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


方俊天和李斌他们告别之后,他带着特种兵战士,径直前往沈阳城。

化装成平民的特种兵战士把武器埋在城外的一颗大槐树下,他们身上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前往沈阳城。

到了城外,遇见看门的警备队伪军,那些伪军的警惕性很差,把他们当成是做生意的,于是敲诈了方俊天他们花了几个银元就把他们放入城内。

高宏涛的妻子叫阿梅,住在铁西区一处工人宿舍内,她是沈阳兵工厂的一名财务人员。

铁西区,是沈阳最大的工业区。经过老帅多年的经营,铁西区成为一个兵工基地,也是中国最大的兵工基地之一,同汉阳兵工厂,巩县兵工厂,上海兵工厂并称为中国四大兵工厂。可是沈阳被日本占领之后,这里尚未完工的大批德式武器,被用来装备给了伪军。后来,这里又生产出大量日式武器,包括三八式步枪,九二式重机枪和歪把子机枪等武器,被用来屠杀中国人!

沈阳兵工厂非常大,有造枪厂,造炮厂,弹药厂,铸造厂,机床厂,机械厂等工厂。高宏涛没有提供阿梅的照片,方俊天他们又不是当地人,要在偌大的铁西区找到阿梅,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方俊天一个人拿着地址,到处去询问,终于在一家店铺问到了阿梅的住址。

入夜之后,方俊天和三名特种兵战士来到阿梅的小院门口,他敲了敲门。

“谁啊!”里面传来一声女人的声音。

“我是高洪涛的朋友,来看看嫂子的!”方俊天回答说。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大约三十五六岁的美貌女子出来开了门,她看了看方俊天他们,她不认识这些陌生人,于是问道:“各位那么晚来找我们干吗?”

方俊天回答说:“高宏涛在鸡宁那里,托我们带些礼物给嫂子您。”

阿梅将信将疑的看了看方俊天:“那你们把东西给我吧,我拿进去就好了!”

方俊天见阿梅不肯让自己进来,于是转头对身后的三名战士递了一个眼色。

突然,一名战士猛地捂住阿梅的嘴巴,把她拖进小院内。方俊天和另外两名战士也一闪身,马上进入小院内,在最后的方俊天随后就关上房门。

屋内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男孩子大约十五六岁的模样,女孩子大约十二三岁的模样,都长得十分清秀。

他们看到自己的母亲被人劫持,大的那个男孩子刚要张嘴喊叫,却被一名特种兵战士捂住嘴巴。那个小女孩吓得要哭,也被另外一名战士捂住嘴巴。

方俊天关上门之后,走进屋内在炕上坐下,他看着惊恐的阿梅和那两个已经吓得流出眼泪的小孩,轻声对他们说:“嫂子,侄子侄女,你们别怕,我们不是坏人,我保证不会伤害你们的。”

方俊天又接着说:“嫂子如果相信我们的话,就点点头。”

阿梅嘴巴被堵住,喊不出话来,她惊恐地睁大眼睛,看着方俊天,看他确实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于是她用力点了点头。

“嫂子,是这样的,您知道鸡宁的情况吗?”方俊天问道。

阿梅又点了点头,见状,方俊天又继续说:“是这样的,我们是义勇军战士。你的丈夫高宏涛已经答应愿意帮助我们,可是他担心若是帮我们,你们会被鬼子所害,所以希望我们把你带到他的身边他才放心。”

听到方俊天这样说,阿梅用力摇了摇头。她是很想说“你们这些土匪”的,可是嘴巴被一名战士死死的堵住,根本就喊不出话来。

要知道,当年东北受到日本的奴化教育,很多东北人还真的把义勇军当成是土匪,却把日本人当成是剿匪的正规军,是来帮助自己的。

方俊天很清楚,阿梅为什么不肯答应,于是他耐心的劝告说:“嫂子,小鬼子占领我们东三省,他们对我们进行奴化教育,我们连中国人都不能自称,我们成为满洲人!我们的孩子又怎么样?他们在学校里被强迫学日语,还要被日本的小孩欺负!我们难道能一直这样过着亡国奴的日子吗?”

方俊天这番话说得那两个小孩有点动容,两个孩子用力点了点头。要知道,方俊天说的都是实话,这两个孩子在学校里读书,自从日本人来了之后,就换了一个日本校长,学校内还被派进来几个汉奸老师。从此,中国的孩子在学校就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他们被强迫学日语,学不好了,还要被日本老师毒打。下课的时候,日本小孩围殴中国孩子,当中国的小孩反抗之后,却又要遭到日本老师的一顿毒打。那样的苦日子,何时才是一个头呢?孩子年龄虽小,却明白这个道理。

“这就对了!狗日的小鬼子就没有把我们当成人看待!他们要我们亡国灭种!是中国人的,都应该站起来反抗!”方俊天说话的声音很低,却很有分量。

那两名战士见到小孩已经不再惧怕他们,于是对那两个小孩说:“孩子,别怕我们,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叔叔这就放开你们,你们别大声出声。”

两个小孩点了点头,那两名战士便放开捂住小孩嘴巴的手。

懂事的男孩子走到母亲面前,他掀开自己的上衣说:“娘,您看,俺身上的伤,就是那些狗日的打的!前几天,那个可恶的小胖子带一群小鬼子欺负我们,俺还手打了他,就被校长吊起来毒打!他还威胁俺不能和家里说。”

小女孩也走到母亲的面前说:“娘,女儿在学校,也被那些小鬼子欺负,他们揪我的头发,把毛毛虫放到我身上,呜呜……”说着,小女孩就哭了起来。

那名战士掀开小姑娘的脖子,只见上面一大片红肿的,他禁不住心疼的摸了摸孩子的头发,嘴里骂了一句:“狗日的!等到以后打下沈阳,那些鬼子小孩也不能放过!真他妈的太可恶了!”

男孩子也哭起来:“俺被校长打了后,第二天小胖子又带一帮小鬼子找到俺,把俺的头压在地上,逼俺去吃狗屎……”

阿梅流下眼泪,那名战士见到起到了效果,于是放开她。

被放开之后,阿梅伸手搂住两个孩子抱头痛哭。

“嫂子,侄儿侄女,你们都别哭了,如果不想再当亡国奴,就跟我们走吧。”方俊天在一边劝阻他们三人。

阿梅抬起头说:“就冲着我的孩子,我跟你们走。”

“太好了!我们连夜就走!要不然就来不及了!这样,我们会带上你们去柳河的,到时候,你丈夫和我们师长会在那边同我们会合。”方俊天说道。

阿梅和那两个孩子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物品,便跟着方俊天他们,离开自己的小院。

门口早就停着一辆三菱七座小客车,这辆汽车是一名特种兵战士偷来的。方俊天他们带着阿梅和孩子们上了汽车,开车的战士便启动汽车,向沈阳城东面的方向风驰电掣疾驰而去。

奉天东城门口,几条穿着夜行服的黑影正趴在一座屋顶上观察附近的一切。

突然,一个人说了句:“他们来了!”

街上出现一辆三菱小客车,那正是方俊天他们的汽车。

“动手吧!”另外一人说了句。

这几个人,正是方俊天手下的战士。他们见到方俊天马上就要出城,便开始动手。

战士们悄悄从屋顶滑落到地面,一名伪军士兵坐在城楼台阶上打盹,突然一条黑影出现在他的背后,只听到“咔嚓”一声,这个伪军士兵的脖子被扭断。

另外一条黑影如猫一样悄然无声飞快的上了城楼,他拔出一把利刃,一刀刺入站在城楼上的一名伪军的后心,刀子从肋骨间隙刺入,直扎入心脏,那名伪军士兵连一声都没吭,就当场毙命。

城楼内,一个班的伪军士兵正在呼呼大睡,这名战士走进去后,一刀一个,把里面那些伪军全部送上西天。

门洞内,还有两名伪军士兵,也是在顷刻间就被人全部干掉。

随后,进入门洞的战士打开城门,上了城楼的那名战士则放下吊桥。

三菱小客车冲过来,飞快的冲出城门,向郊外风驰电掣疾驰而去。汽车在掩埋武器的大槐树下停下,方俊天他们取回花机关和毛瑟手枪之后,汽车又一路向清原县城的方向高速飞奔。

城内的那几名战士在消灭伪军之后,也纷纷离开奉天城,然后取回武器,并连夜突袭了一个伪军养马场,夺得战马之后便向着清原的方向撤退。

天还没有亮的时候,方俊天他们驾车先行抵达清原县境内,在进入山区之前,他们丢掉汽车,进入山林中等待后面的战士赶来会合。

天色渐渐亮起,后面的战士骑着马赶到,两股力量会合之后,便进入山区,向柳河方向撤退。

当这支小队伍离开清原县境,进入到吉林省边境的时候,却遇见一件麻烦事:前方有日伪军的一个岗哨!

“妈的!我们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个岗哨,怎么回去的时候就有了?”方俊天远远看到那座岗哨,他气得大骂了一句。

方俊天不知道,这是因为日本增加在东北的兵力,因此,日本人在短短的十多天之内,进入东北的兵力就增加了三个师团。由于兵力逐渐充足,日本人便开始对所有的要道进行封锁,并准备集结重兵,企图一举消灭在东北境内的各路抗日武装力量。

见到退路被堵死,方俊天便盘算着自己要如何撤回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