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看中国:中国军事思想是十分可怕的!(图)


美国人看中国:中国军事思想是十分可怕的!(图)

美国人看中国:中国军事思想是十分可怕的!

我已经在中国呆了超过三年时间了,这个东方迷人的国度没有一刻让我失望,中国的社会每时每刻都让我感到惊讶和兴奋。这里从发达的沿海到其ZF宣传的落后内陆,没有一个地方不呈现出一种欣欣向荣的景象,无数的建设和投资,让整个中国显现出一股繁忙而紧张的态势。这里的变化和出现的问题之多之广,已经让身爲记者的我感到看不过来。


中国的科技和军事发展,同样和她的社会所带给我的感受一样,是神秘而迷人的。他们的军事发展,在摆脱了六七十年代的落后局面后,便紧跟著中国的经济发展,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时期。在技术和科技以及工业制造方面,中国从八十年代初就完全进入了西方标准的军事工业系统,她的军事工业,无论是设计,制造,还是一些超前性的研究方面,无一落后于美国。在军事发展的前几年,因爲经济原因,中国还有计划的停止了许多专案的研究,但是在现在,无论是大型舰船,精确制导,大型的军用飞机战斗机,军用发动机,还是化学燃料和涂料,电子和计算机科技的发展方面,中国无一没有进入全面研究,预演和制造的阶段。在军事人才的培训方面,他们更是花了大量的心血来培训各种的人才,幷让这些人才很快的进入各个部门,投入使用。中国在另外一方面,幷没有放松,他们仍然在对其整个军队实施从mao时代就传承下来的思想教育,他们要求士兵牺牲自己的一切东西,爲了国家的利益和人民而战斗,在中国军队的训练中,这些和战斗训练同样重要。


美国人看中国:中国军事思想是十分可怕的!(图)

中国的军事思想是十分可怕的,是的,我必须使用可怕这个形容词。他们的主要思想就如同中国千百年来的传统思想一样,强调静静发展,仔细冷静的观察和考虑,决不放过每个机会来强大自己,等待中同样可以忍辱负重,隐忍不发(你们注意到了,我使用的应该是一种中国成语)。他们的军事发展目前来说,总是紧跟著国际最先进的趋势的。所有的技术,都达到了预演不同的模型,实验其中几个,到使用其中的一到两种的阶段。他们不管是电子技术,先进的四代歼击机(也就是隐型战斗机),还是aip技术的潜艇,乃至航空母舰的各方面技术,都做到了研究和制造实用的阶段。但是,在另外一个方面,中国仍然展现出一种弱小的姿态,他所让外界了解的情况,完全展示的是一支落后而战斗力低下的部队。他们在国际上也尽量的低调,在近十年内都没有什么大的动作。中国的部队在这个时期,只是将先进的思想和技术,投入到他的精英部队中来加以实验,(和这个相反的是,中国仍然要求他其它的大量部队,在一些装备落后的情况下进行艰苦的训练和作战)他们对于先进装备的使用和制造的态度也是小心翼翼的。这是处于政治考虑才下的决定,因爲中国长期被西方国家的威胁论所影响,他们十分担心自己的行动会带来更多的敌意。这也可以说是一种麻痹敌人的做法,如果未来某一天某个国家与中国发生冲突,那么他会发现在战争开始的几个月内,中国新装备的使用和中国部队的技术水平可以达到惊人的改变,基于中国目前的工业制造水平,几个月还是较爲悲观的估计。


中国的军事和科幻迷就和你们中的每个人一样,也同样关心中国军事的发展,他们时常在网络上关于中国军备的发展进行争论。然而,和网络所发出的声音不同的是,中国军队目前装备的军事技术与设施,幷非他最认同的。这些装备只是担任了威吓和巡逻,以及一些实验的任务。和网络所认爲的不一样的是,中国的制造业水平不是他们认识的那样低下,正相反,正是处于那种爲了让敌人麻痹的思想决定下,他们才表现出一种怠工而落后的景象。虽然中国的制造业和美国有一定的差距,但是和印度不同的是,中国从不大量进口装备,而且进口装备的目的都是爲了研究,分解和分析,乃至于剽窃和改进,所以说,中国的制造业不管是独立设计制造还是仿制分析外国的技术方面,都有著强大的实力。


中国的军事,无论从思想的发展,乃至到技术的研究方面,都是一个和美国不分高低的对手。关于这一点,读者们也不用过于担心,即使我们看到国家对于中国有时候表现出一种不了解甚至是软弱的姿态,但是从根本上来说,中国和美国对于对方的了解是十分透彻的,这一点,如果你能读到兰德等战术分析公司的内部文件的话,就很明白了。美国没有一刻,放弃过对中国的研读和分析,中国也很明白现在和我们也有著一定的差距。这个对手无时不在等待著一个绝佳的机会。


我从来不赞同中国威胁论,相反,我很喜爱中国的一切。我认同幷了解她的强大。这里不得不说到的是一些国家,出于无力对中国进行情报工作,也不愿意了解中国的思想和态势,还愚蠢地鼓吹中国威胁论。在另外一方面,他们又蔑视和误解中国。这样无知和混乱矛盾的心态来对待中国这样一个冷静,残酷,且强大的国家,这样一个随时都潜伏在暗处,随时都可能制你于死地的对手。我实在感到可悲和害怕。

美国人看中国:中国军事思想是十分可怕的!(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