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编74师的历史 败军 第四卷 围攻 万家岭大捷 第五十二章 自愿上山

马车司机 收藏 2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URL] 刚才兴高采烈的气氛一下子凝重了起来,谁都知道这是个有去无回地差事,原来今天张灵甫的这顿红烧肉却是一顿断头饭。 帐篷里没人说话,大家伙都放下了碗筷,抽起了烟,帐篷里烟雾缭绕,几乎掩盖了顶上的油灯。 半晌,张灵甫说:“我知道这不是个好差事,我张灵甫愧对各位,任职期间,也没给大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


刚才兴高采烈的气氛一下子凝重了起来,谁都知道这是个有去无回地差事,原来今天张灵甫的这顿红烧肉却是一顿断头饭。

帐篷里没人说话,大家伙都放下了碗筷,抽起了烟,帐篷里烟雾缭绕,几乎掩盖了顶上的油灯。

半晌,张灵甫说:“我知道这不是个好差事,我张灵甫愧对各位,任职期间,也没给大家多少好处,武汉会战我们已经败了,我们这些军人真是无言见江东父老。今日,我们携10万之众,再吃不掉一个106师团,那我们真就应该自裁以谢天下了。”

张灵甫点上一支烟说:“我不强求大家,这次行动完全自愿。一会我就会通知全团,看看有多少弟兄愿意去。有一个营,老子就带一个营,有一个连,老子就带一个连,有一个班,老子就带一个班,一个人没有,老子自己去!”

“我去!”我第一个举起了手。只是我一生中第二次冒险,也是最后一次。

所有人把目光都投向了我,我能感觉到我的脸已经发起烧来,心像敲大鼓一样“咚咚”作响。

我为了平静心情,点上一支烟说:“当初守南京时,团座对我说的一句话,我一直记着,对于这场战争的输赢,我们无能为力,只要做好我们分内的事情,但求问心无愧!这次偷袭就是团座说的我们应该作的分内之事。所以。。。。。。。。。。我去!”

张灵甫透过厚重的烟雾,默默地看着我,嘴角露出了少有的笑容。

张灵甫身后的警卫排长耿天彪说:“团座,您去哪儿,我就跟你去哪儿。”

张灵甫转过身,拍了拍耿天彪的胳膊说:“谢谢!”

九连长骚狐狸说:“团座!我也去,老子家里都没人了,也没什么牵挂,到时候把成仁的钱给我一起埋到坟里就行了。”

一营长掐灭了烟头说:“我也去!团座,上海我欠你一条命,今儿个算是还债了。”

二营长谢富国说:“俺也去。”

我们营长刘光宇吞吞吐吐地说:“团座,我不是不想去,只是我家里还有爹妈,我怕。。。。。。。。。。。。。。。。。”

张灵甫大手一挥说:“光宇啊,别说了,我不怪你,南京你就差点把命丢了,你是个孝子,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你尽孝是对的,没有错。”

最后,一营和二营又有两个连长表示愿意去。

张灵甫点点头:“行了,就这些了!剩下的,跟着常团副明天接着打。”

“张副官”张灵甫喊到:“去通知全团,愿意跟我张灵甫今晚上张古山的,到我的帐篷前集合。”

“是!”副官领命而去。

我们几个志愿送死的人和张灵甫围坐在帐篷外的空地上,默默地抽着烟。

一营长问:“团座,上山的路,您认识吗?”

张灵甫说:“师部已经给咱们找了当地向导,在厨房吃饭呢。”

没有人在提问了,也没必要提问了,这种仗我们都会打,送死的仗谁都会打。

这时,林子外有了动静,人一波一波地走了进来,差不多有一个多营的人站在了我们面前。

我很欣慰,在人群里我看到了麻秆、狗熊、阿毛、老扁豆、长顺、张秀和我叫不上名字的十几个新兵。

我站起来说:“秀儿,你受伤了,别去了!”

张秀说:“没事!我不去,你们受伤了怎么办?我胳膊没事。”

突然我在人群后边看到了赵老头,一把把他揪出来说:“你来干什么啊,一把年纪了,不要命了。”

赵老头瞪着眼睛说:“张秀一个伤员都能去,我咋不能去,你们不也得吃饭吗,我去给你们做饭。再说了,我打仗的时候,你们还都在娘肚子转筋呢,你们用得着我。团座当年还是排长的时候我们就一个连队的呢。”

张灵甫笑嘻嘻地走过来说:“你老小子就别去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师座交代啊。”

赵老头说:“跟他交代啥!我自己命,我愿意放到张古山,谁也管不着。”

我把刘长喜的挎包套在赵老头的脖子上说:“我是你连长,我命令你别去,要是万一。。。。。。。。。你还能带着剩下的弟兄活命!把这包看好了,还买药呢。”

赵老头接过包,叹了口气说:“你这孩子,我没看错你,就是太可惜了,你不应该这样的。。。。。。。。。。。。。。。太可惜了。。。。。。。。。书都白读了。”

我一想起林雪,心中一堵,眼泪差点流了出来,我深吸了一口气对赵老头说:“我要是没回来,帮我跟。。。。。跟。。。。。。”

赵老头接过话说:“林军医,我知道!”

我笑了说:“谢了。”

赵老头说:“挺好的一对儿,要是不打仗多好,可是摊上个这么的时候!唉~~”

赵老头转身走出了树林。

张灵甫抱拳拱手道:“我张灵甫谢谢各位跟我出生入死,今生报答不了,咱们来世还做兄弟!拿酒来!”

我们每人端起一碗酒,跟着张灵甫一仰脖灌了下去,一股火从嗓子眼一直通到了胃里,我顿时浑身地毛孔都张开了,一股酒气喷薄而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