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散尽 Ⅲ 上部 第29章

hawk735 收藏 10 8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


老邢放过郭文志,并非悲天悯人善心发作。像郭文志这样的人,最好是死一个少一个,有他国家不会富裕,没他兴许中国人民还能少遭点罪。但是不经过军法审讯就一枪毙掉,道理上,这怎么也说不过去。

可弟兄们未必能理解他这番苦心。老严当时就急了:“放了他?那咱不是白忙活了?您打算以后,还让他继续下黑手?”

“这件事儿你我做不了主,把他交给军法处。”

“嗨!就凭军法处那几个糟人,能把他怎么样?最后也就是个肉包子打狗。”

“闭嘴!”老邢火了,“执行命令!哪来这么多废话?”

“是!”老严不敢言语了。

宋菲被老贺绳捆索绑给拎了回来,她披头散发,样子很狼狈。要论跑路,她怎么也不是贺秃子的对手,所以那最后的绝招,就是猛然转身跪倒在老贺面前,悲悲切切说了句:“我输了……”看看老贺腰间的绳索,宋菲又道,“你下手轻点,别把我弄疼了……”

老贺是真不知道什么叫做怜香惜玉。“被我俘虏了,还敢讨价还价?”心里是又气又乐,当然,他也挺佩服宋菲这难得一见的厚脸皮。

该抓的人,这回都齐了,瞧瞧跪倒在面前的宋菲,老邢内心是五味俱全。屏退手下后,亲手为她解开绳子,望着这千娇百媚弱不禁风的小丫头,一时间,万般心中事却不知从何说起。

“你为什么要跟我处处作对?我到底怎么得罪你了?”老邢痛心疾首地问道,“难道我救了你,这也是错误吗?”

宋菲把脸扭向一边,一言不发。

“不管以前你我有什么恩怨,我希望到此为止。就算咱们连朋友都做不成,那也犯不着就是仇人。”

宋菲眨眨眼,用眼角余光瞥瞥窗外。

“你走吧……”老邢叹口气,“就当我们……从来都没有认识过。”

“邢维民!我恨你!恨死你了!”扯开嗓子喊了一声,宋菲哭了,悲悲切切梨花带雨,“你要杀便杀!用不着可怜我!”

“这叫什么话?我为什么要杀你?”摇摇头,老邢一脸无奈,“我这双手,是用来打鬼子的。”

“邢维民!你为什么是个好人?为什么?”

宋菲这没头没脑的话,令老邢疑惑不解。他暗道:“这丫头什么毛病?我放着好人不做,难道还要变成坏蛋?”一阵沉默,几丝凄凉,心中苦痛,却不知与谁述说。

“你会后悔的!”含着眼泪,宋菲狠狠一咬牙,“我肯定不会叫你好过!”

“那就随便吧……”

气氛很压抑,两个人各揣心中事。

临走前,宋菲幽幽望了一眼老邢。她知道,这个男人自己是永远也忘不了。不管爱也好、恨也罢,那终归是一段感情,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一段无言的结局。她是个小女人,不是大丈夫。大丈夫需要顶天立地,需要建功立业,而她,只需要属于自己的一份温馨。

走出厢房,士兵们为她闪出一条通道。在众人指指点点下,她昂起高傲的头颅。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对于一个女人来讲,真要是活到不要脸的份上,那她就算彻底想开了。

这条通道很长,不知走了多久。直到拐进小巷,再也听不到那刺耳的辱骂声,她才慢慢停下脚步。转过身,望望深邃的巷口,笑了笑,随即一愣,便狂笑不止。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痛苦地捂住脸,一滴眼泪从指缝间缓缓溢出……“邢维民,我恨你……”

********

孙立人和秦学礼赶到时,兵变已经解除。看着浑身是血的老邢,秦学礼没说话。

“长官……”老邢想要敬礼,孙立人阻止了他,“还能动吗?”

“回长官的话,这只是皮外伤。”

孙立人点点头,回身看看这些兵。沉吟片刻,娓娓说道:“你们都是好样的,是我孙抚民最骄傲的士兵。长官有难,你们没有坐视不理,尽到了一个兵的本分。所以我相信,就算在最艰苦抗日前线,你们也能跟着长官奋勇杀敌!我们的精神是永不言败,谁敢欺负我们,我们就要同他血战到底!从你们身上,我看到这支军队的希望,也看到了这个民族的希望——那就是团结和无畏!从今天起,我可以自豪地告诉国人:在我们的面前,对手只能永远地颤栗!”

长官的话就是一针兴奋剂,弄得这些兵,眼睛都是雪亮雪亮的。但孙立人说完这番话,却没再多言,反而示意秦学礼,让他把兵带回去。

众人回味着孙长官的话,意兴阑珊地散去,院内只剩下孙立人和邢维民。不知为什么,孙立人上下打量着邢维民,久久不发一言。

“长官……”

“你果真没让我失望,”孙立人淡淡说道,“这件事,你处理得很好。”深吸一口气,眼望天井,孙立人有些感慨,“现在这时局,应该是一致对外,激发任何内部矛盾,都有可能对国家、民族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老邢点点头,没说话。

“郭文志不是个东西,这我也知道,但眼下,他不是你我能处理得了。就把这烫手的山芋,交给那些混账官僚,让他们看着办吧。”笑了笑,拍拍邢维民的肩膀,“放心,你这板子不会白挨,我记得……你现在还是个上尉吧?”

“是的长官!”

“从军法处回来,你就是少校了。”

“嗯?”老邢又惊又喜。

“不过有个条件,像刚才那样的精兵,再给我多带几支出来!”

“是!”

几天后,军法处的批文下来了。老邢被羁押一个月,郭文志罚俸半年。虽说这结果并不怎么公平,但也算是给出个交待。至于宋菲,上峰没有难为她,据消息可靠人士透露,这主要是因为邢维民和她有“暧昧”关系。人家女孩吃过大亏,你一个老爷们受点小委屈,这也没什么,总不能便宜都叫你占了吧?再说了,要不是委员长错爱、孙抚民和秦学礼联名具保,恐怕你邢维民,早就上法场报到了。

“这他妈是什么世道?”老丁忿忿不平,“营座把那女人给干了,打死我都不信!”

“你说没用,关键是上边儿。”老严“嘿嘿”一笑,食指指指天,“上边那些人肯定会将心比心,认为美色当前,就是他们也把持不住。”

“呸!”

“往哪吐啊?”

“啊!对不住!对不住!”

“要依我说,那娘们儿八成是看上咱营座了。”老严神神秘秘。

“不会吧?照你这么说,她咋还能把营座往死里整?”

“女人的心思啊,你这老粗懂个屁?这叫爱有多深,恨有多深,没准儿她哪天转过性子,你瞧着吧,肯定是惊天地泣鬼神。”

“不是……那她费这劲干嘛?有毛病啊?”

“说对了,世上的女人,只要看上一个男人,十有八九那都不正常。不瞒你说,比宋小妞更离谱的我都见过,那家伙……哎呦……一言难尽哪……”

“哎?你不是也吃过女人亏吧?要不然……你咋这么了解女人?”

眨眨眼,老严没说话。可从他表情上,所有人都能看出:这叫此地无银三百两。所以从那以后,大家就给老严还在娘胎里的媳妇,起个绰号叫“一言难尽”。

********

徐文远摘下帽子,擦擦脸上油汗,接过秦学礼递来的水杯,轻轻喝了一口。

“瞎子,你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秦学礼笑着问道。

“说对了,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撂下水杯,徐文远的手指扣扣桌面,“想来想去,除了你,我也找不出合适的。”

“究竟什么事儿?”

“锄奸!”

“锄奸?”秦学礼眨眨眼,“怎么,还要刺杀汪精卫?上次在河内,你们不是失手了么?”

“这回是另外一个人,”瞧瞧秦学礼,徐文远叹口气,“按理说,这件事我不应该告诉你,可没办法了,我需要你的鼎力支持。”

“噢?”

“军统情报处出了叛徒,他携带一份上海站的特情潜伏名单,准备投靠大汉奸丁默邨。”

“需要我做什么?”

“听说你手下有伙能人,我想借用一下。放心,等事情一过,我就会把他们原封不动还给你。”

“这个……”秦学礼为难了。沉吟片刻后,他略有所思,“就算你能除掉他,可名单,还是落到丁默邨手上了。”

“不!名单还在叛徒手里。”

“你确定?”

点点头,徐文远沉声说道:“名单是他和丁默邨讨价还价的筹码,怎么能轻易交出?在我们这行儿有个规矩——不见真佛不烧香。没有名单,他什么都不是。”

“需要我怎么配合?”

“把这几个人派给我……”掏出一份名单放在桌面,悄悄推到秦学礼面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