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山海战,大宋王朝的覆灭之地 zt

陈继承 收藏 4 1211
导读:七百年前,元朝灭宋的最后一战就发生在这里,南宋当时逃到此地的有二十万人,但文官和宫女等非战斗人员占了一部分,元朝军队也有十余万人,元、宋的战船各自都有上千余艘,双方在此地大战二十余天,最惨烈的是南宋失败的最后一天,宋军有二百余艘战船沉入海底,宋军士兵在胜利无望的情况下,纷纷跳入海底,为了不受元军的侮辱,船上的文官和宫廷妇女亦加入跳海的行列之中。北向祭拜父母者有之;夫妻父子诀别者有之;面对屠刀引颈就刑者有之;海中挣扎沉浮上下者有之,一时间崖门海域绝望呼叫不绝于耳,凄惨哀嚎声绕山间,真是一幅人间惨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七百年前,元朝灭宋的最后一战就发生在这里,南宋当时逃到此地的有二十万人,但文官和宫女等非战斗人员占了一部分,元朝军队也有十余万人,元、宋的战船各自都有上千余艘,双方在此地大战二十余天,最惨烈的是南宋失败的最后一天,宋军有二百余艘战船沉入海底,宋军士兵在胜利无望的情况下,纷纷跳入海底,为了不受元军的侮辱,船上的文官和宫廷妇女亦加入跳海的行列之中。北向祭拜父母者有之;夫妻父子诀别者有之;面对屠刀引颈就刑者有之;海中挣扎沉浮上下者有之,一时间崖门海域绝望呼叫不绝于耳,凄惨哀嚎声绕山间,真是一幅人间惨剧。


丞相陆秀夫意识到无法突围,绝望中首先逼迫自己的妻子和子女跳海,在亲眼看到自己的亲人沉入海底以后,毅然带着皇帝的金印,背负上七岁的小皇帝,也同样跳海自杀。


宋朝自建国以来,向来对外懦弱,但在这次覆灭的最后一战中表现得还是可歌可泣。距史料记载,宋朝参战船只有两千余艘,最后突围出去的只有三十余艘,在两千余艘中只占百分之一。二十余万人中被俘者也不多,投降者也只有百余人,这一方面是蒙古人向来有屠城的习惯,对抵抗者采取杀戮政策,也有海战中交战双方占地面积有限,稍不注意就掉到海里。所以投海和战死海中的官兵和文臣足有十余万人,大多壮烈殉国,此地也成为中国著名的四大海战遗址之一。


崖门海战现在也是一个历史之谜,战争中宋军将士看到大势已去,即不愿意投降,也不愿意将物资资敌,所以或者将战船烧毁,或者将船底凿穿,南宋朝廷带来的金银珠宝这次也一同投入海中。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家还几次成立勘查队,对这一海域进行梳理。我前年在陕西住了半年,在西安的临潼,当地的居民自豪的说,将自家的田地向下挖掘,就能找到秦朝的文物。而在崖山经过几百年的沧海桑田,不少海域已经变成了陆地,战船和宋朝的生活用具,开始被海泥所埋没,后来或者被陆地所覆盖,或者还沉没在海中,不远的将来这里也可能有像兵马俑那样的惊喜,但愿能发现什么奇迹来。


此战役后,严格的说,汉族的中国已经不存在了,中国开始被外来民族所奴役。崖门方圆数公里的海域成为人间的地狱,十余万人的坟墓,宋朝的悲剧还不单单于此,就在宋军海战失败之际,民族英雄文天祥已经被俘,被元军押解在元军的海船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胞相继跳海,其心可以想象是多么的痛苦。正是在这次元军押解中文天祥经过珠江口,在去崖门的路上,写下千古名句《过伶仃洋》:“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落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抛絮,身世飘摇雨打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这次目睹宋军的失败,文天祥敌人的船上愤然挥笔,长诗中有一句是:“昨朝南船满崖海,今朝只有北朝在。”可见悲愤无奈之情。


现在这里已经建成旅游景区,景区的前门就是一座宋朝的海船,这一地域原来是逃难到此的宋军在陆地的军营,景区的核心景点是历史上的国母殿。


国母殿又称慈元庙,原庙建于1491年,在其左右还建有大忠祠和忠义坛,纪念宋朝丞相文天祥和陆秀夫,以及当时军事上实际指挥者枢密使张世杰,还有壮烈牺牲的南宋将士。但是抗日战争时期,日寇的铁蹄践踏到新会这片土地,对于中华民族反抗外族侵略的遗迹日本人是不容许存在的,所以在1943年被夷为平地。


国母殿原址面对崖门海域,依山傍水,地势逐渐高耸。解放后新会于1959年开始重建,现在扩建后的国母殿已经是初具规模,主殿祭奠着杨太后,配殿安放着文天祥、陆秀夫、张世杰三人的肖像,在殿堂后的最高处,又新建了一处高塔。站在高处临风下望,崖门海域尽收眼底,雾海茫茫,青山竖峙,苍茫间宇宙空阔;渺渺间海域阴沉。怀悲风心随天转;叹旧事替古人喊冤。


那么,历史上的崖门悲剧就避免不了吗?其实也不尽然。南宋在元朝入侵下,虽然不是一个等量级的对手,但蒙古人的优势是在马上的机动性,而江南的舟楫却是南宋的优势,再有人和、地利,南宋还是有一定的回旋余地。但历史是无情的,虽然南宋后期的将领有过大量壮烈的表现,但更多的人为失误最后还是断送了大宋的江山。


1267年元朝开始对南宋进行入侵,在中国历史上的南北朝之争,用兵的惯例一个是逐鹿中原,然后直取金陵。还有一条道路,是鉴于长江天堑的阻隔,首先占领湖北的襄樊,然后利用襄樊城边的汉水组建水军,水陆沿汉水直下武汉,蒙古人正是由这条路入侵的江南,1276年蒙古军队占领南宋首都杭州。


面对强敌,南宋君臣已经被战争吓破胆了,陆秀夫、张世杰一味南逃,将抵抗入侵的武装斗争全部扔给了文天祥。


南宋朝廷由浙江入海,一路南逃,船只退到湛江附近,就已经到了天涯海角,没有地方再退了,除非在海南岛建立根据地,但当时的海南岛是荒芜一片,历史上是流放犯人的地方,从经济上考虑几十万人上岛是长久不了的。下一步还退向哪呢?只有越过琼州海峡,到越南去。事实上南宋的君臣也曾这样办了,但联系越南杳无音信,两千多艘海船,二十万人不能长久在海上漂流,也是天要亡宋,在湛江附近宋朝舰队遇到了海风,一部分船只沉入海底,此地不能再驻扎了,所以这支舰队又向北返,最后选中了珠江口相邻的崖山海域。


南宋朝廷所以看好此地,一个原因是此地靠近广州,从经济上有支撑力,从政治上有影响力。另一个是崖山良好的地形,七百年前的崖山海域比现在还宽阔,既有回旋余地,又可躲避海上风浪,崖山连绵数十里,有茂密的森林可以提供建房、造船、烧柴的木料,所以南宋就打算在此久居。宋军在崖山附近建成连片的军营,现在的国母殿遗址就是当年杨太妃居住的地方。

面对蒙古人的进攻,当时南宋的军事最高指挥者张世杰在指挥上出现极大的失误,事后看来,张世杰对“红旗还能打多久”在信念上就产生了崩溃,正是指挥员心中无底,信心不足,才造成了十余万人在此投海的惨剧。


面对蒙古人战马的优势,南宋君臣采取消极躲避,主动将崖山附近数百栋军营烧毁,人员全部转移到船上。在海上原来蒙古人的水军人并不多,但南宋并没有主动出击各个击破,而是消极防守,被动挨打,错过各个击破元军的机会。当时宋军中有人主张守住崖门的海口,形势不利时有一条退路,但张世杰不同意,他错误地布阵,认为军法上有制死地而后生,如果在海上留下后退的余地,军士斗志就会涣散,撤退就要溃败。这错误的布阵使蒙古人从容的将崖门的海路封锁,宋军又失致命的一招。


南宋的大船高于元军,本来海战是宋军的优势,而且开始宋军人数上也居多,但张世杰却莫名其妙地将船只用大索连接,一字排开,以楼橹构成海上堡垒,进行单纯的消极防御战,宋军连连出此昏招,哪有不败之理。


原来宋军的粮食已经在船上储备了几个月的食物,张世杰安排数艘快船往来岸边,供应烧柴和淡水。蒙古军队在完成海路封锁以后,元军另一路由广州南下,同元军张弘范形成南北夹击之势,张弘范首先切断宋军的水源,宋军被迫只能食干粮,饮海水,上吐下泻,疲惫不堪,战斗力大为减弱。


初战时元军用火攻,但张世杰将战船支出长木,船体周围涂上胶泥,元军不得接近。接下来经过数日的消磨,宋军由于水源断绝完全垮下来,决战的日期临近了。


1279年二月初六,元军张弘范指挥军队分四部轮番进攻消耗宋军体力,并利用潮水的涨落从南北两方面冲击宋军船只。宋军腹背受敌,“炮火雷飞箭星落”“日暮,雨暴作,昏雾四塞,宋师部伍大乱。”这是宋朝最后一次有组织的抵抗,他为宋朝画上一个壮烈的句号。


我来到此处时,天气阴沉,这也使人的心情随之沉重,临风眺望,我想起了文天祥另一首著名的《金陵驿》:


草合离宫转夕晖,孤云飘泊复何依。


山河风景元无异,城郭人民半已非。


满地芦花和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


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归。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