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十九回 石破天惊朝臣说襟抱 燕语莺啼野老叙天伦 第十九回(6)憧憬天伦

bjunqing2008 收藏 0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十九回(6)憧憬天伦 也是机缘巧合,让他在穷途末路之时结识了杜民生。两人同病相连,思路相投,才共同努力在武汉搞起了惠达鱼粉饲料公司。两个人虽然都是穷光蛋,身上一文不名,却都在鼻子之下长了一张巧嘴,鼓舌如簧,竟然把几位财大气粗的朋友给说活了心,这才堂而皇之地当起了打工崽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九回(6)憧憬天伦


也是机缘巧合,让他在穷途末路之时结识了杜民生。两人同病相连,思路相投,才共同努力在武汉搞起了惠达鱼粉饲料公司。两个人虽然都是穷光蛋,身上一文不名,却都在鼻子之下长了一张巧嘴,鼓舌如簧,竟然把几位财大气粗的朋友给说活了心,这才堂而皇之地当起了打工崽式的民营公司的老板。现在一炮走红,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顿时让二人有了重新脱胎换骨的感觉,觉得自己也是个有钱人了!

柳云涛由于家庭经济拮据,原本想让女儿大学毕业之后尽快去找个工作,好挣钱补贴家用,再培养儿子上个技工学校就满足了。因为一个大学生培养出来没个十万八万的根本就托不到头,这笔钱实在不知道能到哪个山头上去找?所以就只能委屈儿子退而求其次上个一般的中专学校了!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人的想法再高又什么用呢?

可眼下想想,这个奋斗目标就有点太低了!现在的大学生就业求职这样困难,不但工作不好找,找到了工作也挣不到几个钱!而且各大城市的房子又贵的吓人,动辄一平米就是几千元甚或超万元,上哪儿去给他们弄这么多钱买房子呢?

再者说,培养孩子上学就如同搞企业一样,输血不如造血,就是想办法给他(她)们买房子交了首付款,这工资收入一低,他(她)们今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还不如用现在挣到的钱培养他(她)们都去上个研究生,毕业之后工资也会高些!。如果日后孩子们的本事大了,挣钱多了,整个家庭的日子不就好过了吗?家庭的可持续发展的能力不就强多了吗?

柳云涛心里想着,又在做进一步的盘算:女儿再有半年就要大学毕业了,要再鼓励她去考取个硕士研究生!儿子再有几个月就要读高中了,要想让他考取个名牌大学,就得提前做准备,必要时可以花钱请个家教!反正自己已经赚了钱,拿出个三万五万也不算什么,为什么不把家庭的奋斗目标定的高一点呢?

他又在心里盘算着,过去因为家里穷,女儿上大学时连个手机也没给买,给家里打电话经常要去找公用电话打,有时还要借用同学的手机打,让女儿怪难为情的。有时想女儿了,都不知道朝那个电话打才能找到她?就是大学生宿舍有寝室电话,哪如有个手机打电话方便?一想女儿了,就可以随时打电话聊一聊!想到这里,决定春节后回到公司,先去支点钱给女儿买个手机,也好让穷怕了的女儿高兴高兴!

又想到儿子再有三年就要上大学了,等上大学时要好好给他包装包装,不光要给他买手机,还要给他买部电脑;有了电脑就可以让他在温习英语时连听带看,学习效果会更好些。没有钱的时候要找这么点钱就如同扛山似的,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今后手头有了钱,花个万儿八千的算得了什么?说什么不能再让儿子受委屈了!

又想想家里的房子实在是太破旧了,已经是十几年以前的老房子了,虽然是个三居室,却只有八九十平米,连个客厅都没有,建筑结构极为不合理。让朋友到家去看看,自己都觉得寒酸。现在几年不见,仍在党政部门工作的同事朋友们,凡是有点实权的都住进了二百多平米的复式楼,最没本事的也住进了一百五六十平米的大房子。而且都是新式门窗,漂亮极了。计划着等算下帐来了分了钱,把老房子卖了,再添个十万八万的换套新房子,让在家里留守的老伴也好好享受享受!

柳云涛坐在大巴车上一路想着,心里越想越高兴,直觉的自己的人生道路前面一片光明:毕竟自己的手里现在有了钱啊!

眼见得大巴越过天津的外环线,离自己的家乡梁州越来越近,柳云涛又把纷乱的思绪转到了杜民生的身上:我的杜老弟已经飞回武汉了吗?他这次‘鞭敲金蹬响,旗奏凯歌还’得胜回朝,会不会受到常建军、欧阳荣等人的夹道欢迎呢?


坐在万米高空的飞机上,杜民生也和柳云涛一样,在努力编织着自己美丽的家庭梦想。

下岗六年来,他连一文钱也没有给家中做过贡献,全靠妻子于淑英一个人微薄的工资来支撑着这个摇摇欲败的家庭。就连他三年前闯大武汉带出来的五百块钱,都是从于淑英的手里抠出来的,想到此处,他甚感汗颜。要不是青梅竹马的夫妻,恐怕这“婚”要“离”上几次了。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在泱泱大武汉,因为下岗吃不上饭养不了家而导致离婚的家庭多如过江之鲫,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他本来是于淑英心中的“偶像”,可“偶像”一经打碎,还能有什么价值呢?一个过江的“泥菩萨”连自身都难以保住,谁还会来烧香礼拜呢?

他想着这次回荆州老家,一定要给年迈多病的父亲多买点营养补品,这在过去是有心无力,这回该得还还帐了。又想着给在老家的弟弟,弟妹多留点钱;父母是大家的,不能够光让人家在家干受累,自己一年到头见不到个影儿,只有在钱上多少找点平衡了。春节马上就要到了,娇乖的女儿怕是在家里已等急了吧?这次回家一定要给她买几件漂亮的新衣服,让久盼的女儿也高兴高兴。最重要的是要支两万块钱交到于淑英手里,让她心里踏实些,别让她和女儿在家里苦煎苦熬的了!

忽又想到,自己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交劳动保险金了,原单位早已关停,根本就没得指望;自己一直在外漂泊,连正常的一日三餐都保证不了,想交也没钱去交,已经拖拖拉拉欠交了六七年了,这回该去给补交齐了。不然的话,到老连个退休也混不上,得给妻子女儿增加多大的负担哪?

想着想着,自己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娘的,还想这些烦心事干什么?等以后多赚些钱,在东湖边上买套大房子,把父母妻儿全都接来武汉住,让他们也来享受享受大都市的繁华生活,不就都解了吗!”

眼见的飞机在天河机场上空盘旋,马上就要降落了,一股欣喜的热浪突然冲击上他的心头:这一回常建军、欧阳荣、陶玉清这些老家伙,要知道这一单鱼粉做下来每个人都能分上好几十万,还不都得乐颠了!他在猜想着,自己回到公司后定然会受到英雄凯旋式的热烈欢迎!说不定又得大醉上几场!


由北京到梁州有二百多公里的路程。柳云涛乘坐的长途大巴跑了三个多小时才赶到终点站。其时已过下午六点。刚刚走出客运站,柳云涛就给老伴王淑芹打去了电话,问给自己包的一兜肉丸的羊肉饺子包出来没有?

因为在北京出发之前,他就已经给家中打过电话,要老伴包顿饺子犒劳犒劳他这个有功之臣,说自己下午一准会到家!一扎脚子在武汉呆了大半年,天天吃那种硬邦邦的大米饭,他早就吃烦了,实在是太想吃点家乡的面食了!

王淑芹比柳云涛小两岁,属兔,时年已经五十出头。年青时,两人是经人介绍而结合在一起的。他们虽然没曾象时下的情侣那样爱的死去活来,却相敬如宾地在一起生活过了二十多年,属于那种传统的和睦家庭。

王淑芹年青时长得很标致,瓜子脸,柳叶眉,肤色又白,身段又苗条,又会打扮,是当时当地出了名的“小精精”,时下她虽已年过半百,当年的风韵犹存。她天性温良贤淑,又有主见,勤勉治家,是个非常精明的当家人。

象当代中国的许多家庭一样,柳云涛虽然在户口簿上登记的是户主身份,而实际上在家庭内部是屈居二把手的。他常年在外打拼,实际上也顾不到家。由于一家四口人,柳云涛和女儿柳莺常年不在家,家中只剩下了王淑芹和正在上初中的儿子柳晓,所以王淑芹实际上就成了家庭“留守部”的“部长”!

她的这个“官衔”经柳云涛首倡叫起来之后,久而久之便在亲戚朋友的圈子中叫响了。有这么一位精明能干的贤内助在家里主持日常工作,柳云涛长期在外打拼,心里就塌实多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