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天下 正文 第六十八章 流落街头

k55555998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size][/URL] 入夜了。从货轮上看纽约市,灯火通明,一望无际。这是全世界最大的城市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城市,是冒险家的乐园,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 钱图强收拾好行李,把宝剑藏在行李箱中,拎着行李箱,在钟向天船长的陪同下,走上了甲板。 船员们知道他要上岸了,也都来相送。钱图强和钟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


入夜了。从货轮上看纽约市,灯火通明,一望无际。这是全世界最大的城市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城市,是冒险家的乐园,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

钱图强收拾好行李,把宝剑藏在行李箱中,拎着行李箱,在钟向天船长的陪同下,走上了甲板。

船员们知道他要上岸了,也都来相送。钱图强和钟船长握手道别,向全体船员挥手告别,跃到已经变大飞起来的任逍遥背上坐着。任逍遥振翅高飞,投入茫茫夜色之中的纽约市。

钱图强不想接受钟船长的帮助,已经够麻烦人家了;骗他说一上岸就去投奔亲戚,可这么大的纽约,他是一个人都不认识。母亲就在加拿大的多伦多,离纽约不算很远,任逍遥完全可以背着他去找妈妈,可他不想这样;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要去喝妈妈的奶吗?

任逍遥和钱图强商量过应该去美国哪个城市容易发现魔人。虽说美国的政治中心在华盛顿,但任逍遥分析说,魔人刚来,应该不会马上就去人口只有几十万的华盛顿,首都的保安严密,容易暴露行踪,最有可能先在纽约这样鱼龙混杂的大城市藏身,想办法弄到身份证明之类的证件,再潜入华盛顿;同时,纽约是美国的经济中心,魔人在这里可以得到很多情报。所以,任逍遥决定先在纽约寻找魔人,同时也在等待天界的进一步指示。

任逍遥知道钱图强身无分文,很是替他着急;以两人的身手,去抢银行都没有问题,但钱图强是不拿群众一针一丝的好同志,脑子里面没有“弄钱”这根弦。怎么办?商议之后,决定找过街涵洞临时落脚,钱图强再去找一份工作。任逍遥之前已经飞上岸去“踩点”,找到了一处靠近曼哈顿唐人街的过街涵洞。任逍遥背着钱图强,直接飞到了涵洞边上的一棵大树。

钱图强爬在树上,等待着街上的行人慢慢回家去。这样才好不引人注意地下来。

此时正当乍暖还寒的季节,寒风刮得紧,脱掉全身毛皮的他,感到寒风刺骨。特别是光秃秃的头皮,直接暴露在寒风下面,冷若冰霜。原先多暖和的毛皮,没办法,已经褪掉了。身上穿着大衣,还是觉得冷。

任逍遥见他打寒噤,说:“老兄,是不是怀念自己那一身毛皮了?”

钱图强苦笑,说:“有点。这皮脱得不是时候,要是夏天再脱就好了。”

任逍遥说:“没办法。人要倒霉起来,是一件接一件倒霉事接踵而来。你忙着救人,把钱烧光了,毛皮脱掉了,接下来可能还会有倒霉事,你得有心理准备。”

钱图强说:“没心理准备就不会跑来美国。有你这一身羽毛,我冻不着的。”说着,往任逍遥身上靠。任逍遥干脆张开翅膀把他围在胸前。这下暖和了。

等到夜深人静,钱图强溜下树来。任逍遥变身小鸟,站在他肩上。

他拎着行李箱,走进过街涵洞。没有想到这涵洞里面,也有许多跟自己一样睡免费宾馆的人。人人身上还盖有被子,看来是有备而来,甚至可能是长住于此。

钱图强找到边上一处空位置,把行李箱放靠墙,蹲了下来,盘算着怎么样才好睡上一觉。水泥地板比冰块很冷,要是直接躺上去,身子恐怕会被冰冻起来。

一条黑人大汉,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手里拿着大酒瓶,身上背着大包裹,一直走到钱图强面前,瞪大眼睛,用英语喝着:“滚开,这是我的地方。”

钱图强心里一火,正想发作,再一想,自己初来乍到,说不定这醉汉还真是成天就睡这地方,便忍气吞声,往边上再挪一挪,腾出地方给黑人大汉。黑人大汉熟练地铺好铺盖,倒头便呼呼大睡。

钱图强这一挪,就到了涵洞洞口,整个人暴露在刺骨的寒风里。寒风刮得紧,呼呼往洞里钻。洞口便是风口。

钱图强暗暗叫苦,赶紧打开箱子,找一条衣服铺在地板上,把箱子放在前面挡风,躺了下来,头朝箱子,卷曲着身子,脸朝墙。任逍遥看看没人注意,把身子变大一些,躺在钱图强背后,伸一边翅膀盖着他。可薄薄的衣服,挡不住地板的冰冷。寒气直冒上来。钱图强冻得受不了,干脆坐了起来,依偎在任逍遥怀里,运气练功,身子慢慢暖了起来,后来累得迷迷糊糊睡着了。

钱图强被冻得醒了过来。睁眼一看,任逍遥已变身小鸟。有人从过街涵道走过。任逍遥怕引人注意,只好变小身形。

钱图强睡意全消,干脆打坐练气。身子发冷,行气抵挡寒风,突然发现身内有一股热气,缓缓升起,笼罩全身,身子暖暖非常舒服。他心想,应该是仙丹的能量;便继续练习,以便熟练地运用仙丹的能量。

天亮之后,钱图强收拾衣服,拎着箱子,向唐人街走去。曼哈顿唐人街,聚居着移居美国的华人,是一个纯粹的华人世界,连商店招牌也是中文写成。唐人街有很多中餐馆,钱图强来纽约,本来就打算在需要人手的中餐馆找工作,找一个包吃包住的地方,也不管工资多少,自己只求有个立足点。

来到唐人街,发现唐人街跟中国常见的城镇并没有两样。街道两旁是中文招牌的商店和餐馆,许多小商贩在街上摆摊卖水果、小礼品、书报等。

任逍遥急着要寻找魔人踪迹,跟钱图强说好,若找不到工作,晚上就回涵洞会合,若找到地方住下,任逍遥自然会过来找他。说好之后,自己飞走了。

钱图强戴着自己最大号的墨镜,拎着大行李箱,一家挨一家去打听老板需要不需要工人。曼哈顿唐人街通行国语和粤语,语言对钱图强根本不是问题,但问题是人家并不需要帮忙的人。

一家小中餐馆的老板,正在忙活自己的生意。

钱图强用粤语问:“大哥,你们这里还需要人手否?”

老板抬头一看,一个牛高马大、身体硕壮却白皮嫩肉、脑袋光秃秃光亮照人、戴大墨镜的年轻人,拎着一个大行李箱,雄纠纠地站在面前。

老板也算见多识广,也大感惊奇,自己也是广东人,一般印象中的广东人,比较矮、黑、瘦,那里见过像他这般的,可他说的却是一口正宗的粤语。

老板用粤语问:“你是哪里人?”

“弗山。”

“刚来美国?”

“是的。”

“我们这里是需要一个打下手的人,你有护照和签证否?”

“没有。”

“这么说,你是偷渡过来的?”

“算是吧。”

“现在警察查得严。要是知道我们使用偷渡客,要罚款很多的。你要别家去找找吧。”

钱图强退了出来。一家挨一家去问,答案是不需要人手,需要人手的,也不敢用他这个偷渡客,整整走了一天,又累又饿又渴,没有找到工作。餐馆到处飘着肉香,人们在餐馆里面欢声笑语,享受美食,他只好孤零零地抱着饿肚子,回到涵洞来。

任逍遥还没有回来。他走到昨晚的位置,把箱子靠墙放好,蹲在地板上,无聊地看着路人走过涵洞。走着还好,身子比较暖和;一停下来,身子便开始发冷。他把双手抱在胸前,弯曲身子,不时地跺一跺脚,等待着任逍遥归来。

睡免费宾馆的人,也陆续来了,摊开铺盖,或坐或躺,沉默不语。

黑人大汉拎着大酒瓶,摇摇晃晃又回来了;在昨天的地方,熟练地摊开铺盖,用一条被子盖着腿,继续喝酒。

黑人大汉边喝酒,边打量钱图强。见他冻得弯曲,心生怜悯,拿着酒瓶,冲钱图强嚷:“喂,你过来,喝两口。”

钱图强看了看黑人大汉,见他诚心是让自己喝酒,便起身走过来,也不客气,拿过酒瓶子,猛灌两大口。喝惯名酒的他,被这劣质的烈酒呛到了,打了两个咳嗽。

黑人大汉哈哈大笑,说:“喝不习惯吧?”

钱图强说:“谢谢。还好。”

烈酒一下肚,身子暖和许多。钱图强蹲在黑人大汉身边,继续无聊地看行人走来走去。

黑人大汉说:“看你细皮嫩肉的,像一个富家公子,怎么会来这种地方睡?”

钱图强说:“我是穷人。刚来,还没有找到工作。”

黑人大汉伸手出来与钱图强相握,说:“我叫詹姆斯,从古巴来。你从哪个国家来?”

钱图强说:“我叫钱图强,从中国来。”

两人边喝酒边聊了起来。詹姆斯早从古巴来美国谋生,因为酗酒,常被老板开除,最后沦落街头,白天帮人打短工,换点钱买饭和酒,勉强过着。詹姆斯酒喝高了,倒头便睡,大打呼噜。

钱图强继续蹲着等任逍遥,走过涵洞的行人越来越少。任逍遥终于飞回来了。

钱图强问:“有没有发现魔人?”

任逍遥说:“人海茫茫,那能这么容易找到?找工作怎么样?”

“没有找到。他们不敢用我这个没有证件的人。”

“慢慢找吧。总会找到的。”

两人如昨夜一样,睡过了夜晚。

早上,钱图强抱着饿肚子,继续一家挨一家店去找工作。走了一整天,还是没有结果。他发现了一个小广场,立着高高的孔子雕像,便在雕像下面站着歇口气,顺便细细观赏孔子雕像。

孔子满脸慈祥,也望着钱图强。

两人就这样默默对视。

之后,钱图强拖着又累又饿又渴的身子,慢慢走过肉菜飘香的唐人街,走回涵洞。

钱图强放下行李箱,蹲着,无聊地看行人走过来走过去,或者,低头思考自己该怎么办。满脸灰尘满脸疲惫,两天不进一粒米的肚子在咕咕叫。

一位好心的华人女士,走了过来,看到一个年轻华人卷曲着身子蹲在地上,以为他正在乞讨,掏出零币,经过钱图强面前时,丢在地板上,继续走过去。

正低头思考自己应该怎么办的钱图强,突然看到一张钱币掉在面前,抬头一看,一位女士正走过去,他连忙捡起来钱,追上去,用英语喊:“小姐,你的钱掉了。”

这位女士站住,回转身子,脸上露出窘态,说:“对不起,我看错了。”接过钱,转身走了。

钱图强回来继续蹲着,心想,“这位小姐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她丢了钱,我帮她捡起来,应该说‘谢谢’才对,怎么会说‘对不起’,她看错什么了?”

百思不得其解。

他一摸光秃秃的脑门,恍然大悟,她该不会是把自己当成乞丐了?看看自己现在这模样,想想这小姐的话,自己不是被人看作乞丐是什么?

钱图强心生一种悲凉。得好好想办法,不能再这样,肚子也饿得不行了。

虽说再不吃不喝两三天也没有多大问题,但肚子饿总觉得难受啊。天气又冷。

黑人大汉詹姆斯又拎着酒瓶子摇摇晃晃回来了。看来心情较好,还啍着曲子。

詹姆斯把铺盖铺好,坐在铺盖上,招呼钱图强过来喝酒。这一次,居然还带着一些下酒菜。

钱图强肚子正饿,也不客气,蹲着,便吃喝起来。两人边喝边聊,仿佛一对难兄难弟。詹姆斯给钱图强讲自己年轻时候当兵的故事,说他怎么样去泡妞,说得绘声绘色,神采飞扬,可惜,钱图强听得半懂不懂。英语水平有限啊。

任逍遥飞回来了,提着一条大鱼,看到钱图强正在和一个黑人喝酒,把鱼丢给钱图强。钱图强接过鱼一看,鱼已经被冻死了,还好,肉还鲜嫩。

钱图强拎着鱼,从行李箱中拿出宝剑来,把鱼放在詹姆斯面前的地板上,切出鱼片,招呼任逍遥过来一起吃。任逍遥不想引人注意,飞过来默默地吃鱼。

詹姆斯手抓鱼片,放进嘴巴大嚼,连连大呼鱼很鲜美。钱图强很久没有这样吃生鱼片,肚子正饿,便狼吞虎咽起来。

詹姆斯问:“这只鸟是你养的?”

钱图强说:“是的。现在,是他养我。”

詹姆斯大笑,说:“这只鸟真好。还会抓鱼回来给主人吃。你想卖掉它吗?”

钱图强笑,说:“不。多少钱都不会卖。”

詹姆斯说:“这样也好。留着它抓鱼吃。”

詹姆斯喝得大醉,倒头便呼呼大睡。

钱图强收拾好残局,见时候已不早了,依偎着任逍遥怀里,准备睡觉。

任逍遥说:“老兄,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

“孙悟空叫我马上回天界一趟。”

“什么!什么事这样急?”

“天界得到派驻在魔界的情报员的消息,说是魔界已经策划好一个叫做‘人界末日’的计划,最终实施的时间将在2012年12月22日。到这一天,将是魔界对人界的总攻时间。孙悟空让我回去一趟,商量应对的办法,很有可能还要带一些天女来人界。所以,我必须得回去一趟。”

“这么说,你是非回去不可,那你就回去吧。”

“你现在这样子,我不放心回去。要不,我先把你带去加拿大找你妈妈再回去。”

钱图强想了想,还是要回去吃妈妈的奶,说:“不。我在荒岛都能够生存,现在这么大的城市,难道还会饿死?你放心回去吧。快点回来找我。”

任逍遥知他性格就这样硬,便不说什么了。第二天一大早,任逍遥便匆匆忙忙赶回天界。

钱图强拎着箱子,又走了整整一天,连别国人开的商店也去问过,还是没有找到工作,只好拖着疲惫的双腿回来涵洞。

他蹲在地板上,思考着自己应该怎么样谋生。不然,不是饿死就是得冻死。

到底该怎么办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