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 心 如 铁 第四章 三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3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size][/URL] 三 八点整,所有的新兵都拿着小马扎整整齐齐地坐在了俱乐部里。当央视那两个千年不变的主持人一本正经地感慨陈词的时候,新兵们才猛然醒悟,春节是真的来了。 杜超从一开始进俱乐部就不自在,这家伙坐不住,除了动画片,啥精彩的电视节目也不看,动画片也只看蜡笔小新。坐在最后的刘二牛早就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


八点整,所有的新兵都拿着小马扎整整齐齐地坐在了俱乐部里。当央视那两个千年不变的主持人一本正经地感慨陈词的时候,新兵们才猛然醒悟,春节是真的来了。

杜超从一开始进俱乐部就不自在,这家伙坐不住,除了动画片,啥精彩的电视节目也不看,动画片也只看蜡笔小新。坐在最后的刘二牛早就看到杜超在摇头晃脑的,他知道这小子又在玩什么心眼。果然,晚会才开始了不到半个小时,杜超就捂着肚子跑到后面向刘二牛请假:“班长,我肚子吃坏了,想去上厕所!”

本来集体娱乐,再加上是大年三十晚上,上个厕所什么的,根本不用请假。平常就不怎么守纪律的杜超是聪明过头了,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刘二牛也装得像:“小便一分钟,大便三分钟,拉肚子再多加两分钟!”

杜超苦着个脸:“班长,这时间也太短了,大年三十晚上,多给点时间吧?”

刘二牛一挥手:“少那么多废话,还有四分半钟!”

杜超就捂着肚子弯着腰出了俱乐部,然后迅速闪进了厕所,四下里看看没人,“嗖”一下就从厕所的窗户里蹿了出去。为了绕开自卫哨,杜超从屋后绕了一圈,低着头朝着小卖部狂奔,结果在食堂后面拐角的地方,一头撞上了站在那里的刘二牛。

杜超当场就要往回跑,刚转了个身,又转回来笔直的站在那里。刘二牛问:“拉肚子拉到食堂来了?”

杜超笑嘻嘻地:“班长,您这是打算去哪?”

刘二牛:“在这等你啊!”

“班长,你也拉肚子啊?”杜超开始有点逻辑混乱了。

刘二牛:“少跟我瞎掰!老实告诉我,干吗去啊?”

杜超:“出来透透风,顺便想给家里打个电话!”

刘二牛:“去哪打?”

杜超:“那边有个小卖部,本来想在中队打的,可我要打的电话太多了,不好意思耽误同志们的时间!”

刘二牛:“行了!他妈的下次再敢骗我,我非阉了你!”

杜超傻呵呵的直乐。

刘二牛又说道:“你有多少钱去那个小卖部打电话啊?我告诉你,那女的心毒屁眼黑,一分钟起码要收你五块钱!”

杜超说:“那怎么办啊?晚上我要不打电话回去,我妈会急死的!”

刘二牛:“跟着我,回来谁也不许说!”

一号哨的哨兵是刘二牛的老乡,值班的干部这会儿估计也躲到哪里去看春晚了,虽然支队要求大年三十晚上没有大队以上领导签字,不准任何士兵外出。可人心都是肉长的,刘二牛可怜巴巴地一哀求,哨兵就心软了,挥挥手说道:“最多半个小时,别让兄弟我为难!”

支队门口就有一个小型超市,可刘二牛神得很,七抹八转地把杜超带到了一个小胡同里,那里有个比唐山女人的小卖部更小的地方。结果,杜超电话没打完就出事了……

人要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大年三十晚上,杜超和刘二牛碰上了四个醉鬼。谁都想不通,这大年三十是个团圆的日子,一家人坐一起喝喝茶看看春晚搓搓麻将放几个二踢脚有啥不好?这种日子,当兵的想都不敢想。可就是有那么一帮家伙身在福中不知福,非得让人给他们松松骨,才觉得过年有意义。

胡同本来就小,这四个看起来一色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勾肩搭背地来了个班队列,一字形排开,晃晃悠悠地一路高歌着闯了过来。刘二牛眼睛尖,赶紧丢了半截烟头,早早地贴着墙根,准备给这帮爷让路。他知道这是群不能惹的小流氓,不忍着点,要是闹出点警民纠纷,那就麻烦大了。

可杜超正跟杜菲聊得兴起,哪里顾得上让路?这四个爷就来了脾气,其中一个就说道:“喂!小新兵蛋子,快给爷让路!”

杜超愣了一下,看这四个爷一身酒气,就忍了,闪到一边让路。没想到那个小子还来劲了:“他妈的,拿眼睛横谁呢?”

杜超抬头看见不远处的刘二牛直冲他摆手,就又忍了一口气。

这四个小子估计是看杜超好欺负,就边走边哈哈大笑,一个小子大声地说道:“现在当兵的都傻了八叽的,你看那小子,一看就像个傻瓜!”

杜超火了,放下电话就问道:“你他妈说谁呢?” “啊哟!脾气还不小,还真有大年三十晚上想找抽的,爷我今天就陪你练练!”四个小子边往回走,边狠命地撸着衣袖。

看到四个人突然折了回来,杜超就有点蒙了,这几个家伙全是典型的北方大汉,就凭自己刚学的这几乎三脚猫的功夫,放倒一个都难,四个全上,那不死定了?

“哥几个别生气,我给你们赔礼了!”刘二牛知道要坏菜,赶紧几步上前拦在了杜超的面前,一手抓住领头的那个哥们儿的手臂,一边暗中运力,一边笑呵呵地说道。

要说那几个小子,特别是被刘二牛抓住手臂的那个,是真地不知道天高地厚。刘二牛已经提醒他了,要再闹下去就只有被修理的下场。可这小子眉头都不皱一下,抡起拳头就给了刘二牛一下子,嘴里还骂道:“你他妈算根毛啊?”

刘二牛没防备这小子会来这么一下子,立马就火了。提起腿就是一个正蹬,这小子立马飞出去两米开外,一屁股坐地上了。

那边,杜超也开干了,而且下的还是狠手,直接一脚跺在了一个小子的裆部。那小子当场就“嗷”的一声,两手捂着裤裆蔫了下去。

这几个小子明显是道上混的,没被刘二牛、杜超俩人吓倒,反应也够快。有个没倒的家伙,顺手抄起摆在窗台上的电话机直接就砸在杜超的后脑勺上。杜超眼冒金花,晃悠了几下,差点儿就晕了过去。

刘二牛本来想放倒一两个就拉着杜超开遛,没想到一下子就被缠住了。他狠下心一拳把一个家伙打得贴在墙上,然后又飞起一脚踹向了那个砸杜超的胖子的后背。这胖子被踹得一个闷哼,一头撞向了墙壁,就再也没爬起来。

刘二牛知道闯了大祸,拉起还在那里晕乎的杜超就撒丫子往外狂奔。出了胡同口,支队在右边,刘二牛就拉着杜超往左边跑。奔了一段路,没看见那帮小子追过来,两个人就偷偷往回走,摸到支队大门口观察了好一会儿,才溜了进去。

两个人心神不宁地潜回俱乐部,再也没心思看电视了。

不过十来分钟的工夫,骆敏面色沉重地走进了俱乐部,直接关了电视问道:“刚才谁出去了?”

一群新兵莫名奇妙地盯着骆敏,一个都不说话。

骆敏看了半天,然后对低着头坐在那里的杜超说:“杜超和刘二牛,你们俩到我房间来一下!”

杜超站起来的时候,两腿就有点儿发软。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跟着骆敏,半道上刘二牛回头看了眼杜超,那意思是给他鼓劲,估计还有要他打死也不承认的意思在里面。

进了骆敏的房间,骆敏关上房门,一脚踢在刘二牛的屁股上:“可以啊!大年三十晚上还给我出去惹事!”

刘二牛装着一副莫名奇妙的样子,摸摸屁股:“干什么啊队长?我们惹什么事了?”

骆敏又是一脚:“还跟我装!那个穿红毛衣的不是你是他妈鬼啊?还有,那个列兵是杜超同志吧?瞒得了我?”

杜超就快崩溃了,眼睛一眨,眼泪刷地一下就下来了。刘二牛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都知道了啊?他们怎么找上门的?”

“废话!公安局的电话打到了司令部值班室!幸亏王参谋跟我关系不错,没告诉大队长,直接叫我查是不是我们中队的。我去一号哨问了,就只有你们俩出去过!”骆敏没好气地说。

刘二牛这下软了,愣了一会儿怯怯地说:“现在怎么办啊?我们死不承认行不行?”

“怎么办?老子恨不得毙了你们!你们把人家都当傻子啊?就在咱支队门口打架,支队要交不出人,那还不要闹到总队去?到时查出来,抓你两小子坐牢都算轻的了!”骆敏压着声音吼道。

刘二牛脑门子上开始冒冷汗,这个牛人也有害怕的时候。

过了好久,骆敏问道:“因为什么打起来的?有没把那几个孙子打坏了?”

刘二牛说:“几个小痞子,杜超在打电话,他们就看他不顺眼,开口就骂人,然后是他们先动手打杜超,我才出手的!没怎么样,一人最多只挨了一下子!”

“你们回来除了哨兵外,都有谁看见了?”骆敏长舒一口气,又问道。

刘二牛:“没有,那几个小子全趴下了,我们先往马路上跑,过了一会儿才偷偷回来的!”

“你先回去给我脱了毛衣藏好了,谁问你们俩都不承认,包括指导员!”骆敏说道。

刘二牛:“队长,如果会牵连到你,那我们就主动去承认,大不了给那几个孙子认个错!”

骆敏:“行了,哪里那么多废话?等事情过了,我再找你们俩小子算总账!”

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一,一大早,那几个小子果然来支队闹事了,结果被接待的王参谋和以支队领导身份出面的马啸杨给连哄带吓地堵了回去。处理完这事,马啸杨就对骆敏说:“那两个操蛋的玩意儿,以后你给我带到特勤去好好修理修理!”

杜超为了感谢刘二牛,偷偷往他柜子里塞了两包软中华,结果第二天杜超换衣服的时候,又发现那两包烟躺在了自己的柜子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