小车的后排,没办法,这个电灯泡不当也不行,不然回到基地洪魔鬼不整死自己才怪了!

“哦!那你帮我指指,我只有几个路口分的不是太清楚,城市大了点,呵呵!我先送你回医院吧,正好去看看我的两个战友,容班长你说好不好?”骨烈连忙对着后面的容班长说道。

“你就当我是空气行了,我什么都看不见,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反正我的任务就是保护你的安全。”容班长看都不看骨烈,眼睛直直的看着窗外。

“你!”骨烈说了一个字马上就发动了车子,这个容班长明显就是在调戏自己,但又不好发火。

“你开慢点,那么快你不怕出车祸呀!”刘英抓着窗口上的扶手说道。

“哦,我慢慢开。”骨烈看见刘英紧张的样子,连忙就把速度放慢了下来,心里在暗骂着容班长,出了自己不少的洋相了,在后视镜里看着他居然把眼睛都闭上了躺在后座上。

“你们部队有电话没有?有时间找你聊天呀,和我说说特种部队的生活和训练,一定很过瘾。”刘英虽然当兵不久,但对特种部队这四个字还是很熟悉的,女兵们经常在聊这个话题,住在病房的宋驰和胡小平大家都是抢着去护理,军区医院可难得见到特种兵的身影。

“这个嘛,我还要问下我们队长才行,你可以给我你的电话,我打给你。”牵涉到部队的机密了,骨烈也不好一口回绝她,只能找个这样的借口来敷衍刘英。

“那给我个地址总可以吧?有空我也去见识一下特种兵的训练也好。”刘英小声的说道,其实她心里有点气了,连个电话都不肯说?

“这个嘛……..”这下更为难了,连直升飞机都不能随便进去的地方他更不敢乱说。

“行了!我就知道,写信也不回,地址也不说,电话都不能说,看来你官当大了,连老同学都不认了,我写信回去告诉同学们听,说你…….”刘英气呼呼的说道。

骨烈连忙一个刹车,打断了刘英的话:“不是的,这些都是军区的机密,我没权利说给你听,不信?不信你问我们容班长。”骨烈连忙指着后排的容班长说道。

“我说首长,我只是你的警卫而已,你别难为我了好吗?”容班长躺在后面懒洋洋的说道,他也想看看骨烈出丑的样子,心里在笑着呢。

“你…….你…..!”骨烈气的抖了起来,在这个时候还给自己难堪,看来这个保卫人员选错了,要是张玮在,一定帮自己开脱,突然自己又想到了张玮,骨烈气也不喘了,安静的坐在了座位上。“真的是这样的,刘英,我没骗你,这么多年老同学了我还会骗你?”

“好了,我相信你了!你开车吧,我晚上还要值班呢。”刘英看见骨烈委屈的样子,虽然还不是很了解他,但还是有点信他说的话,为什么相信?好像她也说不出理由。

车子开到了军区医院里面,还别说,军区首长级的车子还真方便,门口站岗的兵看都没看证件就放了进去,不然刘英绝对一个大红脸,一个列兵坐首长的车?

“刘英,你知道看病人要买什么东西才最好?”骨烈连忙拉了下想下车和刘英。

“花,水果,营养品都行,我一般都是看他们送这些给病人!”刘英也回到了座位上,没想到这个同学变化这么大,看病人还懂得买东西了!以前在学校可是大大咧咧的一个人。

“可是我没钱买了,你借点给我要的么?”骨烈一掏口袋才发现,刚才的一百块只剩下七十块了,急的连家乡话都说了出来,他知道买这么多东西肯定要花不少钱,大城市的东西贵。

“要的呢,我可没多少钱,先说好了!不超过两百!”刘英还真没多少钱,一个月的津贴才48块,都是自己好不容易才省出来的。“要不我找我战友借一下?”

“够了。”骨烈连忙说道,自己的钱都放在宿舍里,也不好意思问容班长借,就算找他借也可能没带钱。“要不你帮我买下,我陪你去,你帮我选下也好,我怕上当。”

“好啦,你快下来,等下我就要接班去了。”刘英急急的说道。

门口就有卖水果和花的,刘英稍微挑了一下就带着骨烈进去了,骨烈这次可是下了大本钱了,里面躺着的是两个以前的教官,两百多块全部买完了,刘英赶忙的就回宿舍去换衣服,她还要值晚班呢,新兵比老兵总是要多干点活,这也是不分兵种的,在基层部队和机关都是一样,正好今天晚上和马丽娅一起值班,她们两个虽然出身不同,但关系好像和姐妹似的,有点象黄华和骨烈的关系,都是一个新兵连出来的战友。

容班长这次失职了,没有跟上去,他相信在军区医院门口附近还没人敢撒野,也不想下车打搅骨烈和他漂亮的女同学,看见骨烈提着东西过来了才跟了上去,开始骨烈还好没问他借钱,他可没钱,是没带钱,他的工资也有一千二百多一个月,谁会出任务的时候身上带钱?唯一的可能也就是骨烈和黄华了!

一进病房,宋驰和胡小平看见骨烈都很高兴,看着还买了东西过来,指了指地上的水果,这些都是医院和军区领导送来的,敞开了吃也吃不完,骨烈也没说话,这也是对老教官的一片心意而已,也不是什么很贵重的东西。

“骨烈,你明天和队长说下,我们真没什么事了,天天躺在病床上难受。”宋驰可是个闲不住的人,作为搏击教官,他经常没事都要在病房里哈哈的挥上几下拳头。

“这个要队长点头,我和他说也没用的。”骨烈为难的说道。

“开会的时候不是说他们还有可能来我们基地吗?我们想早点出去收拾他们。”胡小平也急了,抓住了骨烈的肩膀说道。

“教官,您们就别为难我了,但我会和队长说的,你们放心,同不同意是他的事,你们也知道他的脾气。”骨烈真觉得两个教官在逼自己,但要参加战斗的心情还是可以理解,大家都憋着口气为张玮报仇。

“我说你们两个也太不知足了,这里的美女多的是,都一把年纪了就为自己的个人问题想一下。”容班长也和他们有点熟悉,看见骨烈的样子也想来给他解下围,如果是两个女的缠着骨烈,他马上就会走到门口去。

“你们怎么这样呀?快躺倒床上去,量体温!”马丽娅和刘英端着个小盘子走了进来。

“哦!”现在都是上尉军衔的两个特种兵在护士面前一点脾气都没有了,赶紧走到了床前躺了下去。

“他们有病?别把他们都憋出病来了,如果他们的体温不正常,我愿意下去跑个二十公里。”容班长抓起桌子上洗干净的苹果就咬了一口,毫不在乎的说道。

“这是我们的工作,容上尉!你们一个人夹一根在腋窝下。”马丽娅边说边递着体温计给床上的两个人,容上尉这三个字她说的特别重。

“大惊小怪的,我们特种兵要是都这么养病的话那就麻烦啰!”容班长边吃苹果边笑了起来。

“行了,容班长,她们也是按医生的吩咐做。”骨烈看见刘英和马丽娅的脸色都不大好看,连忙制止了容班长继续说下去。

“我这个班长就是嘴巴不好,其他的都好,两位别见怪!”骨烈尴尬的对她们说道。

“人家是军官,我们只是小兵!”马丽娅一量完体温就拉着刘英的手往值班室走去。

连宋驰也胡小平都觉得容班长有点过分了,“这是人家的职责,我们都没说什么,你来说?”宋驰毫不客气的说道。

“我这不是为你们着想,想让你们早点出院,我可告诉你,我和骨烈明天就回基地去了,你们看样子是赶不是这次战斗了!”容班长还是微笑着吃着他的苹果。

“喂,你们帮我去求下医生,我们真的没事了,不信我们来打打?”宋驰再次从床上跳了下来,拳头呼呼的挥了几下。

“骨烈,我们出去,不理这两个病号了。”容班长拉着骨烈就往外面走去。只留下病房里的两个人一阵的激动,靠,居然叫他们病号,这里是医院,不然早追出去和容江群对着干了。

骨烈很不情愿的被容班长拉了出来,也不知道容班长这样是什么意思,他好像把所有人都得罪光了,“你这是拉我去哪里?等下要回去招待所了呀!”骨烈急急的问道。

“去求医生呀,他们连牛都可以打死了,还在这里住?浪费国家的钱而已。”容班长还是拉着骨烈往前面值班室走去。

“马护士,你知道我那两个战友的主治医生是谁?”容班长一进去就只看见马丽娅在值班室里,可能刘英去病房了。

“容上尉,现在主治医生都下班了,只有值班医生,他们做不了主的,出院要主治医生才能定。”马护士连头都没回,在看着每个病床的药剂单子。

“我们还是明天和参谋长说吧,求医生都没有什么用的,马护士,今天什么时候下班?”骨烈看见马丽娅的脸色更难看了,连忙扯到另外的话题。

“晚上2点下班,怎么,想请刘英吃宵夜?”马丽娅对骨烈还是比较客气。

“我没钱,我都问刘英借了两百了。出任务我们一般都不带钱在身上的。”骨烈面带惭愧的说道。

“说笑的,我们不能跟你们出去,值班完班就要睡觉了。”马丽娅看见骨烈的样子忍不住小声的笑了起来。“如果你真想请,就把你的枪借我玩玩,刘英马上就会回来。”

“这个可以,你们领导不会来吧?被看见了可不好!”骨烈连忙把92式手枪拿了出来,把弹夹卸掉。子弹拿到手里,再给她玩,不会出事就好,以后还要她们多照顾下两位战友。

军区医院只有负责保卫的人才有枪,但都是八一的,马丽娅在自己家也没见过92式,他爸爸用的是77式,这种92式手枪现在还只装备都各大军区的特种部队,马丽娅好像舍不得放下枪了,看见刘英进来了连忙拉着她一起玩。

“再借一把来,不装子弹就行了。”马护士对着骨烈说道,其实他也知道容班长身上有,但不好意思开口而已。

“找我借就直接说吗!骨烈身上难道还带两把手枪?”骨烈还没开口,容班长也把枪拿了出来,把子弹都下了递给马护士。

基地分队办公室

洪斌和叶指导员在商量提干名额的事,现在分队的成员都是军官了,也只能给后勤这块的人了,三中队虽然还有不少的志愿兵,但这两个名额是阳参谋长点名要给小分队的。

“老洪,我看这名额给炊事班长刘超,警卫班长杨珍益,他们都是多年的老志愿兵了,刘超如果不提干明年就要退伍了,杨珍益也是第8年的志愿兵,我看他们两个合适。”叶指导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本来也没什么好商量的,你做主就行了,写个材料上去,我只管训练和作战,你就帮帮我把这些难题解决,战士的思想工作还是要你去做,怕大家为提干的事情有想法。我还要去布置下人员,看他们是不是真的吃了豹子胆了,敢送上门来给我们打!”洪斌觉得自己管两面很累了,也是拜托指导员给自己帮帮忙,提干的名额他是一点意见都没有,尤其是刘超,身为特种兵的他默默的干了近十年的炊事班长,任劳任怨,这次就算指导员不说他也要把刘超提上去。

“那你忙去吧,我写材料,等下还要找战士们谈心,三中队过来的我都不认识,也不知道怎么谈,这个队伍两个做思想工作的是不是有点尴尬?这个职位问题你能不能向阳参谋长反应一下,我是指导员,侯保华是教导员,战士们的工作也不好做。”叶指导员也是很为难,都是少校,但级别不同,战士们会怎么想?

“这个等这次的任务完了再说吧,放心,你现在只管分队原来的人就行了,以后是什么情形还要看阳参谋长的意思。”洪斌也觉得是有点难了,原来两个单位合在了一起,工作是不好做。“也让你为难了,等打了这次仗就会有结果的。”

洪斌说完就走了出去,开始布置起任务来,分队警卫班的原来也是三中队的,现在合并了以后有69个作战人员,就算是后勤的人也可以随时拿的出手,他们也是选拔上来的特种兵,只不过是分工不同罢了,武器弹药充足,只要布置好了再来三百个人他们都不怕,毕竟是自己的地盘,相信这些恐怖分子也不敢出动太多的人,自己的兵对这一带的地方很熟悉了,不是基地以前,这里就是用来选拔特种兵的地方,每天都要在这附近20公里范围里训练。

境外恐怖分子的基地里

买买提明·艾孜来提正在和史密斯通话,阳参谋长还是照原来的计划把基地的位置透露了出去,史密斯很快就从潜伏的特工那里得到了消息,不过他不担心,只要买买提明·艾孜来提敢出动人去闹事,那就正对了自己的算盘,中国越闹的厉害,舆论就越会夸的更大的来宣传,支持恐怖分子的意思也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买买提明·艾孜来提很快就召集了主要头目来开会,但意见都很不统一,毕竟GD省实在是太遥远了,特种兵的作战能力他们也很清楚,很多人都认为这是国内的人给他们设的一个套让他们进去钻,敢把牺牲的烈士名字都公布出来,没有做好准备的话他们还真不敢相信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