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民国乡村改革风云 正文 第九章 为显摆 刘永义穿上官服

张海祥 收藏 1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size][/URL] 第九章 为显摆 刘永义穿上官服 遇旧识 李得田接触共党 第二天,青龙乡的新乡长李静玉正式开始工作,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刘永义、高平之等人叫到乡公所开会。 今天,李静玉没有穿军服,而是换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这使她显得文静了许多,挺像一个女学生。 “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


第九章 为显摆 刘永义穿上官服

遇旧识 李得田接触共党

第二天,青龙乡的新乡长李静玉正式开始工作,她做的第一件事是开会,她把刘永义、高平之等人叫到乡公所开会。

今天,李静玉没有穿军服,她换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这使她文静了许多,挺像一个女学生。

“我打算从今天开始,对青龙乡的13个村镇作一次全面的调查,在充分了解情况的基础上再来拟定我的改革方案,金老师、苏老师,你们的意见呢?”李静玉问道。

“我的意见也是这样,先调查后做事,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嘛。”金有志首先表示赞同,苏进学随后也表示同意。

“李乡长要搞调查我不反对,不过从安全方面考虑,调查范围就限制在青龙乡附近的百上、泥排、泥瓦这几个村子吧,现在的青龙乡,北面有土匪,南面有赤匪,不太安全。”高平之说道。

“刘连长,你说呢?”李静玉问道。

“我有能力保证李乡长等人的安全。”刘永义说道:“我亲自率一个排随同李小姐下乡,有了这一个排,就算土匪、赤匪联手来犯也不怕。”

“那就这样决定吧,13个村镇都要进行调查,我们下乡作调查的时候,乡长暂时由高副乡长代理。还有,我们需要9个志愿者帮助我们进行调查,刘连长,这些志愿者就从你的部队里选吧。”

“可以,你们需要什么样的志愿者呢?”

“很简单,识字就行。”

刘永义尴尬地说道:“全连只有我一个人识字,其他人或识字不多或根本不识字,9个志愿者没法找够,高副乡长,镇里应该有识字的吧?”

“镇里倒是有一些识字的,不过他们可能不愿意去当这个志愿者。”

“那就出钱,一天一个大洋,总有人愿意来了吧?”

“一天一个大洋?那应当有人来,可这钱谁出呢?”高平之问道。

“青龙乡没钱吗?”

“我们这个乡公所不是政府的正式机构,只是协助县府办事的一个民间机构,所有的经费都是自筹的,现在我们刚刚回到乡里,一分钱都没筹到呢?”

“那就我自己掏,这件事交给我去办,我马上写10份招聘广告,叫人在镇上张贴,谁想参加就来乡公所登记。”刘永义显得非常积极。

“那好,招聘志愿者的事情就交由你去做,今天就把人招齐。今天和明天,我们先在青龙镇作调查,后天开始,我们去周围的村子。”李静玉说道。

会议到此结束,李静玉等人离开了乡公所,他们去镇子搞调查,刘永义则叫人弄来白纸,在上面写起了招聘广告,写好一张就叫人贴出去一张。

写完没多久,乡公所门口就有人来应聘了,刘永义很高兴,通过面试,他从中选出了8个人,再加上自己,凑足了9个志愿者——之所以要加上自己,目的是想借机亲近美人。

8月12日,也就是李静玉来到青龙镇的第三天,刘永义一早起来洗脸刷牙。

来到青龙镇之后,由于天气炎热,刘永义的着装通常都是上身一件白衬衫,下身一条军裤,脚穿皮鞋,手枪、公文包都不带,手里只摇一把纸扇,今天为了在美女面前炫耀自己,他换上了国军的军官制服,腰间扎上了武装带,盒子炮、公文包都带上,脚还套上了长筒皮靴。

李静玉从楼上下来了,见了刘永义的装束,她有些吃惊,“刘连长,换成这身服装了,挺威武的嘛。”

听到美女的夸奖,刘永义心里美滋滋的,他略带得意地说道:“这是为了给青龙乡百姓一个好印象,在他们面前显示一下国军的威武。”

招来的志愿者都在乡公所门前聚集,刘永义负责安排,他把人分成三组安排给了李静玉等人。安排时他动了点私心,把自己所在的这一组安排给了李静玉。

刘永义这身新军服对李静玉影响不大,但却深深吸引住了围观人群中的另一个女孩,她跑了出来,大声地对刘永义说道:“我也要参加调查。”

站在刘永义一旁的高平之喝斥起来:“丽丽,别在这里胡闹,回家去。”

刘永义问道:“高老爷,她是……”

“她是我女儿,昨天刚从省城回来。”

刘永义把脸转向女孩,迎着他的是两道火热的目光。

刘永义觉得女孩的目光过于火热了,他把眼睛放低一些以避开那两道火热的目光,然后说道:“我们已经招够人了。”

“那就再增加一个,我不要钱!”

“高老爷,你看呢?”

“不用问我爸,我的事情我自己决定。”女孩大声说道。

高平之叹了口气,对刘永义说道:“加上她吧,反正她在家里也没啥事。”

“那我就加上她。”刘永义答应道,他递给女孩一些表格,“拿着,这些表格上写着要调查的东西。”

“我要和你在一个组。”接过表格后,高丽丽说道。

“可以呀,我们先跟着李乡长去,看看她是如何做调查的,熟悉了就可以单独行动了。”

李静玉等人出去做调查去了,乡公所里只剩下了高平之和他的儿子高中森。

“爸,让我也跟他们一起做调查吧。”

“怎么了,你是不是看上姓李的那个女人了?”高平之不高兴地说道:“这种女人眼界太高,你追不到的,让刘永义那个傻小子碰钉子去吧,你不要去白费功夫,我们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都有什么事情要做?”

“第一件事当然是办民团。”

“我和管家已经招到60多人了,人不是问题,问题是枪,现在我们一杆枪也没有,全拿的长矛大刀,根本就不敢出去。爸,你跟他们谈好的枪什么时候能拿到?”

“现在咱们手里没钱,得等一等,我已经叫南昌那边汇钱了,等钱汇到,钱一交,枪准保能到手。”

“其余的枪你打算怎么弄?”

“还是找姓刘的要!”

“可他说了不能再卖给咱们了。”

“姓刘的不肯卖给咱们,咱们就找他的手下,找他的排长、班长,甚至小兵,总有人愿意卖。”

“爸,你太了不起了。”高中森对老爸由衷地感到佩服。

李静玉等人在青龙镇做着调查,三个人的调查重点是不一样的,金有志着重在个人素质上——每个人都有什么知识、技能,这些知识、技能给个人带来了多少收益。苏进学着重在各种组织、协会上——青龙镇有什么组织、协会,这些组织、协会为青龙镇带来了什么收益。李静玉则着重在每户家庭的生活水平上——每户人家的生活水平如何、怎样才能得到提高。

刘永义跟着李静玉学习做调查,表格上列了好多与生活水平相关的项目——家里有多少人,有多少劳动力,有多少亩地,种了多少亩地,最多可以种多少亩地,每亩地可获益多少,需要政府为他们做些什么,等等。如果访问的家庭不是种地的,还需要志愿者根据实际情况来自行调整调查内容,比如访问的家庭是做豆腐的——就要问家里有多少人,有多少劳动力,每天做多少豆腐,最多可以做多少豆腐,每天收益多少,需要政府为他们做些什么,等等。

一个上午下来,李静玉总共对三户人家做了调查,调查完后,她对着满身大汗的刘永义说道:“刘连长,我觉得你的这身军服对搞调查没什么好处,热得一身大汗不说,还影响了调查结果的真实性。”

“怎么会影响到调查结果的真实性呢?”

“昨天我一个人做调查的时候,别人的回答都挺爽快的,今天你全副武装地站到一边,别人的问答就变了,变得吞吞吐吐,不时还用害怕的眼光看着你,显然,你的这身军服把他们吓着了。”

“我不认为刘大哥的军服吓着谁了。”高丽丽好象根本就是为了跟李静玉作对才到志愿队来的,一上午她都在跟李静玉作对,现在她又跟李静玉对上了。

“别人回答得吞吞吐吐,根本原因在于你的询问方式而不在于刘大哥的军服,刘大哥的军服让人感到的是安全而不是害怕,所以,应该改正的是你的问话方式。”

“我的问话方式是经过专门训练的,不会有什么问题。”

“你是在国外接受的训练,那些问话方式对英国人合适,对中国人就不合适。”

“可我昨天调查时没出现这种情况!”

“那不过是凑巧。”

两个女人都不甘示弱,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

刘永义有了一个发现——女人吵架时说话的速度非常快,他想劝架,如何劝架呢?他想到了吃饭——这一招在通常情况下都是非常有效的。

“两位别吵了,现在是吃饭时间,我们回去吃饭吧,我请客,请大家吃鸡,吴通。”他叫着自己的勤务兵,“你去买三只鸡来,叫厨师赶紧做。”

两个女人这才结束了争吵,结束的方式各有不同——高丽丽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作为回敬,李静玉挺胸抬头,摆出一副高傲的姿式。

下午,刘永义的着装作了改变,改回了原来的样子——白衬衫、军裤,皮鞋,手枪、公文包都不要了,手里又摇上了纸扇,这让高丽丽很不高兴,

从13日开始,李静玉等人到青龙镇以外的村子去做调查,先去南边的7个村子,那里是李清正赤卫队的活动区域,为了安全,刘永义带上了一排,二排三排留在青龙镇由李得田指挥。

在离青龙镇较近的村子百上、泥排、泥瓦做调查时,他们的方法是早上去、傍晚回,但在离青龙镇较远的村子李村、鼓塘、土垄、红水做调查时就不能这样了,只能在村子里住。刘永义采取的防范方法是:在村子里找一栋最坚固的房子来居住,士兵住在房子周围负责警戒。

在青龙镇,镇上陈家药铺的陈老板来找李得田,悄悄给了李得田一封书信,李得田看后脸色微变,随后跟着陈老板出了连部,来到了陈家药铺。

药铺的内室里坐着一个人,见到李得田后,他站了起来,向李得田伸出了手。

“李排长。”

“林主任?”

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来人是5团以前的政治部主任林志坚,李得田的排长就是他推荐的。

“林主任上哪去了?一直没听说你的消息,”

“离开5团之后,我去了苏联读书,前几个月才回来。听说你们来了宁州,我就赶紧过来了。”

“林主任是来劝降的?”

“哈哈哈哈。”林志坚大笑起来,“不是劝降,是劝你们参加革命。”

“这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把你们从冯玉祥这边劝到蒋介石那边是劝降,因为这种行为图的是钱;而把你们从蒋介石那边劝到共产党这边则是革命、是起义,因为这种行为图的不是钱、而是主义。”

“主义?”

“对,主义!共产主义!穷人的主义!工人、农民的主义!”

“共产主义?共产主义是什么?”

“共产主义是一套很复杂的理论,是为了帮助穷人过上好日子而创造出来的一种理论。简单地说,共产主义的主旨是:生产资料的私人拥有是工人、农民受剥削、受压迫的根本原因,如果建立起了生产资料由工人、农民共同拥有的共产主义制度,就能让工人、农民摆脱受剥削、受压迫的地位并过上劳动致富的体面生活。”

“我还是不太明白。”

“这么说吧,如果土地在地主手里,那么,为了养家糊口,你就得向地主租地,就得答应地主提出的各种苛刻条件,比如说交五成、六成、甚至七成租。如果土地在你手里,那么,你就不用向地主租地,更不用答应地主的各种苛刻条件了。”

“你这么说,我开始有些明白了。”李得田说道。

“得田,你参加西北军有五年了吧?”

“是的,五年还多两个月。”

“在这五年里,你想过没有,为什么当兵?”

“为了活命呀,你知道的,我们家人多,想种田又租不到地,只好出来帮人打仗挣钱。”

“打仗挣钱,可你杀的那些都是穷人,和你一样想种地又租不到地的穷人。做这种事是非常可耻的,不要再做下去了。哦……你的大哥、二哥呢?他们现在在哪?”

“大哥和二哥?你离开后不久,在一次战斗中,大哥死了,二哥丢了一条腿,现在回了老家。”

“得田,和我们一起革命吧,推翻这个逼迫穷人自相残杀的社会,这个社会不推翻,发生在你们家里的事情,会越来越多地发生在其他的家庭里。”

“你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好好想想。”

“好吧,这里有一些介绍共产主义的小册子,给你,你抽时间看看。”

“可我识字不多,怕看不明白。”

“这些小册子是我写的,用讲故事的方式来介绍共产主义,语言都很通俗,你能够看得懂的。还有,明天陈老板有一批货要经过这里,你安排一下,把这批货放过去。”

“好的,明天我亲自去办。”

“陈老板是共产党员,日后你通过他和我联系,好吧,今天我们就谈到这。”说着,林志坚站起了身,两人握手告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