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


第十一节 方寸大乱

人事助理的这个活儿并不难,按照指令做事,是只猴子教两天也能做得像模像样。周飞比猴子还是要聪明多了,在寇文手把手的教导下,很快就熟悉了流程。因为仅仅只是助理,即使你有一些新的想法,你也没有权利去擅自施行,况且这些想法也只停留在理论上,没有足够的权利去试行,永远也只是个想法。

周飞的直接主管是人事专员寇文,她并不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但她懂得“人事无小事”牵一发而动全身,自己的翅膀不够硬,周飞更是羽毛未丰,代理经理的兰小姐也并非科班出生,只能在日常事务上给一些指导,都是在学习中成长。周飞有些很好的想法,但以他的专业知识与经验,却又无法给出可操作性的具体方法,几次提出想法后,都被寇文和兰小姐给顶了回来,她们要求周飞按部就班,遵循公司已经成型,并沿用多年的规则与流程。

骨子里就不安份的周飞很郁闷,不是一般的郁闷,这样的工作状态与他当初的想法相去甚远。他对自己的两个同样是半道出家的主管不满意,更对自己不满意。几个月一过,周飞变成了一台只会按照指令去做事的机器,而且这台机器并不需要满负荷的运转,总是有足够的闲置时间。

有了闲置的时间,又有了一台电脑,周飞觉得自己的灵感像插上了翅膀,加上学会上网迷上了BBS,浑身往外冒酸水,最高峰的时候,一天写了八首情诗,对象当然是“小仙女”。

那时候,很多企业兴起内部报刊之风,周飞觉得这是个展示自己的好机会。寇文也是爱好文学,更喜欢写诗,兰小姐上学的时候就是一个笔杆子。三人凑一起除了工作,总有聊不完的文学话题。周飞一提议,三人一拍即合。

很快,创办公司内部月刊的申请就批了下来,取名“拓邦之声”。负责公司企业文化的周飞,当仁不让地坐上了“主编”的交椅。

为了打响第一炮,周飞在得到兰小姐和刘副总的支持后,直接征集员工对公司的管理建议。征稿启事发出之后,应者如云,从组稿到复印、装订、发行,周飞和寇文夜以继日的审稿,前后用了不到一个星期。虽然编排得有点粗糙,但效率之快,令拓邦的决策层刮目相看。

月刊丰富了员工的业余文化生化,给了拓邦员工一个展现才华的平台,更是搭起了一座老板与员工平等对话的桥梁。劳雇双方沟通顺畅、和谐共处是企业员工关系和企业文化的根本。周飞不知道,他一个小小的举动引发了一阵整改之风,很多员工对公司提出了尖锐的批评和合理的建议,周飞几乎照单全收,略作修改全部编进了月刊。

兰小姐在看了电子版后,曾经善意的指出这样可能会激发矛盾,引起老板和管理层的不满。但周飞和寇文据理力争,兰小姐作出了妥协。果不其然,月刊发下去之后,引起管理层的一片哗然……

韩总在拿到月刊后,花了半天时间边翻阅边作记录,然后拿着厚厚的“拓邦之声”连夜召开了中层以上主管会议,周飞列席了这场他本没有资格参加的会议。

韩总发言之前的脸色让在坐的主管们如坐针毡,俱都看着独处一角的周飞,周飞被盯得心里发毛,但潜意识里,他知道老板肯定会有所赞许。

“今天我要特别表扬人力资源中心的几个同仁。”韩总扬了扬手中的月刊继续说道:“尤其是要感谢我们的大兵周飞,是他,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我们一直在崇扬所谓的‘取悦员工’这个企业文化,但今天,我所看到的,却是令人触目惊心的东西!有这么多员工在受委屈,我们的管理上有那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我和我的主管们,却一直自我感觉良好。各位不要抱怨员工的苛求,积沙成塔,他们一定是长久以来得不到回应才借助这个平台来渲泻自己的不满!在座的主管都扪心自问,有谁真正地去倾听了员工的心声?又有谁敢于直面这些批评与建议?解放军有句名言,叫作‘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请各位主管三思……”

刘副总接过话题说道:“各位主管无须太大压力,至少我们有一群敢于讲真话、不怕得罪人的员工,关键是我们敢不敢去面对、要不要去改变!今天,员工所有反映的问题,各权责部门必须在明天内作出回复。”

散会后,韩总紧紧搂住了周飞的肩膀说道:“谢谢你!解放军,好样的!继续努力,我希望看到你更多的表现!”

试用期满后,周飞直接升任了人事专员,并独挑员工关系与教育训练的大梁,不仅不用再受寇文的领导,而且工资还翻了一番。这一次超乎常规的升级,非常突然却又在情理之中,周飞自己亦始料未及。

周飞知道,自己能引起注意多半还是性格使然,要想走得更远,只有好好学习专业知识,提升专业能力才行。他的表现的确得到了拓邦两位高层的特别关注,在他们的眼里,这个大兵敢想敢干,欠缺的只是专业能力。

试用期满前几天的一个周末,周飞独自一人呆在办公室里自学,碰到了刚从台湾返回大陆的总经理,他拿起周飞手中的书看了看,有点诧异地点了点头:“大兵,这些书你看得懂吗?”

周飞慌忙站起来,硬着头皮说:“能看懂,你看,我买了好多!”然后拉开抽屉,里面全是哈佛大学的人力资源教材。

“想当讲师?没那么容易哦?”韩总拿起一本讲师教材笑问。

“是的,很想!”周飞回答。

“那么,告诉我,作为一个讲师必须具备哪些素质?”

周飞想了想说道:“基本素质应该是语言组织与表达能力、肢体语言、气氛驾驭以及各种信息和资源的合理整合与应用。但我认为还必须有一条,那就是创新的授课模式与受众的接受能力相融合!”

“哦?说说看什么叫作创新的授课模式?如何融合?”韩总兴致勃勃地问道。

“这是我在看哈佛教材的最大感受,他们的课堂气氛非常热烈,几乎是用游戏和情景贯穿其中,寓教于乐,让学生在轻松的氛围中主动的接收他们感兴趣或者说对他们有益的知识。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都是被动的吸收知识,再辅助以死记硬背,讲师多半是照本宣科填鸭式传授,学生没有选择的权利,注形式而轻实效,所谓‘尊师’也是传统的道德教条。所以,课前一定要对学生的情况有所了解,做到区别对待,如果资源充足的话,甚至可以分开授课。”周飞竭力想表现自己刚学来的知识。

“好!你再告诉我,教育训练中最难掌控的是哪个环节?怎样才能克服?”韩总继续问道。

“我认为是训练成效。很多企业是为了培训而培训,没有对效果进行评估,或者说不知道怎么去评估和改善。所谓教育训练,就是讲授和训练相结合,在企业里,训练就是实际操作,除了上课以外还要有实习的时间,也就是能将学以致用最大化和量化。”

“好!有机会要到外面多上上课,多去参观下其他企业,亲身体验下别人的教育训练是如何开展的。等你看完了这些书,再来找我聊聊你的心得。”韩总显然对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理解能力颇为赞许,夸张地朝着周飞晃动着大拇指。他明白,以周飞的资历,对人力资源的理解能力,暂时只能停留在表面上,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虽然这一番高谈阔论有点头重脚轻,难以自圆其说,但周飞反应还算灵敏,能举一反三,融会贯通,有些自己的见解,难能可贵。

与周飞聊过之后,韩总回去跟刘副总聊天的时候说:“那个大兵最近进步不小,主动在学习很高层次的专业知识,有一些见解,是个好苗子,但需要有人引导。你看要不要跟他聊聊?”

刘副总就抽了时间找周飞深谈了一次,这次谈话,周飞受益匪浅,刘副总的学识与经验与学识让他大开眼界,明白自己学到的那点东西在管理上不过是皮毛。在他面前,周飞大胆地针对现在的工作,提出了许多想法,也让这位才华横溢的职业经理人更坚定了好好培育周飞的想法。

刘副总后来又找了兰小姐和寇文,她俩也是如实回报了周飞的表现,说周飞执行力非常强,有很多想法,月度工作考核也是优秀。

任命通知下来的时候,周飞狠命地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直到清晰地听到自己痛苦的“嗷嗷”声,才相信不是在做梦!

这一年的中秋,正赶上五周年厂庆,早一个月公司就决定拨五十万元人民币好好庆祝,所有节目全部由厂内各单位自己选派,周飞和寇文是节目的总导演。除了合唱外,十多个节目,三十多个员工,也早早确定了下来,凌雁一个人有两个节目,周飞拿到生产部提交上来的节目单后,兴奋得一夜未睡,第二天以不容置疑地口气对寇文说:“我负责舞蹈类节目的排练,其他的节目全部归你组织!”

寇文不满地说:“凭什么啊?你大老粗一个,懂舞蹈吗?”

周飞说:“你带男生多的节目,我带女生多的节目,这是科学搭配,可催进荷尔蒙分泌,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再说了,你那审美观比我差远了!”

寇文说:“我呸!就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想要公私兼顾,美得你!说吧,又盯上了哪个良家少女?”

周飞说:“你这人就是思想不纯洁,你要是嫌多了,就把女声独唱也交给我吧!”

周飞觉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等了仿佛一万年,才等来了这么个机会,绝对不能再错过了!他把元旦写给“小仙女”的那封信拿出来又工工整整地抄了三份,然后一个口袋里揣了一份,免得到时候想不起来,随便摸哪个口袋都可以提醒自己!

第一次开全体演职人员动员大会的时候,周飞就抢尽了寇文的风头。寇文还没说两句话,坐在下面的周飞就插话进去,后来干脆就站起来把寇文给挤下去了,原本计划半个小时的动员,结果开了一个多小时。整个过程中,周飞没有正眼看一下“小仙女”但他眼里和脑子里只有“小仙女”的影子,他觉得自己太虚伪了!显然,结果让他非常满意,一群千娇百媚的少女和少男员们,被他逗得前仰后合,周飞感觉 “小仙女”至始至终都在紧紧地盯着自己,而且她还笑得最开心!这种一厢情愿的想法,让周飞感到脸红耳热心跳加速。

寇文心里好不爽,周飞看不出来。散会后周飞坐在会议室里独自回味刚刚的每一个细节,他觉得自己这一次“演出”太成功了,简直可以用精彩绝伦、完美无缺来形容,“小仙女”就是个观音也会动了凡心的!

凌雁还真被周飞“吸引”了,走在路上她对给自己伴舞的一个伴儿说:“那个人事可真会吹!”

对于舞蹈,周飞有自知之明,自己是个门外汉,外行领导内行,肯定得出笑话,得找一个懂行的助手,在周飞的眼里,“小仙女”就是个专家,他就算计着让她做自己的助手,两个人跟那一站,绝对是男才女貌、比翼双飞、绝世拍档!不仅上班的时候可以朝夕相处,私下里还可以光明正大地去找她讨论工作,接下来的故事就会是:一对男才女貌的年轻人日久生情,互相仰慕,最后水到渠成……

这样的安排既隐蔽,风险系数又低,人民群众又不会说三道四,只要花花不再出来捣乱,谁也看不出来!周飞开始崇拜自己了,他为自己的绝世聪明由衷地惊叹!

周飞决定在排练之前,单独找“小仙女”沟通一下自己的想法,当然是以工作的名义,在一个公开的场合。为了这次谈话,周飞同志精心准备了好久,设计了数十个开场白,并一一分析了“小仙女”可能的反应,有一点几乎可以肯定,“小仙女”在听到自己夸奖她时一定会很高兴,最后肯定会羞羞答答地,桃红着脸一口答应帮助他!

这天晚上,周飞同志心情大好,于是诗性大发,在电脑里敲下了下面的一段文字:

你说你喜欢金秋(尽管到今天加起来“小仙女”没跟他说够十句话)

我就想着采一树红枫叶(虽然秋天就要来了,但深圳哪里可以采到枫叶)

裹紧你娇柔地身躯(这事儿周飞倒是不只一次想过)

你说你钟爱蓝色(一条连衣裙引发的猜想)

我就准备裁一片晴朗的天空(天空是蓝色的吗?好像只有书中才这么写吧)

衬起你动人的容颜(绝对不至小学五年级的水平)

我说我就要远行(多少诗者歌远行,为赋新辞强说愁)

你一汪清水的眸子(从这一句不难看出,周飞还是一个清醒的人)

荡漾出令人心碎的波浪(这种洞察秋毫的功夫,是一个诗人应有的水准)

我说我要你做我的新娘(周飞都梦了一千回了)

你就躲进了那片枫叶林(但愿美梦成真)

周飞同志恐怕做梦也没想到,第一次与“小仙女”正面交锋,就鼻青脸肿。凌雁进会议室的时候,周飞已经等了快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时间,周飞心不在蔫地在笔记本上又涂写了两首情诗,准备第二天发到“西祠胡同”里迎接网友们的吹捧。

看到“小仙女”进来,周飞迅速别过头,装得一本正经地在翻着自己的笔记本。

凌雁忽闪着迷茫地大眼睛,靠在门上冷冷地问道:“周先生,你找我有事啊?”

周飞对“小仙女”冷漠的口气和以“先生”称呼自己,感到很尴尬,仿佛一下掉进了冷水里,楞了一下,才指着自己对面的椅子说道:“来,坐下,不好意思,耽误你一点时间!”

凌雁说:“不了,我就跟这站着!”

周飞恨得牙痒痒,他怕自己话多,还会自找没趣,就开白见山地说道:“明天就开始正式排练了,我想请你来帮忙指导一下她们的动作!”

凌雁很干脆地回绝:“不行,自己都跳不好,还给我报了两个!”

被“小仙女”这么一堵,周飞立马乱了方寸:“我看你跳得最好,比其它人好多了!”

凌雁很不以为然:“切!比我跳得好的多了!”

周飞突然脑子短路,不知道说什么好。凌雁见周飞没反应,就说道:“就这事啊?我走了哦?”

周飞这才回过神来,赶紧说:“你考虑一下……”话没说完,就发现“小仙女”头也不回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