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编74师的历史 败军 第四卷 围攻 万家岭大捷 第五十章 日军也不是吃干饭的

马车司机 收藏 1 9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URL] 天空中飞来了机群,我们本能反应似的开始找地方隐蔽。 张灵甫提着冲锋枪站在一个土坡上大喊:“跑什么!这是咱们的飞机!” 起初我们有些不信,但是当这些轰炸机略过我们头顶,直扑日军阵地的时候,我们几乎欢呼了起来。 看着日军的阵地,浓烟滚滚,爆炸声此起彼伏,我们坐在安全地区内,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


天空中飞来了机群,我们本能反应似的开始找地方隐蔽。

张灵甫提着冲锋枪站在一个土坡上大喊:“跑什么!这是咱们的飞机!”

起初我们有些不信,但是当这些轰炸机略过我们头顶,直扑日军阵地的时候,我们几乎欢呼了起来。

看着日军的阵地,浓烟滚滚,爆炸声此起彼伏,我们坐在安全地区内,看着这难得的景色,每个人心里都是喜滋滋的。

麻秆叼着烟说:“狗日地,终于轮到他们挨轰炸了,我以为咱们没有飞机呢!”

我说:“这是苏联的援华航空队,是帮着咱们打日本人的。”

这时,队伍后边一阵骚乱,十几门山炮被骡马牵引着赶了上来。

徐州会战后我们74军被整编成“攻击军”,归军事委员会直属,称为了名副其实地“王牌军”。无论给养,武器弹药全部全军最优先待遇。每个师除了原有的炮团之外还配属了山炮和野炮各一个营,而且各团还有战防炮连和重机枪连,炮弹充足,我们冲锋之前终于有了像样的炮火准备了。

轰炸机飞走后,我们师的炮兵阵地开始有了动静,对面张古山的日军阵地再次被浓烟笼罩,火光冲天。

15分钟的火力覆盖,在艰苦的1938年,已经是难得的了,我们很满足了。

进攻在中午开始了,我们团拉开队形,朝张古山冲去。但是日军的还击让我们大吃一惊,在遭受了空中和炮火打击后,他们的火力依然猛烈,我们被压在半山腰上动弹不得。

我蹲在一块山石背后,看着日军前沿阵地那一排“九二”式机枪在狂吼着,心中暗暗骂娘。要这么硬冲,那死的人就海了去了。我不想拿士兵当炮灰。但是不冲,蹲在这上下够不着的地方也不是办法。我心里明白要是能有两门迫击炮,肯定不是现在这个局面,由于我们的接近,后边的已经停止射击炮兵了。面对着日军的弹雨,我脑子里一片混乱。

一个传令兵跑到我身后,喊:“营长有令,让你们连马上抢占敌人前沿阵地!”

我说:“你告诉营长,日军火力太猛,这样冲,除了死人,没有意义。”

传令兵说:“我不管,命令我传到了,看你的了。”

我拽住刚要走的传令兵说:“营长说,能不能再要一轮炮火。”

传令兵走了。

老四在不远处喊:“冲不上去啊,机枪太多了。”

我趁着日军机枪射击的间隙,飞奔到老扁豆躲藏的地方,说:“这么冲,咱们连都得报销。”

老扁豆说:“要是不冲,你就得被军法从事了。”

我说:“那没办法了。听天由命吧。”

我大喊:“全连扔手榴弹!!”

几十颗手榴弹在日军的前沿爆炸,由于距离太远,并不会对日军造成杀伤,只是形成了一道烟雾。

手榴弹的爆炸可能让日军本能地收缩了一下,枪声在这几秒钟内忽然稀疏了不少。

我大喊:“快点冲!”

说完第一个跳了出来,朝日军阵地跑去。后边的弟兄们也都跟了上来。

当敌人的机枪再次响起。

我大喊:“找掩护!!”

几秒钟,我们又往前冲了十几米。

这时我回头看,后边的营长刘光宇在朝我挥手,意思是继续进攻。

离日军前沿还剩不到100米的距离,路上已经是光突突一片了。日军之前已经清空了射界内的所有障碍物。退是不可能了,这一百米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只能赌命了。

我喊:“狗熊把机枪加起来!”

狗熊带着机枪班把那三挺马克沁已经架好了,正朝日军阵地扫射。

我心一横,大喊:“手榴弹!”

又是几十颗手榴弹扔了出去。

我带着八连没命似地往上冲。

日军的机枪在我前边闪着恐怖的火光,子弹从我身边、头上划过。撕破着周围的空气,此时稍有一点的迟疑,都会让你送命,只有闷头跑,越快越好,跑上敌人阵地就算捡回半条命。

我把步枪背在身后,抽出大刀,第一个跳进了日军的前沿阵地,一刀砍倒了日军的机枪手,后边没死的弟兄们也冲了上来,我们和日军战在了一处,和敌人拼剩下的半条命。战壕里血光四溅,惨叫连连。顾不得身上的伤痛,只能一个劲地杀人。

在我们几乎攻破日军前沿的时候,在二防和三防的日军大批地涌了过来,甚至他们不惜牺牲自己人的生命,用迫击炮轰击前沿阵地。

我砍倒了一个日军后,看到这个情景。

知道不能再打了,再打就真的全军覆没了。

我一挥手,喊:“往下撤。”

临走把最后一颗手雷塞在了一挺“九二”重机枪的底下。

我们退了下来,到了安全区。我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等我把气喘匀了,喊:“老扁豆!老扁豆!回来多少人?”

老扁豆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说:“不知道!”

我说:“清点人数。”

结果,这次冲锋,124人上去,回来75个,其他的都留在了日军的阵地上。

我抖抖索索地拧开水壶盖,喝了口冰凉的水,感觉好了一些。看低头看看了身上,左大腿内侧被子弹划了一个口子,真是万幸。这时我才感觉出疼来,四处找着张秀。

张秀自己也受伤了,左臂被子弹击穿了。他正指挥着阿毛给他绑绷带。绑好后,他就开始四处救人。

他看看我的伤口说:“没事。”说着用剪子把伤口处剪开了一点,从裤子外边包了圈绷带。

看着他一边咧着嘴皱着眉头一边给我包扎,我说:“你伤得没事吧?”

张秀说:“没事,三八大盖,穿透力强,但是杀伤力不大,就是前后两个洞,只要没伤到骨头,包扎好了就没事了。”

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再次发动进攻,仍然撼不动日军。尽管我们炮火一次次轰击他们的阵地,但是一直到下午,我们还是在山脚下徘徊。此时士兵的士气已经低落到了谷底,任何一个指挥官都不会再发动无谓的冲锋了。

张灵甫就此停止了进攻,张古山依然在日军的手里。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