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逍遥茶舍(下)[第一军团]

菩提少祖 收藏 92 498
导读:[size=18][face=宋体][center][B]一、酒后憧憬[/B][/center] 中午吃饭的时候,通天两手开工、埋头苦干,几乎没说什么话,吃几口就重复一句“好吃”,使爱爱、娜娜、少祖三人不得不怀疑他出门打工的最初原因:就是因为他把家里能吃的东西全吃光了,全村的粮食不够养活他一个人最终被全村父老乡亲含笑带泪地将其驱赶出境的。 在吃了一斤白米饭、八个肉包、三碗面条最后用四碗骨头汤漱口之后,通天打个饱嗝、拍拍肚子,说了一句:“……差不多饱了。” “……”三人暴

一、酒后憧憬


中午吃饭的时候,通天两手开工、埋头苦干,几乎没说什么话,吃几口就重复一句“好吃”,使爱爱、娜娜、少祖三人不得不怀疑他出门打工的最初原因:就是因为他把家里能吃的东西全吃光了,全村的粮食不够养活他一个人最终被全村父老乡亲含笑带泪地将其驱赶出境的。

在吃了一斤白米饭、八个肉包、三碗面条最后用四碗骨头汤漱口之后,通天打个饱嗝、拍拍肚子,说了一句:“……差不多饱了。”

“……”三人暴寒,少祖的脑袋直接掉在饭桌上还弹了几下。

“老人常说:早上吃得好、中午吃得饱、晚上吃得少,俺最听老人的话了!”通天疑惑地看着旁边的人:“……你们怎么不吃呀?这样对胃不好。”

“……”三人流汗的流汗、发呆的发呆、撞桌子的撞桌子,谁也没说话。

通天仿佛对自己刚才风卷残云般的“餐桌扫荡行为”有所愧疚,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老板,俺失礼了……要不俺给你们干活吧,不要钱,管饭就成!”

“嘿嘿,那还不如给钱呢~”娜娜逗通天,弄得他满脸通红。

“时不我待,现在就去!”少祖猛地抬头,“——工作间100多个茶杯还没洗呢!”

“呵呵,反正你也没找着工作,不如先到咱们店里去帮帮忙。”爱爱放下筷子,看了看娜娜,“我们正准备增加简餐项目,也需要人手。”

娜娜笑了笑,说:“是的,你就来吧~”

“我举双手赞成!从此以后就不用再忙得跟贼似的日理万机了,好啊~”少祖喜笑颜开。

一顿吃掉半个县级粮仓的午餐之后,通天正式成为“逍遥茶舍”的一员。


通天惊世骇俗的饭量与其干活的卖力程度绝对成正比,重活累活脏活抢着干,爱爱和娜娜很满意这个新来的伙计。自打这个工作拍档进了“逍遥茶舍”,少祖感觉肩上的重任轻了许多,腰不疼了、腿不痛了,上厕所都不带跑了,甚至有时间用口哨吹起了《拉德斯基进行曲》……

“兄弟,辛苦了!”少祖拍拍通天肩膀,“来,我请你喝酒。”

“现在合适吗?”

“没事儿,又没有客人,爱爱和娜娜出去逛街没十几个小时不会回来,咱哥俩把酒言欢!”

“俺酒量不行,俺们村数俺最差……”通天不好意思挠挠头,“只能喝一斤。”

“……”

少祖心说通天那个村究竟是什么村呀,吃饭喝酒都是国家专业级的量,一顿“差不多”的饭量就够别人一个礼拜的口粮,这“酒量最差”都是一斤……“广大农村,大有作为”这话可真没错!可在新来的伙计面前又不能示弱不,于是少祖从身后拿出两瓶二锅头,很是豪迈地一人摆一瓶,对通天轻描淡写地说:“那咱就一人一瓶吧~”

“少祖哥,俺这是一斤大瓶装的,你那是二两小瓶装的……这样喝,你不是吃亏了吗?”

“没事儿,好事得让着兄弟,我就是这么一个实在人。”少祖语气坦诚,脸不红心不跳的模样估计秦桧看了都胆战心惊。

“……那咱走一个?”

“来,走着!”

就着花生米和鸭舌,两人开始美美地咪着。几口酒下肚,不胜酒力的少祖开始脸红脖子粗,说话也天马行空了。

“通天老弟,不能喝酒就少喝点,别硬撑。”

“嗯。”通天与少祖碰了一下杯,一大口火辣辣的酒咕咚喝下去,没事似的。“少祖哥,俺觉得咱们这两个老板人真好,对俺这样犯过错误的人也从不另眼相看,义道啊!”

“那是。”少祖不知是酒劲上来了,还是心怀盎然春意,朦胧的双眼开始放光芒,仿佛有无数的秋波在眼眶里荡漾。“最难得的是——还那么的漂亮可爱,招人喜欢,嘻嘻~”

“嘿嘿,俺们老板的模样是挺好看的。”

一旦此类的话匣子打开,少祖的嘴巴就跑起了火车,滔滔不绝如黄河之水般泛滥。“你不要告诉别人啊……其实她们都特别喜欢我,每天偷偷看我干活别以为我不知道。”

“不是俺打击你……她们也许是在监工呢?瞧你抹的这桌。”通天用手在桌上一划拉,随即伸手给少祖看。

“说重点,不谈细节。”已有醉意的少祖随手一摆,“她们眼里有内容!深情款款,你懂吗?”

“好,即便是她们都深情款款、都爱你爱得发疯,你又不能咋样?国家政策又不允许。”

“我就随便这么一个构思嘛,你别当真,嘿嘿~”听这话,看来少祖酒是喝多了,还没真醉。接着说下去就有些异想天开了,也就是民间俗称的“意淫”。

“还是万恶的旧社会好啊,娶老婆没有指标的限制。”少祖闭上眼睛遐想万千,“只要时机成熟,摘几个果子吃吃不是好玩一样的吗?哈哈~”

这时候,爱爱和娜娜回来了。

通天放下酒杯刚想站起来,被爱爱示意别动,让酒疯子继续。陶醉在旧社会当地主老财的少祖浑然不知身后已站了两个姑娘,仍在口若悬河:“——到了那时候,我把爱爱和娜娜一并娶进门来,没大没小、不分大小,统统是正室!”

娜娜挥手要打,爱爱一把拉住她,通天很是同情地望了少祖一眼。

“嘿嘿,不要用这种羡慕的眼光看着我。”

“然后呢?”这个貌似忠厚老实的通天故意在勾少祖。

“——我是想亲亲就亲亲,我站着亲、我坐着亲、我抱着亲,亲得是天昏地暗,亲得是日月无光,接着嘛……”

“接着干啥?”通天不顾爱爱与娜娜可以杀人的眼光,问。

少祖小呡了一口酒,说:“……我接着亲,再复习一遍呗~别歪想,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啪”,爱爱一个五指山扣在少祖的琵琶骨上,声音低沉地说到:“说,你想怎么死?”



二、神秘粉丝


“先生您好,请问您几位?”通天笑脸迎客。

“孤家寡人,一个。”

“……先生喝什么茶?”

“入山无处不飞翠,碧螺春香百里醉。”一脸仙风道骨神仙样的男子低声吟道,眉头舒展的神情颇为陶醉。

“先生,我们这只品茶,不对联。”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通天讷讷地说。

“—— 一壶碧螺春,小碟南瓜子。”

这时,少祖手里拎着几袋东西进了门,把袋子交给娜娜之后,一边说话一边喝水。


“伙计,那人是谁?”男子问倒茶的通天。通天扭头一看,“哦,我们店里的伙计。”

“哦......他叫什么?”

“少祖。”

男子眼里闪过一丝惊喜之色,连忙对通天说:“快,请把他叫过来好吗?”

一会的工夫,少祖走了过来,打量着眼前的男子,“您喊我?”

“请坐。”男子客气一让,随即给少祖斟茶,这回轮到少祖莫名其妙了。

“我认识你吗?”

“相见恨晚啊!”男子笑眯眯地说。

“我印象里......怎么就没见过你这么一个人呢?你认错了吧~”

“《我想说我要说可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是你写的吧?”

少祖羞涩一笑,红着脸打一拱手道:“年少轻狂之作,见笑了。”

“不,我觉得那篇文章有内容,很有思想!”

“那还叫有思想?写到最后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与附庸风雅杂交出来的狗屁文章,你也觉得好?!”

“……”

“一激动就蹦脏字儿的坏毛病总改不了,对不起。”

子通情达理地笑笑,声音很柔和:“谁到情绪难以抑制的时候不说几个‘他妈的’呀?这也是咱们的国骂嘛,基本上也属于国粹。嘿嘿,我还对那些管我的医生说过‘他奶奶的’呢!”

少祖也呵呵一乐,把玩着手里的小茶杯,啜了一口茶。“还没请教,您贵姓?”

“哦,我复姓西门,叫我琳宫吧~”

“哟,这姓可不常见,就知道一个赫赫有名的古代偶像叫西门……”

“——我们还是接着说你的那篇文章吧!”琳宫大窘,重新回归文学话题。“虽然你谦虚地把自己的文章贬得一塌糊涂,可我仍认为好,是真的好。”

少祖乐了,那篇无病呻吟的烂文章也就是一年前失恋的时候,躲房间里在一瓶啤酒的酒精作用下产生的劣作,发到网上后就再没瞧过,现在居然还有人当成一个宝贝来追捧,不禁令他哭笑不得,恶作剧般的问:“那你说说,它究竟好在哪里?”

“第一,好在是用中文写的。”

“……”少祖头上开始冒汗。

“你想过没有——如果是英文的话,在国际上该造成多大的影响?”

“大不了跟我们国家断交呗~”少祖知道眼前这位叫琳宫的读者已经中毒太深,就索性跟他抬杠贫嘴逗乐。

“艺术瑰宝啊!我打算把它翻译出来,不通过文化部,直接送诺贝尔。”琳宫认真地说,“……回头我就去把英语学会。”

“……”少祖攥紧了拳头,继续出汗。

琳宫接着说:“第二,这篇文章构思巧妙、视角新颖,主线分明、段落清晰……还没有一个错别字。闲聊中,体现出一个多情男子的侠骨柔情;平淡中,显示出不凡的文学功底——可谓是字字珠玑、句句经典啊!”

“待宰的猪,肉多;失恋的人,话多……”少祖含羞低首。

“看看,你的话总是那么的言简意赅,充满了社会体验和生活情趣。”

琳宫看着少祖,眼神里满是羡意。

“……还有第三吗?”将头埋在桌下的少祖瓮声瓮气地问。

“第三,就是现实意义。头一眼看这篇《我想说我要说可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一瞬间就让我如饮甘露,还马上成瘾!好比黑暗中刺裂夜空的闪电,又好比是撕开乌云的烈日。我在想,这篇文章的作者一定是一只勇敢地冲向乌云的高傲海燕!”琳宫像是在诗朗诵般的将双手举过头顶,神情激昂。

“海燕……你确定你不是在绕着弯骂我鸟人?”

“少祖,在遇到你之前,我对人世间是否有真正的圣人是怀疑的。而现在,我终于相信了!我曾经惊讶于李杜的诗才,我曾经流连于宋元的词曲……看了你的文章,我才知道我有多么浅薄!”

闻听此言,少祖咕咚一声栽倒在地。

……

“祖哥,请起来,我还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琳宫小姑娘般的扭捏起来。

“琳宫啊,你还有什么不敢说的?说吧,我再忍忍……”不用正眼,用旁光就可以感觉两道冷眼正盯着自己的脸,于是少祖赶紧改口道:“那个……弟啊,说吧,哥听着。”

琳宫满意地一挑眉头,小声说:“哥啊,我发现……你长得挺俊的。”

少祖一口茶“噗”地一声喷在地上,慌忙用衣袖乱抹。

“不敢说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可我肯定——你是我所认识的人当中最与众不同、最气质非凡的一个,真的。”

“……”

既然话已经说到这种让少祖生不如死的地步,少祖一咬牙,索性厚着脸皮虚与委蛇,死盯着琳宫那张白得晃眼的白脸,低声质疑:“果真如此?”

“嗯,”琳宫低眉顺眼地轻啜一口茶,头也不抬地说:“就觉得你既英俊又多才,跟我还特亲。”

“可有人说我长得像潘长江……”

“哼,诽谤我哥的——全他妈是坏人!”琳宫的声音顿时尖利起来,忿忿将茶杯拍在桌上。就在少祖目瞪口呆之时,琳宫话锋一转,马上温柔说道:“哥,你别介意别人乱嚼舌头,在我心中你最好!”

“我不跟一般人计较。”少祖努力地喘了一口粗气,说:“我跟你说,咱们周围的男女老少是不是都喜欢刘德华?”

琳宫点头。

“你说那华仔除了模样俊朗、能歌善舞、演技一流,个子比我高点,眼睛比我大点,鼻子比我勾点,钱包比我鼓点……他还有哪点比我强?”

“……”这回,轮到琳宫冒汗了。


“还有,你说那——哎,你们干什么?”少祖忽然站起身来,对琳宫身后的两个彪形大汉喊道。

“跟你说多少回了,没吃药不能乱跑,过来。”一大汉说。

“都找你大半天了,原来你猫在这儿,跟我们回去!”另一大汉说。

“你们这是……”少祖纳闷,瞪大眼睛问大汉们。

大汉啥也不说,扭住琳宫的双手就往外走,一转身,“古镇精神病康复中心”的字样耀然夺目!

“他们终于要向我下手了……”琳宫回眸,惨淡一笑,“哥,你保重。”

“……”

忽然之间,少祖发现自己全身都已经湿透了。



...............................................................



附言:


最近一段时间,我忙于在开心农场“种菜”和“养牲口”,一旦成瘾便放不下手。就跟当初在铁血磨磨蹭蹭熬到大校军衔之后就没有了动力一样,在开心网倒腾几个月发现自己的资产已入“亿万俱乐部”,便也没了兴致,不知道该玩什么、怎么玩了……这,可能是每一个上网玩的朋友共有的一个“喜新厌旧”的通病吧。

某日,灵感突现,沉寂许久的作文激情又在懒惰的我身上重新焕发!我怀念那段熬夜码字的好日子,我想念那些嬉笑怒骂的好朋友,更不想为了那些可有可无的“昂贵作物”和“高级动物”而浪费我宝贵的青春年华和浑身横溢的才华……虽然加入的网坛不少,可我还是留恋铁血。毕竟,这是我混得最久的一个地方,最要好的网友也在这里。

已经很久没有写“逍遥剧本”了,这次重拾旧好纯属是个人行为,没有人激将我、没有人挤兑我,是我单方面挑起的事端——这一点,我供认不讳。

本来是准备将此系列的章节无限制延长,写到哪儿算哪,可最近几个逍遥派的朋友,也就是我文中经常打击报复的那几个“反贼”,好像都很忙,忙于跟某些人生气、怄气、闷气,所以也就无暇接招儿了,搞得我写着写着就没劲了,试想一下:哪有光挨打不还手的道理呀?

再说了,我虽然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本事,不惧“逍遥反贼”的图穷匕见,可这么糟蹋别人也不见丝毫回应,朴实无华的我心里实在是不落忍,于是匆匆将文章收尾。事后想了一下:豆腐渣工程算不上,烂尾楼应该也不是,就当是房子建好了没装窗户吧!


跟逍遥派这些朋友交往的时间也有一段日子了,虽然他们在我口里是“罪无可赦的反贼”,可我是真真的喜欢他们。他们一个个不光是义薄云天,更是才华出众,哪一个拉出去都能独当一面,没有一个是孬种!优秀的他们虽然跟我比起来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距离,可我仍把他们当成是秉烛夜谈的朋友和写作打击的对象,一点也不嫌弃他们与我的差距。

至于他们与某些人的恩怨情仇,我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玩呗,干吗那么认真呢?

琳宫说我的文章可以直接送诺贝尔,你们信吗?!

爱爱说我的气质赛德华、胜朝伟,你们信吗?!

小叶说我的身形最销魂、最拉风,你们信吗?!

小哥哥说非常仰慕我、整个铁血最纯洁的人是我少祖,你们信吗?!

别信,真的别信,那全是逗你们玩的……如果你们不听劝告非要信的话,最多也只能信个八九成,再多就显假了。


今天下午,逍遥派一群人非常难得地在QQ群里聚首,我们打了情、骂了俏,还就“国庆阅兵的女民兵方队的俩领队来济南走秀” 、“爱爱身处国内却一直在倒时差”以及“小叶晚上三点钟忽然睡不着觉”等问题进行了认真研讨和热烈讨论。

其中,当事人小叶坚持说“自己是起床后一口气看完了《源氏物语》”,我们虽然没有一个人相信,却都表示理解——毕竟人家结婚时间不长,“想要加班加点”的想法属于人之常情的范畴,谁不是从这样的血雨腥风里走过来的呢?

聊到自己最欣赏的两句话时——

通天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灵儿说:“打不过他就骂他,骂不过他就沉默装深沉 显得有涵养”,

叶子则居心叵测地说:“和尚头上打伞”和“和尚头上逮虱子”,

爱爱最煽情,这点跟倪萍大姐特像,她缓缓说道:“不离不弃,莫失莫忘”……

关于交友之道,我最欣赏的两句话是:“四海之内皆兄弟”和“天涯何处无芳草”。我这个人的思想特深邃,虽然他们看不到我当时是仰头45度望着远方说的这话,可也均表示了赞同。

我想说我要说可我到底要说些什么呢?

——玩,就好好玩,谁也别当真。来论坛玩的朋友们,绝对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既不要没事抽人,也不要没事找抽;既不要阴谋诡计,也不要携私报复……有这点时间,多少客户谈下来了?多少生意做下来了?多少文章写出来了?多少MM泡到手了?!

啊……青春苦短、白驹过隙,铁血人干嘛要为难铁血人呢?

啊……摒弃恩怨、和谐共处,让我们好好活着吧,因为我们以后会死很久。


最后,请允许我大声呐喊一声:

“回来吧,逍遥的兄弟们——让我们面对面地好好整疯吧!”

本文内容于 2009-11-21 23:20:28 被菩提少祖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