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 心 如 铁 第六章 三、四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4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size][/URL] 三 刘二牛进特勤中队,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本来马啸杨和骆敏分别都已经找过他,他也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而且刘二牛所在的十中队那边,队长和指导员都没有异议。刘二牛回去交接完工作去特勤中队报到,似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可就在新兵下连后的第三天,支队下了通知,要在六月份与另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


刘二牛进特勤中队,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本来马啸杨和骆敏分别都已经找过他,他也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而且刘二牛所在的十中队那边,队长和指导员都没有异议。刘二牛回去交接完工作去特勤中队报到,似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可就在新兵下连后的第三天,支队下了通知,要在六月份与另外一个机动支队打擂。对抗的科目只有四个,都是机动支队的传统项目,单兵战术、射击、格斗与武装泅渡。在这支总队里,总共有两支机动部队,他们的序列分别是第五支队与第六支队,五支队就是杜超他们现在所在的支队。

往年两个支队对抗,上的都是特勤中队,而十次九次都是五支队全面领先。今年换了种玩法,就是每个支队各挑五十个精兵强将,而且参加对抗的特勤中队官兵不得超过十人,并且要明确标示区分。

这种奇怪的玩法据说是六支队的两个主官出的主意。他们最近连续两年的兵源都是来自东北,兵们个个长得身高马大、彪悍无比。两个主官都铆足了劲想借助这种先天的优势,加上几年来的卧薪尝胆,争取一举压倒五支队,好好出一口鸟气。

这本来是支队与支队之间的对抗,关乎的是支队的集体荣誉。可徐杨勇和支队的常委们也想通过这次真刀实枪的对抗检验一下各中队的训练成绩。所以,支队通知的时候不仅强调了支队必须要拿第一,还明确了要算各中队的集体成绩和单兵成绩。

支队准备五月初就通过考核,在各中队选拔出参加对抗的官兵参加一个月的集训。十中队队长邹利就开动了脑筋,论中队的集体实力,十中队在支队一直是中上游,每年支队比武给中队争脸的都是单兵成绩。而连续两年,刘二牛都是十中队的当家小生。可以说,没有刘二牛,十中队基本上就是个爹不疼、娘不爱、没有人会刻意表扬的普通中队。所以,邹利就有点儿后悔了,他想让刘二牛代表中队参加完对抗再去特勤中队。

刘二牛的火爆脾气邹利是很清楚的,这小子得哄着来,一定得找他好好沟通才行。这天晚上,邹利刻意让文书外出买了五十根羊肉串和四瓶啤酒,然后把刘二牛请进了自己的宿舍。

刘二牛一直认为中队长邹利对自己有成见,邹利也不怎么爱搭理他,而且经常是话不投机。回来这几天,邹利除了跟他交代了些工作交接上的事情,两个人还是无话可说。反而是另外一个新兵班长张震生,一天好几趟的往队长那里跑,两个人嘻嘻哈哈无话不谈。

今天队长突然找自己,刘二牛多少有些慌张,特别是进门就看到啤酒和闻到了烤羊肉的味道,刘二牛更显得有点儿受宠若惊,不知所措。

邹利满面春风地给刘二牛让了座,一边开啤酒,一边笑道:“二牛,工作交接得怎么样了?”

刘二牛瓮声瓮气地说:“其实也没什么可交接的!”

邹利被堵了一下,脸上有点儿不自然,递给刘二牛一把羊肉串说道:“咱哥儿俩好好唠唠,今天晚上酒不够,但这玩意儿管够!”

刘二牛老实不客气地接过羊肉串就啃:“队长,你是不是要跟我谈什么事?”

邹利本来想先跟刘二牛套套近乎,然后等酒过三旬,两个人称兄道弟、晕晕乎乎了以后再水到渠成的亮出自己的想法。没想到这小子聪明过人,还有点儿不解风情,开门见山地就想直奔主题。

邹利:“二牛,本来我是想安排你回来后直接到新兵排当班长的,没想到你小子要去特勤。那里都是牛人,你去了还要从老兵开始做起,万一今年当不了班长,这明年……当然了,人往高处走,特勤中队很多东西在我们这里是学不到的……”

队长一副极度关怀而又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刘二牛变得紧张起来。他听出了话外之音,马上警惕地打断邹利的话说道:“队长,你不会是反悔了吧?”

“没有,没有!”邹利举起酒杯说道。

“反正我已经想好了,能不能转志愿兵是我的造化,但是错过了进特勤队的机会,我一辈子都会后悔的!”刘二牛一口干完杯中的啤酒,抹了抹嘴巴说道。

“你别误会了我的意思。”邹利有点儿懊恼,接着说道:“是这样的,支队马上要跟六支队搞一个对抗,以你的素质,代表十中队肯定没什么问题。而且,支队长发话了,只要能拿到单兵成绩前三的,都给三等功。”

“和六支队对抗的不是特勤中队吗?”刘二牛问道。

“那是往年,今年是支队统一选拔,特勤中队的最多只能去十个。你要是马上去了特勤中队,不一定能参加得了。再立个三等功,你小子转志愿兵就是板上钉钉了。”

“没事的,这种对抗肯定都是常规科目,去了特勤中队我照样能上!”

“到了特勤你就是新兵,那么多老兵都想立功受奖,还有你的份吗?”邹利有点儿恼火了。

“你不是说公开选拔吗?公开选拔我就不怕!反正到哪我都可以参加。”刘二牛只顾着埋头啃羊肉,根本没察觉出邹利的脸色有点儿不对劲。

“我说你小子怎么就不明白呢?这样吧,参加完对抗我就亲自送你去特勤报到!”

刘二牛这才听出队长有点儿不满意,抬头看了队长半天,然后才低下头说道:“好吧!我没什么意见,只要骆敏队长同意。”

邹利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回到班里,刘二牛躺在床上越想越不对劲。要真是到了对抗结束再去特勤中队报道,这前面的几个特勤的专业科目就赶不上了,到时候搞不好还得追着杜超和江猛的屁股跑,那不是得不偿失?

第二天早上跑完步回来,刘二牛趁带队的副队长不注意,溜到了特勤中队,跟哨兵指名道姓的要见骆敏。

骆敏听完刘二牛语无伦次的一通话后,挥挥手示意他回去,转身就给邹利打了个电话,结果两个人又在电话里吵了十多分钟。

“反正不参加完对抗,老子就不让他去你那里报到,你爱咋地咋地!”邹利最后咆哮着挂了电话。

刘二牛被队长狠狠地训了一顿,而且邹利还是组团教训他。指导员、副指、副队和刘二牛的排长悉数站在一旁为队长帮腔。

刘二牛中休的时候,揣上几天前下连时杜超硬塞给他的一盒中华烟,一个人直接蹿向了支队司令部,他要去找副参谋长马啸杨。结果,在支队门口被一脸沮丧的邹利和满面春风的骆敏给堵了回来。

新兵下连后,老连队一般都会增设一个新兵排,班排长们都是中队最优秀的。新兵与老兵区别对待,主要是因为训练科目与强度都有所不同,新兵们是要从基础科目开始训练的。

特勤中队同样增设了新兵排,目前十八个新兵加刘二牛,总共可以编制两个班,还将计划补充十个兵左右。往年都是四五月份在普通中队选拔。今年,骆敏多了一个心眼,接到参加与六支队对抗的通知后,他马上去找了马啸杨和支队参谋长,准备等到六月份直接从参加对抗的五十个精英中挑选单兵成绩靠前的十个人。

刘二牛与杜超和江猛都分在了新兵排一班,排长周智勇是一个当了六年特勤中队班长,去年直接由志愿兵提干的中尉。班长叫李昊,和刘二牛是同批兵,当兵第二年选拔进入特勤中队的。

李昊和刘二牛可以说是冤家路窄,当年入伍时,在火车上两个人就掐过架,还差点儿半路上都被送回了家。那时候,刘二牛使了个绊子,就把李昊压在了身下。没想到这对冤家事隔三年后又走到了一起,而当年骑在李昊身上的刘二牛,现在只能勉强给李昊当助手,担任一班的班副。

进了特勤中队,杜超和江猛才感觉到什么叫做紧张。新兵连虽然睡不饱,可一天八小时的睡眠时间还是可以保证的。可在这里,白天满负荷运转,晚上还要操练到十点钟,还时不时的半夜吹个紧急集合哨、来个长途奔袭什么的。最恐怖的是气功班的兄弟,几十年如一日,早上两三点就得起床,凌晨的空气好,据说他们是想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呆在效外采阴补阳,融汇日月与天地之气……

如果不是看见了传说中的八五式狙击步枪,下连不到一个星期就参加五十公里长途奔袭的新兵杜超同志,肯定和其他的十几个新兵的下场一样,没有坚持到最后就坐上了那几辆尾随的大切诺基。

参加奔袭前,排长周智勇因为反对新兵们参加这次训练和新队长骆敏顶起了牛。要不是老指导员刘东伟拍了桌子,这个比队长还要大三岁的中尉排长肯定会死扛到底的。

列队出发前,中队的两个狙击手就站在杜超的前面。杜超知道他们背的是狙击步枪,但他一直以为那是七九式。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墙壁上挂的全部都是孪生兄弟七九和八五式狙击步枪的原型——SVD狙击步枪。杜超之所以一门心思想当特种兵,就是因为他迷上了狙击步枪,并且梦想有朝一日成为一名真正的狙击手。

窒息、眩晕、心跳加速,甚至还有点儿两腿发软,这就是大兵杜超当时的反应。他觉得自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那两杆在黑暗中发出耀眼光芒的狙击步枪就像梦中情人一样不期而至……

“班长,你那枪能让我摸摸吗?”杜超已经没有心思再去理会骆敏在奔袭前的动员,轻声细语地对站在前面的两个狙击手说道。

两个老兵无动于衷。

“班长,班长,等会儿你跑不动了,把枪交给我背着吧。”杜超稍稍探出头,仍不死心。

“注意队列纪律!”骆敏作完动员,警告着下面那些不由自主地开始骚动的新兵们。

杜超吓得缩回头,下意识地挺了挺胸。

等到队伍开拔的时候,一个狙击手终于侧目对杜超说到:“你小子有种能跟上我们,不掉链子,回来我就让你摸个够。”

杜超大喜,有点儿得意忘形又有点儿讨好地说道:“等会儿我俩换着背吧?你那个要重点。”

狙击手鼻子哼了一声,没再理会杜超。

四个多小时的奔袭,杜超像上足了发条,玩了命的与两个狙击手并肩狼突。他已经忘了自己负重十多公斤,忘了思维,忘了时间与空间,忘了周围的一切一切……他更不知道,身后的那些与他一起入伍的新战友们,在不到四十公里的时候,就几乎已经全军覆没,包括他的好友——悍兵江猛。

凌晨三天钟,特勤中队营房前。骆敏亲自帮正在弯腰呕吐的杜超卸下了装备,然后轻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小子有种,我没看错你!”

“队长,那两个背狙击步枪的老兵说话不算数!”杜超抬起头擦干了嘴上残留的污物,喘了口气,有气无力地继续说道:“队长,我要当狙击手,我一定能当狙击手!”

雷霆和赵子军到了支队机关,前三天一个上尉协理员给十多个新兵作教育训练,其中光是礼节礼貌,就讲了整整一天。三天后,雷霆去了政治处的报道组,给一个新闻干事打下手。赵子军直接去了支队长徐杨勇身边当公务员。

这两小子也分在了同一个宿舍,宿舍里只有三个人,另外一个老兵班长在他们去机关后的第二天就回家探家了,而且一去就将是一个月。

他们在机关的生活与工作的环境是普通兵们想都不敢想的。只要他们愿意,晚上可以通宵开着台灯,只要赶在机关上班前醒来就行,宿舍里的卫生可以几天不打扫,被子不叠也没人检查……

短暂的新奇过后,兄弟俩开始感到枯燥与乏味。当官的都很忙,首长们的关心也仅仅只能停留在三言两语的问候上。能跟他们正儿八经说上话的,都是一些作风稀拉的机关老兵,只要干好手头上的工作,当首长们离开时,这些老兵几乎不受任何人的束缚。

现实与理想总是差之千里,他们还没有办法适应自己的角色。处在这样一个氛围中,两个军心如铁的兄弟开始感到无比的失落与沮丧。这本来就不是他们想要过的生活。虽然基层连队近在咫尺,任何一个中队传来的口号声他们都能听得真真切切。可是这里,他们一点也感受不到那种火热与激情。

来这里,虽然并不是他们自己能左右的,可是终究还是心甘情愿地来了,容不得他们再去后悔。所以,虽然不快乐,但两个人都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一点自尊。他们突然间开始变得生分,雷霆有看不完的书,赵子军有睡不完的觉。除了生活上必要的交流,他们不再促膝深谈,他们都把郁闷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一个星期后,雷霆终于有点儿忍无可忍,躺在床上叫醒了另一边早就鼾声四起的赵子军:“你真能睡得着?”

赵子军:“人生漫长,唯睡眠苦短!”

“明天我们跟着中队一起出操吧?要不,咱们就废了!”雷霆幽幽地说道。

“你是队长兼指导员,你计划,我都听你的。”赵子军翻过身,鼾声又起。

刘二牛来特勤中队的第一天,就跟在老冤家李昊的身后亲亲热热地左一个班长右一个班长,叫得全班的新兵浑身起鸡皮疙瘩。

两个人当年在火车上掐完架以后,就再也没说过一句话。刘二牛本来是可以当李昊的班长的,起码也不至于落到个给他当助手的境地。他第一年就有望进入特勤中队,虽然当时的特勤中队队长有波并不计较他的射击成绩,可特勤的其他干部都有意见。如果刘二牛争取的话,也不是没可能。

等到第二年特勤中队再选拔的时候,听说李昊也参加了,这头犟牛就死活都不愿意参加。他觉得跟这个被自己一招就绊了个狗吃屎的家伙呆在一起是件很没面子的事。

命运跟刘二牛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没想到事隔多年,他又走了回头路。而且,决计想要与自己那个准备一生为敌的同乡穿起了一条裤子。不久后,有一次刘二牛与杜超聊天,面对杜超的疑问,他沉思很久说道:“新兵连当班长的经历,让我重生了一回。”

刘二牛可以拿得起放得下,可李昊却需要时间去适应这个角色,他没有办法和刘二牛一样装着什么都不曾发生过。那件受辱的陈年往事,经过三年多部队淬炼的李昊早就不再心怀仇恨了,可每每想起,心里不免还有点儿堵。所以,面对刘二牛近乎夸张的奉迎,特勤中队新兵一班班长李昊,只能红着脸疲于应付,或者干脆能躲则躲。

刘二牛虽然是新兵排的副班长,但他把自己当做了一个新兵,碰到特勤中队的老兵,甭管是比他军衔低的还是同年兵和早他入伍的,一律都叫班长。不仅自己如此,他还不只一次的以老班长的身份教训不太懂得礼节礼貌的稀拉兵杜超:“谦虚,谦虚,一定要谦虚!这里都是真正的精锐!就炊事班的素质,你还别不爱搭理他们,随便挑一个,伸根小指头就能捅你狗日的一个大跟头!”

没有人把刘二牛当作新兵,这些特勤中队的悍兵们都是从普通连队过来的,他们十分清楚刘二牛的素质。除了特勤中队的专业科目外,随便挑一个武警机动部队的常规军事科目,都没人敢肯定自己能赢得了刘二牛。

除了中队主官外,对刘二牛青睐有加的还有他的排长、中尉周智勇同志。新兵排开始的一个月训练计划,安排的都是常规科目,但作示范动作最多的不是他手下的两个正班长,而是班副刘二牛同志。

周智勇的烟瘾很大,这还差点影响了他的前途。李昊和二班长都不抽烟,他每次买烟的时候都不忘了给刘二牛捎上一包。刘二牛说:“排长,你不要老是给我买烟!”

周智勇就笑道:“你小子别不好意思,我都记着账呢!我现在比你日子好过,你那点津贴多寄点回家!等你转了志愿兵再还给我,我给你红梅,你得还我红塔山。”

三个一中队一班的新兵又一起进了特勤中队的新兵一班。作为老班长的刘二牛,不仅注意自身的养成,还不忘了时常提醒自己带出的两个新兵。基本上,开完班会后,刘二牛都会召集杜超和江猛寻一个安静的地方再给他们开一个小班会。杜超和江猛都把刘二牛的话当作了金科玉律,不管是从个人感情上还是习惯性,刘二牛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是现任班长李昊永远也替代不了的。

周智勇和李昊亲眼见证了那天杜超和江猛在面对两个来滋事的十中队上等兵时的表现,所以,不管后来杜超如何表现,他们只对江猛另眼相看。周智勇心里清楚,如果单论拳脚上的功夫,自己都不一定是江猛的对手,李昊就更逊一筹了。而杜超那天的表现,几乎让所有围观的特勤中队官兵都有些失望。他们喜欢有血性的人,有血性就是:即使你打不过,也要扑上去在敌人的身上咬几块肉下来。

杜超那天的表现显然是不合格的。要不是几天后的那次长途奔袭,估计杜超想在这个中队抬起头来,还要付出加倍的努力和经过漫长的等待。


中国男足的士气要是能赶上人民子弟兵的一半,也许早十年就一骑绝尘冲出亚洲了。可惜,这群外战外行、脚臭体香的所谓“勇将”们,在国内还是有不少人愿意捧脚的。

那些年,欧洲联赛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满天盖地地走向寻常百姓家,无球可看、恨铁不成钢的那些可怜的球迷们,只好选择一再忍受男足们的折磨。一场甲A联赛,看台上基本上座无虚席。

中国的一些球迷是比球员们更有血性的群体,稍有不满,轻则国骂四起,朝球场上扔点臭鸡蛋、西红柿什么的,重则,嘿嘿,那可就忙坏了我们现场执勤的公安和武警大兵们了。

当年有人喜欢说“足球是一座城市的名片”。武警五支队所在的这座北方大都市,就有这样一张拿不出手的名片。这里有一支球队,他们的表现让整座城市的人们痛不欲生。

虽然球队中不乏国字号的大牌球员和曾经混迹于欧洲三四流球队的各色外援,但他们年年都在为保级挣扎。今年也不例外,赛季一开始就连续四轮不胜,本地媒体一片哀鸣。球队的第三个主场开打之前,当地就有球迷咬牙切齿地放出话来,如果再拿不到三分,就要……

公安部门是非常敏感的,再加上这次的对手是某东北球队,他们有一群剽悍的铁杆球迷长年跟随自己的球队转战南北,最可怕的是他们赛际之初的成绩也是极其糟糕,四轮只拿了三分。所以,开赛之前,两地的媒体将这场比赛渲染成生死之战,都叫嚣着要全取三分。两地的球迷们更是两眼血红、剑拔弩张。

往日去执勤的都是三大队的两百来个官兵,而且都呆在球场边,基本上就是不用买票看球去了。不仅占着好位置,还能喝到免费的矿泉水。那待遇,就连坐在包厢里的那些贵宾们看着也眼红。即使有点儿小不和谐,那些个警察大哥也都悄悄地摆平了。

有段日子,支队的兵们踢的都是不用花钱的正宗阿迪和耐克的真皮足球。这都是那些当兵不厚道的哥儿们用外套裹回来的战利品。每逢护球,队长和指导员都不忘了教导他们:别只顾着看球,招子都给我放亮点儿……

所以,这帮兄弟就一边执勤一边看球还一边不忘了弄几只回去自个儿操练。只要有球踢到他们的身边,基本上就是有去无回。俱乐部有的是钱,犯不着为了那几只球得罪人。

这种好日子过了不久,就有那些个好事的人上告到了武警总队和市公安局。支队长徐杨勇勃然大怒,逼着三大队的主官们背完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后,又亲自领着他们去人家俱乐部道了歉。

为了防患于未然,这一次,公安局要求总队出动至少五百名官兵,而且点名要五支队特勤中队全副武装出动一个小分队。新兵杜超和江猛有幸成为了这二十个小分队中间的一员,下连半个多月就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考验。

事实证明,公安局的判断是卓有远见的。五百名武警官兵赶到现场的时候,离开赛还有整整一个小时,看台上已经座无虚席。公安局特警支队更是如临大敌,甚至调来了十多头狼犬,守在体育馆外围警戒。

得知要去体育馆执勤,头天晚上杜超和江猛兴奋得一夜没睡。杜超是个球迷,满脑子都是世界杯球场上那山呼海啸的场面,后半夜这小子拍了拍同样睁着大眼翻来覆去的江猛,两个人一前一后躲到厕所里,叽叽咕咕地聊了大半宿,直到被起来查哨的骆敏逮个正着。

杜超这小子就是不怕死,被队长训了一顿后,江猛早就吓得潜回了宿舍,他还死皮赖脸地缠着骆敏不放:“队长,明天咱们要带枪不?”

“你以为是镇压反革命啊?”骆敏看起来兴致还不错。

“那咱们的狙击手会去吗?”杜超跟在骆敏的屁股后面,准备刨根问底。

“狙击手去干什么?打鸟啊?”骆敏挺有耐心。

“你小子学保密条令没有?”骆敏说完又补了一句。

“队长,要是球迷们闹事,我们是不是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杜超坚持不懈。

“老跟着我干什么?还想去我宿舍里睡觉啊?”骆敏终于有些不耐烦了,转身照着杜超的屁股就是一脚。

“队长,明天没有你的命令,打死我也不还手!”杜超站在那里一本正经的表决心,说完了才转身回了自己的宿舍。

骆敏和指导员刘东伟亲自带队,出发前轮番交代纪律。派二十个新兵去执勤,骆敏背负了不小的压力。杜超昨天晚上的表现,差点儿就让他改变了主意。上午他还跟刘东伟研究了半天,本来是想让副队长和周智勇带队的,结果两个人一合计,才决定亲自披挂上阵。

新兵们没有带枪,但钢盔和警棍盾牌却一应俱全。装备上身,那就是标准的防暴警察。这警棍盾牌术,新兵们才学会连贯动作,群体的攻防演练才学了几天,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