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桃花 正文 第二十二章:初识还乡团

金蝉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


大炮整日整夜隆隆响的时候,老百姓只感觉到国民党军到了家门口,人人都担心害怕,可生活一天天也是那么过着,还算平稳。当国民党军真到了眼前时,反倒什么动静都没有了,炮不响了,枪也不鸣了,到处都是可怕的寂静。

国民党军的尖兵到达孟庄时候,正值民兵大虾在村头站岗,竟睡着了,被国民党军的尖兵用脚上穿得美国大皮鞋两脚给踢醒了,大虾睁眼看看天早已大亮,许多国民党军围着他看,像看一个稀奇古怪的动物。大虾这才想起来找他的枪,他的枪早被国民党兵扔在高高的草垛之上。

大虾惊恐,不知所措,国民党军并没把他怎样。

国民党军又呈一线队形匆匆走了,根本没进孟庄。大虾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大虾使劲地搓搓眼睛,摇摇头,再看周围所有山头,所有山上或山头都闪动着国民党军军服的一个颜色。大虾顾不得了、也不敢再去拿枪了,到处都是国民党军。大虾爬起来就往家里跑,路上碰上七十多岁的“老犟驴”,老犟驴一个人正捂着脸在哭哪。

大虾对老犟驴说:“快跑吧,国民党来了,哭什么,不要命了!”

老犟驴这才说:“哭什么,我就是被他们打的,清早起来就无缘无故挨了他们一顿臭揍,昨天晚上,我也没做什么噩梦啊。”

老犟驴很冤屈。老犟驴就是有些想不通,不知道国民党军为什么要揍他。

老犟驴为了多打粮食,小日子过得比别人滋润些,就有赶早起来拾粪的习惯,“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老百姓都是这么说的。一般情况下,天亮之前老犟驴能拾两筐子粪。老犟驴每天早上起来的都很早,有时候没月明天,根本都不看见粪在什么地方,好在一年三百六十天,老犟驴几乎是天天拾粪,农村的狗有个习性,拉屎都有固定的地方,于是,老犟驴拾粪也就有了自己的点与线,有了自己的固定路线,只要是黑黑乎乎的东西他就把它拾到粪筐里,都是粪,一准没错。

那天,老犟驴又是赶早起来拾粪,拾满第一筐的时候,天还不亮,就在老犟驴拾第二筐时,他就遇到了国民党兵从他眼前过,那个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了。一般老百姓看到了国民党军,都会掉回头就跑。老犟驴不跑,他说: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既没伤他,也没惹他,怕他们个球!

“老犟驴”赶早拾粪,气温有些低,为了防寒,他戴着一顶国民党兵才戴的那种船型军帽,帽上还有青天白日帽徽,皱皱巴巴好多灰,几乎都分不出颜色。这是国军的军帽,怎么会戴在一个拾粪老人的头上,这简直就是对国军的莫大侮辱。可能是这个国民党兵看着生气,也可能是这个国民党兵刚挨了长官得打,反正这个国民党兵这个时候脾气很暴躁。国民党兵看到老犟驴二话没说,上去就时一巴掌,一巴掌就把“老犟驴”头上的船型帽子给打飞了,“老犟驴”脾气就是犟,犟驴的犟脾气又来了,帽子被打飞了,犟驴跑过去拾起帽子又戴在头上。国民党兵一看,就更来气了,上去又是一巴掌,老犟驴帽子又被打飞了,“老犟驴”拾起来再戴在头上,国民党兵不走了,反倒玩上了,和老犟驴叫起了板,国民党兵上去又是一巴掌,把老犟驴的帽子又打飞了,一顶帽子老犟驴能戴,国民党兵就能打,看看到底谁能犟过谁!反复多次,“老犟驴”脸被打肿了,人也被打晕了,终于也不犟了,国民党兵这才走了,剩下老犟驴独自一个人在哭。

大虾安慰了“老犟驴”几句,继续向村里跑,村里早乱成了一锅粥,毛驴跳,鸡鸭飞,狗乱叫,大人找孩子,孩子哭妈妈,向东、向西、向各个方向逃跑的人都有。

大虾这站岗的,国民党军来了,大虾没有先跑回去到民兵队去报告,大虾最先是跑回了家,家里所有的门都敞着,炕上地上到处是一片狼藉,老婆孩子家里人早已不知了去向。大虾又跑到了街上去找,大虾这会才遇上桃花孟指导员和村干部们,他们正指挥着村民向后山撤离,民兵们个个还都是全副武装。

桃花看到大虾,大虾赤手空拳,桃花问:“大虾,你把枪呢?”

大虾撒了个谎,大虾说:“枪我放在家里,我这就回家去拿。”

桃花很生气,对大虾又很无奈,就督促说:“快点,要打仗了,枪不能离手!”

大虾跑远了,桃花忽然想起来,昨晚是大虾村头值班站岗,国民党军怎么都来了,也没见他报告,更没听到他报警的枪声。

桃花想问问情况,桃花喊:“大虾你回来!”

大虾不能回去,大虾听到了桃花的喊声,他故意装着没听到,继续向前跑着。头一下都不敢回。

大虾装模装样往家的方向跑,拐过墙角又改为往后山方向跑。

后山上人流涌动,却很少有声音。老百姓在半山腰上走,山顶上,山脚下,全是褐黄色的国民党军。国民党军呈一线队形,像一条长不见头尾的褐黄色土蛇,向东迅速推进。

山腰上的老百姓慌不择路,有的大嫂,磕倒了,跌丢了孩子,爬起来,抱着又跑。跑了半天路程,忽然发现孩子不会哭,再看,原来抱着是一个大南瓜,就回头再找孩子,孩子在瓜秧下睡着正香。

这些国民党军,都是国民党军的正规军,又是尖兵。真正的国民党正规军,他们之中穷人居多,所以他们一般不骚扰老百姓,没向老百姓放一枪,民兵面对着这么多国民党的正规军也不敢随便放枪,民兵夹杂在如洪水一样到处乱跑的老百姓中,互相都失去了联系,有的民兵害怕,奔跑中把枪、子弹带都丢在草丛中。孟指导员一人就拾到了三条枪,孟指导员背着三条枪,孟指导员站在山坡上喊:“乡亲们哪,不要怕,有我们在,不会让大伙吃亏的,大伙不要慌,抱好自己的孩子……”

孟指导员在山腰上喊,山上山下的国民党兵都在向他看。国名党军和民兵武装,互不打枪,倒也相安无事。第一拨国民党军很快过去了,随后又涌来足有几百人,是一伙服装杂乱穿戴各异的武装。他们队不叫队,形不叫形,人是一拨一拨地走,他们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很散漫,这伙武装看到山腰上的老百姓他们一下就来了精神,不走了,他们向老百姓打枪,还迅速在山下缔结、将山包围起来。

所有的人一下都紧张了起来,谁都不说话,但谁都知道这就是传闻中的还乡团。还乡团无恶不作,骇人听闻。老百姓们都很害怕,惊慌失措。

桃花说:“乡亲们别怕,赶快向山顶走,越快越好!”

还乡团从山下往山上打枪,开始有组织向山上冲击,桃花迅速组织民兵还击,她们边打边退,掩护老百姓向山顶上转移……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