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九章 黑虎掏心捣中军 追地风波扫倭尘 第十九章(6)火烧连营

bjunqing2008 收藏 0 7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南寨门外的围歼战从一开打就打得别开生面,令人瞠目!


秦二虎一接到邹同义的飞鸽传书以后,当即就率领着海防大队的八百多渔家子弟上了路。他是个老行伍,对行军打仗颇有心得,深知沙场血战最要紧的就是要保持有充沛的体力。

他算计着,自望子岛至金沙镇有百十里的陆地行程,若是等到夜幕降临再长途奔袭,一来是时间上没有保障,二来是到时候战士们的体力也不好恢复,所以便赶着提前出发了。

经过大半天的急行军,日暮时分队伍便赶到了金沙镇以东的八里庄。在把村子四周严密封锁以后,他立即安排打火做饭,让战士们饱饱地吃了一顿大饼和猪肉炖粉条子,然后便安排就地休息了下来。

日伪军虽然在整个冀鲁边区展开了大规模大范围的扫荡,可在边远的沿海一带还没有来得及下手,虽然是在大白天行军,他们的军事行动并没有为扫荡的日伪军所察觉。

二更过后,他把雷振海、秦大虎、秦三虎等几个心腹弟兄都给招了上来,把作战部署交代清楚,便带着队伍悄悄地向着金沙镇的南面摸了下去。

到月上中天的时候,他们早就在日军营地的外围把进攻的一切准备工作都安排停当了,八百多精神抖擞的战士摩拳擦掌,引弓待发,就等着攻击的信号升起发动进攻了!

雷振海在帮助秦氏兄弟劫夺了日军的海鸥号军需运输船以后就入了伙,成了秦氏一伙的二当家。在接受华北民众抗日救国总会改编成立了海防大队之后,他自然而然地就荣任了海防大队的副司令。

他由一个受人役使的船老大转变成为一支抗日部队的当家人,这是他自己都未曾料到的。不过,他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且对国家大势不甚了了,抗日救国的决心还是非常坚定的。


一个将军一个令!秦二虎并没有采用常规的偷袭战术,一上来就指挥着战士们大刀阔斧地冲进日军的营地展开近身搏杀;而是在一见到城头上升起流星箭的总攻信号时候,指挥着手下的战士向日军的营地发射开了“火箭”。

这种“火箭”既不是今天传送卫星上天的火箭,也不是现代战争中所用的火箭弹,而是后汉三国赤壁鏖兵时所用过的最原始的弓箭。

在这种“火箭”的箭头上绑缚的是鱼油、硫磺、焰硝等物,一经燃着就会腾腾地燃烧起来,形成一个大火球,延时性忒强,急切间很难扑灭,遇着易燃之物马上就会连成一片大火。

这样的“火箭”在战士们出发时早就准备好了。现在由八百多个壮士一齐发射,轮番射击,上千个火球一起燃发,不大一会儿的工夫就把日军的营地给烧成了一片火海。

一听到金沙镇的周围响起了密集的枪声,正在酣睡的鬼子兵知道土八路又在开始偷袭进攻,一个个爬起身来就往帐篷外面钻。他们一来是要探察敌情进行反击,二来是要按照伍代雄介事先下达过的命令在危急时刻相互救援。

可是,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一等他们从帐篷里刚刚露出头来,就像是下冰雹一样从半空里落下了数不清的大火球。

在这个时候,人一被火球粘身,全身的衣服就会燃着,钻回帐篷里又会陷入到更为猛烈的熊熊大火之中,呆在帐篷间的空地上又有数不清的火球向下落,又那里还顾得了许多。情急之下,好多鬼子兵嗷嗷怪叫着,像被捅了窝的马蜂一样在帐篷间乱窜了起来。


——这正是秦二虎等人期待的结果!


这个时候,秦二虎又兴致勃勃故技重演,交替着用两支三八大盖儿打起了活靶子来。他凭借着火光映出的影象,一枪一个,专瞄着手握着指挥刀的鬼子军官下手;还不时地寻觅着在火光下显露出的鬼子机枪射手进行点射,过了不大的工夫,那些露头露脸的家伙就让他给敲打得差不多了。

他手下的八百多个战士也学着他的样子,在雷振海、秦大虎、秦三虎等人的指挥下,从东、西、南三个方向对日军的营地展开了密集的射击。把营地上的鬼子兵给打得晕头转向,一时间竟搞不清该怎样应对才是。

——若然是有大刀队的战士冲上来厮杀,他们就是再不中用也能够抵挡上一阵子,而现在他们就是想做刀下之鬼都没有了资格!


在秦二虎所部的战士们施用火攻打活靶子的时候,许耀亭也在南寨门上指挥着城头上的战士对刘殿臣的伪军营地站开了炮击。

在南寨门下参加围城的伪军是由沧县调过来的刘殿臣所部。这部分伪军主要由当地投降日寇的绿林武装组成,有好多人都是邹同义、吕景文的老相识。这些人不仅单兵作战经验丰富,其中也不乏武林高手,直接用对付日军夜袭近战的老办法去歼逐他们并非善策。

自打李修山进城交流过军事情报以后,邹同义、韩德平、许耀亭、吕景文等人针对刘殿臣所部的作战特点,制定了因人而异的战斗部署,决定先用掷弹筒进行中心开花式的轰击,将其队伍打乱,灭其锐气,然后再实施实兵突击,以期收到出其不意的打击效果。

因为手上的掷弹筒炮弹有限,这两天与日伪军交战始终没有动用,要得就是把这些“好钢”用在刀刃上,现在正好给其找到了最好的用武之地!

城头上的十多个掷弹筒一起开火,专门瞄着刘殿臣所部的伪军营地攻击,就在秦二虎等人率领着手下的战士对日军营地展开火攻不久,便把刘殿臣所部伪军的营地给炸成了一片火海。

刘殿臣原本是想组织手下的人马冲向日军营地救援的,可是一见到熊熊的大火烧起,心生畏惧,不由得迟疑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刻,他所在的阵地上一颗颗炮弹落地爆炸了起来。

抗日救国军在这两天的反击作战中没有打过一发炮弹,最威猛的火力也不过是重机枪,他根本就不曾想到城里的土八路还会有这种厉害的大家伙,一时间举止失措,赶快招呼手下的人马进行还击。

可是,让从天而落的炮弹这么一炸,满营中硝烟四起,把好好的建制都给打乱了,手下的伪军净顾着逃命,谁还来听他的瞎指挥,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就在伪军在炮弹的爆炸声中争先逃命的时候,邹同义又指挥着从西寨门里悄悄开出来的八辆大卡车耀武扬威地冲了上来。这八辆大卡车每辆车前面的保险杠上都横立着一盘平地用的圆盘耙,耙盘上乌黑尖利的铁须钩都向外张着,只要一被它给挂着非得给穿出透明的窟窿不可。

在南寨门外大都是做打麦场用的坚实之地,大卡车在上面开起来比在平展的柏油马路上都顺畅;这八辆大卡车加足马力向前横冲直撞地这么一冲,又岂能是人力所能够阻挡的住的,把刘殿臣所部伪军给冲得七零八落,碾得遍地都是,哭爹叫娘地喊成了一片。


许耀亭在城头上看到这种混乱的场景,大开寨门把吕景文等数百名手擎着大刀长枪的抗日救国军战士给放了出来。这些生力军早就已经憋足了劲儿,一冲出寨门就喊杀连天地向着乱窜的伪军扑了上来,一顿砍杀就把伪军给逼得像潮水一般一路向西南方向退去。

吕景文手中挺着一管梅花枪,旋舞成一团寒光,东刺西杀,一路猛进,如挑腐谷败草一般,把身边已成惊弓之鸟的伪军给刺翻了一大片。他冲着冲着,就见到一个铁塔似地黑大汉横在前面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沧县伪军司令刘殿臣。老友相见,分外尴尬,吕景文禁不住揶揄道:“刘老四,你不在沧州城里呆着享清福,跑到这金沙镇来跟我们捣什么乱哪!”

刘殿臣气呼呼地高叫道:“姓吕的,你不要逼人太甚,咱们都是一个藤上的歪歪瓜,谁不知道谁呀?瞧你刚戴了几天土八路的破帽子就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吊样子了,你这又是炮又是耙的,这不是要把人都给赶尽杀绝吗!”叫罢,他把手中的大砍刀一抡,当头一刀就劈了下来。

吕景文见他来势凶猛,当下不敢怠慢,伸手一招“举火烧天”就把枪杆给递了出去,待枪杆扬起在半空中又顺势向下一划,贴着刀背就斜压了下去。

随之踮步向前一旋,左手一顺枪杆使了一招“倒撞金钟”,疾风般向着刘殿臣的胸窝戳了过去。这一招是攻敌之所必救,极为凶险,别看用的是枪杆儿,若是给他一击得中,就是不死也得戳个透明的窟窿。

那刘殿臣也是个江湖上成名的刀客,刀法娴熟,他当头一刀下劈的时候就预留了变招,一见吕景文一招“倒撞金钟”使出,一个撤步把腰一闪,就让这一招给戳了个空。然后他把手中的大砍刀在掌中一拧,一招“顺水推舟”便平平地削向了吕景文的脖颈之间。

吕景文见到刀光一闪,立即藏头缩颈把枪把一压、枪尖一挺,来了一招“拨打连环”,把刘殿臣的大砍刀给荡了开去。于是两个人各逞绝技战在了一处。

转瞬之间,两个人便拆招换式战了七八个回合,眼只见一个把刀使得出如泼风撒雨,一个把枪使得似怪蟒翻身,攻防交替,闪展腾挪,各有节度,一时间战了个平分秋色,半斤八两。

正在两个人凝神酣斗之时,只听得圈外有一个洪钟般的声音高叫道:“刘老四,你今天在哥儿们这里讨不了便宜去了,识相的就快点走人吧!李三秃子早就让我给赶跑了,你也不看看你手下的兔崽子们还剩下几个会喘气的?你还涎皮赖脸地瞎支巴个什么劲儿呀!”

刘殿臣一听大惊失色,赶紧跳出圈外甩首一看,只见邹同义手里托着一柄八卦滚手刀,正冷眼看着自己。再向四周一打量,自己手下的人马都已经给赶得七零八落地抱头鼠窜,不由得心下一寒。

看眼下这局面,单单一个吕景文他都胜不了,如果再不识趣,恼得邹同义再下了手,他非得血溅当场不可。明知道邹同义呵斥于他是给他一条生路,于是涩声应道:“谢邹兄网开一面,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弟兄后会有期!”抱拳一拱,便飞身向黑暗处窜了下去。


就在吕景文与刘殿臣酣斗的时候,秦二虎等人已经把残余的日军给杀散,又向着大队的伪军杀了上来。八百多个勇士个个手握渔叉似捕食的猎豹一般在伪军的阵地上给搅了个天翻地覆,又与吕景文、邹同义手下三支人马合兵一处,把逃窜的伪军给赶了个风卷残云!

一与秦二虎照面,邹同义便大笑着赞叹道:“五弟真是好手段,你这一把大火烧得真是厉害,比陆逊的火烧连营还要顶用,可省了我们不少的手脚!”

秦二虎笑呵呵地应道“二哥和三哥也够邪乎的,连大卡车都让你们给当战车用了,谁见过这样怪异的大阵势呀!”

几个弟兄正在寒暄着取笑,就听得在东寨门外喊杀声一阵紧似一阵,撼人的战鼓声直上云霄。吕景文猛然醒道:“咱们哥几个别光顾了在这儿高兴了,赶紧过去给老庄他们去帮一把吧!”招呼着得胜的人马又向东寨门外杀了过去。


天上星斗阑干,地上战火飞溅,交织成一幅壮丽绚烂的夜景,奏鸣起一支雄壮的战斗进行曲。一场血火交织的战斗徐徐落下了帷幕!

在庄青山、易树林、汤敬渊、孟光明、董卓然、袁天雄、韩德平、康洪恩、吕信文、张铁匠、邹同义、吕景文、秦二虎、雷振海等人催动着各路人马的分进合击之下,心存侥幸的臧天星见到大势已去,只好灰溜溜地夹着尾巴跟随着溃退的大队伪军逃向了娘娘河畔。


一场星月下的血战大破了日伪军精心布设的铁桶阵!



——烈火照天追夜风,恰似彝陵烧连营!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