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正传 第五部及全书作者后记 【全书终】

mamimima 收藏 4 1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全书终]


卫老爷子这次突然病倒,病情异常危急,人还没有送到医院,就已经昏迷了。

这一下就惊动了各路亲朋好友,纷纷前来探望。甚至移居美里哥的蒋夫人也亲自来了一趟。

一连五日抢救,老爷子情况才渐渐好转起来。第六天已经能睁开了眼睛。

第七天下午,我正陪着一脸忧郁的凯瑟琳在老爷子的病房外,就看见匆匆地从外面来了数个华人男子。

头前两个一高一矮两个年轻人,不用人介绍,我就知道是老爷子的两个儿子,凯瑟琳的两个弟弟。因为他们长的跟老爷子太像了。

一见弟弟们来了,凯瑟琳忙站起来迎上去,我也起身跟了过来,两个男人忙向凯瑟琳行礼问好,随即冲我也点了点头,打了招呼。就进到病房里去了。

看到两个儿子从华夏匆忙赶回来,老爷子心怀大开。顿时状态好了不老少。已经能吊着药水坐起来了。

就在这天傍晚,在老爷子的强烈要求下,一众人等被请进了老爷子的病房里。

虽然还吊着吊针,但老爷子的脸色是比昨日红润的多了,老爷子坐在床上,看着一圈来人。

今天来的人可是齐整,不仅几位夫人,老爷子的三个子女,田先生和马麟老爷子,还有几个自己也不认识的华人,甚至自己都被老爷子点名,要求参与了这次重要的聚会。


老爷子见大家到齐,也不跟众人客气,直接就开始交代起自己名下产业的一系列处置办法。

老爷子这一开口,屋里不少人顿时心头涌起一片阴霾来。

老爷子快速地交代完一遍,随即旁边一个中年华人就从包里拿出了一系列的文件,老爷子当着众人面,将一系列文件签署完毕。

随即那个华人就将文件收好,冲众人略一示意,就和他的助手转身离开了病房。


见两人离开,老爷子才环视众人一圈,笑着说道“各位不要如此严肃,我还没有死呢。这次旧病复发情况少见,人老了,身体果然不如以往。不过,我活了这七十多年,也算值了。想我这条命,三十多年前,那一仗就应该交代了。这三十来年的阳寿,是老天爷私下赏我的。我已经知足了。”


坐在老爷子身边的倪夫人此时忍不住抹起眼泪来。

老爷子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安慰着她。

“我之前反复跟你们说过,这些财产,如何分割,你们也别争。这些财富没那么好拿,多大的财富意味着多大的责任和义务。”

说道这里,卫老爷子转向了他的三个子女,说道“之前很多事情,我都已经交代过你们,今天就不多说了。但是有一点我还是要说——如今世界都说犹太人力量最强大,不仅因为他们掌握的大量财富,更重要的是掌握大量财富的他们能紧紧抱团,将手里的财富变成影响世界一些重要国家,比如这美里哥的资源。而我们华人,赚钱的本事不比他们差,问题就在与这团结上。有人说,我们华人一盘散沙是民族劣根性。我看未必,美里哥人所谓的民主就是什么事都免不了吵成一团,算不算一盘散沙?我们华夏民族的衰落,如今华夏国家两岸分裂的事实,才是我们民族所谓一盘散沙的根本。海外华人有些支持大陆,有些却支持宝岛,他们谁错了?谁不爱国了?国家不分裂,人民何以分裂?所以,我们既要正视现实,亦要把握团结才能胜利的根本。你们几个,始终要把团结放在首要位置。不仅我们卫家内部要保持团结,亦要跟我们交往几十年的,比如你们马叔叔以及王家、朱家、戴维这些家族,要加强团结,对于在美里哥那些对华友好的,以及我们这么多年来建立的人脉关系,更要加强团结。最重要的是一定要看清世界以及我们华夏民族发展的大势,在维护与华夏两岸的相关关系上,以及促进我们华夏国家统一上发挥我们的优势条件。呵呵,卫某我当年军阀出身,如今局势,我们可是标准的墙头草,与两面关系都不错,可以两面押注。虽然说,华夏历史上,偏安一隅的前政权鲜有再翻身的可能,但是如今局势,却是面临华夏政权更迭历史上极其特殊的局面,这美里哥等西洋强国在里面没有起好作用,人为干预我华夏国家统一。这一点使得我们不能简单看好大陆那一面。如今我看,华夏统一不仅是统一的问题,华夏统一问题与华夏民族的再次强盛问题紧密交织在一起。我们的祖国如何在未统一的前提下实现民族强盛崛起,这是一个大的挑战。因此,老二老三,今后你们重点要把在大陆和对岸的关系作为你们的核心重点。而凯瑟琳,无论你喜不喜欢,你在国内要把各路关系处理好。给你两个弟弟提供足够的资源和环境。如今,两岸对峙还胜负未分,正是我们下注的最好、也是最后关头。你们且不可犹豫。”


“是!”一众人都低声应到

卫老爷子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我有些累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众人应声,相继离开。我陪着凯瑟琳正要离开,被老爷叫住了“你们两个留一下,我有话跟你们说。”


人一下子就*了,屋子里就只有我和凯瑟琳,老爷子,以及马家父子。

老爷子和蔼的看着凯瑟琳“之前我最担心的就是你。还好这小子出现了,让你还算中意。我和你母亲都会安心的。”

“父亲!”凯瑟琳一撅嘴巴。


老爷子呵呵一笑,一伸手,床边的田先生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几件东西,递给了老爷子。

老爷从中挑出了一个大盒子递给凯瑟琳“这是你母亲早就给你准备的嫁妆。可惜你一直……你母亲本想让我在你婚礼时再给你。今天我有些等不及了,就先给你吧。”

凯瑟琳红着眼圈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是一整套巨大绿宝石镶嵌的首饰套装。

老爷子随即又拿起了另一个盒子递给了我。我慌忙摆手拒绝。老爷子笑道“这次你的书稿,我担心看不到截稿了。虽然薪水,凯瑟琳早就结给了你,但是这全当做我个人给你的小费吧。感谢你这多久,听我这个老头啰嗦这些无聊的事情。”

看老爷子如此坚决,我只好接了过来,打开一看,不由略一吃惊,一个几乎半拳那么大的璀璨钻石与几十颗蚕豆般大小的小钻,镶出一条精美的项链。这让旁边的凯瑟琳眼睛都看直了,一幅嫉妒的模样。

如此贵重的东西,我一看就想退回去,被老爷子出声阻止“小子,这东西又不是给你的,你以后要娶我的宝贝女儿,没有出的了手的东西做彩礼,怎么娶她回来?这个东西就是你给她的聘礼。”

“哦!那我就不客气了。”身旁的凯瑟琳的脸色,刚才还满是酸意,一转眼,就满是羞涩和高兴。


还未等我们两有什么说法,卫老爷子却话锋一转,“小子,我跟你说,我这算把我的闺女交给你了,你要是跟我不学好,在外面搞三搞四,对不起我家凯瑟琳,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一句话,说的我大窘,正要表态一番。就听一旁的凯瑟琳先开了口“父亲,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我还没有点头,你就替我决定?我才不要你们替我决定。”


卫老爷子呵呵笑着没有再说。半天,卫老爷子才对我们两人说“你们知道为什么单叫你们两个留下么?不完全是你们的私事,今天这次会议,在场众人中就你们两个人是持有美里哥的国籍。你们也知道如今美里哥对华夏的政策是如何的,总之,我是非常不满意的。不过就多年前我就明了的,所有的问题的根源不在别人如何对我,而是我们自己做的如何。你强大了,别人对你的态度自然有所变化……有点说远了。来,把这个戴上。”

卫老爷子说罢递过来两个小盒子,分别给我和凯瑟琳。我们两接过来打开一看,每个盒子里装了一枚样式一样的,似乎是白银所制的戒指。我们两人有些奇怪,但是还是拿出来戴在了手上。

卫老爷子看到我们把戒指带上手去,忽然阴险地一笑“嘿嘿,这个戒指可不是一般的戒指,既然你们戴上了,那就没有办法脱下来了。”


一听这话,我和凯瑟琳不由一愣


卫老爷子没有立即解释,只是转头看了下田先生。田先生点了下头,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一只手指上赫然也是一枚相同款式的戒指“这个戒指是十五年前,在卫老爷子倡议组织下,包括我父亲以及三十几个世界各地的华人大家族,联手建立的一个半公开的基金会——再兴基金会的会员标识。每一个戒指,意味着这个戒指的主人需要每年将五千万美里哥元或者家族年度利润30%,必须作为会费,以某些方式上缴到这家基金会的账户中。这家基金会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促进华夏国家的统一和华夏民族的再兴出力。鉴于美里哥对华关系的现状,基金会很多行动是秘密地,所以所有会员一旦选择加入,既接受这枚戒指,就不仅要承担相关责任,而且将受到会规的终身制约。一旦被委员会裁决为背叛基金会的核心宗旨,最严重的会遭到全球追杀,不死不休。卫老爷子这次做主,让你们两个这次进入组织。因此自你们刚才戴上戒指开始,你们就没有退路了。”


“啊?!”我和凯瑟琳不由大惊。

旁边马麟马叔叔笑着补充道“别听这臭小子这么吓唬你们两。其实这个基金会不能违背的天规只有一条,不得做华夏利益相违背的事情。但是假设那天美里哥与华夏发生不可调和的矛盾,你们两个美里哥籍人士,至少也得保持中立,不能站到华夏的对立面。”


卫老爷子一旁点了点头,“是的,尤其凯瑟琳你,我知道你不喜欢政治,也不喜欢生意。但是你是我的女儿。你没有办法逃避你一生出来的必然的命运和责任。你身上的华夏血统,需要你今后继承你母亲在美里哥一切,甚至还有我的某些部分,并使之做的更好。凯瑟琳,你不是一直喜欢历史么?我和你马叔叔这一辈人都老了,如今这个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时代。你们的时代,历史由你们自己创造。凯瑟琳,研究别人的历史难道比创造自己的历史更有趣?现实给了你们这些人不同与其他人的资源,你们可以让历史在你们的手中更加的绚烂。这比整天埋在故纸堆里有意思多了。如果不是我年纪大了,这等刺激的事情又怎能错过呢?”


一旁的凯瑟琳陷入了沉思……


一个小时后,我和凯瑟琳离开一起乘车返回住处。

车子里一片沉寂,只有马达的轰鸣声沉闷地传来。

坐在我身旁的凯瑟琳忽然将头靠在了我的肩上,我随即紧紧握住了凯瑟琳的一只手,正要说些什么 。

忽然前面一辆汽车疯狂地开来,一下横在我们车前。如果不是司机紧急刹车,就差点撞到人家。

凯瑟琳因刹车身形一晃,差点前扑到司机的背椅上,被我及时伸手拉住。司机开窗正准备大骂来车。就见卫家的一个司机从对面这辆车里跳了出来,飞跑到我们车边,焦急地喊道“快!快回医院,刚才医院紧急来电,老爷子不行了。”


一句话说的车里所有人大惊失色。

司机猛打方向盘,车头疯狂地掉过头来,向医院冲回去……




卫富贵,卫老爷子去世了。

就在这个晚上。

当天晚上的这个会议上,叶夫人本能地觉出了不对劲。因此在众人都离开医院后,自己坚持留了下来。

卫老爷子随即就在叶夫人的怀中走完他这个世界上最后一段时光。




……



半年后,一架从美里哥飞往华夏申城的私人包机上。我和凯瑟琳以及卫老爷子的两位公子等十几人,在客舱里一直沉默着坐着。这架飞机的机舱的整个后半段被改造成了一个灵堂,肃穆地摆着七具棺木。


按照卫老爷子生前遗愿,他活着不能回到故土,但死了之后,要我们一定帮他达成这个心愿。

因此老爷子的两位公子随即与华夏大陆政府连续沟通,得到了同意将老爷子安排国内安葬的许诺。

但是一系列的事情出乎意料的爆发,将整个行程拖延了整整半年。

——这件事情,按照凯瑟琳私下怨毒之言,就是——老爷子万事都好,就是对女人太过霸道。按照华夏传统命理,是天生克着他的这些女人。

在老爷子走后。几位夫人遭受严重打击,在半年内相继故去。一时卫家连番灾祸,半年里,卫家的晚辈们与亲朋们连续得到五次噩耗,不由愁云暗淡。几乎身陷其中的每个健在的人,都被一次次悲痛折磨的身形削瘦,甚至不成人形。


飞机终于落在了申城虹桥镇机场。

天气阴沉沉地,机坪上有十几个人来迎接远道的来客。让人惹眼的是,近半之人都是军人打扮。尤其期间一个拿着拐杖的耄耋老者被军人们簇拥着。


我们一行人匆匆下了飞机。凯瑟琳的二弟一见机下迎候的老者。忙三步并作两下,迅疾走下旋梯,来到老人面前,恭敬地鞠了一个躬“干爹!”声音不由有些哽咽。

老人甩开搀扶自己的一个年轻军人,上前两步,拍了拍他肩膀。

我们几个人随即下了飞机,紧跟着二弟跟老者以及这些来迎接的人客气地打着招呼。

不一会,后机舱打开,老爷子以及一众夫人们的棺木被相继送出了机舱。那个老人在我们的陪同下来到了老爷子的棺木前。

老人上前轻抚了下老爷子的棺木,轻轻自语到“富贵,没想到当年一别,再次相见却以天人两隔…..哎!”



…….


从申城下机,我们随即被安排上一趟专列上,军方安排了近一个连的士兵随车护卫,前往老爷子的在八蜀的故乡。一路在沿途停靠了数个车站,几乎在每个车站,都有一些人前来吊唁老爷子。这才让我们了解为什么没有安排飞机运送的苦衷。


我们到达华夏第五日,经过火车和陆路转运,终于到达了老爷子出生的地方——八蜀奇阳县北岗村。

一路上我一直将眼前经过的每一处熟悉又陌生地土地,与脑海中那些个故事一一对应着。感受着几十年前,老爷子经历的那一个个激动人心的故事。

就在到达北岗村的这天下午,整个北冈村的卫家族人,为老爷子和几位夫人举行了一个简单而又隆重的葬礼。一些当地政府的官员,和近百位从国内各省赶来的各界人士,甚至倪夫人的二表姐也专门派来了代表参加了整个的仪式。

傍晚时分,整个仪式才结束,村子里开了流水宴,按当年卫老爷子最后一次离开村子时开席的那个标准进行。参加葬礼的一行人都被请到了村里。

卫老爷子和几位夫人就葬在了村南山上,卫老爷子的父母墓旁,那里,有三座墓早早在等着卫老爷子的到来。


山上参加葬礼的人相继下山到村子里去了。一会儿就只剩下我和凯瑟琳两个人。

我陪着凯瑟琳一个个看着面前这一串的墓碑。轻轻念着墓碑上每个人的名字。“卫富贵、倪余佩、倪余诀、叶紫仪、王玉玲、嘉丽丝、叶李氏、江蕊……”


我将随身带来的,刚成书不久的一本《大胃王正传》,放在卫老爷子坟前点燃。看着火光和青烟飘起,我心里暗自祈祷老爷子能在那个世界继续他的辉煌。


就在这时,忽然就看见两个人影从山下爬上山来。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搀扶着一个老者来到了卫老爷子的坟前。

我和凯瑟琳忙让到了一边。就见两人冲老爷子的墓碑深鞠了几个躬。

随后那个老者,走上前,蹲在老爷子坟前,低声念念自语,也不知说了些什么。

好半天,老者才起身,那个年轻男子忙上前搀扶着他转身向山下走去。忽然,那个老者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冲身边的那个年轻人说了几句话。

随即那个年前人转身来到我和凯瑟琳面前,冲我们深深地鞠了一躬,用纯正的华夏官话说道“你好,想必两位是卫富贵老先生的后人吧!那位老者是我父亲。我父亲和卫富贵老先生当年在美里哥熟识,但是因为历史上那些原因,没有能和卫老先生成为真正的朋友,这成为我父亲的一生的遗憾。这次得知卫老先生不幸故去,特来祭拜。父亲让我转告两位,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如今是我们年轻的时代。他们那辈子的遗憾,希望我们这辈子不要再经历。这是我的名片,我想,我们今后一定还会见面的。”男子说着,递给我们一人一张名片,我们接过一看,名片上写着这个年轻人的名字和职务——安田财团——江边欣仁。

我和凯瑟琳不由同时皱了一下眉。抬头再看,年轻人已经回到老人的身边,就见两人冲我们远远地一个鞠躬,转身就下了山去。


夕阳已经落在了西面的山头上,傍晚的青霭渐渐笼造住山下的小村。

我和凯瑟琳并肩站在半山处看着这傍晚的美景,不由沉浸之中。

女人将头轻轻靠在我的肩头,我随即揽住了女人肩膀

————这是我们的时代么?

————是的!这是我们的时代!



晚风中,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全书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