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了 第五章 商旅冲动 第二节 空欢喜一场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5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size][/URL] 第二节 空欢喜一场 周飞的公司成立了,所有的证照拿到手,前后只花了个把月的时间。周飞选择的是中介代理注册,因为他碰到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就是经营场地。周飞找了十多天,所有的商铺与写字楼,每个月的租赁费用至少都要两千以上,如果加上简单的布置,首期要投入的费用至少要两万元,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

第二节 空欢喜一场

周飞的公司成立了,所有的证照拿到手,前后只花了个把月的时间。周飞选择的是中介代理注册,因为他碰到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就是经营场地。周飞找了十多天,所有的商铺与写字楼,每个月的租赁费用至少都要两千以上,如果加上简单的布置,首期要投入的费用至少要两万元,这对一个身家性命全部押上只有五万块钱的创业者来说,是无法承受的。而专门代理注册公司的中介就可以帮忙解决这个难题,他们有整套对付工商的办法!简言之,就是只要你肯出钱,他们就能帮你搞定一切你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有个小插曲,周飞在别人提醒下,尝试着给这家代理注册的公司打电话咨询的时候,对对方这种神通提出了自己的疑虑,对方的业务员在电话那头胸脯拍得震天响,非常神秘也非常自豪地说:“我们公司的大老板是工商局的副科长!”

正如那个业务员所言,一切都很顺利,包括公司章程与组织架构,还有垫资验资,全部都一手包办,周飞花了差不多六千块钱,就拥有了一家资本额为三十万元的贸易公司!对于周飞之前坚持的一块钱理论,对方问周飞:“你愿意跟注册资本额只有一块钱的公司做生意吗?”

这件事情,让周飞明白一个道理:所有事情的结果都有可能跟当初的出发点相去甚远,就好比当初你是因为性欲而想着跟一个初次见面的女人上床,结果这个女人最后却成了你的老婆!

周飞拿到“营业执照”的时候,兴奋得整整两天揣着它睡不着觉,就算是后来拿到“结婚证”他也没有这么兴奋过。这个深蓝色的本本明确无误地宣告他已经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的总经理了,也就是从法律上讲,他跟韩宇坤已经是一个级别了!

让周飞兴奋的不仅仅是自己成了法人,成了老板!“营业执照”上的经营项目更是让他情不自禁地要高歌一曲“咱当兵的人!”

那上面从销售电子电器到塑胶五金,从包装材料到服饰鞋帽,应有尽有!这让周飞想到了几年前在人才市场收到的那张“东南亚证件集团”的名片。要不是加注了“法律法规及国务院决定禁止或经许可的除外”这个说明,周飞同志怀疑自己的公司除了核武器与航空母舰做不了外,什么生意都可以做,也就是说,放眼我中华大地,所有公司和工厂都是我的潜在客户,这个市场之大,估计李嘉诚也只能“望洋兴叹!”

四月,蠢蠢欲动的季节。蠢蠢欲动的周飞选择在四月的第一天,从阿里巴巴上发出了第一条供应信息。这一天他坐在了自己的客厅里,面前是一张崭新的桌子,上面摆着崭新的传真机和打印机,电脑是去年买的,椅子是凌雁在二手市场花七十块钱买来的,可以三百六十度转动,身后一张巨大的“广东省行政地图”占据了半个墙面。

周飞的第一单来得非常快,快得让他有点忘乎所以。开张后的第三天,周飞在MSN上碰到了早他一年离开拓邦的原生产部的一个主管,复姓欧阳,此人在一家台资电器厂担任生产部经理,他问周飞现在做什么生意,周飞问他需要什么?欧阳就说:“我们公司刚好要换一个做纸箱的供应商,你能做吗?”

周飞兴奋得差点没蹦起来,不假思索地连忙说道:“算你小子找对人了!我们公司就是专门做包装材料的!”

欧阳说:“那好吧,你看哪天有空,我帮你引荐一下采购,只要你的价格合适,产品质量没问题,我保证你打进来!”

周飞说:“后天吧,后天我去找你,我明天太忙,要见一个客户!”

欧阳发过来一个表情,讥笑道:“你小子就跟我装,明天是去找你的下家吧?不急,你把下家找好了,再告诉我!”

周飞当天下午就通过阿里巴巴找到了一个附近的纸箱厂,然后揣着自己印有“总经理”头衔的名片去找了对方。人要走运,门板都挡不住,这家工厂新开不到三个月,老板也是安徽人,而且比周飞还小好几岁,开工厂是因为自己当了几年业务有了几个固定的老客户,而周飞是他工厂第一个主动找上门来的客户。

结果可想而知,周飞对公司运作头头是道,又是ISO又是环保的,三两下就把这个小工厂出身的老板给唬得五体投地,大哥长大哥短地叫得不亦乐乎,最后不仅拍胸承诺以最低的价格,最快的速度全力配合周飞的订单,还竭力挽留周飞吃晚饭。

第二天,周飞又马不停蹄地找了两家附近的纸箱厂,这两家工厂因为都是上规模的厂子,对周飞的主动上门,特别是得知周飞是做贸易的后,表现得非常冷漠,有一家负责接待的业务经理是个香港人,随手把周飞的名片丢在桌子上,操作一口难懂的普通话说道:“月货款不到五万块,我们不接单!”

周飞灰溜溜地离开这家工厂后,心情突然由极度的兴奋跌到了谷底,他想不通现在做生意的为什么这么牛?拿豆包不当干粮,难道做贸易的就不是人吗?

去欧阳他们工厂之前,周飞又打电话给那个同乡的小老板,问了一些纸箱的专业知识,这让那个一天前还特别崇拜周飞的同乡很郁闷,心想:对包装一窍不通,也敢卖!

周飞的大胆与自信是与生俱来的,虽然不太擅长主动结交陌生人,但跟人接触和沟通他并不害怕,这两天找协力厂商的经历,虽然受了一些挫折,却也使他变得更有自信。所以,去欧阳那里,他也是信心满满,唯一担心地是:对方如果对这个产品追根究底,凭自己那一点临时学来的皮毛常识,该如何来应付?

周飞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不是欧阳在一边帮腔,周飞的第一次面见客户的经历恐怕就成了一段耻辱的回忆。

接见周飞的采购,准确地说应该是公司的老板娘,一个四十多岁的高个女人,化着淡淡的妆,一脸职业的表情。

周飞递过自己的名片,老板娘坐在那里仔细翻阅,周飞也趁着这个机会,深深地作了几次深呼吸。老板娘小心翼翼地把名片夹在笔记本里,然后柔声道:“周先生看起来不到三十岁,就有自己的实业,年轻有为哦?”

周飞不好意思地开口说道:“哪里啊?我是刚刚创业,小本生意,还希望黄小姐今后多多关照!”

周飞话没讲完,坐在一边的欧阳就从玻璃桌下面轻轻地踩了他一脚,周飞事后才知道,这一脚是告诉他不要把自己的底子全露出来了。

老板娘张口非常职业也非常夸张地笑道:“周先生谦虚了!”

欧阳接着说道:“黄太,周先生跟我多年同事,去年跟人合伙开了个工厂,现在已有了相当的规模,如果不是因为实力很强,我是不敢把他们引荐给公司的!”

老板娘满意地点了点头,笑迷迷地看着周飞,周飞楞了半天,才尴尬地点了点头,回以更尴尬地微笑。

老板娘接着说道:“我们对供应商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品质不能出问题,另外,一定要配合我们的交期,我原来的供应商就是因为常常推迟交货时间,我们才想着更换的!”

周飞已经基本恢复了常态,非常自信地说道:“黄小姐您请放心,我们还有自己的协力厂商,产能没问题,一定可以配合到您的交期。”

“我们这里要月结九十天,如果周先生公司能配合的话,就请这几天帮忙按照这个规格打个样板给我们报个价!”老板娘干净利落地直接说道。

周飞不假思索地说道:“结款也没问题,样板和报价我明天就送过来!”

欧阳亲自把周飞送出了厂门,正色道:“你小子还是放不开,吹牛也不会,如果老板娘知道你是贸易商,这单肯定不会给你的!”

“我好像说漏嘴了?怪不得老板娘这边爽快,肯定是在打发我呢。”

欧阳笑道:“只能听天由命了,不过,你答应的事还是要做完!”

第一次就演砸了,周飞回去后,好不郁闷,对凌雁都爱理不理,凌雁看着他黑着个脸,也不敢细问,只安慰道:“才刚刚开始,慢慢来!”

坐到天黑,周飞才开始回想白天的每一个细节,觉得除了那句话有点不妥外,也没什么大问题,自己表现得不卑不亢,还彬彬有礼,也没有讲错话,想到这里,周飞心情好了很多。又跟凌雁开始胡吹乱侃,结果吃完晚饭,欧阳又打了个电话过来,这下周飞想死的心都有了。

欧阳问周飞:“你现在到底实力怎么样?”

周飞说:“你是指什么?资金的问题吗?”

欧阳说道:“是啊!你答应人家三个月结一次款,我们公司一个月的货款起码有三四万,你得拿十多万块对付我们一家,别人呢?”

周飞说:“我手上的资金,不瞒你说,最多只能供你们一个月的货!”

欧阳说:“那怎么办啊?我们老板娘下午跟我说如果你们的东西符合要求,就可以给你下单了!”

周飞说:“要不,能不能跟你们老板娘讲一下,改改结款方式?”

欧阳说:“你这家伙就是没脑子,下午我把你吹得那么大,你又答得那么干脆,怎么可能呢?除非我跟老板娘有一腿!”

周飞开始全身发软,说道:“那你跟我合伙吧?你当内应,投点资,其他的事我来处理!”

欧阳说:“我口袋里全部加起来也就够请你吃顿饭,你赶快想办法,要是不能做,就快点跟人家讲清楚!”

周飞挂完电话,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半天起不来。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几天之内遭遇冰火两重天,那种突如其来的惊喜和更加始料未及的打击,想让一个刚刚创业的人平静地去面对,似乎有点勉为其难。

一旦预知到了结果,过程就会变得马虎,何况失败是注定了的!看着唉声叹气的周飞,凌雁说:“找家里想想办法吧?咱们借点钱!”

周飞说:“还是算了吧?我不好意思开这个口,还没到最关键的时候,而且我家刚建完房子,你家里的日子更不好过!”

凌雁没再坚持,嘟噜道:“你这个人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周飞的确是有些气馁,关于资金的问题,以前他不是没有想过,但他看过太多白手起家的传奇故事,总觉得事在人为,“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什么都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自己有没有必胜的信心。这大约也是周飞不屑于韩宇坤的忠告最大的原因吧?

现在困难就摆在了面前,实实在在地摆在了自己的面前,如果逾越不了,一切美好的前程都只能是空想。周飞一夜未睡,临到天亮,他才对躺在怀里已经沉沉睡去的凌雁小声道:“我们应该庆幸困难来得这么快!”

周飞没有放弃,虽然明知没有什么希望,但他还是要争取一下,更何况承诺在先。样版很快就在老乡的配合下做出来了,至于质量,周飞也只能听信老乡的承诺,他是没有能力去甄别的。

至于价格,他更是没有概念。周飞的这个老乡还算是个厚道人,虽然他看出来周飞只是个菜鸟,但周飞对管理上的侃侃而谈,他还是折服的。他要求周飞在进货的价格上,增加百分之三十报给客户,这样仍然会有竞争力。

周飞在去送样版的路上,算了一笔帐,如果按百分之三十的利润计算,一个月的净收入就有万元左右,一年就是十万,如果有十个这样的客户,一年不就成了百分富翁?这个想法让周飞激动得面红耳赤!但是没有多久,周飞就清醒了,一想到自己窘迫的状况,他就有点儿手脚冰凉。

周飞希望这个样版和报价最好不要过,这样,就可以给自己失败找到足够的理由。可是命运偏偏要跟周飞开定了玩笑,一切都顺利得不能再顺利,老板娘甚至都没有在价格上作过多的纠缠,只象征性地大笔一挥给降了大约三个百分点,不过,她坚决不同意缩短货款周期,周飞甚至暗示她,只要能结现金,价格可以下调百分之十。

这下周飞真正骑虎难下了,这个时候,他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这个想法让周飞再次激动得有点把持不住,真是苍天有眼啊!要是早点想到,也不至于紧张了好几天。

周飞突然冒出的想法是转卖订单,也就是让那个开工厂的老乡去做,再跟他谈提成,这样自己就不用拿钱出来,更是把风险转嫁了,虽然挣得少了很多,总比没有强多了!周飞坚定的以为这个想法老乡会接受,可是他再一次想得过于简单了!

对周飞提出的想法,这个老乡并没有周飞想像中的那么兴奋,反而有点不屑一顾的味道。他说:“我已经投下去五十多万了,有二十多万还是借的高利贷,一个月还息就要差不多三万块钱,拿十多万去搏你那个一个月万把块钱的利润,一辈子我都别想翻身了!”

周飞没有再坚持,他知道,话到了这个份上,讲再多都是徒劳的了。回去后,周飞给欧阳又打了个电话,希望他能编个借口跟老板娘讲明了,这样起码等到时机成熟后还有机会打进去。欧阳气得在电话那头哇哇叫,说我把你捧得那么高,还在后面讲了少好话,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怎么样也要想尽办法处理妥当了,否则我以后还怎么在人家工厂混下去?周飞哭丧着脸连忙陪着不是,并发誓不会让欧阳难堪。

放下电话,坐在沙发上,周飞有种想要放声痛哭的冲动。

周飞亲自给老板娘打了电话,把自己的境况来了个竹筒倒豆,毫不隐瞒。老板娘一直在耐心地听周飞讲,最后说道:“周先生,谢谢你跟我讲了实话,我也为欧阳经理有你这样一位坦诚的朋友感到高兴,我想,只要你愿意,以后肯定会有合作的机会!”

周飞本来就不擅长说假话,想编几个理由,但编来编去都不能自圆其说,最后干脆咬咬牙,实话实说,没想到,还反而给这个老板娘留下了良好的形象。可惜,他们没有再合作,尽管后来老板娘还主动给周飞打过几次电话,因为,等到周飞有能力做她工厂订单的时候,他们因为遭遇劳工荒,已经将工厂搬到了越南。

经此一役后,周飞痛下决心,要好好理出一个头绪,不管做什么,首先自己要懂行,起码要学会如何做生意。考虑了几天后,他将目标锁定在了包装材料与电子产品上,这一次,他给了自己一个月的时间作市场调研。单纯的凌雁不理解周飞为何当初吵死吵活要做生意,现在反而平静下来,整天不跑业务,天天往竞争对手那里跑。周飞笑着说:“这是先结婚后谈恋爱,磨刀不误砍柴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