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教授是装可怜,老百姓才是真可怜!

拓石 收藏 0 99
导读:武汉大学教授张在元躺在病床上遭到学校解聘,其亲友怒而诉诸网络,引起争议。我认为,其实这位教授并算不上可怜,也不值得大家如此同情。 事实已经很清楚了:这位教授大人与武汉大学不过是合同关系而已,他本人也不过是武汉大学的“兼职人员”,他另外还有自己的公司、自己的事业。如今合同已经到期,而这位教授又无法继续履行这个岗位的职责,武大方面不再续聘不但合法合规,而且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根据合同的约定,这位张教授本应自己承担自己的医疗费用。如今武汉大学已经支付和垫付了大量的医疗费,其本人及家属非但毫无感激之情,反而颠倒

武汉大学教授张在元躺在病床上遭到学校解聘,其亲友怒而诉诸网络,引起争议。我认为,其实这位教授并算不上可怜,也不值得大家如此同情。


事实已经很清楚了:这位教授大人与武汉大学不过是合同关系而已,他本人也不过是武汉大学的“兼职人员”,他另外还有自己的公司、自己的事业。如今合同已经到期,而这位教授又无法继续履行这个岗位的职责,武大方面不再续聘不但合法合规,而且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根据合同的约定,这位张教授本应自己承担自己的医疗费用。如今武汉大学已经支付和垫付了大量的医疗费,其本人及家属非但毫无感激之情,反而颠倒黑白,在网络和媒体上大呼可怜。请问,他真的可怜吗?


张教授从事的是建筑专业,这是一个非常赚钱、甚至可以说是暴利的行业。即使只是老老实实地做一名设计师,这么多年他也应该已经攒下不少家产了。更何况他还有拥有自己的公司,而且号称是跨国公司!当他生病的时候,既然与武大的合同上明确约定由他自己承担医疗费用,他为什么不用自己的公司支付医疗费呢?为什么不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给自己治病呢?为什么非要武大来解决呢?说难听点,这不是耍赖吗?退一步讲,即使他真的没钱救命,他不是还有女儿吗?赡养父母不但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中国法律设定的义务。难道他的女儿只因为已经定居美国,就不用承担赡养父亲的义务了吗?难道有钱没病的时候是爹,有病没钱的时候就不是爹了吗?张教授躺在病榻上两年,医药费是武大出,护理也是武大负责。他的女儿可还在美国逍遥呢!


有人将这件事归结为我国医保制度的问题。诚然,我国的医保制度确实还不完善,问题很多。但这位教授的问题却与医保制度并无直接关系。如果这位教授本人以及他劳动关系所在的单位按时足额缴纳了医保,他的病绝对是有人管的,起码是可以报销一定百分比的费用的。但他长期在国外捞钱(亦有说法称他已加入美国籍),因而事实上已经脱离了中国医保的覆盖范围。即使在与武大建立聘用关系后,他也没有将人事关系转到武大来,因而武大没有义务、也没有途径为他缴纳医保。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怨谁?


人有生老病死,这是自然规律。就中国目前的国力条件而言,国家还根本没有能力实现全民医保,更不可能保证每个人都能有钱看病。这很残酷,但确实是事实。有多少人——特别是老人,特别是农民、下岗工人、低收入群体等这些底层的劳动人民——在罹患重病之后选择了回家等死???!!!这些人可不可怜?有一天我看到一篇文章中写到一个五十来岁的汉子因为没钱治病,家属只能将他接出医院。出院的时候他扒着病床上的栏杆不撒手,不想离开医院,不想过早地离开这个世界。可是没有办法,家属只能哭着掰开他的手把他弄回家。我看到这里眼泪都掉下来了。但是没有办法,这就是中国的现状,而且这样的现状还要持续若干年。我们也都是中国老百姓的一员,如果有一天我们得了一种需要掏自己腰包几百万元换取在病床上维持几年的重病,恐怕也会掂量掂量是不是要放弃吧?毕竟,自己的血汗钱,总要看花得值不值得。


具体说张教授,生了这样的病,确实是值得同情。他当然有权选择尽可能地延长自己的生命——用自己和家人的钱。他如果舍不得这笔钱的话,恐怕也只能含泪选择放弃了,就像千千万万万万千千的其他中国老百姓一样。对于武汉大学在合同约定之外提供的诸多费用和帮助,他和他的家人应该知道感恩,而不是继续赖着武大不放,因为这是毫无道理的。


从武汉大学方面来讲,在张教授因病不能工作之后长达两年的时间里继续向其支付工资、在没有合同依据的情况下为其支付和垫付大笔的医疗费,已经算得上仁义了。两年了啊!请问,我们老百姓请长期病假的,能拿到全额工资吗?我们老百姓住医院却不交住院费,医院不把我们撵出去吗?武汉大学其实已经没有权利继续拿国家的钱、集体的钱、那些本应用于教育事业和其他教职工医疗保健的钱去资助一个经济上相对富裕的海归人士了,武大的领导也没有权利拿公家的钱去做一己私人人情了。这样做,对其他的穷教职工和穷学生是不公平的,因为一口锅里的粥就那么多,你盛得多了,别人的碗里就少了。我们试想一下:跟武汉大学签有这种“自己承担医疗费”的“聘用合同”的员工,应该不止张教授一人吧?这些人也不可能没有头疼脑热,也不可能不生病。如果张教授的医疗费由学校来出,那这些人的呢?又置那些已然签字生效的合同于何地呢?


我们来做个假设:假如张教授不舍得用自己的钱治病,而是向社会求助,会有什么结果?我相信普通老百姓不会给他捐钱,因为他比我们有钱,他的病也没有太大的治疗价值,而我们对他也没有法律义务。同样的道理,武汉大学对他也没有法定义务,也不是钱多得没处花了,我们为什么要强迫武汉大学来做这个慈善家呢?如果武汉大学把本应用于赵院长、钱教授、孙讲师、李同学身上的钱用在这位张教授身上,这对赵钱孙李诸位公平吗?


如果说张教授真的为国家做出了特殊贡献,我相信国家也不会坐视不管。但说真的张教授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他在年富力强的时候离开武大去国外发展、开办自己的公司、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幸福辛勤劳动。我们不也都是这样在名利场中奔波的吗?不管他是在日本、美国还是中国的时候,他的劳动都已经得到了相应的报酬。我们不也都是如此吗?谁比谁更高尚一些呢?既然大家都一样,你凭什么奢望享受特殊待遇呢?


本来只是一件小事,一件有关劳动合同期满终止的小事。当发生劳动合同纠纷时,劳动者完全可以提请劳动部门仲裁,或者诉诸法院。依法办事,这已经是中学生都懂的道理了。张教授一方为什么不这样做呢?我以小人之心猜度一下,估计还是因为自知不占理,告了也只能败诉。于是,他们选择了制造舆论——煽情,装可怜,希望以人情来对抗法律。张教授其实并算不上真正的可怜。那些根本没钱治病的广大老百姓,才是真的可怜呢。这样的可怜人许许多多,而且就存在于我们的身边,甚至我们自己就是。我们不去关心这些真正可怜的人,反而去关注一个完全有实力、有途径走出窘况的教授,岂不是太势利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