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博士谈海归博士的跳楼和摆摊[第一军团]


一、许多人对关于两位海归博士的评论并不客观


最近两则关于海归博士的新闻在全国引起了轰动,一则是关于涂序新博士跳楼的,另一则是关于孙爱武博士摆摊的。对于这两起悲剧,许多网友纷纷发表了自己的评论,其中不乏一些个在各大论坛上有点名气的网络评论员。


多数人替两位博士的不幸感到深深的惋惜,有人大声指责我国高校研究所的用人机制,也有人说海龟的心理素质太弱不适应国内的压力,甚至还有人说两位海归水平其实都不怎么样别太把自己当根葱了。


然而,仔细阅读了许多人的评论,包括那几个网络评论员的,发现他们自己根本不是留过洋的海归,甚至都没见海归,也不是国产的土博士,可能连国内的土博士都没见过几个,因为他们对国内和国外科研界的招聘体制和竞争体制一无所知,这样的人发出的评价,其客观性可想而知。比如说网上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一种是两位海归博士都是极其优秀的人才,他们的离去是国内科研界的重大损失,国内的高校研究所必须检讨甚至打破原有的用人机制;另一种则说两位海归博士都是在都是在国外混不下去了才回国的,在国内混不好完全是自身能力的问题,海归们得首先摆正自己的位置。这两种观点在我看来都有不符合事实的地方。


论坛里了解我的朋友们都知道我的身分,我的海归经历与两位与涂博士和孙博士有几分类似,我与涂博士是同一年出生,应该能理解他的人生遭遇;与孙博士的专业接近,所以对他的学术水平应该有比较深的了解和比较客观的评价。




二、本人对涂序新博士事件的一点看法


涂序新的人生经历很短,只有32个年头,但是就是这短短的32年人生经历就足以显示出他是一个位非常优秀的人才:

1995年-2000年保送进清华大学水利系,获学士学位(能保送清华的都是牛人)。2000年-2001年在清华大学获法学学士学位(能在清华拿到双料学士的更是牛人)。

2001年-2007年在美国西北大学土木工程系先后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美国西北大学美国名校),其间发表论文6篇,其中3篇发表在SCI收录的核心期刊上(可惜本人对土木工程一窍不通,无法从中判断他在该专业的学术水平)。2007年-2009年在美国西北大学做博士后。

2009年6月受聘于浙大(从后来的资料来看,应该是讲师),9月17日自杀身亡。


据涂博士的朋友们说,他是一个性格开朗兴趣广泛的人,这种人是最不容易出心理问题的。而且他在回国之前一点也没有流露出情绪上的异常,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在回国3个月之后就轻生呢?


从涂博士和朋友们的交流中我们得知,他在杭州的生活非常的艰难,与在美国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所以我们大胆推测原因在于:1)涂博士作为一个讲师待遇是非常低的,而杭州的物价尤其是房价已经直逼上海北京;2)一个没有留过学的土博士,毕业以后进高校也是讲师,而让一位在国外名校拿到博士学位又有博士后经历,而且有不错的科研成果的海归也当讲师,这心理上的差距,放到谁身上都受不了;3)涂博士还需要养活一家三口人,与刚刚毕业的土博士比,生活的负担就更重了;4)涂博士毕竟在美国待过,亲身体会到回国前后的反差太大。


值得注意的是他在8月份刚刚递交申报副教授的申请书,9月份便自杀身亡。按照网络上某些猜测,在此期间可能有人私下透露给他,他这次的副教授申请可能会失败(按照国内的情况,这种可能性很大),这成了压垮涂博士的最后一根稻草。


隔行如隔山,我实在不敢妄加评论涂博士在该专业的学术水平,但是我感觉凭他的学术造诣应该符合浙江大学副教授或者副研究员的要求(见本人最近的另一篇原创),绝对不是像某些人说的那样是在国外混不下去的庸才。可是本人认为,涂博士在土木工程专业上也许的确很优秀,但是在社会这个“专业”上实在是太幼稚了一些。


我们站在他的立场上说,首先他不应该草率的回国(他在自己长达6页的遗书上也强调了这一点),在没有拿到正式的聘书或者聘书上没有注明是副高级职称的情况下就贸然回国,将来情况一旦有变,仅仅靠电话中某些人的口头承诺是远远不能保护自己的利益的。其次,他更不应该轻生,作为一个男人,同时又要扮演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一个儿子等多种角色,无论如何也不应该丢下自己的亲人去走上这种极端。




三、本人对孙爱武博士事件的一点看法


从孙爱武的个人经历上看,他也十分的优秀:

1991年-1995年南开大学级化学系,获学士学位(牛校的牛专业,与本人还是同行)。

1995年-1998年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获得硕士学位(很牛的研究所,在国际上都小有名气)。

1998年-2001年,中国石化集团石油化工研究所研究员。

2001年-2006年,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化学系,获得博士学位(也是美国名校)。更值得一提的是他在全世界最牛的科技期刊——《科学》上发表过论文,而且是以第一作者的身份(许多国内的教授甚至美国的教授一辈子也没能在这种期刊上发表过一篇论文)。

2006年-,美国密歇根大学化工系,博士后(也是美国名校),被某科技期刊约稿(一般被约稿的人还是比较牛的)。


但是可惜的是,孙博士博士后期间患上了精神分裂症中的被害妄想症,这是他人生悲剧的开始。孙博士坚持认为他发现了密歇根大学工学院的一个人体实验的绝密项目,因而受到项目负责人及其背后势力的追杀,于是他给他所有能接触到的人发了电子邮件,包括密歇根大学化工系,密歇根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中国驻芝加哥领事馆以及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化学系,声称他被人监视并且有生命危险,并且报了警。警察调查的结果是此事完全是无中生有(如果真有此事,他也不可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回国)。


从孙博士回国以后的种种表现来看,他的病根本没有治好。比如在中国,他自己从来不守着自己的摊子,而是把货物标出价钱让顾客自己拿自己付钱,这种销售方式即使在美国也行不通;比如别人送给他水果和食物,他直接就扔垃圾桶里,这种不尊重别人也极度浪费的行为放到哪个国家也说不过去;住旅馆,他嫌旅馆里的空气“有毒”,宁愿住大街上,甚至北师大的李小文院士请他住自己家,他也嫌人家家里空气“有毒”。不过对于他不愿意做个翻译来养家糊口,我个人倒是赞同的,一是太浪费人才,二是让一个搞科研的人当翻译,说不定还没有一个英语专业的硕士强。


对于孙博士,我的专业与他的接近,所以我的看法也比较深入一些:


1、首先孙博士在本专业的的确确是一个很优秀的人才,凭他的学术成果,绝对可以在美国找到一份不错的职位,在中国的高校或者研究所拿到副教授职位绰绰有余,如果恰好有单位愿意大力发展他的研究方向,拿到一个正教授的职位也极有可能。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他没有心理上的疾病。


有些网络评论员在网上说道,孙博士的这种病不难治,像这样的人才,我们国家应该先出钱给他治病,让他工作,他说不定就能做成伟大的成果。我个人认为这绝不可能,我刚刚说他是个很优秀的人才,但是问题是目前在本专业,像他这样优秀的海归也是一抓一大把。据我自己所知道的例子,有些海归发表的论文比他还牛,申请国内教授的职位照样失败了;有些海归不仅论文发的牛,而且在国外的二三流大学已经拿到助理教授兼博导的位置了,申请国内教授的职位照样失败了。我们做个假设,你是某大学的校长,现在有十几份海归的简历摆在面前,从成果看大家都差不多,你会选择哪个,选择有心理疾病的,先给他花一两年的时间治病再让他工作;还是选择身体健康的,来了就马上就能投入工作的?如果一个校长真的选择了孙博士,这对其他的海归公平吗?你会不会认为这个校长肯定有营私舞弊的行为?


2、退一步说,即使孙博士没有这种心理疾病,或者已经痊愈,他目前的要求也太高了一些。他的要求是几百万的科研经费,三十万的年薪,目前在中国,只有高校的长江学者和中国科学院的百人计划可以达到这个标准。放在五年前,他的确够得上长江学者或者百人计划的条件,但是现在水涨船高,一些更加优秀的海龟博士也加入了回国的大军,甚至一些在美国担任助理教授兼博导的海归也开始在国内找职位,平心而论与这些人相比他还是差了一些。他目前的定位应该是待遇一般的正教授或者待遇较高的副教授。


3、再退一步说,即使孙博士可以达到长江学者或者百人计划的要求,他目前的做法也绝不可取。你要申请一个高级的职位,首先,得准备好自己的简历,本科生找个工作都得准备简历,让评委们事先了解自己,他居然没准备;接下来,你要把自己的简历投递给相关的专家,站在大街上喊我要报效祖国,喊给摆摊的小贩们听,然后让记者采访自己,最后传到专家耳朵里,有这么“曲线救国”的吗;然后,你要准备好一个学术报告,介绍自己的科研经历和科研成果,我当年考研的时候笔试通过以后还需要面试呢,你申请一个教授的职位居然连这个都不准备,难道面试的时候和评委们侃大山不成;最后,你还必须告诉评委,你当了教授准备做什么课题,课题的内容是什么(这事先都得设计好,总不能说当了教授以后,领导一群博士生硕士生边干边想),如果成功了有什么意义(没有意义的课题做它干什么),课题的可行性是什么(就是说你凭什么说你设计的课题会成功),课题的创新性在哪里(总不能简单的重复别人的成果)……我看这一切的一切,孙博士都没有准备好。如果一个校长招聘了这样一个人,对于那些努力下功夫准备这一切的海归来说,才是一种不公平呢。


总之,孙博士的当务之急是把自己的病治好,他在美国做博士后都是有医疗保险的,美国医院应该有责任把他治好;再按照国内申请教授的程序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和其他的海归公平竞争。像某些网络评论员说的,让国家完全满足孙博士的一切要求,这本身就对其他海归不公平。




四、海归回国后应该及时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我有许多的海归朋友们已经回国了,在外企民企的都有,自己开公司的也有,更多的还是在高校和研究所里任职。其中一些人对回国的生活很满意,但是也有很多人都在抱怨,抱怨国内的物价贵、环境差、治安差、市民素质低等等,这些都是事实,但是抱怨归抱怨,日子还得过下去不是。


首先,海归们不要总拿国内的不足之处和国外比。最近我回了一趟国,发现国内的物价,包括食品和衣服,和美国其实差不多,而收入呢,国内一个普通的正教授也比不过美国的博士后;要是提到房价就更不得了了,在美国芝加哥三十万美元可以买到一栋别墅,在上海呢,市区里顶多买个70平米;要论自然环境就更没法比了,在美国一阵风刮过来不带一点灰尘的,在上海窗户关得紧紧的清早起来还是一层灰;国内的什么食品卫生问题、市民素质问题、交通安全问题、公务员的态度问题等等就别提了,提了上火。

但是反过来想一想,咱在国外不是也抱怨吗?抱怨语言交流的障碍、抱怨文化的差异、抱怨没有亲情和朋友、抱怨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娱乐、抱怨找不到家的感觉、抱怨遇到透明天花板老是升不了职等等,所以咱们最后还是决定回国了。海归们在这一点上要调整好心态,不要在美国想着中国的好处,到了中国又想美国的好处,这天底下的好处不能让咱一个人全占了是不是。


其次,海归们对于回国的待遇,不要横向比,而要纵向比。什么意思呢?要知道中国目前的大环境是经济发展的越来越快,与国外的差距越来越小。对于科研界的小环境也是如此,与国外的差距越来越小,就拿本专业来说吧,凭孙博士目前的成果,10年前回国绝对是系主任级别的人物(见本人最近的一篇原创),5年前回国也能拿个百人计划、长江学者之类的,现在回国也就是个普通的教授或者副教授,再过5年,也许只能勉强够得上副教授了。所以啊,千万别把自己回国后的待遇跟几年前回国的师兄们比,跟最近一起回国的同学们比比就可以了。


最后,强调一点,海归们不管在中国也好,在美国也罢,只能是自己去努力适应社会,绝不能苛求社会来迎合自己。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在美国,你必须克制自己闯红灯的念头,否则会被人瞧不起;在中国你又必须学会跟着大众闯红灯,否则会寸步难行。



平心而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对海归的政策还是倾斜的。最近看到一个统计说30年以来有37万留学生学成后回国,如果国内给海归的待遇不高,怎么会有那么多海归回国。根据我的亲身经历,如今的大学和研究所,教授副教授级别的基本上都是海归;以前海归只选择大城市的名牌大学,但是近几年海归们已经向二流大学发展了,甚至有的海归去的还是经济一般的地区的大学。当然海归们对国内科研发展也是功不可没,统计表明中国的两院院士有80%都是海归出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