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三(这是最后的斗争) 第二百零六章:李玉萍好样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情况的发展有进程并不是许轶初和沈一鹏能完全控制的,想阻止渡边带回李玉萍等五名新俘虏的女军人的计划由于情报的不畅通很难做到。

而渡边也并没有从缅甸走安理那条路线回来,因为现在安理已经被国民党的二十一师的加强团给占了,王金虎要是知道了肯定照死不会放过他的。

因此渡边选择的是从缅甸乘坐军用运输机到思茅,再转道三合。


当时他是带着李玉萍等五名国军女俘虏在黑风谷等山田等了两天半,终于等到了屁股上挨了一枪的山田狼狈的过来和他会合了。渡边敏藤安慰了情绪低落,几乎死光了手的山田一顿。


但是山田却不大领渡边的情。

山田认为就为了抓几个女人,死了这么多优秀的士兵实在不值。这些特种兵本来就是经过在优秀士兵里筛选百里挑一的,又经过了长期的特别训练才到了今天这里地步,结果在一次战斗中就几乎消耗迨尽,他不明白这几个女人有那么重要吗?

渡边告诉他:中国女军人都是珍品女人,素质好,人一般也都模样不错,把她们抓在手中可以在中国军队里引起混乱,因为连在后方的女人都保不住,还怎么有脸打仗那?再有,把她们抓过来给皇军的将士享受肉体之乐可以大大鼓舞皇军的士气。这些所起的作用比打一场大的胜仗还管用。


山田看了看以三十多名日军士兵生命换来的这五个女人,傻笑道:“相貌也不比我们日本女人强到哪儿去啊,不过看上去气质上的确不错,不过那个长腿的女人长的真漂亮,其他的倒也一般。”

山田指的自然是李玉萍。

渡边好笑道:“山田君,你也懂什么叫气质?哈哈。”

山田说:“我不懂,就是看见脸上有种不容侵犯的神情罢了,大佐,我说的对吗?”


“对。但这只是一个方面,气质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但又可以深切的感觉到。就拿七仙女之首的许轶初来说,她的相貌其实比不过郭玉兰,但她的鹅蛋脸上所有纹路都显得很严肃并且很性感,大眼睛里始终透着精干和冷光,嘴角不说话就会让人感到她要说的话说出来一定会很到位的,特别高的高鼻梁上有骄傲的神采。这些就是人对她的感觉,气质也就是通过这些身体器官的传递被别人感觉到的一种精神力量。很多人长的并不是非常漂亮,但是由于气质好,比长的漂亮的人还吸引人。象许轶初那样既长的漂亮又具有极高气质的人就叫做人间尤物。”

因为卫生员正在给山田处理臀部的伤口,渡边在一边陪着就洋洋洒洒的说了这一通。


渡边的这些叙述都是从宫本那里听来的,当年宫本跟随第六旅团在湖北荆州洪湖地区和三十八师作战的时候,身为情报课长的他就常和三十八师情报处长许轶初打对头,因此和许轶初照过几次面。因此对许轶初研究颇深,他曾多次的专门组织力量想抓捕她,但会会都是功亏一篑,反而倒过来吃了她的不少苦头。


山田听完渡边的介绍说:“哦,大佐这么一说,我倒真是知道什么是气质了,一对照这几个花姑娘女兵真的蛮有气质的那。尤其是这个最漂亮的这个花姑娘,气质也最好。”

他指着李玉萍说道,他弓着身子在包扎着伤口还不老实,正好处在被绑着坐在草地上的李玉萍的傍边,说着伸手就拉住了李玉萍的一只脚。

“花姑娘的美脚大大的好,军靴大大的好看。”

李玉萍惊的一抽腿,甩开了山田的手,甩的山田一下爬在了地上。


“花姑娘的脾气大大的不好,皇军的不喜欢。大佐,她的美脚的我的要。”

山田似乎很是生气。

渡边道:“她的暂时不行,其他人的可以。不过等回到三合大本营再说,这里还不是安全的地方。”

渡边看出来山田想强奸李玉萍,这些他完全可以理解,根据心理学的理论,凡是死里逃生的人,在短时间内会产生强烈的性欲,何况李玉萍长的的确是美丽诱人那,若是平田静二见到了,一定会重排七小美女的名次的。

渡边又说:“你的屁股的不疼了?都想着要睡花姑娘了?”

山田被这么一提醒,伤口又疼了起来,“哎呀,哎呀”的哼唧了起来。

“我的疼的厉害,支那人坏了坏了的。”


等他们一行翻山越岭的辗转出了边境到达缅甸的密迪迪日军基地后,死里逃生的这些特种兵在山田的背后鼓动下,纷纷向渡边请求拿两个女俘虏出来大家轮上一轮。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些女俘虏一旦进了三合特种所,那几乎就没他们的份了。就是下级军官也得按名单排队。

渡边训斥了他们一顿,说是等到了思茅会考虑的。为防止内部生变,他当年晚上让士兵们进了日军设密迪迪市的慰安所,安抚了他们一下,这才算消去了他们身上的火。


在密迪迪市等待了两天,才来了一架运输机,把他们和五名女军人送到了思茅。

为了防止发生半路拦截事件,日本人本次押送李玉萍、赵竹君等人的行动非常保密,三合城仅司令官三岛正夫一人知情。

曹胜元现在被三岛派在了景德监督建设新的特种所,因此更不知情了。所以等许轶初、沈一鹏及侯老鳖得到消息的时候,李玉萍等已经被押进了特种所了。

这一次,将由参谋长森田和渡边亲自主持审讯工作。


只是令鬼子们吃惊的是,本以为女人是受不得酷刑的,一上老虎凳,一灌辣椒水,肯定都会招了,结果这些女军人虽说被拷打的死去活来,但竟然没一个屈服的,真让鬼子一时没了辙。

对于李玉萍鬼子还不敢立刻用刑,怕把她打坏了,万一出了问题死了的话,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鬼子不得不对包括赵竹君在内的另外四名女俘虏采取了他们惯用的最后一招,就是喊来了一帮子下级军官对这些女军人进行强奸,这一招起了点作用。赵竹君在被鬼子剥光衣服正要施暴的时刻,惊慌的答应说出她掌握的密码机密。


索兴的是她所掌握的机密实在有限,根本不足以让鬼子了解六战区的新密码和六战区对日军新密码的破绎程度的了解。

渡边见收获不大,决定亲自将赵竹君奸污了,但被森田劝阻了下来。

“招供了还是没能避免被奸,那下面对李玉萍来说就更不会招了,因此先不动着赵小姐,留下来给李小姐做典范,这样一来,有可能刺激掌握很多核心机密的李小姐态度的转变。”

这样对自己叛变行为已经有所愧疚的赵竹君暂时保持住了清白。


最后轮到李玉萍被带进审讯室了。

审讯官森田让李玉萍坐在审讯桌对面的椅子上,还让打手给她递上了一杯温开水。

“李小姐,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我不想和你一个姑娘家兜圈子,我只想告诉你,你得把六战区的密码情况以及你的上司江佳奇对我们日本帝国军队密码破绎的进展情况说出来。这样,对你我都好。你免得受皮肉之苦,还会得到良好的待遇,否则会遇到什么情况我就控制不了了。”

别看李玉萍平时胆子不大,但到了这个时候,她也不知道怕了,一股正义的力量似乎在无形中支撑着她。


“呵呵,密码的事我是知道一些,因为这是我的专业,说不知道显然是说不过去。但是遗憾的是我不能告诉你们,因为我是名中国军人,是专门消灭你们这些日本贼寇的人,我要是告诉你们,那岂不是沦落到和你们这些强盗一样的地步了吗?”

李玉萍冷笑着说道。


“再想想吧,李小姐,我们对你够仁慈的了。”

负责监督审讯和拷打的渡边走到了李玉萍跟前望着她说:“你是个难得的大美人,皮鞭和老虎凳会损害你娇嫩的肌肤的。难道你希望破相吗?”

李玉萍说:“破相破不了我的心,我的心是中国心,这是你们一辈子也休想破坏的。既然要上刑,那就请来好了。”

李玉萍站起了身,自己走向了老虎凳。

“是先来这个吗?”


“哦?李小姐真的不怕?很佩服你,不过我要告诉你,你的战友赵小姐可是已经招供了。”

森田也走了过来:“你再想想吧,这些都是为了你好,这是赵小姐的口供,这个你应该相信我们造不了假吧,好好看看。”

森田把审讯赵竹君的记录纸递到了李玉萍的手上。


李玉萍接过来仔细浏览了一下,赵竹君正的说了实话,不仅把她知道的一些内容说了出来,还提供了李玉萍掌握破绎“东渡三号”密码的计算公式和定理。

见她正看着记录发愣,渡边按住她的肩头说:“赵小姐其实也很勇敢,她经受住了皮鞭和老虎凳,但是我的手下很久没有发泄了,他们想尝尝赵小姐肉体的滋味,但是她拒绝了,因为她不想被你们所称呼的‘日本鬼子’占据了身体。就不知道李小姐可愿意?”

渡边一说,李玉萍马上明白了赵竹君的招供心理,她文化程度比赵竹君高多了,看的也远。她看出了这是鬼子们的奸计,她想赵竹君真傻,鬼子是没有信用可言的,即使你招供,他们也还是依然要玷污你,因为你已经对他们没用了,只有身体还能被用来“享受”。


渡边说:“怎么样,李小姐?想通了没有,你来这里看看。”

他抓住李玉萍的手腕把她拉到墙角的一张木床跟前,床上的床单很凌乱,还有湿漉漉的一小片一小片的痕迹和血迹。

“看看,这就是你另外三个战友不招供的下场,你一定不希望和她们有一样的遭遇吧?”

李玉萍虽说还没结婚,但她和她的男朋友已经有过了关系,所以很清楚这是战友们被强暴后留下的遗留物。


李玉萍顿感愤怒极了。

她甩开渡边的手说:“你们简直不是人,是畜生!你们公然违背日内瓦公约,强奸女战俘,你们还有一丝人性吗。”

说着她伸手对着渡边敏藤就是一个耳光抽了过去。

渡边是眼疾手快一闪躲过,并反手抓住李玉萍的手把她反拧住了,李玉萍手腕被拧的疼的直皱眉头,但就是不叫出声来。

李玉萍喊到:“畜生,想奸污我吗,那就来吧,你们休想获得你们想要的一个字的东西!”


两个鬼子头目没想到李玉萍竟是这么难对付,要是她的个性能和赵竹君一样就好了,可惜她就是她,不会是别人。

森田示意把李玉萍绑上老虎凳先压上她一杠子再说,不过渡边表示先不必动刑,看上去这个姑娘早就做好拼死了的心理准备,动刑只会损害她的身体而起不到其它作用。

他也不想马上让手下轮奸她,因为这是最后一招,要是不灵了,那可就再没好办法让她能开口了。

渡边和森田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先暂缓对李玉萍用刑。

完了他们对李玉萍说:“李小姐,我们还是决定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给你最多一星期的时间考虑,另外也想在这段时间里请你见识见识你战友们生不如死的待遇,等你想通了就告诉我们,假如到时候你还不肯开口的话,那我们只能让你也去做一名特种慰安妇了,李小姐长的这么漂亮,喜欢你的帝国军官肯定有的是,到时候你是成仙还做鬼我们就保证不了了。”


无奈之中的鬼子只得先让人把李玉萍先送回特种所去。

最近要有两三批鬼子军官进特种所“享乐”,他们要让李玉萍亲眼看到这样的场面,以瓦解她的不屈斗志。

这么也许很能奏效,但也给沈一鹏和许轶初等创造有利的营救条件,也使六战区的核心密码暂保无虞。


虽说特种所的受害人数随着渡边在“猎兔五号”行动中抓到的五个女俘虏增加了,但女战俘们的团结力量也壮大了。

团结小组的组长谭莉召集了秘密小组会,李玉萍也被吸收进了小组。

谭莉要求所有的人都要紧密团结,首先要先自救,然后在等待和迎接外面队伍的营救。

“我想许处长,刘司令员,还有沈一鹏和曹胜元一定都在三合活动,只要条件许可,他们肯定会杀进来的。”


张蕾说:“谭莉姐说的对,我们要先自救。上次的国际歌就是一个范例。最近鬼子将接连派军官享乐团到三合来糟蹋我们的姐妹,我们得想办法主动出击,尽量保护我们的姐妹能不受伤害。”

杜玫提议,届时集体绝食抗议,不让鬼子的兽行得逞,即使得逞也不能让他们肆意妄为。

李玉萍等马上举手表示了赞同。


谭莉说:“只要还有一个姐妹在受害,我们就把绝食坚持下去,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尊严被损害。”


山雨欲来风满楼,在魔窟里却有着一股英雄的力量,就象黑暗中的一缕火光,让生命有着希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