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小识》是明末学者方以智所著的一部百科全书式的学术著作。

a96d6321 收藏 0 789
导读: 方以智(1611—1671年),字密之,号曼公,安徽桐城人,是我国明末清初一位重要的启蒙思想家、哲学家和科学家。他对天文、地理、物理、医药、生物、历史、文学、音训等均有研究,《物理小识》是他研究科学的代表作。所谓“物理”,概指世界上一切事物之理,与我们今天所说物理学之“物理”涵义不同。“识”通“志”,即记。即《物理小识》是一部全面记述万事万物道理的著作。 《物理小识》全书共十二卷,分为十五类,依次为天类、历类、风雷雨?D类、地类、占候类、人身类、医药类、饮食类、衣服类、金石类、器用类




方以智(1611—1671年),字密之,号曼公,安徽桐城人,是我国明末清初一位重要的启蒙思想家、哲学家和科学家。他对天文、地理、物理、医药、生物、历史、文学、音训等均有研究,《物理小识》是他研究科学的代表作。所谓“物理”,概指世界上一切事物之理,与我们今天所说物理学之“物理”涵义不同。“识”通“志”,即记。即《物理小识》是一部全面记述万事万物道理的著作。



《物理小识》全书共十二卷,分为十五类,依次为天类、历类、风雷雨?D类、地类、占候类、人身类、医药类、饮食类、衣服类、金石类、器用类、草木类、鸟兽类、鬼神方术类、异事类。从内容来看,它广泛涉及天文、地理、物理、化学、生物、医药、农学、工艺、哲学、艺术等诸多方面。清儒于藻称赞说:“天道律历之符、山澥五行之蕴、礼乐制作之矩、人间日用之宜,因物付物,得此条理;群疑立决,享其不欺:岂不快哉!”(《物理小识序》)这一评论,对于了解《物理小识》的价值,是有益的。



但是,《物理小识》的价值并不仅仅表现在它的实用性方面,也表现在它的科学见解方面。方以智在该书中提出的许多真知灼见,在当时是领先于那个时代的。



例如,在卷首的“自序”和“总论”中,方以智提出:



“寂感之蕴,深究其所自来,是曰通几;物有其故,实考究之,大而元会,小而草木蠢蠕,类其性情,征其好恶,推其常变,是曰质测。”



这就是在哲学史上有名的“通几”与“质测”之说,是方以智从研究目的和研究方法着眼对学术活动所做的分类。方以智认为,“通几”与“质测”,是两类不同的学术活动,它们各有其不同的研究目的和研究方法。通几以事物运动缘由及征兆为研究对象,质测则旨在探讨事物运动规律。对学术活动做这样的思考和分类,这是方以智的独创。



在天文学方面,《物理小识》继承了中国传统天文学的优秀成果,并且吸取了当时西方传入的先进知识。例如该书介绍西方的地圆说,认为:



“地体实圆,在天之中。……相传地浮水上,天包水外,谬矣。地形如胡桃肉,凸山凹海。”(《卷一·历类》)



中国传统上一直认为天圆地平。明末,传教士来华,带来了地圆学说,为一部分中国知识分子所接受,方以智是其中之一。他所说的“地形如胡桃肉,凸山凹海”一语,形象地说明了海也是地球的一部分,这有助于破除传统的“地浮水上”之说。



《物理小识》注意追踪西方天文学的新进展。例如在卷一“历类”中,方以智就曾根据西方用望远镜观测发现金星“有时晦、有时光满、有时为上下弦”这一周相变化事实,提出了金星、水星绕太阳运行的正确猜测。



在物理学方面,《物理小识》更是多有可称道之处,尤其表现在它所论及的光学和声学知识方面。《物理小识》对于光和声的波动性的认识,远较其前人为强。书中提出了被我们称之为“气光波动说”的朴素光波动学说,方以智并在此基础上阐释了他的“光肥影瘦”主张,认为光在传播过程中,总要向几何光学的阴影范围内侵入,使有光区扩大,阴影区缩小。他并据此批驳了传教士有关太阳直径将近有日地距离三分之一大的说法。这些,都是前无古人的学术贡献。



另外,《物理小识》关于光的色散、反射和折射,关于声音的发生、传播、反射、共鸣、隔音效应,关于比重、关于磁效应等诸多问题的记述和阐发,都是极其出色的。



在医药生物诸方面,《物理小识》也有诸多贡献。方以智在这些方面用力甚大,有关条目占全书总条目的三分之一还要强。他会通中西,对人体生理、病理以及医疗、药物等诸多方面均有较深入的研究。方以智重视吸收引进西方医学知识,以弥补传统医学的不足。他在《物理小识》中介绍了大量西医解剖学知识,而这正是传统医学的一个薄弱环节。他根据西方人体生理知识,提出“人之智愚系脑之清浊”(《卷三·人身类》),这是对传统“心之官则思”说法的一个勇敢突破。方以智对传统医学也很精通,《物理小识》曾广泛援引历代医家言论,取各家之长而加以综合。在药物学方面,《物理小识》不但发现和改正了一些历代本草书(包括李时珍本草纲目》)中的错误和疏漏,而且搜罗了不少历代本草书中未曾采纳但确实行之有效的药物,对后世医药学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物理小识》中的大量内容属于生活科学方面的知识,如其中的“洗面筋法”、“去衣垢腻法”、“藏书辟蠹法”等,这些条目为该书增添了不少“居家必备”的实用价值。



《物理小识》基本上是方以智青年和中年时期的作品。崇祯辛未(1631年),方以智开始收集撰写《物理小识》的材料,至崇祯癸未(1643年)编成初稿。次年,李自成农民军攻陷北京,方以智匆忙逃离,在其后的颠沛流离生活之中,他仍然不忘搜集材料,予以补充。该书原附于方以智的另一著作《通雅》之后,后由其次子方中通、学生揭暄等加注重编,使其单独成书。需要指出的是,揭暄、方中通在注解此书过程中,也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思想。例如揭暄在注解方以智的“气光波动说”时,就发展了方以智的思想,提出了形象信息弥散分布于所有空间的学说。这一学说有较高的哲学和科学意义。



在方以智的著作中,《物理小识》是影响较大的一本书,该书被收入了《四库全书》,终清之世,不乏被人引用,而且在17世纪晚期传入日本,为知识阶层争相阅读。此书并影响到日本学者把“物理学”作为Physics的译名,最后又传回中国。在现存的《物理小识》刻本中,最早的是清康熙三年(1664年)宛平于藻庐陵刻本,其次有光绪十年(1884年)宁静堂刻本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