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编74师的历史 败军 第四卷 围攻 万家岭大捷 第五十四章 日本是个奇怪的民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


日本人做梦也没想到,我们这次会从他们身后进攻。他们所有的重机枪的枪口全是面向山前的,当我们的子弹从后边打过来时,要想在这样的混乱中把笨重的“九二”式掉转过枪口,确实有点难了。

我们首先冲进了他们的后防战壕,狗熊已经把马克沁架好,朝着日本人的后背一通猛打。我们顺着战壕向四下进攻,依靠各种弹药箱和沙包的掩护和日军对射。没了重机枪的压制,日军的火力弱了不少,再加上突如其来的偷袭,使得我们打得得心应手。

在我前边的张灵甫,把一颗冒烟的手榴弹甩进了一个掩体,爆炸过后,我们两个端着步枪一前一后地冲了进去,里边的地上躺着四个军官,三个已经断气,一个还在呻吟着。角落里放着一步无线电台还在“刺啦刺啦”地响着。

张灵甫说:“把他们指挥部端了。”

我给那个还在呻吟的日本军官又补了一枪说:“这四个里,官最大的是个中佐,不值钱。”

张灵甫一笑说:“上边开价儿,松浦淳六郎无论是死是活,十万银元,官升两级。咱们是赶不上了。106师团部在第四军那边儿,咱们是阻击他们退路的。”

我吐了口痰说:“这脏活儿累活儿全让咱们军赶上了。”

张灵甫蹲下身子,从那个中佐的尸体上解下一柄军刀说:“功劳是谁的不重要,把日本人打跑了是要紧的。”

日军在抵抗了一阵过后,都被我们赶出了阵地,朝山下逃去。

这种“背后打闷棍”式的偷袭,胜负在战斗打响的那一刻已经注定。但是,占领阵地的我们,不敢放松心情。张灵甫指挥着我们加紧抢修阵地,因为天亮之后,日军一定会大举反攻的,张古山一线,是106师团唯一的退路,他们绝对不会把这里交给我们而乖乖地成为瓮中之鳖。

天空已经露出了鱼肚白,我脱了个光膀子,抡着工兵铲在挖散兵坑。我身边的张灵甫正和狗熊他们把日本人丢弃的重机枪重新摆上了位置。

张灵甫喊着:“天彪带人把弹药都搬到后边去,迫击炮赶紧给我架好了。一会儿天就亮了。”

在太阳升起之前,我们抢修完了阵地,此时,四周一片寂静安详,战士们都抓紧时间睡一会,谁心里都清楚,一会日军就会反扑,那将是一场惨烈的战斗。

我坐在散兵坑里抽着烟,看着远处的薄雾,露水已经把我的军装打湿,和汗水混在一起,闻上去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

张灵甫跳进散兵坑坐在我身边说:“不睡会儿吗?再不睡没机会了。”

我递给他一支烟说:“自打决定上山,就没想过再睡了,要是睡也是等活着回去再好好的睡。”

张灵甫点上烟说:“你小子的日语不错啊,把日本人都糊弄过去了。”

我腼腆地一笑说:“团座有所不知,家父曾经做过一任北洋政府的驻日大使,我2岁就跟父母去了日本,一待就是8年,我妹妹就是在日本出生的。我的小学是在日本读的,正天跟日本人在一起,小孩子学话快,一样待了8年,家父的日语都没我好。”

张灵甫说:“难怪!要算起来,日本算是你的第二故乡了。”

我点点头说:“对。那时候在日本,每天放学和日本孩子一起在操场玩,等着大人来接。回家的路上吃一串章鱼丸,感觉别提多幸福了。说实话,日本老百姓都挺和善的,也懂礼貌,同样他们的信仰也是很坚定的,他们坚信大和民族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他们终将征服这个世界。”

张灵甫笑着摇摇头说:“跟他们比起来,我们的教育还是差了一点,不过毕竟两个民族是不一样的,咱们中国人没有那么多的棱角。”

我说:“我一直搞不懂一个问题。”

张灵甫说:“什么问题?”

我狠嘬了一口烟说:“在日本时,无论农民还是工人,或者学生,如果他们单独出现在你面前,他们都温文尔雅,甚至有些谦卑,可是一旦每一个这样的日本人凑成一个民族,他们就变成了一个狂热嗜杀的群体,能干出在南京屠城的事情。日内瓦公约在他们眼里就是一堆废纸。日本每一个家庭都会把自家最好的男孩送上战场,送到别的国家去杀人越货。把这个看成是无限的共荣,我真是不理解。”

张灵甫说:“这个只有问他们自己了。”

我说:“从感情上讲,我不应该狠他们,毕竟我在日本那八年还是挺好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他们杀我们的人,我别无选择!”

张灵甫拍拍我的肩膀说:“我们自古以来就不是个侵略成性的民族,北边的那一道道从战国到明朝的长城就是例子。我们只想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可日本人不让我们过安生日子啊。”

我抬头看着渐渐升起的太阳说:“把他们赶回海那边就行了,没必要赶尽杀绝了。

张灵甫说:“从古至今,日本人只干了两件事,不是侵略就是准备侵略。有这样一个邻居应该是我们的福气!”

我问:“怎么这么说?”

张灵甫说:“因为有了日本人才能让我们中国时刻都有危机感,才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不会夜郎自大。一个没有危机感的民族,等待她的只有灭亡。我们之前这么长时间,就是缺乏危机感,总是自我感觉良好,不思进取,墨守成规,才让日本人得了便宜。不要怪日本人,要怪就怪我们自己!我们的祖辈和我们已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但愿我们后辈不要再犯这个错误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