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汉冷死街头 小狗默默相伴不愿离开(图组)


流浪汉冷死街头 小狗默默相伴不愿离开(图组)

昨日上午,一名衣衫单薄的流浪汉死在黄石立交桥底。殡仪馆人员抬走其遗体时,与之相伴的狗儿亦步亦趋;人员散去,狗儿蜷在主人原来睡觉的凉席上,神情哀伤。两日来,这是第2例流浪汉死亡事件

流浪汉冷死街头 小狗默默相伴不愿离开(图组)

殡仪馆工作人员正在处理死者遗体,流浪狗在周围徘徊。

流浪汉冷死街头 小狗默默相伴不愿离开(图组)

死者尸体处理完后,流浪狗一直趴在原地不肯离去。


昨日上午,斜风冷雨细密地浇着白云区黄石立交桥,一名男子被发现死在这座桥底。当殡仪馆人员抬走他的遗体时,与之相伴的狗亦步亦趋,直至人们对它挥舞扫帚才却步。


大约两个月前,这名中年男子出现在黄石立交公交站点附近的桥底露宿。来自四川的清洁工王女士发现,不久后,一条浅黄色的金毛犬也出现于此。两者自此相依。白天,男子去捡塑料瓶,从垃圾桶里翻吃的,带回一些给金毛。


五六天前,广州起风,该男子转移到立交桥墩底,这里风小些。跟随他的,是一张凉席、一个曾烧过的竹枕,一张绿色的破布,还有揉起来不如一只枕头大的破棉絮。他在睡觉时,金毛也睡在旁边。


附近的街坊通常可见到这名男子,却不知他的姓名。男子只曾说过他是湖南人。


三天前,该男子步履蹒跚爬过桥底水泥栏,到附近的小卖部买水。“只穿了条裤子,上身瘦得只剩一副排骨”,店主老甄记得,男子佝偻着身子,浑身抖索似站立不稳。


“一看就知是有病”,但具体是什么病,老甄说不上来。


在前日中午,四川籍流浪汉老柴来到他附近露宿时,这名男子已不会说话。老柴发现,该男子已不能进食,只能喝些水,“大小便也拉在被子上了”。而那条金毛,依旧在湿被上温着他的身子。


昨日上午9时15分,王女士路过桥底,看见男子仅穿一件脏兮兮的西装,他坐在凉席上浑身发颤地穿裤子。这条裤子同样也是一条单薄的西裤,很脏,系在上面的皮带还比较新。


10时许,王女士再路过时,发现几名流浪汉已经在围着他看。有一名年轻人报了警。而那条金毛,温驯地趴在席子上发抖,偶尔,去舔他的身子。


下午2时40分,殡仪馆的车驶来,金毛不安地走动着。等男子被抬入一袭白床单上时,金毛就贴上去不愿走。直至工作人员挥舞扫帚,它方呜咽着走开。直至车驶远,它仍立在桥底下张望。


“真是条忠心的狗!”围观的群众说。在人员散去后,金毛依旧蜷在凉席上,半眯着眼睛发抖。桥底几米外的高压房里,流浪汉老柴也在被窝里缩成一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