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编74师的历史 败军 第四卷 围攻 万家岭大捷 第六十章 采访

马车司机 收藏 3 4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URL] 我们在张古山一战成名,后方的人为了我们这次战斗专门编写了话剧,在各地公演,而且在剧中,张灵甫更是以真名实姓出现。使得这个西北汉子一夜之间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张灵甫战后被送到后方治疗,后来我听说,委员长亲自下令把他送到香港去作了假肢。这让我们很是高兴,自打从张古山下来,我一直担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


我们在张古山一战成名,后方的人为了我们这次战斗专门编写了话剧,在各地公演,而且在剧中,张灵甫更是以真名实姓出现。使得这个西北汉子一夜之间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张灵甫战后被送到后方治疗,后来我听说,委员长亲自下令把他送到香港去作了假肢。这让我们很是高兴,自打从张古山下来,我一直担心张灵甫会因为腿伤而退役回家。我们不想失去这么一位好的长官,弟兄们都说,跟这样的好官打仗,死了也值。

活着下张古山的都受到了嘉奖,为此军部特意召开了一个规模盛大的庆功会,老扁豆作为代表,亲自上台接受军长俞时济封赏。当俞时济带着雪白的手套要把三等云摩勋章待到老扁豆胸前时,老扁豆吓得差点给军长跪下。俞军长笑容可掬地把这个见了大官就腿软的庄稼汉搀扶了起来。给他带好勋章,并且退后一步,郑重地敬了个军礼,这又让老扁豆受宠若惊地再次差点双膝跪倒。台上的长官们都笑得前仰后合,台下更是笑成一片,随后掌声雷动,欢呼声一阵高过一阵。我在台下看着老扁豆在台上那受刑似的表情,乐得眼泪都下来了。

会后一大群记着围住了老扁豆,不停地拍照,提问。弄得老扁豆哭笑不得,死得心都有了。

一个穿旗袍浓妆艳抹的女记者问:“请问,您为什么从戎的?”

老扁豆咧咧嘴说:“啥是从戎?”

那个记者说:“就是为什么当兵!”

老扁豆咽了口吐沫说:“我没想当兵,俺是被抓壮丁抓来的!”

“别胡说!”老扁豆身旁一个军部政治处的军官照着老扁豆的屁股就是一脚,斥责道:“好好说!!!”

老扁豆一脸哭相地看着那个军官说:“那俺说啥?”

军官瞪起眼睛说:“好好想想再说!!!”

老扁豆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才颤颤巍巍地说:“这。。。。。这。。。。。国难。。。。哦,对了,国难当头、岂能坐视,驱除鞑虏,复我中华!我就是这个!”

另一个记者问:“请问,您在张古山上浴血奋战时,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老扁豆这次学乖了,一边瞟着政治处的军官一边说:“啥也没想,就是。。。。。。就是。。。。想着赶紧打完了,好下山。”

记者问:“难道您每想过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犯下暴行,而应当奋起反击,上报国家吗?”

老扁豆说:“那想得起这个啊,那日本人的炮弹跟下饺子一样,保命还来不及呢。”

记者问:“那您跟日军拼刺刀时,在想什么?”

老扁豆说:“杀了他,俺就活命了。你不杀他,他杀你啊!”

记者抱怨道:“这还怎么采访啊,这话怎么能写到报纸上呢!”

政治处的军官瞪着老扁豆说:“有你这么说的吗?教你的词都忘了?”

老扁豆说:“您饶了我把,俺实在是说不出来了。”

政治处军官说:“各位,我来回答你们的问题吧。”


我在一旁的台阶上看着这一幕采访,笑得伤口都有点疼了。确实难为老扁豆了,他说的都是实话,但是这种场合是不能说实话的。

这时我们后背被人打了一下,我回头一看,林雪正站在我的身后笑吟吟地看着我。

我说:“开会时,我一直找你,人太多了,没看到你啊?”

林雪坐到我身旁说:“我没参加,刚忙完,过来看看热闹。那里干什么呢?”

我说:“老扁豆正受审呢,记者们快逼死他了。”

林雪哈哈大笑说:“应该你去,这八股文章,你肯定行。”

我说:“我才不去呢。”

林雪说:“伤口还疼吗?”

我笑道:“看这戏,笑得我直疼。”

林雪说:“你还是要注意,训练什么的别太过了!啊!听话!”

我转过头,看着林雪妩媚的脸庞和那双纯美的眼睛,说:“嗯,我听话。”

林雪被我看得有点害羞了,把头转到一边说说:“别这样,周围都是人。”

我突然拉住她的手说:“怕什么,我们不是什么结了婚的人在这儿偷情。”

林雪摆脱我,皱着眉头,手里一个劲的在我腰里掐,说:“胡说什么!”

我躲着她的手说:“疼!疼!”

林雪嘟囔着:“掐死你!见面嘴里就没好话!”

我说:“有啊!!”

林雪板着脸问:“什么?”

我凑到她耳边轻声说:“我想亲亲你!”

林雪顿时双颊羞得绯红,站了起来,甩着手:“你再说,我走了!!”

我连忙作揖求饶说说:“好好!不说了,不说了!”

林雪又坐了下来,从兜里掏出一块东西塞进了我的手里。

我低头一看,叹道:“巧克力!你那弄的?”

林雪小声说:“这是给团以上高级军官的营养品,我趁贺主任不注意从他办公室拿的。”

看着林雪得意的表情,我说:“你个小偷!”

林雪说:“快吃吧!带回去别让你的兵都给抢了。”

我剥开外边的包装纸,双手掰了一大一小两块,把大的抵达林雪面前说:“给你大的。”

林雪摆摆手说:“给你拿的,我不吃。”

我正色道:“你不吃我也不吃!”

林雪抢过那块小的塞进嘴里说:“我吃了,你吃大的!”

我把那快大的又掰成了两块吃了一块说:“真好吃,有一年多没吃到了。”

我把剩下的拿包装纸包好放回林雪的军装口袋里说:“我不吃了,这块你留着。你每天干这么多事情,也累。我没那么娇气。”

林雪推辞着说:“我不吃了,你留着!”

我一把按住了林雪的手说:“拿着!”

林雪抿着小嘴点了点头。

我把巧克力掖进她的口袋里说:“听话!听团部的人说,过几天要开赴南昌了,你要保重身体,等打完了,我来看你。”

林雪拽着我的衣角说:“你也是,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我笑着说:“忘不了!我记着呢。”


这时团部的高参谋在军部大院门口喊:“杨清远!走了!回去了!”

我喊:“知道了,马上!”

我站起身带上军帽说:“我走了啊!”

林雪仰着头,一脸依依惜别之情说:“千万要小心啊!”

我一边走一边回头说:“知道了。”

走了几步,我突然转回身,跑到林雪身边,小声说:“下次我来,让我亲亲你啊!”

“快走!”林雪的小拳头砸在我的肩膀上,说:“就不!”

我冲她作了个鬼脸,就跑出了军部。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