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的民主之路(续)

ping87387972 收藏 28 2036
导读:中国与许多其他国家不同,中国是一个大国,是一个有悠久历史的大国,是一个曾长期强盛的大国。 这样一个大国的执政者,除了想建设一个民主的国家外,也想,甚至更想建设一个强盛的大国。 这样的想法不对吗?人民不支持这样的想法吗? 即使客观现实也支持这样的想法。中国有13亿人口,中国的资源无法保证使中国达到中等发达这样一个目标。你必须强大,才能顺利的获得世界资源,完成自己的目标。 站在政府的角度,票选不是第一选项容易理解。 你是政府领导人,面临的经济转型,高科技专项,东西差距太大这是一大头;面临的国内贫富差距

中国与许多其他国家不同,中国是一个大国,是一个有悠久历史的大国,是一个曾长期强盛的大国。

这样一个大国的执政者,除了想建设一个民主的国家外,也想,甚至更想建设一个强盛的大国。

这样的想法不对吗?人民不支持这样的想法吗?

即使客观现实也支持这样的想法。中国有13亿人口,中国的资源无法保证使中国达到中等发达这样一个目标。你必须强大,才能顺利的获得世界资源,完成自己的目标。

站在政府的角度,票选不是第一选项容易理解。

你是政府领导人,面临的经济转型,高科技专项,东西差距太大这是一大头;面临的国内贫富差距问题,贪腐问题,教育费用,社保费用,民工进城,房价太高又是一大头,面临的国际上收购资源,建立经贸共同体,抵制贸易保护,保证国际市场还有一大头。

还没完,由于转型期实际是矛盾积聚爆发期,为转型顺利,在意识形态上要有一个凝聚,在官员管理上要有一个进展,在国民道德上要有一个倡导。

不可能一下子都解决,政府会如何选?

现在谈到收入差距大,一个原因是两极分化,还有一个原因是劳动层次过低。加工裤子是不可能提高工资的,因此必须转型,从代工方式转向自有品牌,从普通产品转向高科技产品。否则,凭中国的资源,不加强科技含量,那是能持久的吗?这种转型不容易,十年是乐观估计。

必须开发西部,东西差距过大,而西部的矿产能源是中国今后发展的关键,不发展西部,能减少离心倾向?国家统一问题是执政者不能不优先考虑的问题。中国目前最大的能源发现多数在内蒙、新疆,下一步必定是西藏。因此强化在西部的投资很重要。

民主进程必定包括地方民主,东西差距大,不依赖国家的支付转移和重点投资尽快改善,指望实现了地方民主的当局同意转移支付?比方由上海市政府同意向西藏进行支付转移?

当然还有很多事要做,比如减少垄断,培育民营企业,提高整个社会的经济实力。

又比如打击贪腐,拆散官商勾结,做好了能减少转型期阻力。

再比如培育中产阶级,培育城市化。

还有强化道德教育,建立向心力。

等等。

有人要喊起来:为什么不谈票选,这才是关键。

哦,你关心票选。但是为什么要票选?这是手段,目的呢?

不就是保障全社会共享财富吗?不就是实现对政府的监督吗?不就是有利于社会安定吗?

换个角度,你是总理或总书记,在上述问题中,你如何选择?

我是平头百姓,但看过前30年,也看过后30年。捋一下,基本能猜出中国的民主之路的路线图。我想,命大的话,我能自己检验我的话的实现可能,网友们也可争论,看我的说法是否现实。

作为执政者,他应该维护政权的稳定,这一点没错,只看用什么方式。

中共,由于一批优秀的领导指引和全党的浴血奋斗,在上世纪中叶无可争辩的获得在中国的合法的执政权,抱着民主的理想,怀着强国的抱负。并在一代人的时间内,虽经波折,但初步建成一个工业化国家,为后来的改革打下底子。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方发达国家积聚了丰厚的实力,开始向后工业化转型,现在他们引以自豪的橄榄形民主社会,大体此时成型。此时的中国,陷入文革阶段,苏联则正欲再走帝国之路,通过扩张获取资源。

距离拉开了。

文革结束了,放眼世界,我们惊叹差距之大;由于文革,我们存在理想迷茫;改革之初,要确定方向,一些理想主义的中国人采用西方的坐标质疑执政党便顺理成章了。

经济改革艰难起步,目标指向何方?

在执政党看来,一是过去严重忽视了人民生活的改善,二是生产力还很低下,提高生产力成为第一要务。邓小平说的再明确不过:发展才是硬道理。

自由派另有想法,应该换个制度!当然,他们当年没做到,过了不久,前苏联做到了。一时间,山雨欲来风满楼。我不知道当年多少人怀疑自己的信仰,我大概算半个。

中共用“韬光养晦”之策,顶住了。接着是埋头发展生产力,经济优先,用事实说话。至今二十年,指责中共的人,换了话题。即使是现代西方语境,说法也变成了:中共用发展成果保证了其执政的合法性。算是句实话。

俄罗斯,换了制度也是二十年,由超级大国变成了个二流国家。

民主的目标是民生,保证民生算不算民主进程的一步?同时,执政党的另一个目标也在实现的道路上:建设一个富强的中国。2009年底统计数字下来,中国应该超过日本或至少不相上下,人们对现状的指责也从批评生产力过低转向批评人均GDP过低。

其实,一个大国能这样发展是不易的。借普京的一句话:给我二十年……假如再给中共二十年,国家经济规模可能超越美国,只要平均7%的发展速度。人均GDP将过10000美元,接近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达到这个数据很困难吗?考虑到几亿农民进城和国家进入工业化后期,市场容量还很大,加上如果高科技16大专项基本成功,这不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一个人口13亿的国家(到时将是15亿以上),人均GDP超过10000美元,在这个世界上也是一件极具想象力的事件。若能在20年之内做到,显然将再次证明中共执政的合法性。

我们谈的不是这个,我们谈的是要由人民选举来确认执政合法性。自由派喊道。

对执政者来说,这种声音当然可以忽略。因为获得执政合法性并非只有一条道路。

可是如果贫富分化,官商勾结,贪腐横行,人民一样享受不到发展带来的好处。

这个意见不错。只是解决的道路也并非只有一条。

我看到的是: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打击贪腐的力度逐渐加大,相关法律法规不断健全。其实贪腐问题,原因很多。其中一条源于文革后的理想迷失。精神的缺失物质补,对西方生活的向往提供了贪腐动力。现在看,当年沙千里提出“高薪养廉”有点书生气。没有了灵魂,多高的薪能够养廉?随着本世纪中国的高速发展,特别是金融危机以来,很多中国人自信回归,理想再建。在这个基础上,辅之以健全法规,加强打击力度,我看再有十年左右,贪腐之势可以控制在一定范围内,淡出人们眼球。清除贪腐,还没有哪个国家做到过。

用民主的方法来打击不是更好吗?有时未必。俄罗斯现在民主化了,其贪腐如何?前段发生的“灰色清关”,能说明一点问题。如果我猜的不错,相对集权的中国,打击贪腐的进度会快于“民主”的俄罗斯

也许有人指责我参照系选的不好,他们比较喜欢选美国。其实选俄罗斯还是比较到位的,毕竟它处于工业化后期,比中国还强得多,更何况两国情况有一定相似性。拿处于工业化中期的中国和上世纪五十年代就进入后工业化时期的美国比,这个参照系未必公正。要比,与“扒粪运动”时期的美国比,是否更合适?

说到底,在一个处在工业化中期的国家,在一个非城市人口超过半数的国家,用改变为民主体制的办法反对贪腐,不比沙千里当年的“高薪养廉”的办法靠谱多少。

打击贪腐,本来就是一个法律范围内的事儿,民选的作用来得很间接。并非说集权制度对打击贪腐更合适,但这种制度下领导层一旦下了决心,效率上没问题。

转型期是矛盾聚集期,要想较平稳的转型,全国人民有一个思想体系的共识当然是有利的。我们说了很久的“主旋律”,我没见到准确的定义。但是最近几年,在电视上又见到工人操作技能竞赛了,评选道德模范这事儿,略有点见仁见智,但总是好事吧。薄熙来在工作中又开始引用毛泽东的话了,“毛泽东思想万岁”的标语又出现在国庆游行队伍中了。

有人未必高兴,但好像多数中国人是欢迎的,一个主流的意识形态体系正在逐渐成型。这对于解决转型期的各种矛盾,无疑提供了一种导向。

讲到现在,你还没说到何时实现票选。有人未免不耐烦。既然这么关心票选,那好,我作个估计。

15年后,如果不出大问题,中国人均GDP将在10000美元左右,总量与美国相当。由于做到这一点必有一个前提,那就是高科技产业占有一定比重。而这也会带来一个结果,存在相当数量的中产阶级,他们必将构成一种政治力量。

这时不是谁想不想票选的问题,到那个阶段票选已经成为趋势。

当然,是否会两党票选一党?不大可能,有上述业绩支持,谁能与中共争锋?

唉,不满意?那没办法。


“中国的民主之路”见http://bbs.tiexue.net/post_3941078_1.html


本文内容于 11/22/2009 12:50:03 PM 被ping87387972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