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 心 如 铁 第六章 二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4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size][/URL] 二 收拾杜超的是两个河南的二年度兵,他们是十中队五班长张震生的部下。这两个小子是登封人,虽然不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也没到山上去正儿八经地跟高僧们学过武功。可是,身在武术之乡,从小耳闻目染,那都是有天生的武术基因的,就连出娘胎,都是翻着筋斗的。 这两个小子,不是一般二般的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


收拾杜超的是两个河南的二年度兵,他们是十中队五班长张震生的部下。这两个小子是登封人,虽然不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也没到山上去正儿八经地跟高僧们学过武功。可是,身在武术之乡,从小耳闻目染,那都是有天生的武术基因的,就连出娘胎,都是翻着筋斗的。

这两个小子,不是一般二般的牛。可惜早当了一年兵,没赶上好时候。今年他们是铆足了劲儿要进特勤中队的。这下,听说被一群生瓜蛋子抢了先机,剩下的名额就不多了,再想通过正常渠道被选拔进去,估计都是些是凤毛麟角。远的不说,就他们同批的登封籍士兵,全支队有好几百号人,那个个都是威猛彪悍,真要为了几个名额掐起来,谁都没把握。

中原大地,人杰地灵,自古就是出英雄好**才子的地方。跟河南人打过交道的都知道,这里的人个顶个的聪明,脑子活络,而且生性勇猛,常有惊人之举。

这两个河南兵也不例外。穷则思变,进特勤的机会越来越小,两个小子头天晚上一夜没睡,上完哨就躲到中队后门叽叽咕咕商量了一宿。第二天吃过午饭,两个人穿戴整齐的准备来特勤中队踢馆。

他们这是剑走偏锋,准备冒着被群殴的风险来上演一出苦肉计。不对,应该是直捣黄龙。也不对,千里走单骑?可是来的是两人,更不对了,意思是说,两小子准备去特勤中队找人单挑,然后摆平他几个。特勤中队的主官们历来都是惜才如命,喜欢的都是胆大不要命的悍兵。

此行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就有可能直接被招安。

两小子如意算盘是划拉得叮当作响,也作好了鼻青脸肿、不成功便成仁的准备。他们要知道自己会被一个矮了半截的新兵给捶得找不着北,就是剁了他们干煎,他们也不会去自取其辱的。

这两小子一个叫肖克,一个叫江小狼。虽然特勤中队的几个同年兵他们并不认识,可他们认识特勤的炊事班老大,那是他们河南的老乡。再加上三大队和特勤挨在一起,平常低头不见抬头见,哨兵也都认识他们。如此,两个人自报家门后,就大摇大摆地进来了。

反正倒霉的事都能让杜超赶上。两小子呼啸着往二楼上的时候,正好碰上端了满满一盆子衣服下楼去晾的杜超。这老房子的楼梯本来就不太宽敞,两小子又是存心过来找碴儿的,这下看到下来一个新兵,立马两眼放光,这不是菜瓜上门吗?

两个小子就并肩堵在楼梯上不让杜超下楼。看到两个上等兵,杜超本能的反应是端着脸盆闪一边贴墙上让他们先过,顺口还甜腻腻地叫了声:“班长好!”

结果两个上等兵头仰得要顶住天花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杜超等了半天不见反应,就又补了一句:“班长,借过,借过!”

江小狼这才上下打量了一眼杜超,一脸不屑地挑衅道:“新兵蛋子,昨天刚来的吧?”

杜超听这话就不爽,可这两家伙都一米八几的个头,长得是生猛无比,虽然昨天没见过,但也不敢确定他们就不是特勤中队的人。所以,虽然懊恼,杜超还是堆着笑脸:“是的,班长,我们昨天刚下中队的!”

“叫什么名字?”肖克问道。

“杜超!”

肖克和江小狼立马交换了下眼色。这个名字可是如雷贯耳啊!张震生每次回到老连队窜门都会跟他们提这个叫杜超的新兵,是如何如何地牛皮烘烘。一群二年度的兵听得咬牙切齿,都在算计着等这小子下了老连队,找机会好好修理他一顿。没想到这小子直接去了特勤队,这下正好被咱哥儿俩给碰到了,真是苍天有眼啊!

就是修理工具那也得是眼瞅着哪里出了毛病才动手,这修理人,更是如此了。你不给他挑点儿毛病就有点儿理不正、言不顺了,更何况在部队,这是纪律严明的地方,要都是看谁不顺眼,冲上去就劈里啪啦地拆人零部件,那还不成了黑社会?

这两个上等兵虽然冲动,可他们也是在这支精锐部队被人修理过来的。久病成良医,怎么样修理别人又不用关黑屋子,他们都是很有心得的。

话说两人交换了眼色后就准备挑刺儿了。小牛犊子杜超,也是等得有点儿不耐烦了,他也看出来了,这两个三个月前才甩掉新兵蛋子这顶帽子的上等兵是小媳妇当久了,好不容易熬成了婆婆,是想耍耍威风呢。想到这里,杜超也就不再啰嗦,左冲右突的要突围。这下,正中两人的下怀。江小狼同志按住杜超的肩膀,就准备率先发难。

就在这紧要关头,一个排长正好下楼,他没感觉到这边正剑拔弩张(也是啊,谁他妈吃了恐龙胆敢到特勤中队来惹事呢?)。这两个小子抬头看见一个排长下楼,反应那是相当的灵敏,“呼拉”一下就闪到了一边。那个排长站在杜超身后疑惑地看着肖克和江小狼,问道:“你俩不是十中队的吗?跑这来干嘛?”

江小狼就笑嘻嘻地说:“郭排早啊,队长叫我们过来拿点东西!”

那个郭排长就微笑着点点头自顾自地下楼扬长而去。

杜超本来想跟着郭排长屁股后面下楼的,没想到一犹豫,肖克就抢在了他面前挡住了道,还挤眉弄眼地警告杜超不要出声。杜超本来就天不怕地不怕,他倒想看看这两个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就屏气凝神地等着。

等到郭排长身影在门口一消失,江小狼就跟上来又按住杜超的肩膀问道:“你真叫杜超?”

杜超头一仰,大无畏地回答道:“如假包换!”

“嘭!”杜超的屁股上挨了肖克一脚:“一个新兵蛋子,讲话这么牛皮烘烘!”

“打人啦,十中队的人过来打人啦!”杜超毫不示弱,一边高声喊叫,一边举起脸盆就要照肖克的脑袋砸下去。

两个上等兵没想到这个生瓜蛋子一碰就炸,立马慌了神。江小狼情急之下,左手挡住脸盆,右手举起来就准备招呼杜超。站在身后的肖克紧紧抓住江小狼举起的右手,仰起头,挤眉弄眼地冲着楼上呶着嘴巴。

江小狼顺势看去,骆敏正站在楼梯拐角处,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们。

“怎么着?来这里找人热身来了?你们两个小子有种,敢到这里来撒野!”骆敏说道。

肖克早就笔挺地站在一旁,江小狼吭哧吭哧地抓着脑袋,憋了半天也没吐出一个字。

“就这点儿胆子,还敢来叫板?”骆敏显得很失望。

肖克不满地瞪了江小狼一眼,梗起脖子扬声道:“报告骆队!听说特勤中队招了不少厉害的新兵,我们心里都不服,想过来和他们切磋切磋!”肖克早看到楼下已经站着几个出来看热闹的老兵,心里一下没底了,本来两兄弟商量好了,管他老兵新兵,打一架整出点动静再说。这会儿看到一群老兵如狼似虎地盯着他们,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把目标对准了新兵。

肖克把话挑明了,江小狼也找回了胆子,有点不知天高地厚地说道:“新兵老兵都一样,让你们看看我们普通中队的兵们也不是吃素的!”

“你们队长叫你们过来的?”

“不是,是我们自己要过来的!”肖克和江小狼异口同声道。

“好!”正如他们之前所料,骆敏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击掌叫好,指着楼下的几个老兵说道:“那几个都是我们炊事班的老兵,随便你俩挑!”

杜超满心指望着队长或者上来几个老兵把这两家伙按倒了收拾一顿,自己也顺便踢几脚解解气,没想到队长让他们和老兵单挑,好像没自己什么事了。于是横下一条心,放下脸盆说道:“让我来!”

一群老兵呼拉一下闪开一个空地,几个人走到了一楼大厅的中央。肖克朝江小狼一使眼色,江小狼退到一旁。杜超什么话也不说,上来抬起右腿就是一个飞踹,肖克眼明手快,左脚后撤,一个闪身躲过杜超的飞腿,顺手一掌拍在杜超的后背上。

不明究里的江猛,听说这边打架,直接从一楼的厕所里蹿了出来,挤进人群刚好一把抱住了因为发力过猛,一脚踏空而踉踉跄跄的杜超,嘴里告饶:“班长,有话好好说,不要打人!”

站在楼梯上的骆敏知道杜超肯定打不过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本来是想让老兵来杀杀他俩的威风,没想到杜超这个楞头青不知天高地厚,心想要坏菜了。

江猛的及时出现,算是给骆敏解了围。骆敏赶紧指着江猛大声地对肖克和江小狼说道:“这个也是昨天刚来的新兵,你们俩要是把他放倒了,我就组队欢送你们出门。否则,让你们大队长过来领人!”

杜超听队长这么一说,也清醒了,刚那么一下,他就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肖克,知趣地闪到了一边,再也不说话了。

江小狼和肖克摆起格斗的架子,然后互相看了一眼,江小狼说道:“你先来,我要留点精力等会儿对付其他人!”

一群老兵和骆敏都在窃笑,江猛的身手,就是没看过,也早有耳闻。有个老兵就说道:“叫你俩一起上呐!”

这两小子置若罔闻,根本就听不进去,或者说他们丢不起这人。

“那个谁?江猛,悠着点儿,不要太狠了!切磋切磋就行,千万不要伤了兄弟连队的和气!”一个中尉排长提醒道。

江猛还打算抱拳来个江湖礼节什么的,肖克冷不丁就一个直拳打了过来。江猛没有防备,躲闪不及,右肩上挨了一拳。他还是有点儿犹豫,挨了一拳后也没还手,腾挪跳跃地又躲过了肖克的几拳。

“打啊!别老是逗人家玩!”一个旁观的老兵有点不耐烦了。

就在江猛分神的当口,小腿上又挨了肖克一脚。这下把江猛惹火了,抬脚就蹬,肖克连忙后腿两步避让。江猛这一脚是探探虚实,根本没指望着能蹬到肖克,接下来就是一狠招了。

江猛左脚着地后,迅速来了个三百六十度转身,提起右脚就是一个后摆腿,把个还没反应过来的肖克卷出了两米开外。几个老兵“呼啦”一下悉数闪开,肖克“嘭”一声背部撞开了虚掩着的大门,要不是他双手及时抓住了门框,这一脚,直接就把他卷出了门外。

在一群老兵的欢呼声中,江小狼出手了。这家伙在十中队就号称“中州一脚”,除了刘二牛,哪个老兵都怕他那只右腿。不幸的是,他遇到了比他腿法使得更霸道的悍兵江猛。江小狼右脚还在半道上,江猛的左脚就已经踢出,而且很有点儿截拳道的味道,这一脚照准的是江小狼的右腿迎面骨。

可怜江小狼抱着右腿跳了几下,然后极度痛苦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肖克甩甩脑袋,晃晃悠悠地走进来,屏气凝神地站在那里就想来个饿虎扑食。看这神情,这家伙是铁了心想要跟江猛同归与尽了。

“一起上,一起上!”老兵们开始在起哄。

“行了,回家练几年再来吧!”骆敏有点儿不耐烦。

抱着腿坐在地上的江小狼,眼泪刷地一下就奔涌而出,是痛的?还是屈辱?或者兼而有之?不得而知。

“上啊!有种一起上啊!刚才不还牛得很吗?”杜超还没解够气,站在一边煽风点火。

江猛拉开架式,绷紧神经,等了半天不见反应,才放松下来,走上去就要搀扶坐在地上的江小狼。

江小狼一骨碌爬了起来,警惕地看着江猛。

“对不起了,班长!”江猛想笑又不敢笑,表情古怪地说道。

两个小子还不甘心,张牙舞爪地就想一起上来撕了江猛。

“给我打住!”骆敏赶紧堵在了江猛的前面,他知道见好就收,再任其发展下去,肯定得有人要到总队医院去度假了。

这特勤中队老兵估计看多了这种场面,笑完了就都若无其事地打着哈欠散了。

江小狼和肖克虽然无畏,可是在骆敏的逼视下,加上心里没底,他们也不敢再造次。

两个准备要扬我雄威的家伙,像两只被斗败了的公鸡,衣冠不整,一瘸一拐地互相搀扶着拉开大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特勤中队。

在他们的身后,是杜超那得意的眼神……

半个小时后,骆敏在电话中好好羞辱了一番打电话来兴师问罪的十中队队长,然后,在一张小纸条上记下了两个上等兵的名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