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枪 第二部分:战争中的支点 战争中的支点8

付勇军 收藏 7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8.html[/size][/URL] 8. 肖家港,是红6师所在地。这里属于丘陵地带,带有江汉平原典型的特征,四周高高矮矮,高的是山,矮的是平原。师部傍山而建,院子里白墙红瓦,绿树成荫,营区大门前是一条宽阔的柏油路,笔直笔直的,一直通向前面的城市----丹阳市。 师部值班室里吵翻了天,几个团长聚在一起唧唧哇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8.html


8.

肖家港,是红6师所在地。这里属于丘陵地带,带有江汉平原典型的特征,四周高高矮矮,高的是山,矮的是平原。师部傍山而建,院子里白墙红瓦,绿树成荫,营区大门前是一条宽阔的柏油路,笔直笔直的,一直通向前面的城市----丹阳市。

师部值班室里吵翻了天,几个团长聚在一起唧唧哇哇,争的脸红脖子粗。

机步1团团长剑晓生嘴中飞出了唾沫星,他激愤地说:“妈的,从没打过这么窝囊的演习,几个小兵蛋子把老子围在中间,竟然想让老子束手就擒,老子一点也没含糊,几下便把他们放倒了!”

机步3团团长黄忠诚附和道:“可不?把我给憋坏了!这仗打的是够窝囊的了!不过,我还没遭到剑团长那种特殊的待遇!”

黄忠诚的话带有一丝嘲笑与讥讽。

剑晓生立刻跳了起来,吹胡子瞪眼,说:“你小子能比我好到哪里去?你和步兵2团,坦克团,刚一冒头,就被别人包了饺子!人家天上的战机,地面的装甲旅,还有榴弹炮群,早已摆上了一桌好菜,等着你们!可怜的红6师3个尖锐的战斗团,就这样未放一枪一炮,被蓝军吃到肚中,惨不忍睹!红军窝囊啊!最窝囊的,不过是你们这3个团了!”

“你---- 你完全是胡说!我们三个团从前方、左翼、右侧三个方向攻击,在漆黑的晚上施行机动,1个多小时便赶到了指定区域,这可是全建制的开进啊!300多公里啊!不信你试试?再说,我们这是服从师长的决定,那知道我们赶到哪里,敌人的鬼影都没看见,接着,呼啦啦,冒出好多装甲车来,就这样,我们被蓝军吃了个精光。要追究责任,也不能追究我们,那是指挥部犯下了低级错误!”黄忠诚的脸又圆又胖,一激动,脸变得血红血红。

“你们小声点,要是师长政委听见了,又发火了!”步兵3团团长刘文军看看窗外,提醒道。

剑晓生一听,皱皱眉头,又把矛头对准刘文军,“你们那个团,真是二流团,我们机步团,炮团,坦克团一完,你们步兵便一泻千里,乱成一团,那仗打得让人眼花缭乱,整整一千多号人的队伍,结果被你们分出十几拨,你们这是打仗吗?这是现代化作战吗?简直回到老祖宗小米加步枪的年代,干脆躲到深山打游击得了!”

“喂!老剑!我看你是站着不腰疼,我们一个主力步兵团,要对付几倍的敌人,他们有装甲战车,大炮,还有导弹飞机,我要是不化整为零,展开游击战,那不被蓝军一口吞掉吗?那时候你在干嘛?怕是被蓝军请过去喝茶了吧?”刘文军看他侮辱步兵2团,也急了,立即反击。

“你……”剑晓生顿时语塞。

“剑团长,这就是你不对了!按照你的理由,先被蓝军摧毁的我们,是做对了?那人家一个团苦苦支撑,反倒错了?你这是什么逻辑啊!我觉得我们应该向步兵3团学习!”炮团团长徐胜桥站出来,为刘文军打抱不平。

“不管怎么说,指挥部被别人端了,这是奇耻大辱的事情!步兵3团应该有责任!”剑晓生从人群中走开,慢悠悠走到桌子边,端起一杯水,抿了一口。

“那也不能怪罪我们步兵3团,保卫指挥部是警卫营的事情!”刘文军追上去,对着剑晓生的背影喊。


黄忠诚拦住刘文军,安慰道:“别理他,他就是一疯子!”

“哎----- 这仗没打好,不光他疯了,我们也快要疯了!你说,这是什么事儿啊!”徐胜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长叹一口气。

“是啊!大家心里都不痛快,师长肯定也不痛快,这下没好果子给我们吃哟!”

“师长怎么还没回来啊?”

“肯定在基地挨训!要不,做深刻检查!”

“仗打败了,能不做检查吗?我看检查就是轻的,说不定是处分!”

“听说,军区准备动一批干部,会不会在演习上大做文章?”

“我也听军区的战友说过,不过,会不会把这次演习纳入考核的范围内,我就不知道了!”

几个团长窃窃私语,情绪也低落下来。

在他们认为,红军是彻底败了。他们开始考虑因此引发的各种问题。


师部大院驶进一辆猛士牌越野车,站立在营区门口的两名哨兵如遭雷击,身体一抖,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车子开到办公楼前停下,成枫跳了下来,迎面走来一个参谋,小心翼翼地问:“师长回来了!”

“通知全师团一级的干部,明天上午开会!”成枫黑着脸,甩了一句。

“是!”参谋像钉子一样钉在地上。



黄忠诚在楼上听到响声,趴到窗户上去看。

“嘘---- 师长回来了!”

“是吗?”剑晓生从沙发上蹦了两尺高。

大伙凑到玻璃边,向下看。

只见师长离开越野车,正进楼。

“奇怪!师长的车里怎么还有个兵?你们看看,是谁?”徐胜桥指着一个傻大兵说道。

那兵傻傻地站在车子旁,好奇地看着四周的环境。这兵健壮,腿长臂粗,脸出奇的黑,胡子长的像马蜂窝,特别显眼。

“这兵不是步兵2团的吗?叫什么来着?”剑晓生推推刘文军。

刘文军仔细一看,眼睛瞪的比鸡蛋还大。“这不是老枪吗?”

“老枪?什么老枪?你不会中邪了吧!”剑晓生把手掌伸出来,在刘文军的眼睛前晃了一晃。

“去去去!”刘文军把剑晓生推开。“这兵是我们团修理所的,叫董大驹,外号叫老枪!”

“老枪怎么和师长凑到一起了?”刘文军自言自语,像着了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