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发现张学良口述录音 原话: 都是女人追我

jianghuisioc 收藏 6 699

录音带:“我从来不追女人的,很少,没有。可以说一两个女人我追过,其他的我没追过。都是女人追我。”——张学良


近日,张学良口述历史录音带惊现沈阳的消息一经传出,就在辽沈史学界掀起了强烈反响。这些被史学家鉴定为“稀世珍宝”的录音带,一共有11盘,内容包括张学良一生的传奇事迹。11月18日,本报记者采访了录音带的收藏者朱洪海,了解了有关张学良录音带的相关内幕。


11本珍贵录音带的诞生


朱洪海是沈阳春风出版社的编辑,他向记者介绍,“张学良口述历史”的录音带是唐德刚先生录下的,唐德刚先生是民国史专家,从20世纪50年代就开始进行口述史工作。他曾为李宗仁先生整理、编写过口述的《李宗仁回忆录》,也为很多著名人士整理过、编写过历史回忆录。


朱洪海回忆,1990年唐德刚先生因私事去台湾,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张学良要请他吃饭。次日,两人在台北来来大饭店见面,张学良直截了当地说明他请唐教授到台北见面的目的。他说:“我看过你写的《李宗仁回忆录》,很欣赏你的文章。我想请你也帮我写一本回忆录。”唐教授高兴地答应了,于是,这“历史的声音”就有了诞生的可能。


新获自由的张学良初到美国,唐先生开始为张学良录音,主要以张学良讲述为主,唐先生进行了录音。一共录了11盘录音带,听上去大多是在餐桌上进行的,有的录满了,有的只录有一半,每一段谈话,都是随兴而发,有时说了几分钟,又跳到另一个话题上去了,彼此全无联系,但越是这样,其实内容也就越丰富,尤其张学良的口音,一口地道的东北话,有时候讲出来的地方土话,有的段落似乎在座的人还不少,于是有的时候就听得很郁闷,因为大家都在说话,听不清楚张学良在说什么。


录音带拷贝是如何到沈阳的


朱洪海谈到获得录音带的过程,感慨万千。


有一次,他偶然间在报纸看到一条消息,内容为:“在张学良先生101岁诞辰之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按照他生前的遗嘱,将他捐赠给该校的私人信件、日记、收藏片,以及他口述的回忆记录等文物公诸于世,供学者和公众阅读,研究之用。”这个消息给他带来了灵感,于是产生了根据张学良的口述录音带,为其编辑成书的念头。


于是,他通过朋友间接地找到了当时为张学良做口述回忆的唐德刚先生,向他说明了意图。唐先生思考再三,认为这个创意很好,就同意了。过了不长时间,唐德刚给朱洪海寄来了张学良先生珍贵的11盘录音带,当然是拷贝过来的。就这样,珍贵的张学良口述历史录音带传到了沈阳。


历史学家评价:罕见的“稀世珍宝”


辽宁大学历史系教授,著名史学家邢安臣教授高度评价了这些录音带。他认为,张学良先生36岁失去自由,他的所有信息对于大陆来说基本上属于封闭状态,事实上他给大陆留下的资料确实很少,外国有一些,但是国内的并不多,文献还有些,声音的更是少之又少,那么现在在沈阳惊现的录音带就属于非常罕见的 “稀世珍宝”了!


据邢教授说,曾有人在哥伦比亚大学看见和这个基本上一样的录音带,至今在哥伦比亚大学收藏着。可见其珍贵的价值和意义。他认为这些本录音带对于研究张学良的生平历史,对于研究当时年代的历史,很有意义,将成为非常重要的参考资料。


录音中的历史回忆


张学良是名人,但是真听过张学良畅谈的没剩下几个人,尽管电视台播出过,也不过是很有限的片断。而在录音带中接受采访时的张学良,应该有90岁,说话中气十足,若不听其内容,仅听他讲话,和东北那些聚在树下打扑克、下棋的老爷子没有两样。


回首百年,张学良是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人物之一。不抵抗的罪名令他几成民族公敌;西安事变促成了抗日统一战线,他自己却从此被幽禁半个世纪,也因此赢得了世人的敬重。


张学良谈军事才能


录音带:“因为我和父亲的关系,不但于东三省,甚至于世界都发生了变化,不是我当军人,不是我管东北,也没有这些,说起来太多啊!我说是上帝的旨意。”——张学良


张学良年轻时就晋升为陆军少将,虽然几次的升迁和他老爹不无关系,但也离不开他自己的学习和努力,也说明他是有领导和军事才能的。第一次直奉战争在山海关一线成功阻击了直军;第二次直奉战争主攻山海关,击败直军主力,都证明了这些。


张学良谈感情


录音带:“我从来不追女人的,很少,没有。可以说一两个女人我追过,其他的我没追过。都是女人追我。”——张学良


张学良一直都以“自古英雄皆好色”的口气评论自己,评论自己身边的女人,不知道是自嘲还是幽默。但是,不能不提一直相伴他到老的赵四小姐。尤其是张学良先生失去自由以后,终日由赵四小姐陪伴,直到去世,这个世纪老人的世纪爱情一直被世人传颂着。


张学良谈“西安事变


录音带:“我真怒了,所以我才会有‘西安事变’。我怒了什么呢?我的意思是这么一句话:你这个老头子,我要教训教训你!” ——张学良


张学良多次劝蒋介石联共抗日,并请缨抗战,均被拒绝;在洛阳为蒋介石祝寿时,劝蒋联共抗日遭到怒斥,在西安又与杨虎城共同向蒋面谏,遭到训斥。 1936年 12月11日,再赴华清池向蒋介石哭谏,毫无结果,遂于12月12日与杨虎城一起举行兵谏,扣押了蒋介石,逼蒋抗日,史称“西安事变”。此次事变促使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成为扭转中国危局的关键。


张学良谈人生


录音带:“我的事情是到三十六岁,以后就没有了,从二十一岁到三十六岁,这就是我的生命。”——张学良


九十大寿时回首前尘,张学良认为是“西安事变”终结了自己的一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