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口 第三章 潜龙谍影 第三节 雕虫小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


入冬后的首都南京,阵阵阴冷的江风吹拂这个六朝古都。首都机场的停机坪上听着一架国民党军用飞机,两旁是荷枪实弹的宪兵,戴笠与单宝轩顶着大风走上了“尽忠号”飞机,缓缓起飞,踏入云层的一刻,看着首都华美的山山水水,无论是戴笠还是单宝轩,唏嘘不已,这一走,真不知道首都的命运将会如何。

11月16日国民政府决定迁都重庆,11月20日发布迁都宣言:“迩者暴力,更肆贪黩,分兵西进,逼我首都,察其用意,无非欲挟其暴力,要我为城下之盟。殊不知我国自决定抗战自卫之日,即已深知此为最后关头,为国家生命计,为全国人格计,为国防应战统筹全局,长期抗战起见,本日移驻重庆,此后将最广大之规模,从事更持久之战斗,一中华人民之众,土地之广,人人本必死之决心,以其热血与土地,凝结为一,任何暴力不能使之分离,外得国际之同情,内有民众之团结,继续抗战,必能达维护国家民族生存之目的!”

11月25日,无锡失陷,日军先锋进抵宣城,芜湖。28日,日军围攻江阴要塞,守军英勇抗战,海军几乎全军覆没,12月2日,江阴失守,南京已被三面合围,狂妄的日军狂师猛进,直抵南京郊区!

蒋中正若有所思的走在中山陵官邸的小道上,迎面而来之人,干瘦的身躯,一抹浓密的小胡子打理的一丝不苟,身着戎装,扎着武功带。

“委员长!”说话之人一记军礼,此人名为唐生智,1889年生人,字孟潇,国民革命军二级上将,保定军校第一期毕业生,南京告急,主动承担守卫首都的重任。

“孟潇!”老蒋此时根本无心于两旁的花花草草,“对守南京,你有信心吗?”老蒋这话问的,谁都知道南京如今是死地,上海70万部队都没能挡住日寇,如今区区十万部队却想守住南京?可是领袖心中的苦楚又有谁人知晓呢?堂堂一国领袖,竟然丢盔弃甲,独留一员大将镇守首都,这是何等的悲哀!?

“委座,卑职定当临危不乱,临难不苟!”唐生智知道南京是守不住的,可是熟知老蒋脾气的他并没有直言,因为他知道,此刻,首都对领袖来说有着多么重大的意义,哪怕是假话也罢,总比血淋淋的事实能让老蒋开怀。

“呵呵,孟潇啊,当年你率第8军所向披靡,夺取武胜关,血战汀四桥,打得吴佩孚是狼狈不堪啊!”老蒋不禁想起了当年北伐的往事,当年他是北伐军司令,唐生智是中路军总指挥。只不过,后来老蒋政变,唐生智手握重兵东征逼蒋下野,两人的关系才开始恶化。

唐生智看看自己的这个委座,“陈年旧事,不值一提!”

“唉……”老蒋驻足在山间的小路上,望着眼前起伏的山丘,“冯玉祥,李宗仁都想要我蒋某人的命,要不是你孟潇英勇,助我入主中原,如今全国仍在割据啊!”当年蒋桂大战,蒋冯大战,唐生智亲临前线,浴血奋战,为蒋中正统一全国打开了一条血路。老蒋多么希望,这个曾经无数次创造过战争奇迹的将领能够在他军事生涯的晚期为自己再次创造一个奇迹!

唐生智岂能不知道委员长的想法,当下便道,“城在人在,城破成仁!”

老蒋看着这个临危受命的大将,欣慰的点点头,拍拍他的肩膀,“南京是党国首都,虽至死地,然弃城而走,是为国际观瞻所不允,亦为全国人民之不许!”

唐生智知道老蒋难,难就难在这两个不允许,老蒋虽然留恋南京的山山水水,可老蒋也知道南京处在长江的弯曲部,西北两面环水,正是兵家所谓的背水一战的绝地,置之死地而后生?谈何容易,70万部队浩浩荡荡奔赴淞沪战场,最后一败涂地,如今这十万部队中,有谁又能阻止的了日寇呢?想到此,唐生智反倒释然了,“委座,善守着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日寇狂师突进,曝师于坚城之下,岂不闻骄兵必败?我军将士同仇敌忾,三军用命,以逸待劳,指挥得到,定能持久!”

唐生智一席话说的老蒋兴奋不已,可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唐生智自己心里都没底,只是此刻我们的领袖仍然活在自己的幻想之中,对日本记忆的碎片似乎还停留在年幼时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那段日子,日寇真有这么强吗?我不信!我不信!!

南京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到处是肃杀的景象,北上的“尽忠号”飞机抵达了济南机场。韩复渠亲自带领着手下众将前来迎接。

一下飞机,首先迎上了就是韩复渠,“呵呵呵,欢迎统帅部长官大家光临啊!”说着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韩复渠,1890年生人,字向方,河北霸县人,原为西北军冯玉祥部下,后被蒋中正重金收买,临阵倒戈,致使冯玉祥全线崩溃,老蒋入主中原。山东省主席,抗战爆发后,任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承担山东一线黄河防务。

戴笠虽然名为党国的蓝衣社特务处主任,谁都知道,此人掌管着全国所有的特工与情报网,是委员长的眼睛和耳朵,所以到哪里都不敢怠慢,戴笠伸出左手与其握手的一瞬,两人都是相视一笑,“承蒙韩将军亲自接待,雨农诚惶诚恐啊!”

随行人员一一下机,单宝轩在众人中并不显眼,一袭黑色的中山装,手提公文包,一记白面书生打扮,身份是戴笠的随行秘书。

众人上车行至韩复渠的官邸,韩复渠早已备好酒宴为戴笠等人接风,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先聊着,“戴主任请!”韩复渠一伸手,“请上座!”

戴笠乐呵呵的摆摆手,“韩将军笑话小弟,您请上座!”

“哈哈哈!”韩复渠是个粗人,难得一见的白字上将,能这么有礼貌还是十分少见的,一来因为戴笠等人是老蒋的心腹,二来自己也摸不透他们次来的目的,“那好,我就上座拉?呵呵呵。”

众人坐罢,韩复渠举杯,“山东穷乡僻壤,现在小鬼子都打到家门口了,钱啊都用在黄河防务上了,我这里也没什么款待大家的,就是随便来点,大家不要介意啊!”

戴笠等人共同举杯,戴笠心想,妈的,一桌子山珍海味,看这个韩复渠油头粉面的,没少鱼肉百姓,还他妈用在黄河防务上了,谁信呢?心中这样想,自然不能这样说,“呵呵呵,韩将军,忧国忧民,抗战爆发屡立战功,生活节俭,雨农甚是敬佩啊!”说着众人把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韩复渠扫视着众人,问道,“恩,不知戴主任此时前来山东干什么呀?”

戴笠知道韩复渠会有此一问,自己冠冕堂皇的话是骗不了这个老贼的,虽然韩复渠是白字将军,可是对待人情世故勾心斗角,心里跟明镜似的,“韩将军,实不相瞒,手下密报,鲁军中有人似乎想要投敌叛国啊!”戴笠把最后的投敌叛国四字咬的真真的。

“哦?”韩复渠倒没想到戴笠会这么开门见山,“操蛋,怎么可能呢?你告诉我是谁!?老子剐了他!”

坐在身旁良久不发一语的单宝轩乐了,妈的,不就是你个老贼吗?戴笠微微一笑,“呵呵呵,证据尚不确凿,静待些时日,我观察观察!”

这几句话说得韩复渠浑身不自在,什么叫你观察观察,妈了个X,摆明了是来监视老子,还敢如此猖狂的道明来意,好你个戴笠,人称你为蒋中正佩剑,有种!韩复渠满面堆笑,“恩恩,应该的应该的,抓住这样的人严惩不贷严惩不贷!”

戴笠乐呵呵的看着韩复渠,“有劳韩将军了!”

韩复渠微微一笑,“哎呀,光顾着说话了,来来来,饭菜都凉了!”说着招呼众人吃饭。酒席间,韩复渠仔细的观察着戴笠的随行人员,最后把目光锁定在了单宝轩的身上。

“呵呵呵,这位小兄弟是何职务啊?”戴笠特别交代单宝轩,来到鲁地要装出一副白面书生唯唯诺诺的样子,被韩复渠一叫,单宝轩“吓”的筷子都掉了。

戴笠皱着眉头,“不像话!”心中却在说,小子还挺能装的啊。

“回……回韩将军的话,我是戴主任的机要秘书!”单宝轩傻呵呵的乐着,一看是个白面书生,韩复渠乐了,哦,戴笠手下怎么还有这样的人?

“唉!”不等韩复渠发问,戴笠自嘲的说道,“这是在下的秘书,小伙子毛手毛脚的将军见笑了!”戴笠的言语中透露着不满,韩复渠心中暗喜,看来戴笠并不喜欢这小子,看这小子唯唯诺诺的,倒不失为一个突破口!

韩复渠和戴笠心中都是暗喜,韩复渠手下有一员有勇有谋的大将孙桐萱,坐在韩复渠的身旁也不说话,细细的观察着酒席中发生的一切,眯着眼睛看着单宝轩,淡淡一笑,哼,雕虫小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