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心有多少,气价就能涨多少…… [推荐]

德现生 收藏 11 92
导读:煤炭降价,兰州供暖不降价。新华社11月11日报道说,政府的决定“让很多期盼供热价格能下调的人,彻底失去了信心”。   信心?我不知道人们何以会对“供热价格能下调”产生信心。我觉得,像供热这种属于城市基本建设、社会基本保障兼民生基本物品,价格会是多高,很长时间以来,已不是一个信心问题,而是一个耐心问题。   它是一个信心问题还是一个耐心问题,取决于政府有何种现实功能。苏联变成俄罗斯,有一段时间我老听说生活水平直线下降,饶是如此,医疗福利、免费教育、养老金支付以及城市暖气、水电等基本物品的保障,还是得到维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煤炭降价,兰州供暖不降价。新华社11月11日报道说,政府的决定“让很多期盼供热价格能下调的人,彻底失去了信心”。

信心?我不知道人们何以会对“供热价格能下调”产生信心。我觉得,像供热这种属于城市基本建设、社会基本保障兼民生基本物品,价格会是多高,很长时间以来,已不是一个信心问题,而是一个耐心问题。

它是一个信心问题还是一个耐心问题,取决于政府有何种现实功能。苏联变成俄罗斯,有一段时间我老听说生活水平直线下降,饶是如此,医疗福利、免费教育、养老金支付以及城市暖气、水电等基本物品的保障,还是得到维持的。

你认为政府将保证居民生活的质量,照顾居民的心情和感受,那么你可以对城市基本物品的价格稳定有信心。如果你觉得政府将维持基本物品的经营道义,那么你可以对煤价下跌所以热价也要下跌产生预期。但如果这些物品的价格可以不顾及居民的感受和经营道义,那么你的信心是无源之水,价格预期也是无本之本。现在我们经常“调价空间”已经由“承受能力”而非物品本身来构成,这种情况下,物品的价格就与日常所说的价格形成机制脱钩了,它与你是否能够容忍挂钩,价格成为耐心的函数。

在“承受力=调价空间”的机制下,说煤价涨了,热价要涨,这是对的;说煤价跌了,热价要跌,这是不对的。因为煤价也好,别的什么价也好,之所以能够影响到热价的涨,是因为它可以作为一个好理由;之所以不能影响到热价的跌,是因为它不再是一个好理由。一切只有“由头”的意义,真实的情况是因为你耐心很好,窝火而不愤怒;或者哪怕没有耐心,行动上却有耐力,所以你承受能力很强。

“比较供热成本与价格,兰州市供热企业今冬采暖期仍在亏损经营,热价没有下调的空间”,这难道不荒唐吗?什么叫比较成本和价格,是什么样的成本,又是什么样的价格?供热企业是不是无论怎么经营管理都可以,反正成本高了,可以通过价格来弥补?

然而,兰州供热争议中,维护供热企业的经营,都只是一个借口。新华社报道说,去年供热涨价,“政府曾承诺,对于调价后仍存在的供热企业成本倒挂部分,由政府全额补贴,可一年过去了,新的供热季已经开始,兰州的供热企业并没有得到这一补贴”。这就是说,政府失信了。对一个失信的政府,与谈信心,寄予信心,未免太虚幻吧。

政府没有完成承诺,就以煤价跌了暖气不跌来代替,这是居民直接向企业支付政府承诺的补贴。钱进了政府的口袋,那一部分是锱铢必较的,过小日子的居民却要为政府的空言承诺再次买单,你承受能力太强了,再委屈你一下也没事。

说进了政府口袋的钱是锱铢必较,并不准确。例如,公车、公款招待、公款旅游或出国考察,是否还会锱铢必较呢?这里存在一个两极架构,取之锱铢必尽,用之锱铢必较,对居民是如此,他们似乎只有生命如泥沙一样地多。而另一方面,必然有人去花钱如泥沙的。今天,使用财政资金的人,谁还会“精打细算”;收纳民间资金的办法,又哪里不是“滴水归流”?收费站,既是一种公路上布设的实物,实在也是当代社会管理的一个广义象征符号,到处都在取之于民。而用之于民的时候,情况发生了变化,人们遇到的是貔貅,只进不出,而这只貔貅是还有自主意识,能把钱耗费掉。

人们“承受能力”很强,所以貔貅觉得再加点码也没有问题。这就是说,社会管理实际上落于一种极限试验,一场关于耐心和耐力的极限测试。“彻底失去了信心”,重要吗?这不是一个基于人们的信心的治理,而是一个基于人们的耐心的治理,所以,关键的问题是,什么情况下人们会“彻底失去了耐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