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鹰 卷二 孤鹰翱翔 第三十二章 战前

韭菜煎鸡蛋 收藏 9 3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34.html


第三十二章 战前


雷-阿姆索托,这个身高高达2.10,身体像猛虎般健壮的EO雇佣兵团驻莱索托分部最高指挥官,此刻正满脸杀气的站在一栋倒塌的楼房前,碎石瓦粒被他踩到了脚下,质地良好的陆战鞋碾压着周糟的一切,制造出一片的碎屑。他的手里没有枪,但给人的感觉却比身旁那些端着枪,小心戒备着四周的雇佣兵还要危险的多!

如果非要弄清楚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引起的!那惟一的解释可能就是杀气!在无数次生存与死亡之间摇摆,一次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经历,让他的全身上下都沾染上了那种死亡的气息,几乎令人窒息的气息。

而如今,又有一个人死在了他的面前,大量的血液和逐渐冰冷的身躯以及那张熟悉的面孔,让阿姆索托渐渐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从他那几乎喷吐出火焰的目光可以发现,这个家伙已经到了爆发的临界点,眼前就是暴风雨降临前的短暂平静。

没有人敢吭声,没有人敢弄出一点动静,四周二三十个历经血战的雇佣兵这个时候连大声都不敢喘一口,全部噤若寒蝉,他们极害怕阿姆索托那即将发作的怒火降临到他们的头上,那情形,甚至可以用灾难来形容!

阿姆索托的沉寂没有持续多少时间,他狠狠的一脚踢在残垣之上,庞大的脚掌带起一股大力,尽然就这样硬生生的将那断垣踢开一个大口子,纷飞的碎石像天女散开一般四下飞舞。

暴怒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如同雷鸣一般响彻在这个原本宁逸无比的小村庄,“废物,一群废物!小组掩护你们不懂吗?梯次进攻没有学过吗?手雷挂在腰上,用来塞你们的肛门的?面对这些连牙都要老掉的游击队,这是3天时间里损失的第8名队员,你们是不是吃屎长大的?”

没有人吭声,没有人答话,这个时候即便他们心中都有些不愤,但依然没有人敢去惹火。

阿姆索托再次一脚踹向了那座断垣,仿佛要将全部的怒火都发泄到这可怜的残垣上,随着他的大脚踹下去,这座可怜的断垣尽然“轰”的一声往后倒去!

“分散开来,呈小组队形搜索,给我翻遍这个鬼地方的每一座房子,找到地道的入口,老子要操翻这些狗娘养的东西!”

四个小队,这个时候都已经有了减员,原来的十人小组,在三天的战斗之后都有了不少的伤亡,第一队和第二队除了在突袭的那天晚上分别阵亡了一个人以外,这三天也各有一个人倒下,而第三队和第四队两个突击队情况更是糟糕,各自有3人阵亡,战损率达到了30%。不过他们没得选择,雇佣兵的命虽然够硬,但其实并不值钱,为了几百万美金,别说敌人会与他们拼命,甚至连身旁前一刻还在并肩作战的兄弟都会拔刀相向,死亡对他们来说,就像是每天的吃饭那么简单。

四个小队再次分小组队形拉开,第三队、第四队的两个三人组两个四人组开始去村子的外围警戒守护,第一队第二队的16名队员则分四个4个人组开始拉网式搜索,虽然这三天来他们已经不止是第一次这样搜索,但却没有任何的收获,那些游击队就像是老鼠一样,打一枪就走,等你追过去的时候,已经钻进了洞里,让你没有丝毫的办法。

而阿姆索托这个时候已经离开了这个村庄,布鲁斯在树林边缘建立了一个狙击阵地,那辆“布雷德利”步兵战车是他的依托,那把德国产的PSG-1狙击步枪则是他手中的利器,那些游击队员只要出现在他的准星里,就绝对不会有逃脱的可能,阿姆索托现在过去就是为了守卫在迈克-布鲁斯的身旁,毕竟墨托姆的地道太过让人吃惊,他不敢保证在布鲁斯开枪射击的时候会不会有人摸过来,他必须要为自己的兄弟性命负责。

在墨托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黄猛掀起了一点点铁板,随着他轻微的动作,四周顿时有一些泥屑滑了下来,不断的冲击到黄猛的身上,不过黄猛恍然未觉,他那侧着的脑袋这时起到了作用,这让他的脸可以完全的贴在掀起的铁板上,可以从那微微开启的缝隙之中看到外面的情况,终于重新看到了明亮的光线,与地道灯火截然不同的炽热光线让他心旷神怡,大大的出了一口气,似乎因为班长伤势而变得沉重无比的心情都轻快了几分,但他蓦然便皱起了眉头,不是因为他闻到了一股骚味!而是他感觉到了脚步声。

朝后面的海伦特比划了一下手指示意有情况,黄猛没有丝毫的慌乱,轻轻的盖上盖子,四周顿时重新陷入了黑暗,感觉到身后海伦特在拉他,黄猛立即开始后退,在一个拐角处,游击队队长海伦特贴着他的耳朵说道:“刚刚的这个出口是在村子边上的一处猪圈,地面上已经没有我们的人了,刚刚应该是那帮人又开始寻找地道的入口了。唉!当时撤离的太急,这里的猪都没有来得及拉下地道,真是便宜了这些王八蛋!”

在海伦特身后的林雨说道:“你应该为这个决定而感觉自豪,正因为这样,才没有人怀疑到这里有出口!如果你真将猪拉下地道,那么,那些家伙肯定挖地三尺,也要找到这个通道口。”

海伦特朝林雨竖了竖大拇指,“如果不是看到你们长的这么年轻,光听你的话,我绝对会怀疑你是不是有五十岁,你的每句话都饱含着深意,每一个分析都恰到好处!”

林雨不仅没有感觉到自豪,反倒是神色一黯道:“如果班长在这里,我们刚刚说话的这段时间,他便已经布置好了最适合我们现在情况的突击计划,而不是像我们这样,被脚步声就吓回了地道之中。”

黄猛低头沉吟了下,然后问道:“海伦特,这个出口在哪个方向?”

“北边!大该二三百米的位置就是树林!不过,树林现在被他们占用了,天黑之后,这些人就在树林里休息,我们的地道正好从林子边缘绕过,拿他们没有一点办法!”

黄猛再次低下头来,就凭黑在地上比划着,至于画着些什么,恐怕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林雨,你在西北方向找一个位置埋伏,我去南边给他们制造一点混乱,不要恋战,解决掉两三个人之后,立即退到这里集合,特别要注意的是,他们将宿营地选在树林里,那肯定有留守人员,注意在北面位置找好遮挡物。”

林雨点了点头,虽然黄猛让他注意北面这句话,对他说来绝属多此一举,但关切之情还是显露无疑。两个人平时伴嘴不断,看起来好像有点隔隔不入,但这都是表面的假象,事实上,两人之间的兄弟之情,丝毫不比黄猛跟许成功要弱,只不过人与人的相处,各有不同的方式而已。而飞龙出来的一员,不管是谁,到了战场之上,那也绝对是足以放心将后背交付的生死兄弟。

树林的复杂注定了你时刻需要防范和警惕,高大的树木,浓郁的枝叶无不是完美的遮蔽物,这种地方,高明的狙击手往往能够抓住你瞬间的弱点而置之于死地。

海伦特对于他们这种连地道的通行方向都没有熟悉,便开始想着解决敌人的作法有点无语,有点不高兴的说道:“我说,你们两个能找够到出口吗?你们知道什么位置的出口能够使你们出现在敌人的背后,而不是正前方吗?还有,不要以为我们一路走来畅通无阻,就觉得在地道中通行并没有什么难度,要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在带领你们前进,这也使得我们规避了所有可能对我们造成生命危险的地段!”

黄猛有点无奈的看了海伦特一眼,“尊敬的队长,有句话我不得不告诉你,虽然你们的安排算得上细致,但却没有脱离正常的范畴,去的时候我处在昏迷之中并没有看到四周的情形,但来的时候,我注意了一下,每次到叉道的时候,你总是选择在通道1米位置边缘处有碎石的那条路,有时候是在左边,有时候是在右边,但那个距离都应该是差不多的,我想我在地道里行走的时候,是不是应该也这样?”

海伦特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大家伙,那如同牛犊一般的健壮身躯,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家伙,可为什么眼前所说的地道秘密却丝毫的不差?难道因为这些布置太过于简单的缘故?

林雨拍了拍海伦特的肩膀道:“尊敬的队长,设置叉道利于防守的办法是正确的,而各种识别的方法可以千变万化,但这条地道用的人太多,太过复杂的方式对于村民们来说,那绝对是一个灾难,这让我们排除了很多的因素,最恰当的方式便是在道路上做上一些容易识别的标识。而您刚刚带我们走来,这是一条非常长的通道,经过的三叉路有总共有6个,我们只需要观察所走过的通道有什么共同点就行了,这显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海伦特顿时哑然半晌,好半天才喃喃道:“看来,能够和凯纳先生交朋友的人都有让人吃惊的地方,幸好你们是巴苏陀人民的朋友,要不然,我想我现在就应该干掉你们!”

黄猛耸了耸肩,虽然他的脑袋依旧歪着,但浑身扎实的肌肉还是让人感觉到恐怖的力道:“队长,说到杀人,我想我们或许要比你要专业一点,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呆会你可以跟在我身边看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