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激亢鼓噪还是理性批判——解读《高贵精神论》[蓝剑军团]

飞得更远 收藏 92 1118
导读:十分高兴地在铁血社会杂谈栏目中读到了署名为苏撒的《高贵精神论Ⅱ》的文章,读过之后内心十分振奋,为苏先生优美流畅的语言、旁征博引的资料、丝丝入理的论证、无懈可击的结构而深深打动,更为感动的是苏先生文章中透出的一股激情,用笔、用心、用诗一样的语言,对一个民族发展的动因进行着深深的哲学思考。但兴奋没几分钟笔者就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B]一、几篇文章如出一辙——苏先生观点概述[/B] 要想搞清楚一篇文章的观点,不仅的弄清该文本身,就要尽量了解作者其他相关的文章脉络,这样才能尽量在评价时失于偏颇。笔者找到了苏先生

十分高兴地在铁血社会杂谈栏目中读到了署名苏撒的《高贵精神论Ⅱ》的文章,读过之后内心十分振奋,为苏先生优美流畅的语言、旁征博引的资料、丝丝入理的论证、无懈可击的结构而深深打动,更为感动的是苏先生文章中透出的一股激情,用笔、用心、用诗一样的语言,对一个民族发展的动因进行着深深的哲学思考。但激动之余笔者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一、几篇文章如出一辙——苏先生观点概述

要想搞清楚一篇文章的观点,不仅要弄清文章本身,还要尽量了解作者其他相关的文章脉络,这样才能尽量避免评价时失于偏颇。笔者又找到了苏先生的《高贵精神论Ⅰ》、《高贵精神论Ⅲ》等两篇文章细读了一遍,逐渐理出了头绪(以下行文中将苏先生文章简称为《论Ⅰ》、《论Ⅱ》、《论Ⅲ》)。

在《论Ⅰ》中苏先生提出了“种族精神”的概念,认为这种精神植根于其安身立命的大地中,大地之灵气(包括地理区位、水质、土质、气候、阳光、空气)是种族精神的源泉,使人类摆脱兽性本能的控制而走向神性,具有了最高的灵气和精神。苏先生写到这时诗意大发,描述其为“是集宇宙、天地之灵气之精华所在生……天才之标志之一是有更多之直觉和灵感。上帝虽然能创造人和万物,但还有一种最古老之意志在起作用,上帝也左右不了。这种意志作用于人,便使人具有觊觎上帝地位之欲望—它又开启了人类智力空间之另一扇大门”。

《论Ⅱ》中苏先生认为,在所有的高贵精神中有一种是最重要,如果没有它或缺乏它,所有的其他高贵精神都将沉沦。精英因为它而成为精英,文明因为它而得以保持并发展,这就是勇敢(对个人来说)和尚武精神(对种族来说)。苏先生认为,勇敢和尚武精神是最强大的生存本能在精神上的升华,是所有高贵精神中的明珠。二者永远与活力联系在一起,是大地灵气在人体上最充沛的表现。苏先生这样表述“广义之勇敢和尚武精神体现在那种主动、开拓、扩张、征服、进取、领导、支配、操纵的精神和品质上——不仅在地理上之三维空间展开,也在抽象之智力空间上的三个维度上拓展;不仅要征服现实中之物质世界,还要征服虚拟之精神世界。狭义之尚武泛指勇武好战之性格——人之生命实在是战斗之结果,好战是人之本性,只不过随着文明之发展,人们总是倾向于选择和平(和平实在是文明时代最大疾病)。”

在《论Ⅲ》中苏先生认为推行一种文化、建立一种坚实的信仰是使精神得以升华的关键,而这种文化与信仰的核心就是牺牲:不仅要奉献自己的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于更崇高的事业上,而且在必要时刻不惜以生命来捍卫自己的信仰。“惟有这种大无畏的牺牲精神,方能吸引有志之士,方能战胜各种艰难险阻,方能赢得敌人的尊敬,国家和民族方有拯救的希望!”

二、激亢的鼓噪——山寨版权力意志论

笔者读着苏先生的文章,感觉许多观点似曾相识。想起来了,大三时候读过几本尼采的著作,如《悲剧的诞生》、《扎拉图士特拉如是说》、《快乐的科学》,翻出来一看,果不其然。苏先生文章中的好多观点都源于西方哲学中以尼采为代表人物的权力意志论。

在这里首先简要回顾一下西方哲学发展所经历的四个阶段:一是古代哲学阶段(公元前6世纪到公元6世纪,主要是古希腊、罗马哲学,关注现实,体现人文主义、现实主义、理性主义和科学主义,代表人物有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二是中古哲学(公元2世纪一直持续到文艺复兴宗教改革,也称基DU教哲学,重在研究是理性与信仰的调和,在尘世之上构建一个超验的精神世界,代表人物奥古斯丁、托马斯等);三是近代哲学(从17世纪到19世纪末,经历了经验论和唯理论斗争、法国哲学、德国古典哲学、后黑格尔哲学四个分段,产生了洛克、莱布尼茨,伏尔泰、卢梭,康德、黑格尔,叔本华、尼采等大哲学家,主要特点就是启蒙主义,视理性为最高权威,以自由为至上,提倡科学,传播知识,反对宗教迷信、封建专制和愚昧落后,形成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影响最广泛的思想解放运动;四是现代哲学(从20世纪初一直到现在,代表人物有弗洛伊德、萨特、库恩等,这期间流派纷呈,体系五花八门)。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近代哲学的后黑格尔哲学分段时期出现的、以尼采为主要代表人的名为“权力意志论”的哲学流派,这是一种反理性主义哲学流派,其在哲学进程中的影响度就如同我们现在经常使用的一个词——“非主流”。主要主张是:把世界的本源理解为“权力意志”,权力意志充沛的强者是少数,多数人是弱者,少数统治者理应支配和统治多数弱者;提出“超人”理念,认为生命的本质在于强力,人类要追求并体验这种强力即实现了生命的意义,人类要发扬人的超越性,做精神文化价值的创造者;因为“上帝死了”,所以要解除理性和道德对于生命本能的压抑,使生命本能健康发展;要以审美的人生态度取代科学和伦理的人生态度,尼采的哲学突出表现在其文学价值,用诗意的语言阐述其哲学观点。

可以说权力意志论有其积极的一面,如反对基DU教关于彼岸世界虚伪的宣传, 反对没有创造性和个性泯灭的驯化,强调人们要立足现世,突出个性,做到自尊、自爱、自强、奋发。但是,这一哲学理论主张居于少数的强者统治,居于多数的弱者被强食,并主张视异己为工具,具有浓厚的贵族主义和反民主的倾向,极容易被反动势力所利用。尼采哲学曾经在历史上被歪曲和利用,被称之为“法西斯主义思想家”,希特勒及纳粹分子对尼采推崇备至并悉心诠释,使其成为德国民族沙文主义奠基石。

苏先生的三篇鸿论不是哲学著述,但带有一种浓厚的哲学思考,文中渗透出来的哲学观点与尼采的权力意志论观点极其相似。如所说的“高贵精神”与“权力意志”的内涵基本一样,包括一些语言的表述都带有西方哲学那种过度臃长、反复修饰、略显别扭的译文味的特点。苏先生笔下的有高贵精神、勇敢正直、在面对残酷无情之命运、把恐怖踩在脚下、奋勇向前、生命不惜、战斗不止的人,其实就是尼采笔下那种“具有大地、海洋、闪电那样的气势和风格的超人”的翻版。“否则他的思想将是错误的,行为将是卑劣的,将像无为之懦夫那样为神所遗弃,无缘进入奥丁的神殿”则是活脱脱的尼采笔下“非意志”的弱者。苏先生讲的生命诞生的过程,实际上就是最勇敢的竞争者获胜之过程——“在千万个游向卵子的精子中,只能有一个受精。因此,我们每个个体,都生而作为优胜者而降生,勇敢是我们生命之本性”,苏先生对广义勇敢描述的“主动、开拓、扩张、征服、进取、领导、支配、操纵的精神和品质”,苏先生讲的“人之生命实在是战斗之结果,好战是人之本性,只不过随着文明之发展,人们总是倾向于选择和平(和平实在是文明时代最大疾病)”,都是尼采哲学中体现出来的强者统治、弱肉强食、视异己为工具的贵族主义、反民主倾向的具体体现。

苏先生也试着用“自己”的理论去解开缠绕中国的一些顽结,他将目光投向了生存空间问题。建议第一步要“在地理上开拓第二个生存空间……对中国来说,开发西部,重回先祖居住之地是实现千年重生之第一步”。他还认为,没有水大地会将灵气封闭,有了水大地灵气才向人类开放,水实在是最重要之战略物资。为此朔田运河——大西线工程即将西藏之水引入中国西北干旱大陆实在是天才之创造。第二步目标是远东和西伯利亚,那里原始而未开发之大地是中华复生灵气之主要来源,也是中国拓展生命和生存空间、安置过剩人口理想之地。第三步是“走向浩瀚之宇宙和神秘之灵魂空间——也许在后一个空间中,人类才能获得永生。”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苏先生三篇文章的理论基础就是尼采的权力意志论,行文的过程也就是用中国+西方的事,演绎一种建立在非理性主义基础上的西方哲学理论而已,文中充满了一种激亢的鼓噪。

三、理性的批判——疗中国之伤的良药

哲学可以使一个人智慧,可以使一个人学会思考,当他生活不如意时,用哲学思考一下可以重新树立生活的信心。对于一个民族也是如此,可以通过哲学的思考,从更广阔的视角审视自己的过去、把握自己的现在和预见自己的未来。一个没有哲学兴趣的民族,是一个极其浮浅的民族;一个不善于用去理性思考的民族,也是一个十分短视的民族。如果说科学赋予我们的是具体的知识,那么哲学则赋予我们的则是大的智慧。主流的哲学始终和理性的批判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我们抛开对各个哲学流派的价值思考(因为偏重理性也好,偏重感性也罢,任何一种哲学流派都有其产生的社会基础、思想缘源即产生的理由),探析一下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哲学。笔者认为,就中国的国情而言更需要的是一种理性的哲学,更需要一种理性的批判。

●思考之一: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需要哲学的、理性的思考。改造社会、造福人类是哲学的显著特征,正确的哲学可以为社会指明发展方向、开辟前进道路、制定遵循的原则、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法,使社会不断地得以变革和发展。我们的经济发展了,但发展后如何才能不重演前苏联分裂的覆辙,如何解脱西方大国的经济围剿,如何摆脱周边军事环境困扰,这些都是中国的哲学理论家们面临的问题。“哲学不仅是划破夜空的闪电,使黑暗笼罩着的万物在人们面前彰显出来、使世界在人脑中形成清晰的映像,而且还是促进社会生长发育的阳光雨露,是孕育充满生命活力新社会的母亲。”笔者也认同苏先生所说的,中国需要激情,需要勇气,需要梦想,需要英雄,就象长江大学大学生那样,在危难之际挺身而出,面对惊涛骇浪义无反顾。笔者甚至认为,中国需要这样的激情,在藏南、在南海面对强敌做的惊天动地。我们每个个体的行为,可以掺杂有理性的分析和感性的冲动在其中,但是,对于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其行为的价值取向则必然在理性和感性间有所取舍。在这种取舍中笔者倾向于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需要哲学的思考、理性的批判。

●思考之二:中国需要一种以哲学思考为基础的道德重建。马克思主义认为,哲学是时代精神的精华,是社会文化的先导,一个社会的思想意识、文化观念、法律制度、伦理道德的建立要依靠哲学的引导才能够实现。而道德重建则是目前困扰中国的最大难题。我们的社会道德水平在急剧下降,我们要理性地、深层次地审视道德水平下降的原因:是公平分配体系失衡、贫富分化严重导致人们心理失衡而产生道德感下降?是社会保障体系建设不够健全导致一部分人缺少保障而失“礼节”?是因为严重的官场腐败致使人们对道德和信仰发生动摇?还是因为我们在对外开放的同时没能很好抵御不良文化致使两种文化激烈碰撞使我们产生迷失?这些都需要有一种更加有高度的理论来进行梳理、解析,而哲学无疑将担当起这一重任。

●思考之三:特定的文化发展历史需要中国补上这一课。中国五千年文化留下了太多、太重的积淀。但惟独缺少一个步步衔接、环环相扣、不断深化、不断完善的哲学发展历史和属于自己的哲学发展体系。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全面提升了欧洲人的境界,为他们提供了全新的精神食粮和全新的智慧宝库。而我们中国的哲学则始终在“道可道非常道”、“天人合一”、“阴阳调合”、“乾道变化”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做着简单的演绎,从没有在真正意义上得到提升。这样的理论素养,又能对博大精深的马克思主义参悟得多深呢?

这是一个没有经过一次完整的思想启蒙洗礼的民族;这是一个在近代发展史上几乎被世界抛弃和遗忘的民族;这也是一个刚刚经历十年动乱传统思想文化被消耗殆尽的民族;这也是一个改革开放刚刚三十年、依处于激烈的社会变革、有许多新的矛盾需要解决、有诸多国际危机需要面对的民族……这些,都需要我们进行哲学的、理性的思考,都需要我们的哲学理论有所建树和突破,并在这种理论的指导下使我们的民族超越情绪,平衡思维,剥离表层,直面真理,辩明自己,认清别人,和谐相处,科学发展,从而让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在伟大中前行。


本文内容于 2009-11-30 14:59:19 被飞得更远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