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汉奸 江湖篇 第五十四章 最后一刀

小可有礼了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size][/URL] 突然,刘正平三个指头拈着刺刀的刀把,作势欲掷。   他这个突然的动作把旁边的时小迁吓了一大跳。   “铛铛!”两声斧头掉在地上的声音,王敏德两只手紧紧抓住半截的断掉的柄把软软的面向木村拓哉的方向跪了下去。   “王哥!”刘正平大叫了一声。   一截刀刃慢慢的从王敏德的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


突然,刘正平三个指头拈着刺刀的刀把,作势欲掷。

他这个突然的动作把旁边的时小迁吓了一大跳。

“铛铛!”两声斧头掉在地上的声音,王敏德两只手紧紧抓住半截的断掉的柄把软软的面向木村拓哉的方向跪了下去。

“王哥!”刘正平大叫了一声。

一截刀刃慢慢的从王敏德的背上透出来,慢慢地,一寸寸的,一分分的。那冒出的刃尖上还滴落着粘稠的鲜血。

刘正平心猛地一沉,痛苦的闭了下眼睛,还是太晚了,他根本没来得之救援。

“呼”!那冒出的刀刃像一条毒蛇的蛇信迅速的缩了进去,一只手在王敏头上一推,王敏德的身体“扑通”一声,一下子扑倒在地上,露出木村拓哉的一张凶恶狰狞的脸来。

他从裤兜中掏一张雪白的手巾轻轻拭去长长刀身的上的血迹,随手把沾着鲜血的手巾扔在了王敏德的尸体上。翻着一对血红的眼睛冷冷的地对刘正平道:“下一个是你吗?”

这句话说得阴森恐怖,看了看地上倒毙的王敏德,还有如凶神恶煞般的木村拓哉,时小迁一下子躲在了刘正平身后。

“小迁,你先走!”

“大哥,我……”时小迁非常清楚如果刘正平再抵挡不住的话自己的命运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但要他做出背叛朋友,抛弃兄弟的事情却是怎么也做不出来的。他在犹豫。

木村拓哉右手挽了个漂亮的刀花,阴阴的笑道:“想走吗?你们是杀害皇军士兵的凶手,一个都走不了。”

“走!”刘正平大喝一声,如一只离弦的弓箭射向了木村拓哉。

时小迁叫了一声大哥,狠狠地咬了下牙,埋头转身向巷子里面跑去。

这和上次的比试完全不同,如果上次刘正平因为有所顾忌而有所保守的话,这次刘正平是全力搏杀。生死相争,如果还有保守的话,那就是笨蛋白痴。显然刘正平不是这样的人。

经过黎师傅的教导,刘正平使用武器的水平,特别用刀的水平已经不同以往了。当握着刺刀冲上来的时候,他就分析清楚,自己手上的武器连柄带刃总共不足一尺,而对手的武士长刀连柄带刃足有四尺,从长短上自己不占半点优势。虽然这个日本人的拳脚功夫也很厉害,但他没有选择,两害相权,取其轻。他揉身扑了上来。

面对这个曾经败给自己的对手,木村拓哉并没有掉以轻心,相反他很清楚这个一个难以对付的对手。眼见对手扑了过来,他双手握刀毫不犹豫的一刀劈了出去。

刘正平右手紧握着刺刀挡了过去,那战刀长长的刀身顺着刺刀的刀身向下划来,刀身间摩擦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刘正平右手轻扭,刺刀上的护手抵挡住了对方刀刃下滑的趋势,并锁住了它。刘正平的左手的掌根快速的向木村拓哉的脸上推去。

“八嘎!”木村拓哉双手持刀没有办法抵挡刘正平攻击来的左手,他用力把战刀抽了出去,快速的退了一步,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刘正平反握着刺刀又扑了上去。

“铛铛”刺刀与战刀不停的交击着,偶尔冒出些交击的火星。刘正平反刺、挑撩、臂砍……木村拓哉利用手中战刀刀长刃利的优势反击着……

刀击声停止了。

木村拓哉低头望了望自己的左肩,黄色的军装和里面白色的衬衫已经翻开一道深深的口子,肩头微微有一点痛。但他并不在乎这微不足道的伤口,他很高兴,因为他胜利了。

刘正平右脸颊有一道一寸多长的伤痕,正慢慢的渗出些血珠,刺刀还在右手上拿着,明晃晃的武士刀离着自己的喉头不足五寸。

“呵呵,你还是败在了我的手里。你准备要怎么的死法?切开你的腹部?还是要我砍掉你的脑袋?”木村拓哉以一种胜利的姿态嘲讽着刘正平。

刘正平平静的望着一脸得意的木村拓哉,眼中没有愤怒也没有恐惧。

“住手!”

巷子里出现了时小迁的身影,他手里端着一条三八大盖,黑洞洞的枪口直对着木村拓哉的方向。

木村拓哉把头低了下来,揶揄道:“怎么?又要别人来救你吗?”

“快把刀放下,再不放下我开枪了!”时小迁转动着身子,寻找着更好的射击的位置。

“看你那笨拙的姿势,你会开枪吗?你不怕打着了你的大哥?”木村拓哉利用刘正平的身子做掩护,尽量地把自己的身体躲在刘正平身后。他的刀再向前伸进了一点,凶狠狠的道:“应当扔掉武器的是你们,而不是我,快快把手中的武器通通的扔掉!”

“铛”!刘正平扔倒了手中的刺刀。

“大哥!”时小迁不相信地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刘正平半眯了一下眼睛,没有搭理时小迁的喊声。然而木村拓哉动了,一抹狡猾凶残的神情浮现在他手脸上。他右手握着锋利的战刀狠狠地向前一送,那里正是刘正平的咽喉。

一声惊呼:”大哥!”,伴随着的是一声枪响。

木村拓哉倒了!

时小迁扔掉了枪,跑到了完好无损的刘正平的面前,神情兴奋道:“大哥!你没有事?

刘正平淡淡的道:“我没事。”

他走到木村拓哉的面前,木村拓哉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嘴里冒着血色的泡沫,双腿还在一伸一缩地抽搐着。刘正平轻轻地从他的喉头拔出一把小巧的小刀,在木村拓哉衣服上拭擦干净了刀身。木村拓哉喉头冒出大量鲜血的和泡沫,终于不再抽搐。

时小迁默默看着刘正平进行着这一系列动作,直到刘正平望了一眼一旁扑倒的王敏德的尸体,走了过来。嘴里才嘟囔道:“辣块妈妈的,我还以为我第一次开枪就中了目标呢,原来是老大的功劳。”

他认得刘正平手上的那把小刀,那是他们从暗道出口出来时,厨房的黎师傅递给的一个红布包中的东西。暗道的出口就在黎师傅住的院子。

用飞刀的人第一件学的事情就是藏刀,飞刀总是在敌人意想不到地时候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射出来。

“大哥,我们到哪去?”时小迁没有忘记从木村拓哉的枪套中拿出那把小巧的手枪,他把他插在了自己的衣服下面。

“你刚才的枪声可能会引来更多的日本人,我们快走。”

“可我们到哪儿去呀?”

刘正平抬头望了望黑漆漆的夜空,夜空黑暗深邃,他没更多的话,只说了一个字:“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