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人的战火岁月第一部:从御用马夫开始说起》 正文 第八章:造父成功应聘

江南一竖子 收藏 0 1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0.html[/size][/URL] 正当大家不知所措之时,一位士兵将手中青铜剑扔进尚未填土的墓坑中,所有人都明白了,于是所有的武器都被默默地丢进了其中。众人不发一语地将墓填上土,耸立成一座很有王者气象的高墓,一名士兵将用血手书的一声木牌插在墓前,上书:大商故将军之墓。整支军队再一次跪成一片,哭声大起,“大王,将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0.html


正当大家不知所措之时,一位士兵将手中青铜剑扔进尚未填土的墓坑中,所有人都明白了,于是所有的武器都被默默地丢进了其中。众人不发一语地将墓填上土,耸立成一座很有王者气象的高墓,一名士兵将用血手书的一声木牌插在墓前,上书:大商故将军之墓。整支军队再一次跪成一片,哭声大起,“大王,将军,英灵不灭,商族永昌。”

众人哭了许久,收了泪水,站了起来,面面相觑,接下来该怎么办好呢?只见一名士兵卷起手中军旗,大声叫道:“兄弟们,虽然大王与将军不在了,我商军也绝不能投降周人,我回家种地去。要跟我走的,走。”众人大呼:“商军誓死不降周军,自己种地自己吃粮,绝不吃周人一粒粮食。”众人按照前后队列离开霍太山,时不时有人流着眼泪回头望着背后那座高耸的墓,直到消失在视线中。从此在霍太山附近,多了一个村庄,他们自给自足,从来不与山外的周人交往。村中有一座祠堂,里面巍然立着一位将军像,村人世代供奉着,一直香火不绝。

数年之后,周武王姬发在睡梦中暴死。







村中有位名叫季胜的孩子正是蜚廉遗子,村中人全部是其部下及家眷,共同抚养着这个孩子直到长大,并且奉为族长。季胜儿子名叫孟增,从他开始背弃了祖父遗愿开始为周成王服务,称为宅皋狼。

孟增为族人所不服故此带着家人迁居皋狼,在此地生下衡父。衡父便是赛车冠军造父的父亲。造父由于驾车快速平稳被周穆王宠幸,得到了骥、温骊两匹宝马作为赏赐,并有了一块养马场。虽然不大,但总算重新拥有了一块属于自己的领土。在这方面,家族的人还是为之自豪的,虽然老家人还是因为造父父子违背了先祖遗志不肯接纳他们。孟增对家人说:祖先迂腐,只为了一点点仇恨就要求后人不为王室服务,这样堵住了后人升官发财、光宗耀祖之路,是很不明智的。




造父自称想见周王拥有驾车神技,正好北唐献上一匹神马,然而却一直未能有合适的人驾车,速度一般而且平时温顺的神马最近一直暴躁不安,已经接连踢伤了三名马夫。现在已经无人敢于靠近神马,周王也一直为不能找到合适的人试验此马是否真的神速而烦心不已,于是颁下皇榜招聘驾车神人。如果搁到儒家思想统治时代,一定会被讥笑为爱马甚于爱人,贵畜贱人。这时听得有人应聘,也不做声,之前有几百人来说过自己技术如何神乎其神,结果一般而已,周王已经几乎不抱任何希望。穆王也不召见,只随便派了身边一名近侍带造父去养马场考试。所谓考试便是驯服那匹脾气暴躁的神马,危险系数不是一般的高。

正当穆王等待着又一名应聘马夫被神马踢伤的消息准备着实在不行将神马杀了吃肉之时,近侍急急奔了过来,兴奋地叫道:“大王大喜,恭喜大王终于觅得一位驾车神人。”

穆王见状,忙问:“情况如何?”

近侍道:“神了神了,神马一见造父不但不踢此人,反而凑了上去用头亲昵地蹭造父胸膛。野马与驯马人本来便是死敌,此马与造父却好似多年未见的好友,亲近非同一般。只见造父轻轻抚摸着神马,顺利地坐上马背,只在马耳前低声说了一句神马便疾驰而去,其速度与平时至少快上三倍不止。恭喜大王,贺喜大王。”

穆王一听,兴奋不已,忙命人将造父带来,赐予了一件官衣,自此常伴左右,养马驾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