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了 第五章 商旅冲动 第一节 一意孤行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3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size][/URL] 第一节 一意孤行 决定做生意,而且还是直接注册正规的公司,在别人眼里,周飞的这种想法有点异想天开!但是,周飞同志这样想了,也这样做了,作出这个决定,他只花了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一个星期中,周飞第一次与凌雁闹了红脸,确切一点说,凌雁有三天时间都没有搭理他。 凌雁跟所有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


第一节 一意孤行

决定做生意,而且还是直接注册正规的公司,在别人眼里,周飞的这种想法有点异想天开!但是,周飞同志这样想了,也这样做了,作出这个决定,他只花了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一个星期中,周飞第一次与凌雁闹了红脸,确切一点说,凌雁有三天时间都没有搭理他。

凌雁跟所有知道周飞想法的人一样,她觉得周飞太冲动了,没有深思熟虑,甚至都搞不清楚自己开个公司到底要做什么生意,也就是要卖什么东西,这是其一,至于经验与技术,更是无从谈起。

周飞觉得凌雁不理解他,全世界所有人不理解他都可以,但凌雁不理解他,着实让他苦恼,这种苦恼就像一个健康的人被医生判了死刑。于是,两个人就理所当然地吵了一架,周飞激动得要拍桌子,凌雁却是和风细雨地一直摇着头,她听不进去自己男人的那么多大道理,她觉得周飞描述的那些宏图伟业,就像是天上的星星一样,遥不可及,她更郁闷的是:自己当初看上周飞,不仅因为他当过兵,感觉踏实,而且考虑问题周全。头脑发热的周飞,在她的眼里是陌生的。

周飞没有妥协,他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认定了的东西,说干就干,根本不计后果,这种性格让他走了很多弯路,也吃了不少苦头。

周飞的冲动缘于他在网上看到的一元钱就可以注册公司的新闻。一块钱就可以当老板,这种诱惑对一个想要创业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周飞不是没有考虑过实际情况,口袋里的几万块钱,他早在半年前就开始算计了,不仅在网上找商机,还偷偷利用节假日的时间去一些商业区转悠,最后又一一否决了看上的项目,正是因为资金的问题,才让他患得患失,举棋不定。现在突然听说有这么好的事情,让他怎能按耐住那颗蠢蠢欲动的心?

对周飞做生意持怀疑态度的还有自己的恩师韩宇坤。这位公司被并购后落落寡欢的中年人,除了一个月定时来一次拓邦给研发人员作指导外,基本上已经不再过问拓邦的任何事务,对手下爱将一个一个的流失,他除了摇头苦笑,没有任何办法,这里已经不再属于他了。韩宇坤每次来大陆都会照例邀请几个住在拓邦附近的老部属们小聚,每次都喝多,喝多了放声高歌,喝多了就会搂着自己曾经的爱将们声泪俱下。也是那个时候,周飞学会了“国际歌”学会了很多台湾的民谣。

这些常常跟原来老板小聚的,基本上都是已经离职了的原公司中层管理人员,他们都已经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看起来混得都不错,有的甚至高居公司副总的职位,一群中年人凑一块儿,怀旧起来没个完,仿佛个个都曾经沧海。

年纪最小的周飞,也是最活跃的,更是被数落最多的。关于开公司的事,周飞也知道考虑得不成熟,在这位锐气逼人的总经理面前,他没有任何底气,所以,也就不敢提。没想到,兰小姐当场给“揭露”了。韩宇坤盯着周飞死劲看,盯得周飞的心里直发毛,良久,韩宇坤开口说道:“好事啊,有想法,有企图心!”

这种语气,周飞听得多了,紧张得头也不敢抬,他知道,真正的“审判”开始了!

如周飞所料,韩宇坤端起酒杯一干而尽,问道:“想好了吗?”

周飞清了清嗓子,自信满满地回答道:“想好了!”

“好吧,那你告诉我经营什么?目标客户在哪里?有没有作过市场调研?有没作过损益分析?公司团队如何组成?”韩宇坤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周飞闭上眼睛想了好久,这才犹犹豫豫地说:“我想开个贸易公司,人家需要什么,我就卖什么!”

周飞的话还没讲完,坐在一旁的某私立学校政教处主任(原生产部经理)一口酒喷在了桌上,正要开口说话,韩宇坤抬起手,示意他接着听周飞讲。

话一出口,周飞自己都觉得可笑,恨不得钻到桌子下面躲一会,但他看到恩师鼓励的眼神,就硬着头皮接着说道:“市场调研我也做过,觉得开家贸易公司应该是有前途的。”

韩宇坤打断道:“对不起,我打断一下,市场调研做了多久?用什么方式调研?针对哪一类产品?”

周飞说:“有好几天吧。”说完盯着韩宇坤再没有了下文。

韩宇坤没有要为难周飞的意思,说道:“继续刚刚的问题往下讲!”

周飞就又硬着头皮说:“损益分析没有做,因为经营项目还没有确定下来,不过投入的部分我算了,只要几万块钱。至于公司团队,我要注册的是一人有限公司,以后如果有可能,再慢慢找合伙人!”

韩宇坤问道:“陈述完了?”

周飞说:“暂时只有这么多了!我最近会起草一个具体的方案,到时候,您帮我提提建议!”

韩宇坤笑着举起酒杯对一桌老部属们说:“来,大家举起杯,为解放军同志将要启航的伟大事业干一杯!”

周飞燥得脸都快要伸到桌子下面了,韩宇坤却笑嘻嘻地自嘲道:“拓邦真是卧虎藏龙啊!你们今天有这样的水平,应该都是拜我韩宇坤所赐!”

周飞头上开始冒汗。

韩宇坤却仍然不依不饶:“周飞,你是我见过的最强悍的人!是要听我夸奖你还是打击你?”

周飞没敢再搭腔,坐在那里擦汗。

韩宇坤说:“你在拓邦呆了有四五年吧?应该看到我是怎样做事的吧?我看好你在人力资源上的发展前途,好好学习你的专业,创业不仅仅只要冲动,是要动脑子的!目前,我看不到你有任何做生意的潜质,今天你跟我讲的这些,不要再拿来说服任何人,我们笑你是善意的,别人也许只会看低你!”

这场酒周飞喝得是头重脚轻,不是喝多了,而是心里发虚,两条腿软得几乎站不起来。

谁都会以为,被韩宇坤打击了后,周飞会收起这个可笑的念头,然后老老实实地再找一家公司上班。可是,周飞却恰恰相反,这个打击反而激发了他的斗志,正所谓“生死事小,名节事大”,话已出口,面子才是第一!

“让这些讥笑我的人后悔去吧!”周飞暗暗地下定决心。

就在周飞忙着找公司经营场地的时候,已经同周飞结束冷战的凌雁,突然给周飞发了一条短信,周飞看到短信是凌雁发来的,高兴得差点儿在公交车上叫出了声。

凌雁与周飞冷战后,根本就不准周飞碰她,第三天干脆就搬到了工厂里住,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周飞冒充客户给她办公室里打电话,凌雁一听到周飞的声音就挂了。这下,好几天才突然接到了凌雁的短信,怎能不让他兴奋?

凌雁的短信只有一句话:“我回来了,觉得有必要再跟你谈一谈!”

周飞看完短信,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周飞觉得这句话很冷,起码是太严肃了,平常凌雁发短信,都会有个称呼,千奇百怪的称呼,什么老公、他爹、男人、老板、掌柜的……五花八门。内容也多是想你啊,等你回来啊,捎瓶酱油,打个包啊什么的。他知道这短信背后掩藏了什么,也许是最后通谍,也许是直接摊牌。

深爱着凌雁的周飞,之所以没有听进去凌雁的意见,完全是大男人主义在作怪。他觉得:自己的一切都是为了以后两个人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基于这个良好的出发点,该坚持的就不需要去妥协,凌雁总有一天会理解自己,会支持自己的事业!

周飞半道上下了公交车,直接打车回了出租屋。进屋看见凌雁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摆了两个快餐盒,就笑嘻嘻地冲过来要搂凌雁,凌雁闪了一下身子,周飞无趣地打开快餐盒,讨好地盯着自己的爱人说道:“还是我老婆心痛我,知道我中午还没吃饭!”

凌雁不领情,冷冷地看着周飞狼吐虎咽着。周飞的吃相是装出来的,他是想用这种方式来激发爱人的同情心,可是他又害怕吃得太快,因为看起来凌雁不等到他吃完,是不会开口说话的,周飞心里没底的就是凌雁接下来到底会讲些什么,两个人就这样陷入了沉默。

吃完饭,周飞起身要收拾垃圾,这可是非常罕见的举动。凌雁却突然笑道:“不要再装腔作势的了,坐下来,我有话要跟你讲。”

周飞非常听话地搬了张小凳子坐在了凌雁的对面,低着头作听话状。凌雁问道:“这几天你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啊,就坐着想你了!”周飞说。

“少跟我来!你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凌雁问道。

周飞说:“还没,就等你指示了!”

凌雁丢过来一张银行卡说:“这里有一万多块钱,我是留着买嫁妆的,现在借给你,我们俩加起来的积蓄差不多应该有五万了吧?你要是糟塌完了,就甭想再娶我了!”

周飞惊喜地说道:“你同意我开公司了啊?”

凌雁不满地说:“不同意又能怎么样?我一个好好的黄花闺女都被你给糟塌了,你还想我改嫁啊?”

周飞眉开眼笑道:“别啊,你还是自由身,还可以再选择嘛!”

凌雁站起来一脚踢了过来:“占了便宜还卖乖!嫁狗随狗,我这辈子就跟定你了!”

周飞高兴得拦腰抱起凌雁就要进房间,凌雁挣扎道:“大白天地,干嘛啊?一会你得帮我把行李提回来,今天晚上还得请我吃大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