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彩之特战精英 索马里 第九章 黑夜里的偷听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3.html


(喜欢本书的读者请为我投票,如果对我的小说有什么意见或建议可以在留言板里提出,我会虚心接受,并在以后的创作中改正,谢谢大家的支持!——短剑刺客)


秦雨让向导阿米达去把那辆租来的车叫过来,然后把他的小货车也开过来,现在的人数比较多大家只能挤一挤了。

秦雨看了看左右没有发现两个老外记者的身影,“两个记者呢?”他问旁边的王刚。

“哦,怕他们跟来耽误事我把他们扔早上的那个饭店里了。”霍克说道。

于是,一行人挤在两辆车上朝杜萨马雷卜返回。那个女孩坐在秦雨对面看着秦雨笑了,秦雨也笑了笑,不过脸却红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对着他笑他有点害羞,毕竟他也才二十六岁。

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下,霍克让向导开车去接两个记者,自己留下来和秦雨等人帮医生们收拾医院。一个黑人走了进来,一脸歉意的对正整理医院的医生们说道:“我是市长,对于早上发生的一切我表示歉意,我已经请求政府军的援助,估计他们在明天早上才能赶到,所以今天晚上请你们注意安全。”

“怎么会这样?”“难道还要我们再一次被叛军绑架吗?”“我必须离开这里。”……医疗援助者们有点激动,今天早上发生的一切他们现在仍然心有余悸。

那个市长看见了背着枪的秦雨等人,走到秦雨面前带着请求的眼神对秦雨说道:“希望您能多留一晚,先生。”

秦雨看了看霍克,霍克点了点头,“好吧”秦雨说道。

市长激动地握住了秦雨的手,“谢谢您!”

秦雨冲他笑了笑又继续收拾起了医院。

门外向导阿米达带着两个记者回来了,大家一起动手终于把医院收拾完了,这时天色也暗了下来,大家坐在医院的一间小办公室里吃了点压缩饼干,秦雨开始安排晚上的值班岗哨。

秦雨和霍克是第一班岗,李晓飞和霍克的一个手下第二班,刘凯和另一人第三班。

天色完全暗下来了,由于缺电,所以街道上看不见一点亮光。秦雨和霍克两人一人一边坐在医院的大门外警惕的注视着四周。

那个中国医生轻轻的走到了秦雨身边坐下,秦雨看了她一眼转过了头。

“你好,雇佣兵。”女孩对秦雨说道。

雇佣兵?秦雨一时没反应过来,最后才想起原来今天在救这个女孩的时候曾告诉她自己是个雇佣兵,他回头冲女孩笑了笑,“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是这样的。”

“哦,”女孩想了想,“我叫王可儿中国军医大学的,现在是联合国医疗援助小组的一名志愿者,你呢?”

秦雨想了想,“我叫韩风,是个雇佣兵。”

“韩风?好冷的名字。”女孩咯咯的笑了起来。

秦雨无奈,自己怎么就编出了这么一个名字来,叫韩雨也比韩风强啊。秦雨无奈的冲女孩笑笑。

“你笑起来还蛮可爱的嘛,像个小孩子。”

秦雨的脸顿时开始发热,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形容自己,而且还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还好现在是在晚上,再加上他的脸本来就比较黑,女孩没有看出他脸红。

两人就这么东一句西一句的扯着,但每当女孩问道秦雨的事时他总是选择沉默,聊了一会儿女孩困了,起身走进了医院,周围又安静了下来。

秦雨看了看不远处的霍克,提着枪走了过去,他拍了拍霍克的肩膀让他和自己一起坐到了医院正门前,两人背靠着背坐着聊天,这样既能观察到医院周围的情况又能打消困意。

“霍克,能问下你的身世吗?”秦雨看着前方对身后的霍克问道。

“你问吧。”霍克也没有回头,也注视着自己的前方。

“你怎么会做了蛇王的手下?听他说你在缅甸特种部队服役的时候犯了错被特种部队开除才投到他手下的,你犯了什么大错了吗?”

“这是老板编的谎话,我想他也是怕我伤心吧,其实我并不是因为犯错才投到他手下的。”说到这霍克停了一会儿没有再说话。

秦雨回过头看了看霍克,霍克仰着头看着天空似乎在想着什么,过了一会他才又开口。

“我以前是缅甸的特种部队的一名少尉队长,有一次和自己的队员奉命到和越南交界的边境地区执行任务,我和我的队员顺利的击毙了越南的一个将军然而在撤退的时候却遭到了越南部队的伏击,我的队员全都阵亡了,我也在战斗中被手雷炸伤昏倒在了丛林里。”霍克叹了口气接着说道:“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老板的家里,是他在一次跨境交易的途中发现我并把我救回来的,我的队员都死了我也没脸回部队了,所以就一直留在了老板的工厂里做他的卫队长到现在。”

“哦,“秦雨点了点头,”所以蛇王才这么信任你派你来解救他的儿子?”

霍克苦笑了一声,“我的命是老板给的,我一定会完成老板交给我的任务,即使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哦”秦雨没再问。忽然两人身后的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声,“谁?”秦雨问道顺势站了起来,一道黑影在医院大门里头闪过。

秦雨和霍克抓起步枪迅速的冲进了医院,医院里没有灯光,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两人没有发现那个黑影,为了以防万一他们挨个敲了所有人房间的门,大家都在,两人稍稍的放下了心,提醒完大家晚上睡觉注意安全便抱着枪又出去了。

秦雨隐隐感觉不对劲,自己和霍克都没有发现有人从门口进到医院,所以那个偷听的人很可能就是这群人中的某一个,可是他为什么要偷听自己和霍克的谈话呢,难道也是因为那艘货轮?秦雨不敢再想,要真是这样,那这回的营救任务可能就不会太简单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