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乡村改革风云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建医院 刘永义理直气壮

张海祥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size][/URL] 第四十三章 建医院 刘永义理直气壮 进药铺 李得田汇报工作 虽然最后把杨心红哄高兴了,但刘永义并没有因此吃上好酒好菜,他还是只能啃烂红薯、喝泔水酒,这还不算,走的时候,杨心红还逼着刘永义付钱,她的理由很充分:男孩女孩一块吃饭,男孩付钱是天经地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


第四十三章 建医院 刘永义理直气壮

进药铺 李得田汇报工作

虽然最后把杨心红哄高兴了,但刘永义并没有因此吃上好酒好菜,他还是只能啃烂红薯、喝泔水酒,这还不算,走的时候,杨心红还逼着刘永义付钱,她的理由很充分:男孩女孩一块吃饭,男孩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下午,吃了一肚子红薯的刘永义又去忙医院的事情,杨心红也跟着一块去了。

一群工人扛来了一块木板,要刘永义在上面写字,写医院的名字。

“杨同志,医院的名字由你来写吧?”刘永义请求道。

“干嘛要我写?”

“你的字娟秀、温柔,正符合医院的性质,心情紧张的病人看了你的字后会感到放松;我的字就不行了,太刚硬了,好像在告诉病人:来到本医院,进了阎罗殿,活的要收钱,死了丢门外,这多不好呀。”

“说得有道理,好,我写。”杨心红答应道。

工人们拿来了与木板同样大小的纸张,杨心红开始在上面书写。

木板上要写两行字,中间的大字是“青龙镇医院”,右侧的小字是“26路军5团团部医院”。

杨心红认真地书写着,连着写了四张,可是,哪一张都不能令她满意。

“杨同志,你先酝酿一下情绪。”刘永义从旁说道:“你想像一下,在一个温暖的春天里,百花在盛开,万树发新枝,蝴蝶在花丛中飞舞,鸟儿在枝头上歌唱,你独自一人漫步在花丛里,眺望着远方,远方,一位英俊的王子骑着白马,正向你走来。”

杨心红闭上双眼,心里想像出刘永义描述的情景,慢慢地,她进入了状态并陶醉在里面,她的脸上泛起了红晕。

睁开双眼,她拿起毛笔,开始在纸张上书写。

“我的方法就是管用,你看,这一次你写的字就好看多了。”刘永义得意地说道。

“什么你的方法管用?这方法你不说我也知道。”杨心红反驳道,跟着她叹息道,“要是能闭着眼睛写该有多好,一睁开眼睛,感觉就走了一大半。”

“杨同志,你刚才想像白马王子的时候,那个白马王子是不是我?”刘永义很关心地问道。

“去去去,别臭美了,什么是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你!里面的白马王子,长相跟你正好相反!”

“长相跟我正好相反?”刘永义摸着自己的脸惊叫道;“这哪里还是白马王子呀?明明是钉钯八戒嘛,杨同志,你的白马王子是猪八戒?”

“你别胡说八道好不好,什么猪八戒?我的那个白马王子呀,你的缺点他没有,你的优点他比你更优!”杨心红拍着桌子说道。

工人把写好的字拿去刻了,刘永义和杨心红则坐下来聊天。

“刘连长,你能不能不办这个医院?这样做很不好。”

“有什么不好?办医院,治病救人,这是一等一的好事呀。”

“治病救人?别瞎扯了,你的意思我清楚,不就是想赚赤匪的钱吗?”

“赚赤匪的钱又怎么了?”刘永义振振有词地说道:“按照《日内瓦公约》,战争中,医院应当医治所有的伤员,不管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因此,我这样做是天经地义的。”

“怎么又扯到《日内瓦公约》上去了?这里是中国,不是外国,在中国你就得按蒋主席的命令办。”

“蒋主席就可以不遵守《日内瓦公约》吗?”刘永义越说越理直气壮,“《日内瓦公约》是国际公约,比蒋主席还大,蒋主席能不遵守吗?不能!绝对不能!”

“行了行了,我说不过你,我不跟你说了。”杨心红急忙宣布停战,“刘连长,你实在太能说了,不去中央当宣传部长真是委屈你了,明明是在赚黑心钱,还能那么理直气壮。”

“杨同志,治病救人赚的钱怎么会是黑心钱呢?一点都不黑。”自认为占了理的刘永义不肯罢休,“说到黑心钱,你应当去骂28师,那帮家伙,开赌场、开妓院、收保护费、卖官、贩毒,只要能赚钱,他们什么坏事都干,他们赚的钱才真的是黑心钱呢;我们呢?这些坏事一样没有,不仅没做坏事,还为村民们做了好多好多的好事。就说这青龙镇吧,一来到这里,我们就帮村民打土匪、开水渠、垦荒地,我敢说,所有的军队当中,我们对老百姓是最好的!”

“你怎么还说个不停?是不是耳朵发痒了?”杨心红作势要揪耳朵。

“好好好,不说。不说。”刘永义急忙住口。

傍晚,吕志民等人回到了青龙镇。

刘永义请吕志民等人去喝酒,这一次,作陪的照例又是只有他和李得田。

见到刘永义后,吕志民等人都有些不自在,但表面上,他们个个都装作若无其事。

10个人上了香香楼,叫来酒菜后,在好酒好菜面前,大家很快就把不愉快扔到了脑后,高高兴兴地大吃大喝起来。

酒过半巡,刘永义把自己快写完的稿子拿了出来,给吕志民和戴正看。

“吕组长,戴副组长,这是我写的一篇稿子,想请你们帮我看看,提提意见,这是我第一次写这类文章,非常需要两位老大哥的指教。”

“刘连长客气了。”说着,吕志民接过了稿子。

“如果二位老大哥觉得这篇稿子有价值,对国军的剿共大业有帮助,希望二位能在上面签名,把这篇稿子以我们三个人的名字呈上去,呈给蒋主席。”刘永义建议道。

“可这篇稿子是你写的呀,我们两个把名字列上去,那不是抢你的功劳吗?”

“我这样做是有私心的,是想借用二位的名字。”刘永义说道。“这篇稿子上如果只署我刘永义的名字,那么,这篇稿子肯定到不了蒋主席的案头;可如果加上了二位的名字,情况就不一样了,二位都是蒋主席的得意弟子,加上了二位名字的稿子一定可以顺利地送到蒋主席的案头,如果稿子里的建议能够打动蒋主席的话,那么,不仅二位风光,我也可以一起风光。”

“是这样呀,好,你的这个忙我们两个帮定了,回去之后,我们花时间好好地看看你的这篇文章,看完之后还要毫不客气地提出批评的意见,文章修改好后我们全力向校长推荐。”

“这样太好了。”刘永义大为高兴,赶紧提议大家共干一杯。

干杯之后,刘永义说起以前自己向南昌送榄角的事情来。

“以前,我们每次剿共,朱毛都用坚壁清野的战法来对付我们,为了破解朱毛的这个坚壁清野战术,我和南昌来的苏进学老师一起写了一篇文章,文章是探讨如何改进国军后勤供应的,在文章里,我们建议国军使用各种易携带、易储存、味道好的食品,比如说炒面、咸萝卜、榄角等等。”

“你这个建议很好呀?结果怎么样了?”吕志民问道。

“别提了,文章写好后,我怕上边不理踩我这个小小连长的建议,特地把我们团长的名字加在了上头,还把宁都特有的榄角弄了十几筐送上去给他们做试验,建议他们用这种榄角来做军用标准咸菜,可结果呢?东西送上去之后有如石沉大海,一点回音都没有,半个月前,我去了趟南昌,当面向他们问这件事,你猜他们怎么说?”

“怎么说?”

“他们说文章写得很好、非常好,里面的建议也很好、非常好。”

“就是一个‘好’字?”

“是呀,就是一个‘好’字,我问他们采不采用文章里的方法、是全部采用还是部分采用,他们说正在研究,研究完了就回答你,就这样,他们一直研究到了现在。”

“那些榄角呢?”

“那些榄角他们自己分了,带回家去吃了个精光,我问起的时候,他们个个翘起大拇指,说榄角的味道真好、真香,太好吃了,叫我再送十几筐上去给他们做试验,三十筐、五十筐就更好了。”

“扑哧。”一旁的杨心红忍不住笑出声来,其他人也跟着笑了。

“这帮该死的官老爷!”吕志民骂道,“刘老弟,下一次,你在榄角里拌上泻药,让那些馋嘴的官老爷们难受难受。”

酒席临结束前,刘永义对吕志民说道:“明天,大铁山的隧洞就要贯通了,水渠的全线通水也就是几天内的事情,李乡长要我过去开会,一起商量水渠贯通后的各项规划,这个会议很重要,你们也去参加吧。”

“好的,我们一定参加。”吕志民答应道:“不仅要参加这个会议,我们还打算参加李乡长领导的乡村建设运动,我们很愿意为青龙乡的老百姓做事情,这对于改善我们与老百姓的关系是很有好处的。”

酒席结束后,吕志民和戴正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看刘永义交给他们的稿子。

“这个小军阀,真是有趣极了!在青龙镇,他想方设法地破坏我们的三民主义宣传,而在文章里呢,他却又建议加强部队里的三民主义宣传,而且,他还把这条建议郑重其事地放在了第一!”戴正说道。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在青龙镇,他是站在26路军的立场上,而在文章里,他是站在蒋校长的立场上。”吕志民说道。

“文章写得有点意思,只是涂改得太历害了。”戴正一边看一边说。

“咦,你看这里。”吕志民把一张稿子交给了戴正。

戴正把稿子接过去看了,只见上面写着:“共军的机动能力极强,有如西汉时期的匈奴骑兵;国军的机动能力较弱,有如西汉时期的汉军步兵。

机动能力较弱的国军如何包围并消灭机动能力极强的共军呢?可以效仿秦始皇修长城的方法,首先沿着红区修筑一条长长的碉堡链,用这条碉堡链把红区围起来。

将红区围起来之后,国军兵分几路,将碉堡链向红区深入,深入一定程度后,再将碉堡链横向连接起来,用碉堡链将大块的红区分成若干小块,国军以重兵将小块内的共军肃清后,再继续重复以上过程,这样一步一步地,最终将共军压缩到一个很狭小的地方并完全消灭。”

“这个建议挺好的呀,他为什么在上面打了叉叉呢?”戴正惊讶道。

“我也觉得这个方法不错,但是,这个方法要消耗大量的时间和钱财,我想,这应当就是刘永义在上面打叉叉的原因。”

“我们来算一算吧,看看这个方法要花多少时间多少钱。”

两人动手算了起来,算出来后,耗费的时间和钱财令二人震惊。

“这两个数字太惊人了!”吕志民惊呼道,“怪不得刘永义要在上面打叉叉呢?先说时间吧,要耗去两年多的时间,各地的军阀们是不会给我们那么长的和平期的,再说了,钱的数目也太惊人了,把国库掏空了也不够。”

“可是,我还是不死心。”戴正说道:“我再算算看,看能不能再减少一些。”

再算过之后,戴正泄气了,他垂头丧气地说道:“看样子,这个方法真的不行,钱财还有办法解决,向洋人借就是了,就是时间太难办了,两年的时间里,就算我们不打军阀,那些长好了牙齿和爪子的军阀们也会打我们呀!”

16日的上午,刘永义、吕志民等人去了大铁山。

留在青龙镇当家的李得田,安排好了部队的值班、训练之后,悄悄地,他独自一人去了陈家药铺。

林志坚和陈掌柜都在那里,见面后,李得田首先报告了自己的工作情况。

“经过我的劝说,二排长和三排长都答应参加共产党了,看,这是他们两个写的入党申请。”

“太好了,有了二排长和三排长的加入,我们对三连的控制就更加强有力了。把申请书交给我,他们的入党申请,回去后我们马上开会讨论。”说着,林志坚接过了申请书,将申请书折好放入了袋中。

“刘永义最近有什么动静?”林志坚问道。

“吕志民等人刚来的时候,他跑上跑下、挺热心地帮杨心红搞三民主义宣传,被团长训了一顿之后,他按着团长的意思,现在改为阻挠杨心红搞三民主义宣传了。

原先,我以为他的阻挠会引发他和吕志民等人之间的冲突,可是,吕志民去了一趟宁都后,回来却又说要放弃在部队里搞三民主义宣传了,现在他们言归于好、又是好同志了。”李得田报告道。

“说起来,蒋介石还是担心呀,担心这样做会引发自己和军阀之间的冲突,进而让我们有机可乘。”林志坚说道。

“对了,刘永义的那个医院办得怎么样了?他最近给我们传消息,说马上就可以办好,让我们备好钱把伤员转到他们那里。”林志坚问道。

“确实快办好了,过两天团里就会派医生、护士等等过来,大约三四天之后医院就可以开张了,林主任,到时红军真的会把伤员转到这里来治疗吗?”

“当然会了,现在苏区的医疗资源严重缺乏,大批伤员得不到相应的治疗,致死致残率相当高,这对红军的发展是极为不利的,把伤员转到这里治疗,虽然多花了钱,但总的说来还是合算的。”

“可是,青龙镇毕竟是国民党的地盘,红军伤员到了这里,安全问题怎么办?”李得田提出了自己的担心。

“我们打算双管齐下。”林志坚回答道,“一方面,设法把我们的人安排进医院里,让他们密切监视医院的情况;另一方面,医院的保卫肯定是由你们负责的,你要派出可靠的人去搞好保卫工作。”

“我认为,还应当对来这里治疗的伤员做一些限制,不要让排级以上的干部来这里治疗。”陈掌柜从旁说道。

“这个建议很好,就这么办。”林志坚赞许道,随即,他话锋一转,问道:“吕志民他们最近在忙些什么?”

“来到青龙镇后,杨心红到处搞三民主义宣传,其他人则到处跑,刺探我们的情况,听他们说,他们好几次化妆成商人,进入了我们的红区。”

“以后呢?他们以后打算干什么?”

“这个我不太清楚,他们没对我说,也没听刘永义说过。”

“吕志民等人来青龙镇的主要目的是在苏区建立国民党的情报组织,李得田同志,对他们的行动你要密切注意,有情况及时汇报。”

“好的。”李得田答应道,跟着他说道:“今天,吕志民等人跟着刘永义去了大铁山,大铁山的隧洞今天打通,他们是跟着去搞庆祝的,顺便参加李静玉召开的寸草坪未来规划讨论会,吕志民还说,他们要参加李静玉搞的这个乡村建设运动。”

“大铁山的隧洞今天打通?这个李静玉还是挺能干的嘛,一个月多一点就把隧洞打通了,这么说来,水渠也很快可以修好了?”

“对呀,也就四五天的事情。”

“太好了,一场好戏就要开演了,李得田同志,你等着看好戏吧。”

“好戏?”

“对,好戏!一场国民党大小官员争夺老百姓劳动成果的好戏!这是国民党官员们最喜欢干的事情了。修通了通往寸草坪的水渠,寸草坪的四万亩荒地因而变成了良田,围绕着这四万亩良田,上至江西省的李源思、中至宁都县的曾义轩、下至青龙乡的高平之,这些大大小小的官员们全都会粉墨登场,使出浑身解数来抢夺这四万亩良田,在这场戏中,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剥削阶级对农民的剥削,不,是对农民的掠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