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 心 如 铁 第七章 二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4 2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


十天后,四个新兵跟十五个二年兵分在一起练格斗,教练是特勤中队队长骆敏。这个格斗训练不是耍把式,那是拳拳到肉、真枪实弹的对掐。开始的两天,骆敏还教点儿套路,两天后,就让兵们套上简单的护具开始捉对厮杀。

普通中队的二年兵都不敢跟江猛对掐,这小子谁都近不了身。对掐了半天,打翻了所有不服气的人后,江猛就跑去练精度射击了。

因为受规则的限止,杜超和肖克对掐的时候,两个人虽然眼里冒火,恨不得把对方撕了,但谁都没讨到好。可是和江小狼对掐的时候,杜超这亏就吃大了,上去还没到三个回合,就被江小狼一记“抱腿顶摔”给扔在地上,摔得眼冒金花,半天没顺过气来。

几个科目走下来,杜超认定了自己的弱项是擒拿格斗。基本上,那十几个两年兵,他一个也放不倒。如果跟三年以上老兵对掐,估计他杜超也是个当沙包光挨捶的下场。到这个时候,他才有了危机感。每天晚上在澡堂里扑腾完回来,杜超就缠着江猛要他传授武功秘笈。

江猛的确厉害。杜超被他一指点,才学了不到一个星期,再与五十个人合练的时候,基本上两年以下的兵除了师父江猛和江小狼外,其他人都在他身上讨不了好。

最后一项武装泅渡的训练,是五十个人一起合训的。马啸杨整整安排了十天的时间。这个科目,是支队最没底气的。往年特勤中队跟六支队对抗,只有这个项目,六支队不落下风。因为六支队的驻地就靠近海边,所有无器械辅助的体能训练都是在沙滩上和海水中进行的。所以,六支队在总队有个别称,叫作“武警海军陆战队”。

六支队的兵跟人吹牛,都说自己是“海豹部队”出身的。老百姓们都觉得这名字强悍,所以在这一带的民间,六支队比五支队的知名度高多了。只有当过兵的才知道,这个“海豹”是美国的一支两栖特种兵部队。

杜超信心满满,小时候他就是在农村长大的,奶奶家门前就是长江的支流。虽然游泳的姿势基本上就是个狗刨式,可是小时候光着身上在水里扑腾上一天,也不带喘气的。现在一听说要游泳,杜超浑身都是劲头。

杜超不知道,武装泅渡是要全副武装的。不仅要把作训服穿戴整齐,还得背上八一枪,带上水壶和挎包,腰带上再别上一双鞋子。跟小时候光着屁股,不着一缕纱的穷玩,完全不是一码事。

所有的老兵都参加过泅渡的训练。另外三个新兵,包括江猛在内,也都是游泳的好手。杜超的水性,周智勇也在澡堂子里验证过了。所以,马啸杨也没专门作测试,部队一拉到水库边就直接编队开始整体泅渡。

一开始,都在一米六左右的浅水里游。五十米不到,杜超就游不动了,其他人都不紧不慢的,队形保持得很好。游在队伍最外面的杜超怕自己露拙,就两只脚偷偷着地,玩起了水中漫步,两手仍旧装模作样地在水面上划拉。这样蒙了两天,杜超一口气也能游上个百把米。

到了第三天,马啸杨直接要求他们去深水里游。这下就害苦了滥竽充数的杜超,拼着吃奶的力气,跟着队伍游了不到一百五十米,一泄气,就要往下沉,结果急中生智,一把抓住了游在前面的刘二牛的枪托……

刘二牛再好的水性,也驮不起一百多斤的汉子。被杜超一抓,两个人同时沉到了水里,半天不见人影。

站在岸上的马啸杨慌了神,用望远镜搜寻了半天,然后操起手执喇叭大声地喊道:“那两个兵怎么回事?是潜水了还是沉下去了?”

马啸杨话音未落,杜超已经在远离队伍十多米的地方用力地挣出了水面,歇斯底里地呼喊:“快点……救我,我……不行了,脚抽……筋了……”

刘二牛冷不丁被杜超拖进水里,当场就呛蒙了,拼着力气挣扎了半天,才甩掉了杜超,这会儿也泄了气,沉一下浮一下的在杜超的身边直扑腾。周智勇赶紧游了过来,一手夹一个,拖着两个人就上了岸。

“杜超!你小子一天不冒泡就皮痒痒是吧?那是你玩的地方吗?”马啸杨脸红脖子粗地冲着杜超吼道。

“队长……我……我抽筋了……”杜超瘫在地上,一边哇哇地吐着水,一边竭尽全力为自己辩解。

“几十米就抽筋?你逗我玩呢?学艺不精还要找理由!就这点儿能耐还整天牛皮烘烘?下午打背包回中队,叫你们骆队给我换个人过来!我们这里不要耸蛋!”马啸杨气惨了。按照他的判断,下水前兵们身体都活动开了,通常情况下,不游出个三五百米,是不可能会发生抽筋的情况。

马啸杨一说完,已经筋疲力尽的杜超不知道哪里来的精神,一骨碌就爬了起来,笔挺地站在那里,低着头说道:“队长,再给我一次机会吧?三天后,我再跟不上节奏,您再让我回去!”

马啸杨瞪着眼盯了杜超半天,啥也没说,操起喇叭继续指挥着已经乱了阵形的队伍。周智通早就转身下了水,刘二牛坐在那里估计还在回想刚刚那惊魂的一刻,也没搭理杜超。

这天上午剩下的一个多小时,杜超就一直杵在那里一动不动。他在反省,也是在抗议,更是想坚持用这种无声的方式来感动马啸杨,甚至博得他的怜悯,让他收回成命。

这种训练场上的气话,老兵们多半是不当回事的。只怪杜超太要强,“生死事小,名节事大!”他太看重这次的经历,太在意自己的表现了!他把马啸杨的一席话当做了对自己的污辱,更是当作了他的决定。杜超和刘二牛一样,你可以指责他作风稀拉,他就是不能容忍别人怀疑他的能力。

马啸杨其实一直在观察着杜超。对这个兵,他和骆敏一样,怎么都恨不起来。他更知道,激励这种心浮气燥的兵,就是要不停地敲打,少给他点儿阳光,多给他点儿压力,批评比表扬更有效。

午餐是炊事班在水库坝堤上做的。吃饭的时候,杜超仍旧以不变的姿态站在那里。周智勇去请示马啸杨,马啸杨挥挥手:“别去管他!我看他能撑多久!”转身又悄悄地叮嘱炊事班给留份饭菜起来。

吃过午饭,兵们都三三两两或躺在卡车下,或找个背阳的地方支起外套,开始午休。只有杜超同志一个人在烈日下暴晒。

马啸杨兴致很高,背着手远远地绕着杜超转了几圈,最后,干脆一屁股坐在了杜超的对面,掏出那只天天揣在口袋里的口琴开始没心没肺地吹起了“万水千山总是情”。

“准备用绝食来抗议我的怠慢?”马啸杨终于忍不住,一曲终了,文绉绉的说道。

杜超抬起头从马啸杨的头顶看过,不为所动。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想成神,就得比别人多付出十倍的努力!投机取巧害的不仅是自己,不知道你反思过没有?”马啸杨继续说道。

杜超还是不说话,但泪水已经夺眶而出。

“吃饭去吧!我只能给你两天时间,跟不上节奏,就只好请你回去了。”马啸杨知道没办法跟这小子沟通下去了。

杜超愣了一下,像是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激动得冲着马啸杨就来了个弯腰鞠躬,然后发觉不对劲,赶紧又举起右手补了个标准的军礼。

杜超的问题在于,他没有掌握好泅渡的动作要领和不会作体力分配,一个劲的使蛮力。经过周智勇一对一的贴身教练,再加上这小子悟性好,到了第二天下午再游的时候,五百米也就咬咬牙挺过来了。

对抗比赛设在总队尚未启用的新训练基地,这是郊县一个山清水秀、四面环山的地方。翻过一个山坡,就可以到达一个可用作武装泅渡训练的中型水库。离这里不到五里地,有一座正在建设中的度假村。基地的封闭式手枪训练馆是这个度假村的老板援建的,作为回报,训练基地周末是向那些在度假村消费的军迷们开放的。

今天,这个面积数百亩的地方,旌旗飘扬,盛况空前,不仅云集了机动部队的一百多名精英和各支队来学习的营以上主官,还邀请了包括总部副参谋长、警备区司令员和政委在内的数百名地方党政军要人及企业界的人士到场观摩,光是路边停放的小汽车就绵延数百米。

地方党政军要人到现场观摩,还是两个支队对抗赛史上的第一次。以往,两个支队对抗的时候,到现场的上级领导,最多只有总队的个别副手和部门首长。这一次浩浩荡荡,规模与气势不逊于野战军师旅级单位的对抗演习。

对抗前的三天,马啸杨才接到支队通知,这一次的对抗为增加观赏性,很可能会临时增加一些表演性的科目。这样一来,对抗的目的不仅仅只是两个支队传统的实力检验,更多的是汇报演出。这明显是带有表演性质的了。虽然徐杨勇没有挑明,但马啸杨心里清楚。个性刚烈的他,虽然心里堵得慌,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哪怕是叫他这些兵们去跳拉丁舞,他也不能有半点儿怨言。

马啸杨最担心的是特勤中队的四个新兵。如果临时上一些新兵们没有接触或者没有深训过的新科目,这些新兵们肯定会蒙。支队拿不到第一是小事,要是在友军和地方百姓们面前出丑露怯,那就大大地不妙了。

马啸杨坚持要换人,他有一千个理由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出来。徐杨勇却是满不在乎,大手一挥:“换什么换?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要出丑,就一次出到家!”

兵们没见过这么盛大的场面,就连出身高干之家的杜超也不例外。临时搭建的观礼台上将星闪耀。杜超数了一下,总共有五位肩扛金星的将军和数十个大校级别的军官。

作为支队长的公务员和五支队新闻报道员,赵子军和雷霆也有幸跟随支队领导来到了现场。这样的场面,让两个机关兵激情澎湃之余,更多的是一种淡淡的感伤。原本,他们也有希望站在台下,去接受这些将军们的检阅……

直到总队参谋长宣布完本次对抗和表演的项目后,站在前排的杜超才知道,两个支队的特勤中队也到场了。他们的表演全是杜超们还没有接触过的反恐科目和特勤的专业技能。

马啸杨悬着的那颗心终于可以落下来了。两个支队的特勤中队出动,就意味着,所有表演科目全部由他们来完成。他早应该意识到,总队肯定会作好组织和协调的工作。这么一点儿小小的意外还是难不倒我们人民军队的。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