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三(这是最后的斗争) 第二百零五章:佳奇主动请缨

王大三 收藏 2 1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952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许轶初这时候正在师傅王金虎给安排的一个小会客室里会见着八路军滇西南独立旅一分区的政委周洁那。

周洁此时还是王金虎的特殊俘虏。


许轶初和王金虎提起想要见周洁的时候,王金虎二话没说就同意了,虽说他知道徒弟许轶初一直和八路方面关系不错,但他认为许轶初绝对不会参加八路的,因为根据王金虎的分析许轶初在国军里除了一直想强奸她的戴笠显得有点给她制造了麻烦外,其他方面如人缘,上下级关系,仕途等都是前途无量的,因此,她不可能放弃这些而去投奔前途渺茫的共军的。


这间小会客室就是原先独立旅旅长张唯三的办公室兼卧房。

周洁被带过来的时候还戴着那副脚镣,在地上拖着轻微的“叮叮咣咣”的声响。

这也是许轶初和周洁的第二次见面,第一次是上次许轶初带着横本和丽尼亚来揭穿内奸邓一飞的时候,两次相隔了八个月的时间,但是周洁的身份却已经起了变化,上次她还是一个威武俊美的女政委,而现在成了国民党军手中的政治犯。


周洁还是穿着一身整齐的八路军军装,连绑腿也是一如既往的打的有模有样的,脚上的敞口细带的黑色平跟军皮鞋被脚镣上的项圈磨得有点泛白掉色了,但脚前包头的部分仍然是一尘不染擦的睁亮,看得出来这是一位很爱整洁的女性。

见到许轶初,周洁非常兴奋,虽说因为保密的需要她还不知道许轶初其实是位比张旅长级别还高的我党领导,但她心里却明白许轶初一定是自己人。

许轶初把现在外面的情况都一一的告诉了周洁,周洁这才明白王金虎是怎么占的小锅山,以及知道了目前独立旅已经撤离了小锅山地区的处境。自己再要指望同志们在短期内救出自己的希望已经不大。


许轶初告诉周洁目前鬼子正在景德选定新址建设更家牢靠的特种慰安所,要把三合的女战俘都转移到那里去。许轶初说她要尽快的返回彝山和刘忠,曹胜元等相互配合破坏鬼子的这一计划。

这时候的许轶初还不十分清楚日本人要把“明日樱花计划”拿到中国境内来做了,虽说时尔有点耳闻,但却还不知道日本人的具体方案,她想赶紧回去督促曹胜元抓紧打探这方面的消息。


谈话中间,周洁向许轶初打听起王金虎的为人来,因为她感觉有种种迹象表明王金虎想强奸和霸占自己的可能。

但许轶初却断然否定了周洁的担忧,她告诉周洁王金虎虽说对国民党忠心不二,反共坚决,并且很阴险。但他并不是个色狼,在对女人这点上做的很不错,这点连他的副官上官芸都可以做旁证。

周洁宽慰了许多,既然许轶初和上官芸都能说王金虎不错,肯定是有道理的,那也许自己感觉到的和听到的都有失误的地方?但是为何王金虎要威逼自己做他的小老婆那,他向许轶初询问道。


“哦?还有这种事?”

许轶初对这还是第一次听讲,有那么点吃惊。

她说:“王金虎的确和他老婆的关系不大好,以前就想娶个姨太太,一直也未能如愿,要不他是试探一下你的?”

“应该不是试探。”

周洁说:“他威胁我要是不答应,十天以后就给我上刑拷问。”

“那你怕吗?”

许轶初知道自己阻止不了王金虎残害周洁,但她依旧不信王金虎会真的去糟蹋周洁。


周洁说:“我没什么可怕的,从参加革命的那天起,我的一切都属于党和人民的了。我唯一担心的是还能不能出去和战友们再见了。”

许轶初说:“周洁,不要伤感,你是正义的一方,事情未必有想的那么严重。坚持住,会有转机的。重庆渣滓洞和白公馆还有贵州的熄峰集中营不是有你们那么多的同志不是都坚持下来了吗?还有,三合特种所里你的战友谭莉和杜玫不也在坚持斗争中那,她们的情况远比你严重,杜玫还遭受了敌人的强奸,不是也勇敢的面对坚持下来了吗?”

周洁被许轶初这么一说,感到了不好意思。


周洁表示自己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不会走寻短见这条路的,她会和王金虎等恶势力斗争到底。

毕竟作为政委,她的觉悟和理智要比谭莉、杜玫更高,看问题也应该看的更远。


许轶初给出了自己的建议,那就要周洁利用一切机会和王金虎周旋,尽量不要让他把周洁交上去给军统处置,否则周洁一旦被送交到重庆军统的手里,被那些家伙野蛮轮奸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的,所以许轶初要周洁自我争取到一个最好的斗争环境。

周洁握着许轶初的手表示了感谢,她要用自己的智慧拖住王金虎,以等待伺机脱身的机会。

两人谈的煞是投机,就在这时候,上官芸敲门进来通知许轶初,说孙连仲找她有要紧事。许轶初紧紧的握了一下周洁的手,然后就告辞出了门。


听到孙连仲告诉她,四关山的通讯总站遭到了渡边特种小分队的袭击,打死了不少人还俘虏了五名女军人,许轶骂起了军统三合站情报传递不及时,还有沈一鹏的过于大意和轻敌。

孙连仲告诉许轶初戴笠已经撤了沈一鹏的,要许轶初代理情报处长。许轶初表示要自己代理处长职务可以,但她不能呆在四关山,因为这次被抓的李玉萍和赵竹君手上掌握着六战区新密码的一些关键部分,还有江佳奇对日军密码“东渡三号”破绎的部分机密,她必须亲自在三合地区筹划营救之事。

孙连仲表示没问题,他要许轶初和他马上先返回四关山大本营去。


回到四关山后,许轶初马不停蹄的召开了紧急会议,她依旧让沈一鹏主持。

许轶初告诉与会者,沈一鹏只是临时停职,很快就会恢复工作的,他也还是“圆月行动队”的总指挥。

许轶初的举动让沈一鹏深受感动,许轶初这是第二次救自己了,并且还是如此的让自己一点不伤及面子。他心里想自己这辈子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干伤害许轶初的事了。


沈一鹏和许轶初确定了下面的行动方案,务必三合救出李玉萍和赵竹君,实在不行,也要在女战俘转移到景德的路上劫下囚车。而戴笠给的指示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击毙李、赵二人,严防密码的机密泄露。

会议结束后,沈一鹏私下把戴笠先前要他秘密逮捕许轶初的事告诉了她。

许轶初嘴上表示了感谢,但心里还是一沉,这还是因为自己做事不慎重,被戴笠的心腹爪牙抓住了把柄。她想可能是用电台联系了延安和小锅山的原因,下面再做这些事的时候一定要加倍小心了。

沈一鹏对许轶初说:“许处长,我不管你是不是共产党,但我沈某发誓肯定会竭尽一切努力保护你的,只是希望你不是更好。”


许轶初道:“我就知道好好的打鬼子,只要对打鬼子有利的似我就做。谢谢沈处长的厚爱,我回小心的。”

沈一鹏说:“你的秘书兼报务员丽尼亚的母亲在美国得了重病,美方已经通知了我们并且把她送回了国,你看再给你配一个新的副官如何?”

正巧江佳奇推门进来听了个正着。

“两位长官,不用配了,上尉江佳奇前来报道。”


“你?这不是胡扯吗!”

沈一鹏连连摆手,江佳奇是奉命前来总部汇报李玉萍、赵竹君被俘后通讯密码可能遭受到损害的程度的。

“你不是来汇报情况的吗,怎么能参加我们的行动那,密码破绎工作还等着你做下去那。”

沈一鹏说道。

许轶初也说:“佳奇,不要胡闹,做好你的本职。你没有敌后工作的经验,去了反而会让我们有所顾忌的。”


江佳奇说:“怎么,连许处长也小看人吗?我枪打的很准,这次还亲手消灭了一个鬼子那。再说,现在没了李玉萍我的破绎也不得不先停下来,因为最后那个方程式是她在计算中,许多公式和定理只有她知道,所以不把她救出来,我自己是琢磨不出来的。”

沈一鹏说:“那也不行,你可以在总站里先做别的事情,李玉萍有我和许处长去营救就足够了。

许轶初也劝说江佳奇不要冲动。


江佳奇说:“我不是冲动,我很理智。我可以在现场监听鬼子的电台,当场就能知道他们的调动情况,另外我还有信号干扰的手段,可以让鬼子的通讯在某个阶段内失灵,并且还能帮着你们不让鬼子掌握我们的电台的频率,他们就没办法测定我们的电台的具体方位了。这些难道不重要吗?”

“这个…….,这个,那许处长你看那?”

听了江佳奇的话,沈一鹏开始犹豫了。


许轶初说:“这件事不是我和沈处长能做主的,这件事必须请示孙长官批准才行。”

听那话音她也被江佳奇说动了心。

“不用请示了。”

江佳奇说:“我已经请示好了,孙长官说只要你们俩不反对他就没意见。”

“是这样吗?那请沈处长核实一下,如果属实,那就欢迎你加入圆月行动大队。”

许轶初握住江佳奇的手。


几分钟后,沈一鹏证实了江佳奇并没有瞎说,孙连仲长官的确是这样说过,只不过要求在行动中对江佳奇要严加保护。于是,这个一米七五的大个子姑娘便正式顶替了丽尼亚的角色,成为了“圆月行动大队”成员,也成为了许轶初临时的副官兼报务组长。

情况很紧急,“圆月行动”大队必须赶在渡边把李玉萍和赵竹君带到三合审讯逼供前有所行动,否则一旦密码泄露,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沈一鹏和许轶初带上江佳奇先去了大锅山,在那里很少参加军事行动的江佳奇必须接受为期一周的军事体能和技能的强化训练,才能正式编入战斗序列。

路上,保镖横本雄一用还不是很熟练的中国话说:“我的天啊,你们中国军队的女军人是专门挑选大个子入伍的吗?怎么一个比一个高啊。”

也的确,许轶初、郭玉兰,贺倩和江佳奇的个头都超过了一米七,尤其是江佳奇身高达到了一米七五,是匹标准的“大洋马”了。


许轶初说:“雄一,难道你们日本就没高个子女人吗?”

“也有的,但太少了,难得看见,但是在中国却经常能看到。”

沈一鹏笑着插话:“那是不是你们日本人吃饭尽长侵略别人的心眼了,所以才不长个子啊。”

横本一下沉默了。

许轶初赶紧打圆场:“沈处长,不能这么讲话。侵略它国的政策是日本帝国主义上层的一小撮战争狂人制定的,和日本人民没有关系。人民还是善良的,比如我们雄一就坚定了选择反战的行列。”

“哦,对,对,我指的就是日本上层。”

沈一鹏也感觉自己把玩笑开过了,友好的拍了拍横本的肩膀。


许轶初问沈一鹏准备如何处分侯老鳖。

沈一鹏说:“革职反省,调回四关山搞后勤工作去。”

许轶初建议:“这个老家伙责任心的差了点,但他化个装啊,侦个察啊,传递个情报什么的还是很逼真,很容易骗过鬼子的眼睛,你看在这个关键用人的时候,是不是让他戴罪立功,以观后效那?”

“行,那听你的,先不做处分,警告教育,我估计他不敢再犯了。”


果真,这样的处理方式起了效果,侯老鳖也被两位处长的宽容所感动,积极的化装侦察,在曹胜元的引导下,他很快的就和宪兵队以及特种所的看守打成一片,及时的搞到了有关这批新被俘的女战俘的消息。


这个结果很重要,因为现在曹胜元在景德的时候多,三合特种所这里需要更多的熟人手介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