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口 第三章 潜龙谍影 第五节 光华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


12月9日,日寇9个师团20多万人马在海空军的掩护下气势汹汹的南京外围所有阵地全部丢失,南京城外只剩乌龙山炮台,紫金山和雨花台了,守卫紫金山的是国军教导总队,又称德式团营连战术示范队,总兵力9个团3个旅,4万3千人。这支部队其实就是蒋中正的“铁卫队”,是仿照希特勒的铁卫队进行组织和训练的,训练他们忠于党,忠于领袖,让他们成为拥护领袖的最忠实的铁卫队。总队长为桂永清,邱清泉为参谋长,周振强为副总队长兼第一旅旅长,胡启儒任第二旅旅长,马威龙人第三旅旅长。

16师团奉命攻占紫金山,教导总队摆开了阵势与日军血战,德械装备的教导总队并不惧怕日寇,战斗十分惨烈,双亡都是伤亡惨重,国军战线之前躺着无数日军士兵,坂本联队奉命先来增援16师团第一线的部队是松崎联队,联队长松崎原嗣。

“松崎大佐!”袖濑带着坂本联队赶到日军阵地,坂本联队长在围攻南京的外围作战中战死,袖濑暂时代理联队长。

“哦!袖濑君!”松崎还以一记军礼。

“战况如何!?”袖濑听着隆隆的炮火声,几颗炮弹竟然正好打在身旁的日军阵地上,日寇的几名士兵当场阵亡,众人吓得匍匐在地,袖濑抬起头,一皱眉道,“前面是那支部队?”

“八格牙路!”松崎拍拍身上的泥土,“天知道!”

袖濑冷静的望着前方的国军阵地,“请求空中支援了吗?”

松崎点点头,“他们还有高射炮!我们飞机只要俯冲轰炸就会遭到密集的火力袭击,已经坠落了5架!”

“什么!?”袖濑难以置信的看着国军的阵地,“到底哪里的部队!?”自己自从踏入侵华战场还没有遭遇过装备如此精良之部队的阻击。

“小心!”旁边的一名曹长大喊道,无数带着怒火的炮弹划过天际在日军的阵地上炸响。吓得日寇都不敢抬头。袖濑趴在阵地之上仔细的思考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么个拼法伤亡太大。

“把地形图给我!”手下递上南京的地形图,国军的阵地都用红色的笔记一一标注,“松崎大佐,正面强攻不是办法,咱们从敌人的侧翼想想办法!”袖濑指了指地图上的工兵学校,一向猛打猛冲的袖濑竟然选择迂回包抄,一场场血战使袖濑更加成熟,打仗,光靠勇猛可不行!

松崎点点头,两人一合计,决定强攻紫金山的侧翼工兵学校,炮兵对准了工兵学校一阵密集的射击,出人意料的是,工兵学校的守军只是用步枪还击,袖濑狠狠的盯着工兵学校的方向,“哼哼,这才像话!”

袖濑亲自带着坂本联队冲上火线,“拿下这个据点!”日寇集中兵力攻击侧翼87师防守的工兵学校,87师,自淞沪抗战爆发以来血战3月,部队旅一下军官全部阵亡,修修补补,这只部队已经拼光打尽了,带着疲惫的身躯,该师的将士又奉命投入到南京保卫战之中,曾经的御林军如今早已失去风采,意志支持着他们,当然炮火也在摧残着他们!

袖濑是得势不饶人,带着部队端着三八大盖就往前冲,守备该地的是87师260旅,名为一个旅,可是部队刚刚从淞沪撤回南京又被唐生智留下守卫南京,部队还没来得急补充就又上了火线,一个旅除了旅长手下竟然没有一个军官,带着不到一百人的小部队驻守在此处。袖濑可是带着他精锐的几千人马猛攻此处,守军虽然奋勇拼杀,但是寡不敌众,袖濑部占领了工兵学校,一下子突入到光华门外。打进光华门,里面,就是南京城了!!!

侧翼遇袭,正面战线开始松动,“你说什么!?”指挥部里,桂永清咆哮着对镇守防线的马威龙问道。

“将军,侧翼遭到突破,我们有被日寇包围的可能,能不能撤到第二防线?”马威龙顶着炮火的喊道。

桂永清沉吟良久,撤,往哪里撤?第二防线?哪来的第二防线?想到此,桂永清坚定的说道,“我只给你16个字!坚决抵抗,不得后退,如有闪失,提头来见!”

马威龙扣上电话,指挥部的众人围拢上来,“将军怎么说?”

“坚决抵抗,不得后退,如有闪失,提头来见!”马威龙愣愣的看着扣上的电话。

众人一阵骚动,怎么办?怎么办?马威龙想了想,堵住光华门不能决不能日寇突入城中!“选1000人组成敢死队随我去光华门!”

“什么?”众人都瞪大了眼睛,“旅长,你是指挥官,怎么能离开战线,我去!”说话之人名叫华迎春,黄埔毕业,现任教导总队3旅1团团副。

马威龙看看华迎春,思前想后,光华门关系重大,一旦被突破就完了,“好!”马威龙说了声好,华迎春立马敬礼离去,带着1团的1000多号人直奔光华门。

一到光华门,城墙已经被炸出了一个大洞,日军正蜂拥的往里挤,前赴后继,无穷无尽,华迎春大喊道,“上!把狗日的打回去!”

这一千多号人,全都冲到切近,机枪,步枪,手枪,任凭日寇再怎么不怕死,面对着千人齐射也慢慢退去。袖濑此时就在城墙外密切的注视着战斗,一波一波的日军倒下了,袖濑恶狠狠的用一只眼睛盯着城墙的决口,“跟我来!”说了句跟我来,袖濑亲自带领着一支攻城的部队冲到了决口处,袖濑和士兵贴着城墙的边缘,躲在决口的两侧,袖濑拿出手雷,像众人示意,所有人齐刷刷的掏出手雷,“扔!”

说话间攻城的这只步兵中队所有人依次把手雷扔到了决口里,只听到一声声的惨叫,袖濑大喊,“上刺刀!”自己也拔出了忠诚之剑,“冲!”

所有的日寇蜂拥的冲入决口,华迎春的部队被刚才的一阵密集的手雷炸死炸伤了不少士兵,还没缓过劲儿来,只看到眼前这个20多米宽大决口处,无数的日寇踏着尸体蜂拥而入,他们就是那只突破了一个又一个国军防线的日寇精锐战斗部队——坂本联队!

袖濑冲在最前头,手举着忠诚之剑,大喊道,“八格牙路!”说着迅猛的冲向国军的预设阵地!

“杀了他!”华迎春沉着的指挥着士兵,士兵被日寇的气势吓了一跳,一群群亡命之徒冲向自己,任谁也得抖上一抖,被华迎春一喊众人立马上膛就要开枪,可是一抬头,袖濑已经冲到了切近,100米的距离袖濑用了不到15秒的时间冲到了跟前,就在国军迟疑的一瞬间,袖濑刀起人倒,后续的部队源源不断的冲向国军阵地,袖濑劈了一个,浑身是血,反手又是一刀,国军将士慌了手脚,拿着还没上刺刀的步枪就刺向袖濑,袖濑一把接过一记一百八十度旋转,又是一刀,“咔!!!!!”那名英勇的国军将士的人头被削了下去,众人哪见过这样勇猛的武将,华迎春愣愣的看着这个浑身是血如同死神一般日寇军官,赶快举起手枪对着袖濑,刚要叩响扳机,袖濑一个飞掷,忠诚之剑穿过了华迎春的胸膛,这名年轻勇敢的国军军官,现出了宝贵的生命,袖濑部如脱缰的野马,四处横冲直撞,把整个国军阵线都打乱了,袖濑糊了一把脸上的血水,眼神中充满了嗜血的欲望,谁能阻止这头疯狂的野兽,谁能!?


南京城的国军将士浴血奋战,华北的局势同样不容乐观,可是老蒋的心思还在南京上,他殷切的希望南京能够奇迹般的逃过一劫,当下命令中央军驻守黄河沿岸的5个重炮旅回援南京,气的韩复渠破口大骂,戴笠看在眼里,心中虽然着急,知道老蒋是在意气用事,当下一封急电拍到了徐州的李宗仁。

李宗仁深知韩复渠谋反之心已定,决定还是去济南走一遭。韩复渠一早就打定主意保存实力以某他求,下令把民生银行和金库里的1亿5千万两黄金、3万两白银撞车准备运往河南南阳,日军很快打到了黄河北岸,占领了居高临下的鹊山,向南岸的济南开炮,济南城一片慌乱。

韩复渠在自己的官邸内来回的踱着步子,孙桐萱敲门而入,孙桐萱是老韩手下的第一员爱将,甲种师20师师长,少将军衔,所部兵马是韩复渠所有部队中战斗力最强的一只。看到是孙桐萱来了,老韩赶紧过来说,“我说荫亭,这可怎么办呢?”

孙桐萱虽为地方武装将领,可是治军严明,处事谨慎,深的韩复渠的信赖,韩复渠大事小事都找这个孙桐萱商议,“什么怎么办?”孙桐萱被老韩问的一头雾水。

“河对岸的日军送来了一封信!”老韩眯着眼睛说道。

孙桐萱先是一惊,“将军,这……”

“我说,荫亭啊,打打杀杀的有什么意思?我是累了,恩!”老韩假惺惺的说道。

孙桐萱心中五味翻腾,老韩一手提拔了自己,可是现在民族大义当前,老韩这可是投敌卖国啊,孙桐萱一直驻守边防,虽然军中早有传闻老韩要谋反,可是孙桐萱既不想问,更不想管,“呵呵,将军,什么民族大义咱不说,日寇啥意思吧?”

“他让咱们放弃济南,可保证不来打咱的鲁军!”孙桐萱听的火冒三丈,妈的,日寇这是赤裸裸的劝降啊!老韩自己拿不定主意就把孙桐萱叫来了。

“恩,这个,我说将军,日寇言而无信,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孙桐萱是主张抗日的,堂堂一个军人,如果都不能做到保家卫国,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恩恩恩,不过,老蒋的话也他妈不能信!”韩复渠一提到老蒋是又怕又恨,奶奶的,老是掐着我,可是心中又害怕老蒋手里那百万部队。

“将军,那济南,咱们是弃是守!?”孙桐萱已经猜到老韩估计是要逃跑。

“守?拿什么守?反正我是走,你爱守你守!”孙桐萱一听,愣了,妈的。

孙桐萱乐呵呵的说道,“将军,我孙桐萱自然追随将军左右!”

老韩眯着眼睛,老子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好!既然如此,你先帮我做件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