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敌人 外传 10 不要人敌人太清闲

gexianwei 收藏 0 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3.html


李志成扑了个这么大的摊子,虽说大的方向和总的纲领已经确定了,所有的事都由他的部下去做,基本上不用过问什么细节上的问题,一般上来说是这样的,但我们的李志成好像犯了一个凡事必须事必躬亲的毛病,“积极投身”一线建设,几乎每一个热火朝天的工地上都能找到他的身影,他的热情丝毫不亚于工人们,从机械到技术几乎每一项他够给与“指导”,这一二十天忙下来可把李志成忙坏了,说不上皮皮包骨头,但也十分像一个花天酒地,纵情姿色但又欲求不满的色魔,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衰,说不出的狼狈与猥琐,张著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声色俱厉”的吼道:“李志成,你个‘大神’,你一天到晚的去下边‘视察’,这是你的工作吗?你是什么人?你使我们的头!是领导!是我们的主心骨!是,你是出身寒微,你能体会到下层百姓的苦难,你害怕下边的人徇私舞弊,害怕他们说一套做一套!但是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你是领导,你不能过分的关注那些细致末梢的东西,作为一个领导你把握住大的方向就行了,你可以说是我们这艘大船的掌舵者,你要做的事掌舵,是指挥!是及时的根据下边的实际情况调整政策!不是去升帆!作为一个领导你都没有履行自己的职责,那你以后如何去管理别人,是的,你现在和他们相处的很好,很能谈得来,至少表面上是这样,但是你不想想当你每次提意见时他们会怎么看待这些,认为在技术上你很有造诣吗?认为你能给它们实际的帮助吗?错了!完全的错了!他们这些人每一个都知道你的底细,它们不会觉得你有多敬业,相反,它们会认为你是不懂装懂,完全是外行领导内行,是瞎指挥,完全是一朝得志就肆无忌惮的利用手中的权力的小人,虽然它们碍于面子不便向你发火或者说什么,但这终究不好,会影响到他们做事的积极性,甚至对你阳奉阴违,不要以为我们就不会发火,就不会罢工。”张著说的是连鼻子都往外喷火,可见他对李志成到处乱窜瞎指挥的不满。

李志成被张著完全不顾形象不顾身份的咆哮惊呆了,半晌才道:“你说什么?”

“你,你…”张著你了半天没你出个什么来。

郑中兴见张著气得不行了忙接口道:“我的大老板呐,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张著是说你把手伸得太长了,管了不该管的事,哎!这么说吧,照现在咱们铺的摊子你还能管得过来,等以后咱们做大了这事一多,你还能管得过来吗?你这一管要是不了解具体的情况,恐怕要出乱子啊!那个光头在淞沪会战等一系列的大会战和以后的内战中把手伸得太长,甚至恨不得把手伸到班排中去,在这样不了解前线的实际情况下下命令,经常造成前面的命令朝令夕改,错失战机,甚至下达错误的命令,光头这么做的后果你又不是不知道,前车之鉴犹在眼前啊!还有还有那些个后世的一把手二把手们,为了自己的政绩或者为了表现自己的能力,对科技和科研过程一无所知的他们对科学家们指手画脚让科研走了多少歪路,要不然我国的科技水平何至于与国外的差距有如此之大啊!你不是一直挺恨这事的嘛?现在你做的跟他们又有什么区别呢?我的大老板呐你的手可不能伸得太长啊!”郑中兴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看似不经过思考的话却刀刀见血。

李志成又不是白痴,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经常在坛子上混的家伙那心里跟明镜似的,他又哪里不知道光头这一特殊的嗜好呢?想到光头的结局和自己这些天的所作所为李志成不禁打了个冷颤,这他妈的也太玄乎了吧!虽然“财大气粗”的我们不在乎这些损失,可这么做确实不是一个好现象,得不到基地大力支持的后进领导们若是也学会了这么做,靠!那自己的罪就大了,这个风气不能开,也不能拿自己和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开玩笑,开玩笑我到现在还是小处男一个呢?那些成人间的是自己大都在A片里见过,当然也在梦里见过,这女人可还真没摸过,身体还真不能跨。于是做了一个擦汗的动作:“我想你们是对的,我确实没有好好的履行自己的职责,守手也伸的太长了,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我现在就收手。”说这话李志成心里不免有些心虚,谁能保证“年少得志”的自己会不会再次把手伸出来,对于这点郑中兴知道,张著也知道,但知道归知道没有人说什么,说了也没啥作用,一切还得靠他自己。见李志成意识到了错误,两人都松了一口气,其与其他的还是等到这小子彻底长大再说吧!

张著刚才吼得最厉害这会儿抹不开面,实在是不宜对李志成大拍马屁,郑中兴只好硬着头皮充当这个变色龙的角色:“队长能够听取别人的意见改正自己的错误实在是我辈之福啊!在你手底下做事可不必担心你以后会打击报复啊,呵呵,队长倒是有希望成为李世民那样雄才大略的君主,既能打天下又能治天下实在是我被典范..”

郑中兴这一通马屁科室牌的李志成一身鸡皮疙瘩,就连张著也把嘴巴张得老大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没得他拍完李志成就跳了起来:“你个死唐僧别念叨了,你想念死我呀!我可不是牛魔王手底下的那俩小妖怪!”

这一说开场面也没有刚才那么尴尬,:“其实我是个很懒的人,你们也该知道我上大学的时候是什么得性,我这不是有工作了吗?我也想把它做好,这些事是交给下边的人去做了,可这样我就闲了下来,我可不想在办公室里坐着跟别人喝茶聊天,无所事事所以就下去玩玩。”

“这个..经常下去走走也没啥,关心一下员工,关心一下工程进度,可识别过问具体的事啊!”张主任不住,“没事我们可以找事啊,额!!这听着咋就这别扭捏!!”

李志成可是听得两眼放光:“是,我咋没想到,没事我没可以找事吗?嘿嘿!”

“满屋子”的人听到这一句话无不“吓”的一哆嗦:“你想干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我这些天忙得像陀螺,虽然有点自找的嫌疑(明明是自找的),可是我们的敌人,那些帝国主义列强一个个悠闲地要命,一个巴黎和会都他妈的能开几个月,我心里不平衡那,得给他们找些事做,省得他们在哪儿瞎嚷嚷。”

他们还清闲呢?他们可是为了战后利益的划分吵得不行,忙得不可开交,在和会上就差点上演全武行了,不过在其他地方弄出点动静来分散列强们的注意力倒是个不错的注意。

“这不是学生运动刚过去吗?那两个 大胡子的什么哲学可是个好东西啊!好东西自然应当拿出来与大家分享,不能敝帚自珍是不是,棒子的武装应当建立,南越的小矬子也应该出现一个能够领导他们走向彻底独立的势力,还有广大的亚非拉殖民地的人民还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还遭受着列强的残酷剥削,希望的火种不应当只在中华的大地上被点燃,广大的处在被压迫的各个阶层和民族的劳动人民同样需要希望的火种,我们为什么不把希望的或中送到每一个需要他的人的手中呢?”

李志成这番话说得众人直想吐,播出他话里的恶心成分,这不失为一个分散列强注意力的一个或者是没事给自己找事的好办法:“说说吧!”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

“恩,我想我们应该让情报人员找到当地的抵抗组织,把这些什么书籍和什么思想都送给他们,再找一些所谓的社会精英组织点党派之类滴,武装当地的抵抗组织,我还就不信了这么多手段使上还不能给他们造成一点麻烦?”

“这保密得做好,要是泄露了消息给我们造成的麻烦还真不小!”一向沉默的情报部门的头子谭信默认了李志成的想法,开口提出自己的担忧。

“这个自然,我不打算让一个中国人参与这样的行动俄国的那群毛子不是积极的寻去从外部解决那些帝国主义的干涉吗?这样吧你派人去北方抓几十上百个毛子带到基地去给他们洗脑,让他们做一个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然后全部给我丢到国外去,就是列强发现了也找不到我们的头上。”李志成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这方法还真行”众人纷纷点头。

“当然我们应当给与一定的支持,包括金钱,物资和武器,大量的物资必须投送到抵抗者的是手中,不能有任何的偏见,要让列前门害怕,然他们感到恐惧,让他们感觉到两者结合的威力,这样我们的压力才能变得最小。”李志成停顿了一下,“这武器的输出一定要注意,不能经过我们的手,要让那些老毛子代劳,这枪支吗一定要本着万国牌的原则,产地一定要多,什么日本、俄国、美国、德国、英国还有法国,这口径一定要杂,6.5的、7.62的、7.7的还有7.92的,什么鸟枪啦、抬枪啦、三眼铳啦、单打一啦、栓动步枪啦,几代同堂毕竟是游击队吗?必要时我们可以让这些独立战争变成有一个布尔战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