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


洛克菲勒工业酒精工厂位于莫恩利市区外的一个小山头上,四周数百米内没有民宅。虽然这里不属于绿区,但是由于这是BUB公司的重要财产,所以按照理想国法律,是由一批公司卫队负责驻守的。厂区外有高达八米的水泥围墙,上面满是带刺铁丝网和架着机枪的岗楼,活像是一座大堡垒,所以我在几公里外就凭着多年练就的眼神把它认了出来。

说实话,对这种行动我心里完全没底,但是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拼一拼了。我嘱咐舱门边的机枪手加强警惕,一旦有可能遭到攻击就立即开火;一边降低高度,开始在围墙以内寻找可供降落的地方。

在飞越围墙时,我发现自己这次运气似乎不算差——厂区通往山下的水泥公路上停满了防弹轿车和武装越野车,这条汽车构成的钢铁长龙一直从厂门蜿蜒到了山下,大大小小足有近百辆。嘿嘿,看来我们的目标似乎很守时,这是个好习惯,可以让我们这回不至于空走一趟了,毕竟我们坐直升机来一次也不容易啊。

虽然四周围墙上布置了枪口对外的高平两用14.5毫米重机枪,但是我们机身上拙劣的伪冒公司卫队涂装居然轻而易举地骗过了警觉的机枪手和哨兵们。在略略盘旋了半圈后,我发现工厂蒸馏车间后面有块堆放麻袋的空地,相当平整,很适合降落,于是对身后机舱中的众人大声道:“做好准备,我们马上就要拜访那个……那个什么市长了。你们大老远跑来,可不要让人家失望啊。”

“不会的,您放心吧。”好几个人立即应道。这次我们参加行动的一共有十四个志愿者——包括我这个驾驶员在内。虽然让我们这几个人去对付工厂里的公司卫队和洛克市长身边的一大票保镖似乎有些勉为其难,但是我们的装备可不错——每个人,包括我在内,手里拿的已经不再是“铁锤”那种“只能勉强叫枪”的土造步枪,而是一水装有40发长弹夹的CF-40冲锋枪。这种简单耐用,性能还可以的冲锋枪外型有些像我在21世纪的博物馆里见过的PPSH-41,但是有一个不锈钢枪托,准星装了护圈,而且还有可以迅速装弹的40发塑料制并列弹夹,实战中射击速度很快,近距离内有着比较猛的火力。不过这种宝贝可不是理想国BUB军火公司的产品,更不是“铁锤”、土造火箭那种人民群众智慧的结晶,而是海对岸的亚欧社会共和国的装备。据说那边的人极端缺乏稀土金属,于是就在与班图同盟(理想国阵营内名义上控制非洲的邦联制“民主”国家)交界的苏伊士海峡偷偷用退役武器和反政府武装换稀土矿石,而这些冲锋枪就是经过了足足一年时间的转手才到了彻底自由党手里,每支足足要卖2000万元!我们这次基本上把党的所有CF-40及其弹药都带上了,每人足足分得两个并列弹夹,也就是160发子弹。可以说,在这次行动上首席是下了血本的,要是再不成功我都不好意思回去见他老人家了。

不过,就算装备不错,我们也不打算过早地和公司卫队交火,这样是为了避免引起市长的保镖们警觉。不料天有不测风云,我们一路上都伪装得好好的,没有被任何人看出破绽。不料直升机刚降落在那块空地上,就有两个军官模样的家伙跑下一个岗楼,朝我们这里奔来!我心里直呼晦气:要在这个时候给人看穿,那就未必太可惜了。

机舱里的同志们看到有公司卫队的人跑来,个个就像条件反射似地举起了枪,眼看就要给这两个冒失鬼身上开个几百个洞。不过本姑娘一向眼明手快,成功地在他们暴露身份之前低声制止了这一行为:“别急着干掉他们,要是我们太早暴露了计划就得泡汤了。我先去试试他们,各位见机行事。”

飞机在水泥地面上停稳后,我一把掀开座舱的玻璃门跳了出去,大家生怕我有什么闪失,赶忙端着冲锋枪从机舱里跳了下来,像一道屏风似的立在了我的背后。我敢打赌,要是那两人敢对我有什么不利,那么他们绝对活不过五秒钟。

“这个……你……你们……这是怎么……”一个戴着公司卫队一级小队长肩章的留着两撇老鼠胡的猥琐男首先结结巴巴地发话了。这家伙看到我们乘坐着一架“公司的”直升机毫无预兆地从天而降,然后又穿着没有任何标识的公司卫队作训服,拿着黑市上才能见到的价格极端昂贵的冲锋枪跑出来,一时半会也想不明白是咋回事。不过我估计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们压根就不是BUB公司的人,因为我们身后的直升机在这个眼眶子很浅的小军官眼里,就是公司卫队或者国防军的象征。他根本不能想象反政府组织能够弄到直升机并且还能开到这里。

本姑娘虽然脑袋很不灵光,但是偏偏有些急才。当下眼珠一转,肚里已经编好了一堆鬼话:“哎呀,兄弟,你有所不知。我们是公司卫队地狱犬特别行动部队的,”我说着随手掏出一张过期的驾照在他面前晃了晃,“这是一次实战演习,目的是测试……嗯……对重要目标的保护措施。你们两个擅自离开岗位乱跑,考核不合格,要扣三个月工资。”

“啊,不不不……我们根本没有下来过,您误会了。”这两个家伙一听要扣工资,吓得脸都发青了,他们赶忙以最快速度把自己的口袋搜刮了一遍,然后塞给我一把揉得和废纸似的钞票,总数大约有十几万元。呵呵,既然你们要孝敬本小姐,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把钱塞进裤兜:“好吧,你们是我叫下来的,任务是……看守这架直升机。下面我们要继续配合市长大人进行反恐演习,你们不要大惊小怪,带人守在这里就是了。”话刚说完,我就打手势示意大家冲进了车间,留下了那两个饭桶站在那里发愣。

蒸馏车间里空无一人,洛克市长还没有来的这里。偌大的车间厂房里只有一排排机器,连个工人都没有,也许这又是光明部的“功劳”——那些严重营养不良、瘦的像木乃伊似的工人实在是有碍观瞻,而且肯定会扫市长大人的兴,不如放他们一天无薪假期。不过我很快就知道了市长先生在哪里了:前面小广场的方向上隐隐约约传来了一阵欢呼声——不用说,这又是光明部的那帮家伙在制造“群众热烈欢迎”的场面,好吧,那就动手!

我取下背上背着的CF-40冲锋枪交给伊琳娜,将腰间枪套里的袖珍自卫手枪保险打开,揣进了兜里:“你们注意了,我去负责做掉那老头,你们听到枪响后立即出来进行火力掩护,把他的保镖打散后尽快回直升机离开!”