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 心 如 铁 第五章 七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3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size][/URL] 七 小乔治巴顿说:“人生如果没有值得牺牲的事情,就算是白活一场!” 现在摆在雷霆和赵子军的面前,就是个两难的抉择。实弹射击考核的头一天晚上,骆敏就分别找过雷霆与赵子军。因为这两个兵他都很喜欢,以雷霆的素质,直接跟他去特勤中队没有任何问题。赵子军虽然弱点儿,但这小子身上同样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


小乔治巴顿说:“人生如果没有值得牺牲的事情,就算是白活一场!”

现在摆在雷霆和赵子军的面前,就是个两难的抉择。实弹射击考核的头一天晚上,骆敏就分别找过雷霆与赵子军。因为这两个兵他都很喜欢,以雷霆的素质,直接跟他去特勤中队没有任何问题。赵子军虽然弱点儿,但这小子身上同样有一股不要命的精神,只要他一直保持这种作风,一定是个可造之才。

现在问题的关键是,骆敏的想法有点儿一厢情愿了。副政委和政治处副主任早半个月前就直接指名道姓地要雷霆和赵子军结业后打着背包来司令部报道。新兵大队教导员李明忠更是在新训工作一开始的时候,就跟他通过气,雷霆是要去三大队担任文书的。

孬兵被人嫌,好兵谁都想要。铁了心要重振特勤中队雄风的骆敏,带着特勤中队队长的任命矢志不渝、削尖脑袋要往新兵大队挤,就是想按照自己的思路,培养有潜力的苗子,然后再夺得第一轮选秀权。所以,他对长官们这种以大压小,企图通过打个招呼就想抢夺他资源的作风,非常反感。骆敏根本就没把机关大爷们的招呼放在心里,笑嘻嘻地也不作正面表态。反正还有得是时间,可以不慌不忙地去想对策。这下,新兵连马上就要结束,死到临头,骆敏就有点儿急了。

其实,各单位来新兵大队抽调一些有特长的兵,一直就没停过,这也是部队的传统,无可厚非。最恐怖的是总队文工团,早在新兵连队列训练还没结束的时候,他们就在二中队一家伙调走了三个毕业于中专艺校的新兵。接下来就是总队直属的警校、医院、宾馆、通信基地和警通中队,陆陆续续调走了近二十个新兵。新兵一中队也有四个,这四个兵的素质都很一般,而且看起来多半都有点小背景。

没伤着骆敏的筋骨,他也就不觉得心痛。

现在不一样了,要调走的是他的两个精兵,而且去的还是支队机关。基层连队战斗班出来的人,都不怎么看得起后勤兵,特别是机关兵。因为这些人呆在机关,不仅长剽,还长脾气,混个一年半载以后,多数都是细皮嫩肉、肥头大耳还牛皮烘烘的,压根儿就不把基层连队的干部和老兵们放在眼里。平常没人敢招惹这些大爷。不过,每年老兵退伍的时候,都有那么几个机关兵在支队里的某个角落被揍得鼻青脸肿、满地找牙的事发生。

骆敏跟其他干部的心理不一样,有些干部为自己带出的兵能进机关而自豪,恨不得把自己的兵全塞到机关去。领导身边有自己的人,办点事什么的也方便啊。可我们年轻的骆队长是打心眼里不希望自己的兵去这些地方,他觉得这是害了人家。当兵不就是吃苦吗?到了机关,胡塞海喝,能吃得了苦?再说了,自己以后要是整出点什么幺蛾子的事,去领导那里还得先跟他们点头哈腰,那不是太跌分了吗?

雷霆的态度非常明确,几乎是哀求着队长帮自己多说点儿好话,让自己去最艰苦的地方锻炼。可赵子军就有点儿支支吾吾,先是摆出一副头可断、血可流就是不去机关当兵的态度,后来骆敏说这次让他去机关,搞不好是要在支队首长身边当公务员,混好了,起码能转个志愿兵。赵子军就动摇了,问长问短,问得骆敏心烦意乱,恨不得当场就抽这个白眼狼两个大耳刮子!

雷霆其实心里一直在矛盾,这种矛盾已经困扰了他好久。不过,雷霆比起赵子军来要聪明很多。他知道,既然队长找自己谈话,那是肯定看中了自己,这时候再表现出优柔寡断,一定会让他看不起自己的,这以后就是个隐患。何况,他也侧面了解过,如果机关真要调人,基本上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

雷霆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儿卑鄙,这种感觉让他很惶恐。是不是人到了人生中需要作出决择的时候,都会表现出这种本能?可自己并不是个喜欢玩心眼的人,就是说句谎话都会脸红心跳,现在是怎么了?

事实果然如雷霆所料。他在队长、班长和好兄弟们面前都表现出了那种矢志不渝的决心,最终没能改变他的命运。支队的态度很强硬,根本不理会骆敏的感受,更不会去征求当事人自己的意见。这就是部队,哪里有需要,当兵的就得义无反顾。

已经确定要跟随队长直接去特勤中队的杜超和江猛,在听到好朋友雷霆和赵子军被机关下了命令调走的时候,非常痛心和不安。他们本来是一个集体,心心相连,怀着同一个目的,有着相同的信仰,并为之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在过去的一百天里,表现出了一个真爷们应有的气慨。可是,就在他们有理由欢呼胜利的时候,现实,极其残酷地摆在了他们的面前。

四个兄弟硬生生地被拆散,犹如手足被断,伤感与悲愤毫无理由地开始在他们中间漫延。好在,四个人还在一个支队,还在一个大院子里。经过一百天的淬炼,他们已经成熟了很多,已经能够分得清大我与小我,分得清现实与理想的差异。所以,虽然暗地里心潮澎湃,可表面上,他们还是非常非常地平静,除了牢骚,没有人再多说什么,更没有人再去作无谓的挣扎。

骆敏心里很委屈,为了大兵雷霆、赵子军和另外一个素质超群的新兵,他几乎赖在政治处整整一个晚上,甚至还跟大他一级的政治处少校副主任拍桌子,可是,一切都无济于事。

新训工作一结束,大队长马啸杨已经靠不住了,因为他很快就会恢复支队首长的面目。所以,骆敏在机关碰了一鼻子灰后,又转回来找自己的老领导的时候,马啸杨除了哼哼哈哈地打着马虎眼,根本就不愿给他任何承诺。无可奈何的骆敏最后拍着桌子用有点悲怆的语气感慨:“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雷霆和赵子军在所有新兵们下连前的头一天,在韩洪涛的陪同下第一个离开了这个光荣的集体,他们甚至都没来得及与所有的战友一一告别。

刘二牛送给雷霆一个用子弹壳铸就的战斗机模型,这是他能送出的最珍贵的礼品。本来,这个让他花了整整半年时间,一点一点打磨出来的飞机模型,是属于刘二牛同村一个名叫柳青的、美丽的乡村女教师的。

杜超拿出了剩下的四盒中华,给雷霆和赵子军一人塞了两包。他还是大哥的语气:“收好了,这不是给你们抽的,自己机灵一点……雷霆,你要是敢欺负杜菲,就是呆在天王老子身边,我也敢削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