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1.html


2、

大话说出去了,能不能做到那是另一回事儿。

严格来讲,骗大炮这个问题,王北风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把握,可是牛皮吹出去了,总要拉出来练练。第二天一大早,高华把自己那件见彭总时穿的新军装贡献了出来,李建华也领来了所谓四个高大威猛的“帅哥”——丁柱、于成山、曹根、再加上他自己。

本来这最后一个名额应该是属于高华的,但是让团长当警卫员,第一说不过去,第二,李建华固执的认为,论长相自己比高华强出太多了,当然,同意他这种看法的人全团其实也没几个。

四个人骑着马,一路狂奔,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苏联营的驻地。来时这一路上,几个人一边听王北风吹嘘自己的耙子历史,同时也憧憬着老大哥的热情接待,毕竟嘛,都是马列主义者、都是布尔什维克。

可谁知,一到地方,他们几个就先吃了一个瘪。

老大哥的态度糟糕极了,大概是被前面的部队折腾怕了。接待他们的只是一个连长,而且一见面就板着个脸,那态度就好像爷爷接见孙子一样。无论王北风说什么他就只是摇头,再不就是手一挥不搭理你。快到中午吃饭的时候,连长看在王北风手里一个斯大林像章的份上把几个人带到了食堂。可四个人进屋一看,心里就甭提多生气了,吃的只有两样——一盆馊土豆、一盆刷锅水。

连长把几个人往屋子里一扔,自己转身就要走,这时候,于成山火了。他拿一个土豆,连咬都没咬就直接砸到了地上。

气氛立时变得紧张起来。那个态度嚣张的连长,先是一愣,然后一把扯开衣领,使劲儿拍自己的毛胸脯。于成山也不含糊,把军装一脱,露出一身腱子肉。

李建华见势不妙,想去拉架,但是却被王北风拉住了。他低声说:“别,没事儿,让他们俩干!”

几个人从食堂鱼贯而出,此时院子外面已经围了一圈人,都是看热闹的。李建华一看这架势就明白了。人家这不是要开仗啊,没准是老大哥的欢迎仪式呢。于是朝于成山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使劲干吧!

两条大汉同时一声断喝,红军连长狗熊一般猛地扑了过来。于成山自然也不含糊,别看他打不过自幼习武的张剑,但是对付这个俄国蛮子确实毫不费力,左一个夹脖拧摔,右一个背口袋,直把那个苏军连长摔得屁滚尿流。

这一仗终于把苏军的营长惊动了。事实上,从王北风他们进营地之初,这个营长就知道来的人是中国共产党的人,是同志、是有共同信仰的布尔什维克。可是自打到中国一来,这位苏军的营长已经成被这些中国同志搞得快精神崩溃了。

这哪是正规军啊?这活脱脱就是八百年没吃过饱饭的饿死鬼啊!

枪要!子弹要!手榴弹也要!最让他吃惊的是前面一支部队,没见着大炮,居然搬走了二百枚炮弹。

那支部队走了之后,这营长就开始琢磨,没大炮,他们要炮弹干吗呢?可是想破了头皮,他也没想明白,他哪知道,咱们的英雄部队最擅长的就是没有条件创造条件,当年地雷战的时候,石头里都能装炸药!


于成山这一仗,打出了威风,红军营长一看,心里不光没有太生气,还觉得这伙中国同志还挺厉害的。不光穿着整齐,而且一个个都还算相貌堂堂,搏击水平更是没的说。那时候的军人们对这种小冲突根本不在乎,他们看重的是一支部队的战斗力和军事素养。于成山和连长背口袋的时候,红军营长就在另一个食堂里看着,等到自己的部下彻底失败了,他这才施施然走了出来,虽然态度依旧倨傲,但是神情里多少已经有些佩服了。

接下来的谈话就顺利多了。

王北风以他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厚脸皮,左一句达瓦里希,右一句亚溜布溜结不亚。把伟大的斯大林同志夸到了天上,仿佛全世界法西斯都是他一个人打垮的,那些阿谀之词甚至超过了此后数十年某些小国的学生教材。

说完了伟大领袖,王北风又开始夸各路“可夫”元帅,说中国同志无限敬仰苏联同志的伟大贡献。这一通下来,把苏军营长哄得满脸桃花,一边喝着白酒一边和王北风拥抱。

眼看主将发挥如此神勇,其他几位自然不甘落后,丁柱和李建华发挥了酒量大的优势,接连灌迷糊了四个苏联军官,然后把自己也弄到了桌子底下。剩下一个一表人才的曹根,则正襟危坐,不断对那两个厨娘报以迷人的微笑。至于于成山,他的活儿就轻松多了,光是半斤一根的香肠就吃了五六个。

这一场联欢下来,宾主尽欢,老大哥欢天喜地的打开那个藏满宝贝的仓库。步枪随便拿,子弹随便、手榴弹随便、钢盔还有一百多个,都给你们了!王北风一边抱着老大哥感谢一边拿手势指挥李建华他们,领着苏联红军往车上搬东西。

足足三卡车!搬完了轻武器后,王北风还不过瘾,厚着脸皮提到了大炮。这一下子,苏军的营长立刻清醒了,也不拥抱了,一个劲儿地摇脑袋。王北风先是从一个炮营的数量往下减,减到十门时,营长还是摇头,但是力度明显降低了;九门,脑袋还是跟拨浪鼓似的;八门,低头深思;七门总行了吧,尴尬而为难的微笑。

六门!就六门!王北风打着酒嗝抬起双手,比划出一个五加一的手势。苏联营长终于受不住了,无奈地点了点头。

六门日本92山炮,崭新的,黄油都还抹着,二百发炮弹,没开箱的!

王北风一看见这些大家伙,就像见到亲娘一样,眼睛都乐没了。大炮啊!那可是大炮啊!在冀东平原打了七八年,全团才四门炮!而且还时灵时不灵,这刚到东北,一家伙就弄到六门。能不高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