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编74师的历史 败军 第四卷 围攻 万家岭大捷 第五十八章 对诗

马车司机 收藏 1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URL] 等我微微睁开了双眼,我发现我已经躺在了一间干净的屋子里,四周到处是消毒水的味道,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很暖和,很舒服。 我用感觉在巡视着全身,我的四肢还都在,我确定我没缺胳膊短腿儿。这让我长出了一口气。耳边响起老扁豆熟悉的呼噜声。我侧头看了一眼,他躺在旁边的床上睡得跟死人一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


等我微微睁开了双眼,我发现我已经躺在了一间干净的屋子里,四周到处是消毒水的味道,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很暖和,很舒服。

我用感觉在巡视着全身,我的四肢还都在,我确定我没缺胳膊短腿儿。这让我长出了一口气。耳边响起老扁豆熟悉的呼噜声。我侧头看了一眼,他躺在旁边的床上睡得跟死人一样。

这时,屋子的门被推开了。那个熟悉的我朝思暮想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林雪做到了我的身边,眼泪一个劲儿地掉,身子都有些颤抖了。

我看着她哭红的眼睛和憔悴的脸,无力地笑了笑说:“我想你了!”

林雪摸着眼泪说:“我也想你!”

我想抬手给她擦眼泪,但是试了几回都没有抬起来。

我说:“别哭了。”

林雪用她柔软温暖的手捂住了我那冰凉的手:“他们把你抬到医院,我才知道你上了张古山。吓死我了,来的时候都昏迷不醒了。”

我笑道:“昏迷?我只觉得我困得要命,就睡着了。”

林雪说:“什么睡着了,是失血过多昏迷了,你知道你身上几处伤吗?”

我微微地摇摇头。

林雪说:“9处,两处骨头都露出来了,取出的弹片就好几块。”

我说:“我不是没死嘛!你还哭什么?是你给我作的手术?”

林雪摇摇头说:“我不敢给你做,是张医官给你做的。”

我说:“以前我老是见不到你,受伤了,可以天天看见你了。真好!”

林雪撅着小嘴说:“别胡说了,我宁愿看不见你,也不想你死人似的躺在我面前。”

我摩搓着林雪的手,看着她的脸,不停地笑着。

武汉会战结束后,我们全军撤进湖南休整。日军自打武汉会战以后再也不提速亡中国的口号了,我们用几十万条生命换来了日军进攻速度的减缓。艰苦的相持阶段开始了。

整个冬天,我都是在军部医院度过的,这是我最快乐的时光。身上的伤痛比起每天能看到林雪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她每天亲自给我做饭,喂我吃饭,给我换药。细心地呵护着我。我像是个被宠坏的孩子,乐于她这样的温暖。到了十二月,我可以下地了。每天著着拐杖在院子里散步,晒太阳和其他伤兵下棋扯蛋。有时玩疯了就和他们一起上街吃饭喝酒。林雪找不到我了,就会在驻地附近到处找,直到在某个饭馆发现了我,一脸怒气地把我押回病房,在指着鼻子把我教训一顿。

我每次都笑嘻嘻地承认错误,但是九连长骚狐狸他们一勾我,就又溜出去了。

每天晚上,林雪都会到我的床前跟我聊上一会儿,她虽然是学医的,但是文采飞扬。我们一起说诗歌,说戏剧。一起背诵古人的绝句。那一刻是美好的,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

清晨,林雪来到我的房间里,拉开窗帘说:“外边下雪了!”

我有点费力地欠了欠身子看着窗外纷飞的雪花,笑道:“好久没看见雪了。”

林雪说:“赶紧洗脸漱口,我去给你作早饭。一会咱们出去走走,外边空气可好了。”


城外已是雪的世界。远处的山峰,近处的河流、树林到处都是银白色。漫天的雪花在我们四周飞舞。打落在林雪柔弱的肩头。她今天格外的高兴,孩子一般蹦蹦跳跳在我前边小跑着,不时捧起一堆雪,抛向半空。欢快地笑着。

我慢慢跟在她后边,看着她小鹿似的乱跑,嘴里喊着:“小心脚下!”

林雪在不远处站定,背着手,笑吟吟地看着我,说:“句芒宫树已先开,珠蕊琼花斗剪裁。”

我走上前对道:“散作上林今夜雪,送教春色一时来。”

林雪想了想又说:“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我接着说:“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林雪笑着说:“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

我对:“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

林雪一撅嘴说:“不理你了!”

我笑道:“对诗输了就耍赖!”

我俩走到河边,林雪轻轻地靠近我的怀里,看着远处说:“打完仗,咱们俩就回北平!你答应我不能死了。”

我双手搂住她身子说:“我答应你!”

林雪把头搭在我的肩膀上,脸贴着我的脖子说:“别再让我揪心了!你再有这么一次,我会受不了的。”

我把她抱得更紧了,说:“不会了,我会照顾我自己的。”

林雪说:“你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早上听肖主任说,要让你归队了。我。。我舍不得你走。”

我捧起林雪那红扑扑的小脸,看着她湖水般纯净的眼眸说:“等打完了仗,我答应你绝不离开你。”

林雪说:“不许骗我!”

我郑重地点点头。

林雪娇羞地一笑,又扎进了我的怀里。嘴里撒娇似的哼哼着。

我的伤口被林雪的头压得有点疼,但是此时我很幸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